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03|回复: 11

[影视文学] 电视小说《野魂灵正传》第五十二集(1)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1-11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彭银华 于 2018-1-11 11:11 编辑

敞开的大门外公路边,李仁下了车,顺手地把车门一关,即直朝大门走来。
屋里,白矾和叶下珠从药房出来,则迎着李仁向外走。
“李副局长,您可来得正好啊。”白矾一接近门口,就这么朝走来的李仁招呼着。
差不多已近在咫尺,李仁却边走边问道:“院长在吗?”
白矾上前与之握手说道:“他已去硃砂镇帮人下蛋去了。”
李仁不明其意地:“什么意思?”
白矾还来不及开口,叶下珠则插言道:“他院长当腻了,如今已在硃砂与人合伙开店攒大钱去了。”
李仁一听即动容道:“乱弹琴!白矾,你去把他叫来。”
白矾不由犯难道:“有几十里路,我怎么去叫他?”
李仁道:“这有车,让司机跟你去。今天是专门来和你们乡政府商议卫生院的管理问题的,他这个院长到底是怎么个当法?”
白矾:“我看这么着,让红花坐车去叫他,我就在家陪你。这样,来个病人我也方便处理。”
“那就快去。”李仁吩咐声,即回头看一眼已前来的司机。料他已经听到,便随白矾走进屋里。
且白矾在往里走时,则朝药房里叫着红花说道:“红花,你到硃砂去一趟,叫南星回来。告诉他李局长来了请他。”说着,他便把李仁领进了诊室。同时,叶下珠也一起跟了进去。
进门后,白矾则又招呼一声道:“局长,您先坐,我去泡杯茶来。”随后,他便又出了诊室,往自己的寝室那头走去。
当他刚接近门边,却见侧门外乌梅同着香橼一起正赶着回来。于是,他便站下来朝香橼叫道:“婶娘,您这么急把她送回来了呢,我不成了捡便宜人了?”
香橼走在乌梅后边说道:“你俩到底是怎么回事?从不争嘴的人,怎么就闹这么大的意见?”
白矾平和地说道:“我没与她闹意见呀,她自个儿醋吃多了,想必是嫌我这没有解药,才跑回去找凉水喝吧。”
“你不要说钻心话。”乌梅到了他面前,朝白矾瞪一眼这么说着就进了门。
香橼在后却于白矾跟前住了脚。而白矾则招呼道:“进屋吧,婶。”
白矾把香橼让进屋后,自己则转身去了对面房间。
香橼进房落了坐,即对乌梅说道:“回来了就不要再和他吵了,过了的事就全放开去,自在过日子。”
她的话刚一说完,白矾就拿了两杯茶进来了。他把一杯递到香橼手里,另一杯则送给乌梅。之后,他回身打算对香橼说句什么,不料,香橼却抢先一步问道:“牛子,婶得问个明白;你同那苏妹子是不是真有那些事?”
白矾:“婶,您这话就问远了。要有那事,您还不清楚?别看现在做那事的人普遍,但我牛子若要跟上这种风气,除非等到来世。”
乌梅听了,即刻就抢白道:“你就别说那乖巧话了,你在外边做事,我姑就能晓得?”
香橼:“好吧,晓得不晓的,他就是有那回事,又好大的问题。现在形势是这么去了,男人在外边就是有那么一回两回找个野食的,也不是全不可能。只要他把家能放在心上,钱米不外流,就算好的。”
白矾:“这话可就含混,好像这世上已没有清白男人了。常言道:‘偷鸡也得着把米’何况是偷人,这个您问乌梅她自己。我每月的工资,可都是当着面领,我只过一下手就都交给她了。且她也清楚,我既不贪财也不藏财。平时身上就不喜欢放钱。这叫人怎么去做那种事嘛?”
乌梅:“你不要哄我姑妈,人家不晓得,我还不清楚?你和那苏堂客她是不要你钱。甚至她还把你给钱。”
“您看看,”白矾急对香橼说道:“这可能吗?”
香橼则朝乌梅说道:“你话也太不不着边了,只能让人怄气。”
白矾接下说道:“婶,我就不陪您了。院里还有领导在那,我得去应酬。”
香橼道:“你去吧。”
白矾就此走了,房里香橼与乌梅则继续说话。
路,垫毯一样地铺展在人们的眼前。旁开公路,近对面乡政府大门前,李仁、南星和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这时正好慢步从里边走出。他们边走边热切地说笑,并直往眼前公路边停着的一辆小车走来。
三人到了车旁,李仁便站下来对南星说道:“天院长,你得给何副乡长搞顿酒喝。以后你卫生院可就全得靠他了。”
被李仁称为副乡长的何首乌急忙说道:“你呢,李副局长?”
李仁道:“我们就回去了,他卫生院景况也不太好,我哪还好意思吃他呢?”
南星道:“局长怎么这么讲呢,来了饭还是要吃的。您能体谅我们,可也不在一顿饭上面。”
何首乌接着也说道:“是啊,你局长都走了,怎么好让他招待我一个人嘛。”
随之,南星又忙不迭地说道:“不能走、不能走,这一次吧饭我还是招待得起的。你要是走了,让我招待他一个人,我们吃起又有什么意思嘛?”
