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80|回复: 8

[茶余饭后] 湘酉民国传奇故事<大鸟之城>第十一章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1-10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足迹刘叔 于 2018-1-10 22:18 编辑

    感谢各位抬爱。文章仍在修改中,在诸位阅读时,如发现有病残句、错别字,敬请在下面留言中一一指出,以便修正,(作揖状)拜托拜托!本文作者:马农

                           第  十  一  章

1、排八字
    滕家应该是当地廪嘎后人。按廪嘎部落的规矩,先得请人排个八字喝杯订婚酒。这滕家寨会排八字的人自不稀缺,滕焦樵请来寨中一个叫滕九的老先生,将天德与灵芝的生辰八字一掐。那滕九就说,灵芝是天上的火,天德是地上的水,地水盖不过天火,个性上有些相剋。有哪样解着?程宗汉偏着头问那先生。解着是有,拿两个鸡蛋来,那滕九说。灵芝的娘便从鸡窝拿出两枚刚下的蛋,双手递到滕九的手板上,说,九爷,好好给你孙妹崽煞剔一下噢!滕九接过鸡蛋,说,自然自然。于是,拿过焦樵的墨斗,抽下几根棕绒扎成笔,蘸了弹墨在蛋壳上各画上一个“井”字,再烧香火焚纸钱,口中轻轻诵念,天上诸神地上土地,信男程天德信女滕灵芝欲结秦晋之好,信男程天德某年某月某日某时生人。信女滕灵芝某年某月某日某时生人,命格稍剋,地水斗莫过天火,故求天上地下诸神开解放生,让他俩命格相合运程不碍,好运随进大门来,九运九好,十运十佳,端起筛篮有财宝,挑起箩筐有五谷,走东走西,平安满地,串南串北,吉祥盈车。念毕祈福解棹词,滕九平端一碗清水,伸出右手食指往水上画一个“释”字,再含一口水往天德灵芝二人脸腮上喷去。说,此二人从此洗心革面,无祸无灾,相扶相搀,百年好合。随后,滕九将画了字符的鸡蛋种于后山蔬圃菜畦,让二者的命运相融相生。于是,众人上桌逮肉呷酒,皆大欢喜。婚事按双方八字派定于当月十六,比十五晚了一天。正是三月花好月圆时,那滕九便充当起了媒人。

2、少女的心思
     在他们呷饭的当口,蔬圃菜畦来了只一声不响的闷葫芦豺,鼻子嗅到那两枚施了吉咒的鸡蛋,前爪将鸡蛋刨出土,飞快地将蛋生吞进了豺的肚子。众人浑然不知,却依然在那里欢天喜地地逮肉呷酒,各自心底兴奋着这众人同贺的美事。滕灵芝此时却迈出了寨子,坐在寨墙下的石凳上,望着对门坡上的一山槐花发愣。她为天德的幸运而高兴,又为雷叫子的不幸而发愁,人的心怎么老是在不左不右或者或左或右的境界里徘徊,弄得事物的变化没有一个定数?这种状态,让滕灵芝感觉到十分恼火,她恨不得将自家掰成两半,哪边都不得罪。她中意天德的细腻与柔情,人虽柔弱,但书卷气足:她又留恋雷叫子的英俊豪爽敢作敢为能赢能输的率性。天上的神啊,怎不把二人合成一人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咧?坐在寨墙下,她左思右想,一方面希望自己早点嫁给天德,另一方面又希望出阁那天,雷叫子能下山来抢婚,这两方面的憧憬都特别强烈。也正是这矛盾的心理,搅得她六神无主。正当此时,眼前的竹林里飞来三只鸟,白、蓝、黑,一下子将她的视线吸引到了那三只鸟的身上去了。怪了,她想,这几只鸟以前也见过,但今年怎么来得这蒙早矣?

