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963|回复: 9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冰灾十年了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十年前的冰灾似乎就在昨天-大家还记得么?当年的新闻写了些事-比如电塔倒下-比如七一一危爆仓库重大隐患-比如高速长时间封堵-比如儿童医院转移危重病孩-其实情况更为严重-城区几乎所有的超市停业-所有的银行停业-所有的农贸市场停业!生活用水就靠洒水车和消防车每天送-在停电的一个来月里-我家冰箱里的肉居然还是硬的-除夕晚九点多江苏国网的员工饿着肚子为我们装好了发电机-终于打开了一个来月没开过的灯-没有现金-没有商品-甚至没有足够的饮水和食品-据说全国各地捐了不少的猪肉-大米和菜-反正我冒看到过-必须点赞的是各地来郴州救灾的国网员工和军人!一起回忆一下?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淘帖 点赞点赞25 反对反对
2
发表于 2018-1-5 14:15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哥巴 于 2018-1-5 14:16 编辑

时间过得真快:冰灾十年了。
其实湖南常有很寒冷的年份。记得1957年,我们学校旁的池塘结了冰,不少人居然在冰面上滑冰玩。那是长沙岳麓山下。
1969年(好象是那一年)冬天也严寒。我队里的池塘结了很厚的冰,农民们用抬棺材的十六人大杠子抬柴油机(那时柴油机笨重)到队里,田间小路太窄,一半的抬杠人就走到结了冰的池塘冰面上,冰面居然不塌。这是郴州桂阳的农村。
2008年初肯定也很寒冷、结冰严重,但俺认为一些因素放大了冰灾的严重程度,例如质量欠佳的高压电线塔……
严寒还会有,但愿不要再成灾。
3
发表于 2018-1-5 14:16 | 只看该作者
阅,请三楼同志批示
4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4:34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只看该作者
哥巴 发表于 2018-1-5 14:15
时间过得真快:冰灾十年了。
其实湖南常有很寒冷的年份。记得1957年,我们学校旁的池塘结了冰,不少人居然 ...

我以为造成严重后果的原因除了长时间冻雨低温外-还有决策层缺乏预见性的因素-似乎高压线融冰技术七十年代就有了-为什么在郴州没有起到作用?另外食品-现金-医疗-交通的应急能力还严重不足-希望这只是唯一的一次巧合吧-
十年前冰灾我在广州,躲过这个灾。现在宣传工作人员如何,如何,的努力抢险,就没宣传一下民生有多苦?捐献物资怎么分发?我只能说,呵呵
6
发表于 2018-1-8 16:37 | 只看该作者
那时候我在杭州,屁事儿没有。。完全没有冰灾的概念,,,就是觉得那一年杭州的雪好大。
7
发表于 2018-1-8 17:29 | 只看该作者
冰灾到没有什么特殊的印象,大概是大家都一样,而且春节还是来电了,只知道牺牲了几位电工,这些一线工作人员是可敬的(领导例外),还知道一些单位的发的蜡烛等救灾品被单位领导班子自己分掉了,职工什么都没有。

印象深的到是第二年,罗家井市场一栋楼起火,我住的地方电线线路往那过,停了七八天电,几百户居民大年三十都在寒冷的黑暗中度过,咨询郴电国际,郴电国际工作人员答复说郴电国际打算通电,但消防队不准,要查明原因才能通电,居民开始告状,在网上发帖控诉消防队和郴电国际,骂向领导,不断重复温总理冰灾时的指示:“一定要让群众过上温暖光明的春节”。年初二接了临时线才来电,已经停电大约十天了。

8
发表于 2018-1-8 17:55 | 只看该作者
主要是保持了一个多月的低温天气,也许是百年不遇。
其他的冷雪天也就低温几天,下雪那几天,下雪不结冰,铁塔自然能承受。而天天结厚冰超过设计承重量,倒塌是必然,包括山山岭岭的大树。说实话,没有谁想到过铁塔会倒,全把注意力用在保交通上。物资进不来出去,才是最重要的,没电没水还是能想办法,没东西进来,全部饿死,
南方没有应对低温的经验,出现各种状况,甚至指挥失灵失误实属正常。
另外,得特别感谢那些志愿者。有了他们在郴州的身体力行,才有了同年壮观的抗震志愿者队伍,
寒冷路过。。。。。。。。
10
发表于 2018-1-14 20:59 | 只看该作者