李仁故作姿态道:“硬要我陪?”
南星忙着把李仁往车里推着说道:“好拉,别说那么多。”
几人上了车,何首乌则与南星说道:“院长,你让局长到我们这街上吃,恐怕也不够档次吧?”
南星道:“当然不能在本地,”转尔,他便对司机说道:“师傅,把车子掉头,我们去硃砂。那有一家馆子,我保证你们满意。”
于是,车子便掉转头改朝北边卫生院和巴吉村方向起跑。
这时,坐在前边的李仁则偏转头对南星说道:“南星,到前边你把白医生也叫去吧。”
南星道:“那还有两个女的呢?”
何首乌道:“别带女人,有女人不太方便。”
转眼间,车便到了卫生院门前停下。
南星下车,即快步地跑进屋里。
这时,白矾且正坐在诊室里一边看着书,一边与叶下珠说话。
南星没进门就于外边叫道:“白矾,李局长在外边叫你去一下。”
“啊,”白矾抬头应答一声,即起身走出诊室。当他见车子停在外面时,便向南星问道:“有什么事他怎不进屋来说?”
南星边往外走边说道:“去硃砂砍馆子,叫你陪他喝酒。”
白矾颇感困惑道:“招待他吃顿饭,就到红花家店里不就得了,何必要跑去硃砂?”
南星:“这还用说,不就是图个享受,高级一点。”
白矾:“那我就不必去了。”说着,他便止步停了下来。这时,他俩才刚好走出大门。
外边,李仁在车里见了,即伸出头来叫道:“白矾,怎么不来?今天可不能没有你哦。”
南星于是说道:“你看,都叫你了,走吧。”
白矾仍站着不动地说道:“在这我还可以陪,去外地人多了,你哪有那么多开支?”
南星毫不在乎地说道:“这你就不用管,也不必要我们院里开支。你只管吃就行了。”
“快点。”这时,李仁又在车上催了。
南星于是拽起白矾就走。
白矾此时也只得随他而去。
群楼耸立的街道,不多的行人和车辆,以及两旁间或在建的房屋工地,看得出,这是一座刚刚起步而初具轮郭的新生小城镇。
且白矾一行乘坐的小车,这时从市郊进入街道,没行多远,便在南星的指点下别开大道,缓缓地拐进了中心市区。
“停”车子在行进数十米地时,南星便看着旁边的目的地这么对司机叫起一声。
车停了,众人下车。南星则手指面前的门面说道:“就这,今天我保证你门消魂。”
众人一看,只见门面上书着“轻粉酒家”
几人进入店里。并在南星的策划下,得店里的小姐将众人领上了二楼。
小姐把几人引进一所房间坐下,南星便问两位领导人道:“两位领导,我们是先快活快活呢,或是先慰劳肚子?”
李仁拿起小姐送来的一杯茶水到手里说道:“先吃吧,肚子也有点饿了。”
南星于是叫道:“小姐,上菜。”转尔,他便又向李仁和何首乌二人问道:“搞什么酒呢?”
何首乌说道:“由你安排吧。”
“那就喝‘蛇床子’来劲一点。”
旁边,自有侍候的小姐听着。很快地,酒菜便已上齐。
南星则逐一地给每人斟酒,只是酒杯用的是五钱小盅。
而当南星斟着酒时,白矾看着那小杯,则忍不住地说道:“用这小杯也太小气了嘛,倒酒也麻烦。”
南星道:“你别嫌小,今天能喝下底就算你不错了。”
南星斟完各人杯里酒,何首乌一边拿筷先试菜,一边说道:“院长,今天就这么喝酒;局长在这也不搞点花样?”
南星马上答应道:“那就叫几个小姐来,”接着,他便对旁边侍立的姑娘吩咐道:“去,给我们叫几位小姐来。选好一点的啊。”
马上,白矾便起身把南星拉去外边悄声地问道:“你叫小姐,这不是喝花酒嘛?乡里出这笔钱?”
南星道:“这又不属乡里招待,他出什么钱。”
白矾更是疑惑道:“那你拿什么开支,还吃花酒?”
南星道:“我就告诉你吧,局里拔得有七、八百块给乡村医生的报酬在我身上,我也只能拿它玩了。”
白矾一听,即刻就正色道:“你这可不像话,拿别人的钱讨好领导,来这作乐。你知道是什么行为?”
南星道:“这有什么办法,何副乡长都亲自开口了,我好说拒绝?”
白矾于是说道:“那好,你陪他们玩,我就回去了。”说罢,他便真的转身就要离去。
而南星一下就把白矾抓住了说道:“你这么走了不太打领导面子嘛,好歹敷衍一回,也就只一顿饭的事。”
这时,白矾不及走脱,几位小姐却已朝这走来了。
趁此,南星便将白矾只一拽,把他先推进了房里。随后,他自己则抱住一个小姐动作了几下,又是一个接吻。这才同几位小姐一起跟进房里。
何首乌见他二人带进小姐来,则不解地说道:“叫小姐还用你二人亲自去,是不是怕老板还留一手?”
南星一边坐到桌前,一边说道:“当然,有两位领导在,哪能不选几个上好的?”
这时,几位小姐分别瞄着对相抢在各人身边坐下,何首乌则犹为兴奋地说道:“哦,这还差不多。”同时,他又把眼神瞄对坐到身边的女孩,再又看看其她几个。神情中,似有不大中意之色。
而白矾此时则扫视每一个女孩,见她们年纪不过都在二十五岁以下。且容貌姿色也都一般。于是,他不由在自己心里说道:“都这等模样,还惹天下混账男人为之破费颠倒,简直比我瞿妹和苏叶丑到天上去了。”