    她懵了,几种心绪纠结,干脆懒得去想了,自顾自地欣赏着那三只鸟在此竹与彼竹间,飞来……飞去……

3、送猴子上庙
      送秦升阶上青龙山庙堂,是三月初三那天的事情。

      三月三,社(蛇)日。有句老话,三月三,蛇出山。清晨,杨妈听到城中醒炮声,起床,见老爷程宗汉已在门前的大树下打太极了。杨妈近日见老爷叫唤人的中气也充盈了几多,正要跟他打招呼时,他倒把话先递了过来:

      - 杨妈呀,我看还是把升阶兄送到青龙寺静养一段时间吧,
        要不然他的病是越来越         不像话,嘴巴尽讲些无名无堂……
      - 您看着办,老爷。我没二话。

      语毕,杨妈端了柴刀,去紫竹林边割社日煮鸡蛋用的地地菜。

      三月三,按当地的习俗是要拿药草煮鸡蛋吃,一年里头才会平平安安,无灾无乱。老福田一早进到灶房挑了担水桶去挑水,早晨的井水总比白天的井水要干净。福田跟杨妈说,今日煮鸡蛋由我来弄。你去看看升阶,莫让他走丢了。最近,升阶老弟老是走到下寨就找不到回屋的路。也就是里把路的样子,上寨下寨一条独路,乔子就弄不清回家的路?这让福田也很是纳闷。

      天开日出时,福田到门前一看,程宗汉已经领着一帮寨上的伢崽家在秦升阶门前的坪坝里练拳脚了。那猴子锢到门口望着他的徒弟们出拳收腿一个劲地憨笑。尽管病了,徒弟们照样是每日清晨来他家门前练功夫,带领他们的人不再是秦升阶。在功夫方面,由于所从祖师不同,所习拳路迥异,所以教授的方法也各异。程宗汉注重基本功。他认为,学武不学功,等于一场空。程宗汉的功夫,是少林派的硬功,能在百步之内徒手取人性命。而秦升阶的功夫多出奇谲,从无套路,伸缩之间无迹可循,亦无套路可依,化一成万,是那种水到渠成的活功夫。

      到了早饭时,程宗汉留伢崽家们进屋呷药草煮鸡蛋,一人三个,多要不给。呷鸡蛋时,那秦猴子手里操一把刀,正砍他门前的一蔸香椿树,树丫上有个鸟窝,鸟在不远处叽叽喳喳地叫。程宗汉出面阻止,捏住猴子手中的刀背就说,升阶呀,你剁树做哪样?升阶说,捉雀儿。剁倒树去捉雀儿,这让程宗汉哭笑不得。他跟秦升阶说,你还是到庙堂里呆些日子去,这样你才会整回神来。

      吃过早饭,程宗汉唤来依德,叫杨妈跟升阶拿了两件换洗衣,又叫杨妈把升阶的辫子梳洗了一番,于是和依德、杨妈领着猴子从青冈峰的一侧斜着路往青龙山上爬。
青龙山高耸入云,禅林茂密,百鸟齐鸣,佛光普照,好一个自在清静。见了方丈智圆,程立马抱拳道,智圆师傅。智圆方丈便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何事?程答,我想把升阶兄弟寄在您这里一些日子,让他慢慢醒悟。方丈道,程家大老爷的吩咐,我智圆照办就是,您尽管放心。于是,程宗汉扒开长袍一角,从衣兜里拿出码得很规矩的一塔光洋,往功德箱里咣铛咣铛一一丢了进去。那智圆立即连连致谢,道,阿弥陀佛,感谢施主,感谢施主。程宗汉接着说,过些日子,待到升阶病情好转,我叫人来把这大雄宝殿顶上的小青瓦捡一捡,看看这廊,那廊,雨都漏得不成样子了。智圆连声说,功德无量!功德无量啊!

