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892|回复: 2

老鼠药的悲剧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2-11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也是历史上今天的故事,故事至今已有22个年头,尽管事过境迁,心里却仍旧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那是96年2月11号的中午,我拖着疲惫的双脚无精打采的回到家中。肚子里叽哩咕噜的响过不停,两只眼睛眼皮直打架,我已经一天没吃东西和睡觉了。我实在感到太困、太累、太饿了。但有什么办法呢?老鼠药的悲剧太令人心酸了,太令人痛心了!

      10号傍晚七时许,我从对面院子回来,未进家门就听见隆家院子有人在哭“我的崽也……”出什么事了,我迅速跑去看个究竟。原来是素君的小孩维星与化君的小孩凯旋误食了“老鼠药”。这简直是晴天霹雳,突如其来的状况使大家六神无主。慌乱中有人说:“快喂点味精水”,也有人说:“赶快送医院去洗肠”。忙中无计的素君将自己的小孩维星先喂味精水。化君因做手艺还没回家,其老婆红扬抱着凯旋直往掐子塘赤脚医生那里走。

      黑夜中我没能跟得上她们,只好站在凄凉的夜幕中祈祷两小孩吉人天相、相安无事。过了一会,对面院子飞明和阳向说去烂埧卫生院看望俩小孩。于是我也紧追其后,急奔烂埧卫生院去看望两小孩。

      凯旋抱到掐子塘赤脚医生那里,赤脚医生说他那设备有限,建议到烂埧卫生院治疗比较好。红扬二话没说,抱着凯旋直往烂埧卫生院赶。

      当我们赶到烂埧卫生院时;医生正在将凯旋吃进去的东西想办法让其呕吐出来,凯旋的神志还很清楚。

      十分钟左右,维星也被送进了烂埧卫生院。维星送到烂埧卫生院时已经昏迷,只见他两眼翻白,脚真挺,手紧抓,牙紧咬。值班医生只得放下神志清醒的凯旋,先抢救维星。维星洗肠要先将牙敲开才能灌水,从口中灌进去的水倒出时,是带有红色的水。这些洒满一地带色的水,是毒性发作所致还是……围观者没人敢问,只希望医生能尽快、尽早把孩子抡救醒来。旁边围观者轻轻议论说:“维星只怕是生命垂危、难逃一劫”。

      此时化君做手艺回家听说女儿食毒的情况,急匆匆往烂埧卫生院赶。当赶烂埧卫生院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还未进行洗肠抢救,心急如焚,心生念头另有所求。对大家说:“医生忙不过来,我们到长阳卜医院去”。几个从院子里赶来的小伙子,义不容辞来到烂埧卫生院前的320国道路旁,见车招手示停。可过往的车辆都以为是拦路抢劫的,一个个轰足油门急驰而过。这可叫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大家讨论说:“这样拦车不是办法,干脆大家手牵着手站到路中间,以示我们事急,看司机能否停车”。救人如救火,此时别无它法,只有强行拦车的办法了。五、六分钟左右,拦下一辆货车。等大家说明来意,司机同意带服毒的凯旋去长阳铺医院救治。化君抱着凯旋冲出烂埧卫生院,把凯旋递到已上车的红扬手里,催司机往长阳铺驶去。

      到了长阳铺医院,化君急不可待向医生说明女儿误食老鼠药的情况,并恳求医生赶快抢救自己的女儿。听了家属的陈述,看了看神志清醒的凯旋。当值医生建议说:“我先给小孩打支控毒针,建议你们到邵阳去抢救好一些”。红扬还在苦苦哀求医生,坚持要医生救救她的女儿。这可是人命关天,一同前来的大伙无语对视又无可奈何,不好勉强与劝说,只等化君自己拿主意。经过一番心灵上纠结与斗争后,化君斩灯截铁的说:“走,去邵阳”。

      用同样的方法在长阳铺拦了一辆货车,车是停了下来。听了大家的哭诉,司机犹豫不决,心里矛盾极了:“带小孩去吧,万一小孩来不及救治挂在车上,会给车子带来装冷尸不祥的兆头。不带小孩去吧,又于心不忍、过意不去”怎么办?。在众人苦苦的哀求下,司机终究软下心来说:“你们赶快上车吧”。

      在车上,除了家属的哀嚎声,就是迎面扑来凛冽寒风的呼萧声。在车上,凯旋的毒性开始发作,与在烂埧卫生院维星的症状一样,脚直挺,手紧抓,眼紧闭。在车上,华君强忍心中痛处憋住哭泣,其老婆红扬急得号啕大哭,哭得伤心欲绝,哭声似猿啼狼嚎。哭声中可以感觉到,丧子是多么的痛切心痱。在众人的劝慰下,哭声渐渐小了,渐渐停下来了,昏迷一时的凯旋又清醒过来了。

    此时公路上的车少了,人小了,司机的驾驶技术也是一流的,救人心切的他加足油门,朝邵阳市方向驶去。三十来分钟,车驶入了邵阳市区,在第一人民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下了车,化君抱着女儿冲向急症科,气喘吁吁的向值班医生说明女儿的服老鼠药的情况,要求医生赶快救救自己的女儿。听了家属的陈述,医生马上召集当值医护人员,投入到洗肠抢救战斗中。

      凯旋的洗肠要比维星轻松的多!大医院的设备要先进的多,洗肠配有电动吸引器。不再像维星那样,一杯水倒进一个漏斗,一根管子插到嘴里,然后捏下管子中间的催水器,水压进嘴里再咽到胃里,也许从维星口里倒出来带有红色的水,没准是呛破血管所致。大医院里医护人员技术高明得多;医护人员围成团,开机的、加水的,配药的,打针的,动作是那样娴熟、轻快,操作是那样紧张有序。十来分钟洗肠完毕,此时,医生只能打一些控毒针,控制毒性暂不发作不漫延,只有摸清老鼠药的名称与性质,再对症下药,彻底解除凯旋体内之毒。

      九时许,维星也被送进了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维星送到医院时,他已经是奄奄一息,对世事毫无反映。医生来不及给他洗肠,只得先打控毒针,再进行急救。由于在路途耽误的时间过长,加上开始的治疗的方法不对。在急救床上,医生竭尽所能,却对维星无回天之术。九点一刻,一个活泼可爱,年仅四岁的小男孩,离开了人世间。去了他向往的天堂,过他的自由生活去了,再也不会回头。临走的那一幕,那一刹那,叫人难以忘怀,令人心酸不已。

      维星的离去,不是轰轰烈烈、惊天动地,而是让人惊心动魂、痛定思痛。他的离去更多的是让人反省反思,从中吸取血的教训:首先,是药用的东西,千万与食物分开,当捡的把它捡起来,当丢的把它丢掉,以免误食,造成人、畜伤亡。事情发生后,越在大灾大难、危险的情况下,越要保持头脑清醒,正确的看待治疗方法。千万不可病急乱投医,唯药是用。那样不但治不了病,救不了人,有些药物使之会适得其反。唯有相信科学,抓紧时间,才是最佳的治疗办法。

      就像这次维星来说,知道其服了老鼠药,喂什么味精水解毒,用土办法刻神珠等。在一定意义上时间就是金钱,而在一定意义上,时间就是生命,延误了时间就会耽误治疗的最佳时间,过了时间治疗就得小病大治或于事无补,甚至回天泛术。

     这是一则真实的故事,笔者只是感慨而已。故事中的人物名均为化名,无须点赞转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2-11 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309200 second(s), 30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