停电的日子里 2008-2-10 21:30

2008.1.25   周五
       晚开始间断性停电

2008.1.26   周六
       清早醒来,拉开窗帘,外面白雪茫茫,让人顿时兴奋,毕竟这儿下大雪的机会不多。接着穿戴厚实出了门。深一脚浅一脚走到了街上。可是意外地发现今年的雪与往常不一般。沙子雪很厚实,而街道两旁的树如遭重创,一夜之间,千树万树竞折腰,枝离破碎,惨不忍睹。连骄傲的松树也如遭雷击一般,从中劈了一半。电线也被压的低低的。可孩子的兴奋对此是视若无睹,他的眼里只有雪的美丽和可爱。
      接着到了目的地,可是一条绳子把山拦了起来。工作人员冒雪守侯一旁。他们说市内所有的景点都封了,连公园也不例外。由于停电停水就势在山下吃了餐饭,火锅鱼涨了3元一斤。还可以接受。

2008.1.27    周日
        今天和俐2号及老大姐走了的三个开放式公园。上午11点沿河出发,天寒地冻,冰厚路滑,雪还在飞扬,路很难走,几乎没看见公汽。可我们很有干劲。郊外的公园很美,奇怪两旁的树木没有城中的树那样受伤,基本完好。有的树甚至连一点雪也没有,不可思议。大多枝条冻的晶莹剔透,比原来的体积大了很多倍,让人惊叹。平日越秃的树越美,倒是往日枝叶繁茂的常绿树木此时此刻倒显得不堪重负。原来落叶却是对自己的最好保护。人生也应该是如此罢,困境的最低处却是为了准备迎接新的突破和高昂。结冰的小湖在树和假山的映衬下很是宁静,颇有点小家碧玉的韵味。我很想在坚硬和雪白的冰面上留下拜访的痕迹,却是刻不动。让我记起它本质不是轻盈柔软易碎的雪。
       小灵通的信号打不通了。沿途发现有一枝含苞欲放的红花被冰冻起来,雪里透红,栩栩如生,很是动人。
       上了被我称为断桥的高高拱桥,整个湖旁寥寥数人。湖面柳枝不见平日的纤细和柔顺,万条垂下冰丝绦,透着冬的寒气。一只小鸟不停地走走跳跳,好象伸手可捉。恐怕它也很不喜欢冬的无情和冷漠。
       回来万幸坐到了一辆公汽,吃了鱼火锅,价涨得更高了。我们都累的不想动了,碳火却是暖暖的。回家倒头就睡,看了两天雪,走了两天,美丽的和不美丽的,我全看了,很是知足,所以只想睡着了,不要再动一下。

2008.1.28  周一
       还是没电,冻手冻脚。路面和桥面结着冰,这几天经常有车在桥上出事,让人小心翼翼。尽管每天都有环卫、公安、单位等组织日夜铲雪,可冰的影响还是存在。眼镜说易的一同事母亲出门因冰滑摔死了,还有的摔成骨折。吓得我反复叮嘱父母不要出门。街上两旁的树木进一步遭受毁灭性打击,有的呈现个“丫”字,有的索性就是个光杆司令,曾有的繁茂不在,所有的枝叶荡然无存,纯粹就是个竖的“1”字,残留的新鲜断裂处触目惊心。和眼镜去了芳家,芳的年货早全备齐了,煤和煤气也很充足。而菜价和煤价不断在上涨。芳的丈夫跑到厂里买到了最后一根烤火的煤火管,我们都夸他明智果断,否则家里的一老一小可难了。煤火烤得不想走。小宝宝被妈妈照顾得很好,没有受停水停电的很大影响。这是我走的最温暖的一家。
      陪眼镜去医院,医院无电;去超市,门关着;去银行,也是关着。我们只好去了菜场,白菜2.5元一斤。肉17元一斤。
       在附近超市买了好些面条,快餐面,矿泉水,八宝粥,饼干。作好长期准备。苹果价格很贵,5元一斤,好在下雪前我已买了两袋柚子。尽管是个小超市,可人还是很多,人人大包小包抢购着食品,多少让人忽然有点惶惶不安的感觉,幸好不是战争年代呀,否则我这颗心一定很是凄楚愁虑。向战争年代的英雄和烈士们致敬!向赵一曼和江姐致敬!我由衷地佩服得五体投地。不知道我在战乱时期会不会做叛徒?我是那么地惧怕痛苦。那些能舍弃富有安宁生活投身革命的人可真是了不起!