      于是,方丈吩咐殿里和尚领了升阶到殿后的斋房,寻了一间斋房陋室安顿下来。程宗汉跟身后的依德交代,你就在庙里跟猴子满住些日子吧。山上悬岩陡壁,莫让他跌下了崖。智圆马上道,大可不必,我会派人照护,您尽管放心。智圆肥头阔耳,额门有光,慈眉慧眼,大腹便便,那架势稳如泰山,不愧是这千年古刹的大方丈,声气吐纳,在自然之间……吞云含雾,在山水之间……行云流水,在眉宇之间。程宗汉临了说,智圆师傅,就劳您费心了。话毕走到佛台前,瞧见智圆师傅在佛龛上正放了一本线装的《大般涅槃经》,便问:

                        -  敢问智圆方丈,何为‘大般’呢?
                        -(智圆回问)何为‘一般’耶?
                        -(程老爷机警地说)‘大般’不是‘一般’。
                        -(智圆立马撵着他的话回言)那就是不一般呗。
                        -(宗汉老爷又追上一句)是特别?
                        -(智圆迅速在如来尊者前打了个躬,说)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您不必往下深究,不然会过犹不及。
                        -  那又何为涅槃耶?(宗汉老儿又问)
                        -  天地之间,凡生是依因缘而生,不是本来就有。
                            而凡生起一切,皆会随其赖之生起的因缘灭而灭,
                            不会恒常存有。而随着因缘的灭尽,称之为‘灭’,
                            此即为佛陀所定义的涅槃。(智圆和尚最后问道)                                                  
                            您明白了?
                        -(宗汉马上回答)好像有点。
                        -(智圆和尚又道)至人戢玄机于未兆,藏冥运于即化,
                            总六合以镜心,一去来以成体。古今通,如终通,
                            穷本极末,莫之与二。浩然大均,乃日涅槃。
                            迷者,则颠倒梦想;悟者,则究竟涅槃。明了啵?


    没等程宗汉去回答智圆的问话,只见秦升阶此时作出了个怪异的举止,他脱光了裤子,光着腚,站在佛祖面前放了一个很响亮的屁(有人捏了鼻歙,马上走开),旋即,他又荷荷大笑,响遏行云,并立即大声唱诵:

                               道我癫来我还癫,癫到无时方是清;
                               佛祖跟前放一屁,惊醒天下跪佛人。

      后殿里,仍有人在拜佛烧香敲木鱼,俨然在敲懵懂的脑壳。
      殿外,松枝虬盘,阳光普照。
      一切的存在,都是现时的永恒,一切的现实,都是妄生的幻影,在这方佛地净土上,生灭定是前世的宿命。

            4、囍  事
          农历三月十六的婚期,娘家十二就开始捣腾起来。

     滕家寨虽小,但红白喜事从不含糊,一切讲究得按老班讲究,有板有眼,把左亲右邻都盘拢来帮着杀猪宰羊,做肉丸子,炸扣肉,洗菜蕻,唱山歌,写囍联,劈枞光柴,推豆腐,擂擂砵,碾白米,点红烛。从这天夜间开始,滕家灵芝一改往日男人性情,作古正经哭起嫁来。三个通宵,哭到东方发白,灵芝已成嘶哑,几乎无法开声说话。十六那天天不亮,花轿和唢呐便拢了边,前面是两个黄花女打着马灯,照着未来的山路。此时,打开寨门,寨中的狗在不明就里的乱吠,远山的豺狗也跟着嚎。炮仗点响,吹鼓手放肆地鼓吹,摇头摆尾神气活现。正当其时,突见遥远的孤山顶上突然燃起三堆野火。待到灵芝要上轿,孤山上对天放起了火铳,十七响,声音来得老远。这特殊的语言,惟灵芝心明肚知。她突然从心底涌起一浪很复杂的潮,模糊的目光透过黎明的窗户往西北山野很觑了几眼。她想,如若那人这时候来抢婚,她一定扯起脚杆跟他飞跑。炮仗又闹了,娘屋陪嫁的蚊帐箱柜铺盖棉絮一样一样抬到寨大门一溜摆稳,灵芝的大哥灵木将她从闺房背出了堂屋。灵芝在哥背上前扑后仰左翻右腾佯作不舍,弄得她大哥偏三倒四招架不住。大哥见旁观者打脱了笑,便跟灵芝说,妹真舍不得嫁人,我就背回去给爹娘防老送终!灵芝这才稍作消停,依顺地进了金顶红帘的八抬大轿。炮仗落声,土老司给花轿封禁,把点燃的纸钱高高举过头顶,大声诵念:

                           奉请祖师,奉请本师,
                           保佑弟子在此封禁新轿,
                           新轿封禁为托塔,
                           轿门封为阔口吞天宫,
                           新人封为观音坐莲台,
                           轿托封为南蛇二根,
                           轿夫封为镇邪八将军,
                           铜锣唢呐封为雷神,
                           鞭炮封为电娘,
                           禁一切邪妖不得入本师规定的地界,
                           欢天喜地,一路平安,
                           太上老君句句如律令!

    那土老司将法袍一抖,纸钱的满天火星便随晨风吹入晨幕,他八字方步举扬着拂尘围绕着花轿走一圈。拂尘一扬,意气奋发,往前方大声呐了一声,起轿!鞭炮火铳锣鼓唢呐突然又一齐大作其声,送亲接亲的队伍便踏着乱石路面顺着谷溪挨着禾蒙湖出山而去。花轿后紧跟两乘小轿,分别抬着男皇客女皇客。其后,是吃“毛宴席”的一群闺阁姊妹送行。送行人中有二人提着火烘,象征着小两口往后日子红红火火。另二人手拿油纸伞,代表旗罗雨盖。又二人打着火把,喻意着光明兴旺。再二人提着马灯,告诉人们一路红光。又二人扛着帐篙,象征成双成对。送行人后是锣鼓唢呐抬柜挑箱荷担抬棉絮铺盖的脚夫。长长的一龙人行到二三里地,突闻近处禾蒙湖的山落里叭叭叭叭响起了放排枪的逆耳声,把整个队伍嘎然逼停。人人屏住呼吸,万籁俱寂,彼此能听见对方的哈气声。这时,尽管天未大明,远远还是能望见山谷外的砚台山,众人都意识到信将发生什么,紧张的气氛一下逼拢了边。虽能觑见程家台上寨,但要扯起嗓子锐声呼喊,还是断然听不见。不过,那排枪冲天的声音上寨人不会听不见,但要马上拢边“救驾”却难以做到。来抬轿的猴脸老七示意大家落轿,说,兄弟们,土匪要来抢亲了,抄家伙!于是齐刷刷二三十把长枪短刀提了出来。王依德也从队列中跨出来,壮声吼道,来一个撩一个,来一对剁一双,保他雷家堡人有来无回!老七到底年长又有经验,他叫轿队偏到林子里头,便站在山林边点齐人马,往响枪的禾蒙湖山里递次紧跟从边墙的关门摸索了过去。灵芝探出轿窗,对于要来的一切,她似乎有所期待又有些胆磕。过了好一阵,约摸一柱香的工夫,从上寨赶来的程家人提枪拢了边,猴脸老七的人泌进禾蒙湖还没冒头。山太大,禾蒙湖太宽,又不便翻过边墙进去寻。正在进退两难时,禾蒙湖那边的深山处响起哒哒哒、哒哒哒的花机枪声。听枪声的大小判断远近,金龙说,那至少也应该在禾蒙湖的塬峒山底脚,要赶过去帮衬也已来不及,我们赶路吧,莫误了拜堂的吉辰。听从金龙的话,迎亲队伍又往谷溪外开拔。那行状,连气也小心地进出,生怕雷家堡人突然撩过来。新娘坐在轿中,也不知怎的,那明月似的眸子里闪着泪光;于无声处,终于有一滴冷泪从粉嫩的面颊滑落下来。终于,迎亲队伍要拢井水了。正是这时,队伍后面传来猴脸七叔的声音:

               - 怎么就先走了不等我们?让我们一阵好赶!
               -(金龙挤上前去问七满)和大孤山杠上了?
               -(七满喘匀气息后才说)哪里,
                 是长宜哨卞嘎在边墙那边塬峒山下打王字头……
                 幸好我们赶过去,不然那神枪卞枪法再好也是空卵的!
                 那王字头足有千把斤,一头小水牛那么太……
                 老规矩,见者有份……这不,还分了我们好太一坐膀肉哩!