他这么想着,不意几个女人一坐下就动起手来了。有动筷吃菜的,有审视男人们神情相貌的,亦有献殷勤弄媚挑逗卖俏的。
而且白矾身边坐的这个也不例外,她一坐下就把手揽到了白矾的腰间,并风情地引他说话。
白矾见她如此,则厌恶地拔开女孩的手,正眼对她说道:“你去我们乡长跟前,他奶水多。”
何首乌与白矾对面,他正拿眼在看白矾身边的女孩。而对自己身边的却不怎么答理。且白矾也看得出,自己身边这女孩的姿色确要比其她几个胜出一筹。所以,何首乌才对她特别地垂涎。此时听得推让,便正中下怀地说道:“来来、来,他瞧不起你,我这欢迎。”
见此情形,旁边的南星则就势地推着女孩说道:“好好、好,你到我们乡长那去。他(指白矾)这人古板,不会玩动作。”
女孩没有任何的表示就过去了,而何首乌则忙推他原身边的那一个说道:“你就过他那边去。”
可白矾却说道:“不用、不用,就让她俩都陪着你吧。”
何首乌则说道:“唉,那怎么好呢,我总不能同时霸着两个嘛。”
那女孩倒也不用多说,自动就往白矾这边位子上来了。
且白矾也不再说什么,只一味地不去理她。
此时人员坐定,南星便持杯向大家提议道:“来,现在开始喝酒。我们各自为政啊,三杯后就采用新章程。”说罢,他便先自一饮而尽。接着,他就催促自己身边的坐陪小姐也喝下同样一杯。而且他还一手搂住小姐的腰肢,并要她给自己二人斟酒。
同时,何首乌和同来的司机则也与他无异,都在尽情施展各人的本能,与小姐调侃和戏谑。
而李仁则由于年纪稍长,倒是还有点持敛,不怎么地放纵。且逢场迎合的举止也保持在他的年纪和身分的适可之中。
但唯独白矾却与众不同,当在小姐与他搭肩触臂、邀酒调侃之际,他却拍开姑娘的柔手轻声说道:“喝酒就喝酒,别动手动脚。我可最怕女人摸身,像他们那样,我会全身疼痛,不得自在。要玩,等吃喝饱了到一边儿去。”他说着时,却只管自己独自喝酒吃菜。
女孩见他一本正经,料与玩不出好结果,也只得收敛不去惹他。
很快,三杯酒过去,南星便说话道:“好了,刚才各人三杯酒都到位了吧?现在都把杯着满。我们一起与小姐们来个交杯酒。”
南星的话音一落,便分别由两个女孩给各人的杯里满上。
南星接着即拿起杯邀对众人说道:“来,都拿起杯,我们齐喝。”说罢,他便先自与小姐勾起肘了。
然而,其他三人也并不落后,也同时地与各自的女孩勾肘对饮了。
“荒唐!玩这一套且有何意义,屁都不值。”此阵势白矾也是破天荒第一次所见。为了不使妨碍气氛,他则趁众人不注意,一边在心里说着,一边将杯朝身边女孩面前一举,即收回杯把酒一口饮了。
那女孩原以为他也仿效别人那样与自己勾肘对饮,可哪晓他却半路收回自己饮了。于是,她便没饮那杯酒,而扫兴地放了杯。
众人回转脸过来,尤其是何首乌见白矾身边小姐的酒没干,便料定白矾没有依规矩行酒。则伸手指对白矾说道:“白医生,你怎么没来个?这可不行。”

发表于 2018-1-11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佳作!


发表于 2018-1-11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佳作!


发表于 2018-1-11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老道


发表于 2018-1-11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8-1-11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祝好冬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支持,祝好午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支持,祝好午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支持,祝好午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支持,祝好午安!
发表于 2018-1-14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流行子 发表于 2018-1-12 10:06
感谢支持,祝好午安!

客气 祝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54865 second(s), 4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