2008.1.29   周二
      没电。可能是我住的地势低,楼层低,水很小,可没有中断。楼上的住户没有水,只有在楼下提水。住低楼的优势在近年来的水灾和冰灾面前充分体现了出来。担心以后停水,趁有水洗头洗澡,大搞了一下午卫生。晚上去了哥哥家给手机充电。他们是接的国家电网,还没停电。还享受了电视,看了下新闻。形势比想象中要严重得多,电网倒塌,有人员牺牲,交通停顿,物价飞涨,加油站堵塞,车价上涨一倍......乱套的感觉。
      回家时,路上全城忽然一片黑暗,全停了。但走到家时,少部分地方又恢复了,只要哥哥家有电就好,至少有个去处了。
      白天黑暗我们都在雪地里走,因为在家呆着冷。可是还是睡得很早,我这几天都在半夜醒来,然后无奈地等到天明,接着又昏睡到9点多起床。
      天天在家煮早餐,据说酸辣粉涨到了5---7元 一碗。蜡烛2----3元一支。煤气100---110一罐。平时十多元的煤炉涨到了一两百一个。煤炉通气管买不到了。听说有的一家煤气中毒死亡,小孩才一岁多。我不到外面吃,不买蜡烛,不买煤气,不烤火,我决心要熬到有电的时光。我想这还是难不到我的。

2008.1.30   周三
       上午还是雨夹雪。把冰箱里的菜清了出来,放在阳台上,到外面铲了些冰盖在上面。不过还是有袋冰冻饺子软了,只好就着吃了一顿面疙瘩。下午一家到哥哥家去了。银行大多停业。不过哥哥他们行里买了发电机,他又去上班了。我烤着暖暖的火,看着电视。吃了晚饭才回。看见附近的一些居民在外边烧树枝取暖,聊天。火光让漆黑寒冷的夜色添了些亮色和温馨。让我想起久违的大杂院的普通生活。一些环卫工人还在冷风雪雨中铲垃圾。我用目光向他们致敬。生活的美就在于这普通和平凡吗?还是在金碧辉煌的灯红酒绿中?两者谁会更幸福呢?而我是幸福和满足的吗?

2008.1.31  周四
       今天是过小年。哥哥那也停电了。我炒了两锅蛋炒饭对付了一大家中饭。然后冒着雪雨一路走到公园和图书城。在公园后门口瞧了瞧,里面树木一片狼藉。在桥上楼梯,我险些摔了一大跤。接着在书店看了看。那里自备了发电机。买了两本书。《恶之花》和《格林童话》。走的人很是疲惫。侥幸搭了一趟不挤的公汽,回了家。晚妈妈弄了餐丰富的晚餐,在烛光下过了小年。哥哥那也停电了。他把自己的煤送给了急需用煤的带小孩的一住户。让他们很是感激。

2008.2.1   周五
       大多地方都停水,有的靠消防车送水。我这还一直未断过水,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我趁势又洗头洗澡洗衣服。下午眼镜疲惫地从医院回来在我这稍作停歇。她那持续停电停水,煤也快用完了。又有个七八十的老父不能自理,经常尿床。医院也拥挤无床位。雪上加霜让她们一家痛苦不堪。
       我给她换了湿袜湿鞋,陪她去附近配了自备发电机的超市买了年货。今天最高兴的是给吃零食时,发现了价格有问题的果冻,退了一半钱回来。平时我一定会认个哑巴亏,可那称秤妇人的恶劣态度激怒了我,我就非要讨个说法了。显然这种情况不是我一个人遇到,服务人员抱怨那称果冻的好几次出现价格标错的现象。我敢肯定是故意的。

2008.2.2   周六
       大清早爸爸就给每个人打电话,说停水了,热水灶怕爆。嚷嚷要买煤气,怕以后买不到了。妈妈借了些煤给别人,说一老人带孩子的没有煤很难过。爸爸以为她在高价卖煤,怕自家煤不够用,忧心忡忡。弄的我也有点惶惶不安,打算买一罐以安他的心。哥哥说他那还有一罐,放心好了。上午和妈妈下跳棋,下午给粘虫洗头洗澡洗衣服。晚又下棋。粘虫大声抗议:“你们都有意思,就我没有意思!”无奈只好带他冒着风雪出门逛去了。 回来点油灯看了下书,直至眼发花。无奈何早早上床睡觉,照旧半夜醒来,努力躺至天明,又迷糊睡去。

2008.2.3   周日
       上午买了点新鲜蘑菇7.5元一斤,两个油饼做午饭。下午洗衣服拖地板,看了下书,没多大进展。陪妈妈下了下跳棋。晚和哥哥一起去姑姑家。姑姑家烤炭火,很是暖和。表弟8点多回来吃了点饭又马上上高速公路执行任务了。据他说明天就会有电了。我充满了期盼,希望这种没电日子快点结束。

