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人生 发表于 2018-6-13 08:50:48

《时光陈列馆》丨【乡土文学】乡土记忆之八: 枇杷黄时忆“初生”


乡土记忆之八: 枇杷黄时忆“初生”

文 / 周志辉


    “初生”是我的堂弟,和我同年,比我小半个月,九月初一出生。那时我们的父母大都没有什么文化,他的家人就按照他的出生日,给他起了个“初生”的小名。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上个世纪70、80年代,中国农村的经济条件相对较差。当时的农家孩子,尤其是兄弟姐妹较多的农家孩子放学后,年纪小的要扯猪草看牛,年纪大一点的要跟着大人们挖土种田。



    每天放学后,我们这群年纪小的农家孩子,就提起菜筛扯猪菜。刚种下水稻的稻田,田基被刮得很干净,土也全部被翻转,因此没有猪菜可扯。为解决扯猪菜难的问题,“初生”带起我们就往大山里走。在他的指引下,我们认识了水芹菜、折耳根、桑汤杆、糯米藤、苦菜公和麻叶等许多种类的猪菜。每次扯完猪菜时,他还要对我们所扯的猪菜进行检查,看有没有把有毒的其他野菜扯进去。如果有,他会果断的要求我们把猪菜全部倒掉,重新再扯。

    扯完猪菜后,我们最喜欢跟着他去捉螃蟹和石蛙来生吃或烤着吃。在溪水中轻轻地掀开一块石头,失措的螃蟹就出现在眼前,用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夹住它的背部两边轻轻提起,一只螃蟹就到手了。

    抓螃蟹是是小儿科,“初生”的拿手好戏,是从石洞里捉螃蟹和石蛙。看到一个石洞边有螃蟹爬过的痕迹后,他找来一根丝茅草打个结,慢慢地往洞中送,送到一定程度后,慢慢地来回轻轻抽动。不一会儿,他手轻轻一招,一只大螃蟹钓到手了。



    “哎哟!”一旁的小伙伴伸过手去接螃蟹,结果被它的大钳夹住,疼得眼泪直流。

    “快把手和螃蟹一起放到水里去,”“初生”一边大喊,一边赶过来帮忙。

    一次,听到溪流的石洞中传来石蛙的“bang、bang、bang”的叫声,“初生”悄悄地下水来到石洞边,伸手往洞内摸。待他刚用手把石蛙捉出洞口,突然一声尖叫,撒腿就往岸边跑。顺着他的手指着的方向,我们看见一条水蛇正咬着石蛙的大腿,往石洞内慢慢地后退......

    事后听大人讲,那条水蛇是条剧毒蛇。那天幸好它已经咬住了石蛙的大腿,有食物在口中没有再松口了,不然如果咬住“初生”,他的小命都可能难保。

    抓石蛙有蛇,我们吓得好久以后都不敢再去捉螃蟹和石蛙,饥饿时找酸汤杆和刺藤剥了皮来充饥。为此,我们饥饿的眼光随时都在搜寻,最后瞄准了少生产队的枇杷。......



    我们生产队(后改名叫组)那时种植了一棵枇杷树,其中有两棵树种植在主人的房屋前;另外一棵树种植在一个山崖边,和户主家刚好面对,离户主家大概有三十多米。这三棵枇杷树只要一挂果,户主都会安排人守护,怕别人偷吃。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们发现种植在户主房屋前面的那两颗枇杷树看守的很紧,没有办法靠近。离枇杷树较远这一户的看守者,是位叫“二爷”的七十来岁的老人,中午总喜欢在枇杷树下打一会儿盹。于是几个胆大的小伙伴决定,分两组去偷枇杷,无论哪组成功或都成功,大家一起平分“胜利果实"。

    经过一番计议,我们开始行动。见“二爷”打盹后,第一组的三个小伙伴机灵地溜到枇杷树下,不顾一切地赤手扯开安置在树上的荆刺,准备往上爬。

    “你们这些畜牲,来偷我的枇杷,我一棒棒打死你!”突然,打盹中的“二爷”不知被谁惊醒,站起来边用手中的木棍赶人边大声的叫骂着,“你们这些少家教的,从小好人不学学坏人,当贼!”

    “您也少家教!”见第一组行动失败,第二组按计划在离“二爷”的不远处专捡他的话和他对骂,“您也从小好人不学学坏人,当贼!呸呸呸!”

[attachimg]11114811

    “我打死你们这些扁毛畜牲!”随着我们的高声齐骂,“二爷”显然是被激怒了,边骂边拿着木棍追着我们来打。见计划得逞,我们一边高声齐骂,一边往土里跑,引开“二爷”。

    见“二爷”不在树下,第一组的人迅速返回,爬到枇杷树上就乱摘起枇杷来。待“二爷”发现上当再返回追赶时,他们早已摘了枇杷溜之大吉。

    “好酸好酸!”“你不知道吃枇杷,皮都没有剥,把枇杷归归(邵东方言,意思是指枇杷的核,下同)都吃了!”……来到预定地点,大伙儿不顾满头大汗和手脏,扯下一颗枇杷就往嘴里送。未成熟的未剥皮的青枇杷的那种刺喉咙的感觉、那股酸味和涩味,让我至今仍在问自己,我们当年是如何吃下那些枇杷的?