    只见七叔身后的一兄弟当真背了红嘎喧天的一腿虎肉,腥膻很重。金龙用鼻子一听,就能断定这虎来自看不得摸不得的大啸山。不论怎样,接亲的轿队还是在天欲亮未亮时到达了程家台水井。依照古老讲究落下轿,由着法帽法衣的老司在井水边线作回神法事,诵道:

                         香烟渺渺透天台,红鸾吉事众神来;
                         东君备办一壶酒,神到门前酒便筛;
                         大小各神受钱财。

      于是,老司的徒弟烧纸钱、筛酒水供奉众神。
      老司接着又诵道:

                         来时弟子拱腰奉请,去时抱拳作揖相送,
                         众神去矣!

     回神作罢,老司领着众弟子围着古柏下的甘泉井作古怪状绕了一匝,又诵道:

                         辞退五百蛟龙,取消三千白虎,
                         阴阳九牛撬开神禁;红鸾添喜,
                         大吉大利!

    诵毕,由老司上前打开新娘子的轿门,揭开盖头一角,喂新娘一口井水,新嫁娘这才移至轿门外,那新郎倌程天德早恭候在井边,由新娘拜过井水,炮仗唢呐一响,天德硬铆足了劲,背起灵芝一路小跑,顺着灌溉的沟渠背进程家府第,背到后堂屋正中家龛前,已是一脸惨白,上气不接下气,突然出人意料地瘫坐在他爹惯坐的那把红木太师椅上。要知道,新娘子高挑结实,并不是城里女子那般纤弱轻巧,那一身的实在,一身的武功,不是寻常人接近得了的。这时,天德的大舅按山里人规矩,在中堂搭把长梯往正梁上结棕叶绳悬挂一蜡封的长葫芦,葫芦里装满一葫芦十谷酒,酒里泡有红枣花生桂仁莲籽,寓示着福禄长久、早生贵子之意,那大舅边挂边说,真是天造地设的一葫芦好酒哇!待客亲立定,总倌开始依规制高声司仪,一切依从古俗一步不省地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那程宗汉站在高堂之上,开心旳笑脸,合不拢嘴。

    这时,天放亮,天光云影,袅袅炊烟,给程家台一寨子人呈现出一派喜庆祥瑞。站在程宗汉身边的程宗祥及其夫人程孙氏,脸上也扬溢出无限春色。那程孙氏三十出头,身穿一件粉色缎面旗袍,蜂的腰肢,会打火闪的眼子,省城女人的气质,以及大腿两侧因开叉过高露出腚部的嫩皮白肉,将一份美艳、性感表达得淋漓尽致,抢尽了新娘子的风光,让这岗旯小地方人氏时儿偷觑着又时儿不敢正视,一身的滴香熏得人睁不开眼,人们心里却作着各式不同的延伸,他们怯懦的大胆仿佛一下子剥光了她身上的所有牵挂,让她成了一头刮了毛的小山羊。那程宗祥六十出头,保养得十分得体,一副老学究打扮,直把幸福二字全写在脸庞……在省城挣出了偌大一份家业,不流露出一些贵气也实在为难。他对胞弟说道,天仁考入一师也实为祖上大德荫蔽……他功课忙不脱身。程宗汉忙说,前程要紧前程要紧,便不作声。稍后,程宗祥顺手从衣兜里掏出三张省城黑白照给乡亲们瞧。乡下人虽终生难到省城,但也并没被省城的恢弘攫了魂去,倒是让这几张薄片居然能装载着如此多的楼阁屋宇这件事惊奇得目瞪口呆。乡下人望着那三张纸片稀奇得一塌糊涂,以为科技这新玩意儿就是如此,能把一方水土的灵魂都尽收于一张巴掌大的小薄片上。科技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呢,人们谁也没见过。科技这个词从程宗祥口中讲出来,在乡下人听来格外新奇。他们想,科技这东西能煮来当饭呷么?要是相机攫了他们的魂去,打死他们也不会干。相机是大清西太后时由西洋人传入,反装片,人在片中倒立着,顶地立天,神气俨然而且怪谲。程宗祥这回归里就带回了这样一件稀罕宝物儿,停摆在程府大门外,让徒弟守着,任乡党光顾讶异,却无一人敢让他攫夺了魂灵儿去徒让自己余下一具空壳。只是那三张黑白照让永辈子没到过省城的乡巴佬瞠目结舌。