2008.2.4   周一
        下午又是陪妈妈下棋。晚到夏花和眼镜家坐了会,他们都生了煤火。听眼镜大倒苦水,很是同情。

2008.2.5   周二
       很多单位自备了发电机发电,为防过年不来电,我把手机放夏花的办公室充满了电。带了点零食去瞧她。她也很忙,闲人看来只有我一个。接着去了芳家。芳一见我就把宝宝抱给我看,心疼地说停电没有天天洗澡,宝宝脖子下都红了。然后抱怨买的很多菜怕坏了。接着我替她抱了会孩子,又看她忙碌不停地给孩子洗澡喂奶换尿布。两小时后我回了家。又是一个忙碌的人。晚把眼镜遗忘在我家的围巾送了过去。

2008.2.6    周三
       今年是大年三十,中午又到哥哥家吃饭,打了下牌。父亲坚决表示不和妈妈团圆,四处告状,发动所有的亲戚不上我家。妈妈也是不屈不饶,冷言冷语。我也好象处于冰冻期,回来走在雪路上,心情历史上无比的低落。路过一普通居民区,看见好些人在路边的消防栓水龙头接水,挑水,有的索性就在马路边人行道上摊开衣服大洗特洗。相比我们的情况好多了。晚饭后就着微弱的烛光和冰冷的水洗了碗筷,收拾了厨房。暗自叹息了一声。晚8:00整,部分地区来了电,听见一阵高昂的欢呼声。可是我所住的小区还是整晚没电。我关了机,第一次最早的除夕睡觉了。鞭炮声断断续续打了一晚。粘虫不时在睡梦中惊扑到我怀里。

2008.2.7    周四
       大年初一,我洗头洗澡,然后在妈妈家打了下牌。因为没水,下午眼镜和易到我家一起剖了三只鸡。她的心情看来好多了。大约四点,听见“嘀的‘一声,来电了。传闻只来三天电过年,我反复唠叨要是总有电就好了。晚我炒了菜洗了碗,收拾完厨房回到自家,打开电视,摊开小说,摆满零食,烤着电火,开始享受久违的第一个夜晚有电的美好时光。

2008.2.8  周五
      今天出了会太阳,让人振奋。搞了一天卫生,下午断断续续停了五次电。我的心情跟着一亮一灭,好后悔昨晚没有就电搞一晚上卫生。到6点多我还是洗完了大部分衣物。中饭也没吃,累的不想再动一下。晚看电还稳定,上了下网。线上灰蒙蒙的脸一片。却有个朋友在线,聊了一阵,心情好多了。

2008.2.9  周六
      今天继续再接再厉搞卫生,把所有棉衣和床上用品洗了。今天太阳更是可爱,感觉暖和起来。融冰伤人砸车的事却不断传来。我所住的小区屋顶是斜面,冰快落地的巨响很是吓人,总砸在过道上,好在没人。下午出门时,我探头探脑,很谨慎地像只胆小的兔子一溜烟跑出了大门。可见我是贪生怕死之辈。过去炒了菜,觉的有点累。

2008.2.10  周日
       今天白天又停电了,我看了下书,脚很冷。今天天气阴沉,转冷。很庆幸我已完成了所有卫生。堂哥来了,我和他聊了好一阵。亲戚中我最喜欢他,希望他就是自己的亲哥哥。我和他长得最像。我们更像是亲兄妹。当然他很帅气,尽管有四十多了,还是很显年轻。他家的厨房竟然被冰块砸地一塌涂地,现在也没法修。他说很多新兵小战士铲雪很是辛苦,鞋都湿透了。电视上看到很多本地及外地的技术人员一直奋战在最苦最累最危险的冰雪前沿。白天夜晚很多环卫人员也在忙碌着。风雪中我是个局外闲人,纷纷扰扰似乎与我无关。晚一起到哥哥家吃了饭。听说莽山这座原始森林破坏严重,很是叹息。
       晚上睡得很晚。没有什么睡意。

2008.2.11  周一
       今天下午,几个朋友到我这坐了阵。眼镜的心情看来很好。晚走在大街上,却打不起精神来,好象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我该做些什么让自己忙碌得无法呼吸呢?我该怎样实现自己的愿望呢?我愿意去吃苦受累,可我对与人的交往却好象总存在着无法消除的紧张感焦虑感。除了少数的至亲朋友,下意识地我更愿意一个人独处,在书中漫步。如果不是生存的压力,或许我认为这就是一种悠闲的幸福。
       今天的电还很稳定,手机和小灵通的信号基本畅通,只是电视时有时无,看来停电的日子就此结束了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4.779020 second(s), 47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