    “你下次还偷不偷人家的枇杷吃了?”当晚,整个组里的多个家庭,先后传来大人打小孩的声音和小孩的哭诉声,“哎哟,痛死了,您莫打了,我下次再也不偷东西吃了!哎哟,我求求您莫打了!”

    直接偷不行,捡总可以。于是,我们这群馋鬼,想到了一个更绝的办法:先派两个人来到枇杷树旁,装着捡掉下来的烂枇杷吃。另几个眼色好的人拿看弹弓,对准树上的枇杷一阵乱打。待枇杷落地后,两人迅速捡起就跑……当我们再次坐下来学着把金黄色的枇杷的皮剥开再吃时,发现它好甜好甜!那股甜味自入口至腹内,咽到哪甜到哪。自离开故乡求学工作至今,三十多年了,我再也没有吃到过那么好吃的枇杷。



    “我们把各人吃的枇杷归归带回去种在地里,如果长出枇杷树,我们以后就不用做贼,偷人家的枇杷吃了!”“初生”提议,大伙附议。

    可惜,枇杷核从来没有长出枇杷树,更不用说结出枇杷果。更可惜的是,无师自通学会下象棋的“初生”,一个公认的聪明人,因为家里穷,继续读书的梦想破碎,一气之下喝农药自尽。那年,他仅十六岁!

    如果“初生”还在,凭借他的聪明才智,也许“跳出农门”,拥有了自己的事业和家庭;也许通过辛苦打拼,从打工到经商到成为某公司某企业的老总。

    今又枇杷正黄,想起“初生”,入口的枇杷,怎么格外酸涩......

    特别鸣谢:本文得到了陈胜桥乔和陈卫民等师友的大力支持,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柳林听蝉 发表于 2018-6-13 10:16:03

文笔稔熟香如杷,白描掐情了似蟹!【初生】读罢,竟同鲁迅【故乡】之‘润土“,哽喉良久!

蚂蚁人生 发表于 2018-6-13 10:27:51

柳林听蝉 发表于 2018-6-13 10:16
文笔稔熟香如杷,白描掐情了似蟹!【初生】读罢,竟同鲁迅【故乡】之‘润土“,哽喉良久!

谢谢点评和赏读!{:84:}

东方归隐 发表于 2018-6-13 11:42:23

图文并茂。尤其是第一张图,真的是家在果园中,果园作篱笆。欣赏!

蚂蚁人生 发表于 2018-6-13 12:13:43

东方归隐 发表于 2018-6-13 11:42
图文并茂。尤其是第一张图,真的是家在果园中,果园作篱笆。欣赏!

谢谢点评和鼓励!{:84:}

红色拍客 发表于 2018-6-13 12:54:20

好作品!学习!

稻村渔夫 发表于 2018-6-13 14:28:42

聪明的人喜欢钻牛角尖。

蚂蚁人生 发表于 2018-6-13 16:46:30

红色拍客 发表于 2018-6-13 12:54
好作品!学习!

谢谢鼓励和赏读!{:84:}

蚂蚁人生 发表于 2018-6-13 16:47:59

稻村渔夫 发表于 2018-6-13 14:28
聪明的人喜欢钻牛角尖。

谢谢聪明人的点评和赏读!{:84:}

纳兰若容 发表于 2018-6-14 07:25:25

欣赏佳作!


蚂蚁人生 发表于 2018-6-14 09:53:26

纳兰若容 发表于 2018-6-14 07:25
欣赏佳作!

谢谢支持和鼓励!{:23:}

迷底 发表于 2018-6-14 13:56:04

欣赏佳作!

小精豆子 发表于 2018-6-14 14:55:43

顶一下

蚂蚁人生 发表于 2018-6-15 20:17:30

迷底 发表于 2018-6-14 13:56
欣赏佳作!

谢谢鼓励和赏读!

蚂蚁人生 发表于 2018-6-15 20:19:52

小精豆子 发表于 2018-6-14 14:55
顶一下

谢谢支持和鼓励!

吴柜贞 发表于 2018-6-16 22:12:47

生动的文笔,诙谐幽默的语句,读来身临其境!好文!大赞!

蚂蚁人生 发表于 2018-6-16 22:49:38

吴柜贞 发表于 2018-6-16 22:12
生动的文笔,诙谐幽默的语句,读来身临其境!好文!大赞!

谢谢鼓励和赏读!{:84:}

江边苗寨 发表于 2018-6-20 10:19:38

枇杷

蚂蚁人生 发表于 2018-6-20 22:08:33

江边苗寨 发表于 2018-6-20 10:19
枇杷

谢谢光临!祝好!{:84:}

alonglee 发表于 2018-7-10 15:32:55

文字读起来很享受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时光陈列馆》丨【乡土文学】乡土记忆之八: 枇杷黄时忆“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