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67|回复: 7

[心香一瓣] 《静园随笔:乡间漫步》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朋友们说我是夜猫子昼伏夜出;学生们说我是躲在树洞里的野兔,只在来上课的时候才见得着我;女儿却说我是树袋熊,永远是一幅慵慵懒懒睡不醒的样子。

我确实喜欢自己呆着。其实天气好的时候,我也喜欢散步,想去散步。但不喜欢一堆人叽叽喳喳吵吵嚷嚷,不喜欢穿过嘈杂车来车往的马路,不喜欢在到处是人的社区和公园里转。最后还是蜷缩在沙发里。

最喜欢一个人在熟悉的幽静的乡间小路上散步了。因为霜冻,白霜刚刚融化的小路泥泞湿润,枯草和泥和成团像年糕一样粘在鞋子上。金色的晨光穿过挺拔的松树,洒在地里那片嫩绿的蔬菜上。菜地周边是一棵棵低矮蓬松永远绿油油的老茶树。山边的茅草和部分松针没能抵过严寒,有的开始萎缩枯黄,在温暖的晨曦中闪着像水晶灯一样柔和泛黄的光,远看就像莫奈油画里的风景,美的移不开眼睛。

父母白墙红瓦的房子在蓝天下,在一片绿树环抱簇拥中显得尤为宁静,一副与世无争的安详。屋子里的老人如门前的大枫树一样,经历无数的风风雨雨,酷暑寒霜。被劈掉一半的枫树顽强的活了下来,长约一米的伤疤像一枚勋章挂在枫树胸前,在冬日阳光里是那样醒目而耀眼。

那一天,我刚好回去探望父母。刚吃完饭,突然狂风大作,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桔园里的果树像狂魔一样乱舞,呼啸的风声从马路那边一路咆哮而来,在屋顶上空盘旋。突然传来剧烈的“咔擦”一声,我和父母立刻跑到半掩的大门前,一根电线杆倒了下来,穿过枫树的电线将枫树的一根大枝丫活活劈开。恐惧中,按着激烈跳动地心脏,千万遍暗自庆幸,幸好那时倾尽全力帮父母新修了这座坚固的房子。风雨来时,才不至于提心吊胆,彻夜不眠。

阳光将我的身影拉得好长,也将回忆拉向远方。当年流水淙淙的水渠已经荒草丛生,只有渠边的刺杉树依然浓密挺拔如初,像一列忠诚的士兵默默无闻始终坚守在自己的岗位。

所有村庄都铺上了水泥路,稀散的几户邻居几乎都新建了宽敞气派的楼房,每一户水泥大路都通到了门口。很多年没去拜访了,一切是那么熟悉而又陌生。曾经走了无数遍的小路淹没在杂草荆棘中几乎看不见了,那个提着竹篮奔跑在小路上的小姑娘转眼就变成了站在山顶默默感怀时光的中年妇女。在路上再也碰不到满嗲,李嗲,汤嗲,五嗲了……我们叫嗲嗲的除了最后一个彭嗲,其它的都走了。像水渠里的水消失得不剩任何痕迹。


空荡荡的马路,寂寥寥的山林,谁来过,重要吗?对于宇宙天地,我们渺小如尘埃,卑微如蝼蚁,却执迷于权利、财富、名誉、情爱而不能自拔。明知道都是空,可每一刻仍会执着。如此循环往复才会有这纷纷扰扰的斑斓世界。

不管是山路还是水泥路,都踩不出足迹,即便我来来回回走上了好几趟,回头望去没有任何痕迹……


2018.01.12午后于静心园

发表于 2018-1-14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将我的身影拉得好长,也将回忆拉向远方
发表于 2018-1-14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空荡荡的马路,寂寥寥的山林,谁来过,重要吗?
发表于 2018-1-14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是山路还是水泥路,都踩不出足迹,即便我来来回回走上了好几趟,回头望去没有任何痕迹…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22:26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足迹刘叔 发表于 2018-1-14 11:37
不管是山路还是水泥路,都踩不出足迹,即便我来来回回走上了好几趟,回头望去没有任何痕迹…

刘叔好!
发表于 2018-1-15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image.jpeg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02:1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骏马驰城 发表于 2018-1-15 13:21

诚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397321 second(s), 44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