    那省城平旷浩远,街道纵横,典型的江南民居,粉墙青瓦,错纵交织;那里古树四环、崇叠缭绕处,宫室巍峨,为藩正街湖南布政使司衙门;城西南学院街墙之中,殿阁矗立,桅翘角飞,正是湖南学政衙门……从另一张相片中,隐约可见各式城楼高阁的雄姿。作为军事防戌的古城墙,已显得残破不堪,甚至已成为附近居民的菜园与牧牛放羊的牧畜地;远处灵官渡临着湘江一带竖起的高高的烟囱,近代工业的烟雾已然在古城上空轻扬;四下一望,城里四处已出现风格殊异的西洋建筑,单从照片上来看,这千古名城遂已逐步迈入了近代化的历程。程宗祥指着照片上靠近学政衙门附近的几处民房跟乡亲们说,这栋这栋这栋,都是我程宗祥的房子;这廊这廊这廊这廊,是我程宗祥在城中各处开的药铺子,语气之中自然充满了骄傲与自信,二十几三十年不归里的人,如今两鬓斑白回到生他养他的地方,见到穿开裆裤板泥巴炮长大的儿时伙伴,那种亲切自不必言。提到往日趣事,捉蚂蚱追花蛾子网蜓蜓雀偷四伯娘菜畦上的香瓜,种种事,都让彼此笑得喷饭。他说他解事颇早,一岁选向拿了本线装老医书,三四岁就对地上的草木根块太过上心,后来果真做了郎中;他说他一直就生活在这些狭小而孤独的药草世界里,思考着各种药草通向病灶的路径,与外面的广阔作着斗争;他说这些年在外,自己把故乡一直揣在心里头,青冈哨的坝子田、草樏、稻香,青冈哨的井水、屋宇庙堂、乡间小路等等等等,都依次钉在脑海里,永远摔不开丢不下挥不去了。

    早晨开席了,督倌请他这大伯父入席去陪皇客。喜酒免不了要再喝几杯。这喜庆的日子想不喝也不易。三月的树上也有黄叶飘零。他弹了弹头顶的落叶,起身入席,将自己搁在男皇客边边上,样子格外恭谦。这时,全身新衣的新郎程天德朝大伯父靠过来,恭恭敬敬鞠了一躬,叫了声大——伯!新娘随及端着蛋茶过来,二人一个很高一个很低,尤其天德的衣裤太过敞阔很不合身,作大伯的见了想笑,但在这场合也只好把笑敛到庄严的背后去,推现出一脸慈祥。茶水还未接到手,他不自觉地将手伸向右侧的裤兜。依照地方习俗,早让夫人预备好了应付蛋茶钱的红包。恰在这时,伢崽家天义也挤拢来,抱住新娘灵芝的大腿向他鞠了一深躬,恭敬有加地叫了声:大    伯!那稚气喜悦的样子,活像今天做新郎倌的并不是他二哥。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裱糊匠 + 3 楼主有才,非常精彩的原创内容

总评分: 红网币 + 3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戛然而止的戛,我写的“嘎然逼停”,应是戛然逼停。又错一字,真是防不胜防。欢迎帮我纠错,文章千古事,不能贻笑后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行将发生什么,我写成了信将……对不起
发表于 2018-1-10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0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2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3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向老师佳作!
发表于 2018-1-16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受到作者的知识渊博,作品高屋建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468462 second(s), 42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