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今1 发表于 2018-6-14 10:12:21

时光陈列馆丨年味:永久的记忆

本帖最后由 唐寡白 于 2018-6-15 10:30 编辑

      
   年味:永久的记忆


   虽然学校接到教育局通知提前放了寒假,但我还是觉得二零一八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有些突兀,一夜之间像是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白茫茫、冷簌簌、滑溜溜……好一个清纯寂静的童话世界,用“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

    放寒假历来为师生们期待,因为寒假就是为春节安排的,也就是说,放寒假就是为了过年,所以一般放寒假后,年味就随着过年的话题姗姗而来。

    不过今年好像有些反常,可能与这场百年难遇的大雪有关吧。

    天寒地冻,微信简直成了老师们联系的唯一方式。一连几天,学校群里都是相互问候、提醒、关心的话题,网络世界里的温暖仿佛抵消了许多现实世界的寒冷,有时即使夜深人静,老师们聊兴仍然不减,既有阳春白雪般的高雅和唱,也有下里巴人式的俏皮调侃,间或还用红包掀起一波高潮,内容涉及不可谓不广,却几乎没有过年的话题,更别说年味,好像年味也被寒雪冰封起来了。

    然而,过年的话题却被一则小广告聊发,甚至可以说,是把老师们过年的激情催发出来。



(打糍粑。摄影 朱世俊)

    广告是学校年轻的小邓老师发的,内容也简单,就是推销自家的糍粑。

    卖糍粑?这有什么稀奇的?

    的确如此,因为现在南方城里随处都有卖糍粑的,所以开始除了一、两个老师发言问价,几乎就冷场了。后来一位老师问是不是手打的?小邓倒是很会做生意,他并没直接回答,而是发来了自己与家人打糍粑的现场视频。

   
这下不得了,正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群里顿时炸开了锅,发言者络绎不绝,连那些“千年潜水的老妖怪”也纷纷冒头,个个疯狂订购,唯恐落下而错失良机,而过年的话题也就此拉开,一发不可收!

    扑面而来的年味,似乎比这场大雪还来得突然,叫人猝不及防。

    我反复看着打糍粑的视频,说不出的兴奋激动,没错,这就是年味啊!

    醇香、绵厚、悠长!

    童年时代,虽然口粮短缺,但每到年关,妈妈都会千方百计攒下或借来几升糯米,为的是每年一度族人约定俗成的 “打糍粑”。打糍粑虽然是小范围,但在我的记忆里,似乎比年底集体杀猪分肉带来的渴望感和兴奋劲还要强烈。

    打糍粑一般都是在比较宽敞的“大户人家”进行,那天晚饭吃的很早,妈妈怀揣着泡了快一整天的糯米去相约点,我们兄妹几个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进入打糍粑的院子后,蒸饭锅已经烧上火,时不时传来柴火噼啪的炸裂声,第一户糯米饭马上就要开锅,蒸汽弥漫,院子里又暖又香,大人小孩都是一脸陶醉,欢声笑语不断。

    由于分工有序,一般等前一家的糍粑做好,稍作休息,后一家的糯米饭即告蒸熟,然后将热气腾腾的糯米饭倒进碓臼(方言“碓盔”),两个年轻的后生抡起木头做成的锤子,交替砸向碓臼里的糯米饭。

    每一捶落下,都伴随着一声振奋人心的“嗨------”!几乎同时,我们一群结队跑圈的小鬼,借着“嗨”的余音势头“哇---哇----”的尖叫,肆意撒娇,常常不知谁冷不防甩出一响鞭炮,给喧哗的场面添加一些意外笑料。

    平时严苛的大人们此时表现得出奇的宽容,不仅不制止,反而极力纵容我们追赶打闹,这就如同结婚闹洞房一样,闹得越厉害,对方越喜欢,因为这意味着此家人气兴旺,象征着日子红红火火,可以看成是另一种形式的祝福!

    打糍粑纯粹是体力活,主要是由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当锤手,基本上就是两、三家的几个后生轮番上场。乡人思想淳朴,何况还是年关,出人出力的户主不以为亏,反以为荣,私心也许有一点,那就是抡棰的后生可以随时吃适当的糯米饭。

    现在的孩子听了绝对是一屑不顾,可那时却是让我们羡慕得要死的特权,曾几度梦想自己快快长大,毫无争议的充当打糍粑的锤手,理直气壮的吃香喷喷的糯米饭……

    省略的意思是我当时那点想法比较模糊,算是朦胧的情思吧。

    每每此时,都有几个穿着过年新衣的姑娘在一旁窃窃私语,时不时乜眼锤手,抡锤的后生都使出浑身解数,卖力的在姑娘们面前表现,过后,我们几个小鬼头常常悄悄议论:哪个对哪个有意思。

    不过,我们也有侥幸尝鲜的机会,那就是打糍粑的锤手休息的时候,我们就蜂拥上前,扣取碓臼里面和木锤上面残留的已经被打碎的糯米饭吃,乡人称作“半粑粑”,有“半成品”的意思。

    每每这时,家长们都会呵斥自家的孩子,但我们都明白此时大人们绝不会动真格的,所以任凭大人责骂还是争先恐后上前抢零碎的半粑粑吃。我记得自己很少像其他伙伴那样肆无忌惮冲上前的,原因就是爸妈之前的反复禁止警告,爸爸禁止我们是缘于他党支书的身份,他不想别人议论他“以权谋私”!妈妈禁止我们是因为我们家里穷,糯米饭所占的比例最少,因为份量多打的次数就多,自然“奉献”的半粑粑就多,妈妈不想别人议论她占便宜。

    因此抢半粑粑时,我们兄妹都乖乖的站在一边。有那么几次,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奋不顾身冲了上去,也许真碍于我爸爸的支书身份,比我个头大的孩子都有意让着我,因此我每次都抢的最多,出尽风头,代价是被爸妈打骂一番,当然这是在过年之后。

    半粑粑在两个小伙子齐声吆喝中用木锤绞着快速送到案板上,负责做粑粑的也是公认的熟手,是个技术活,男人们就靠边站了,女人们会根据送来的半粑粑的粘性、温度、数量快速的做成大小不一的成品糍粑。

   
    因为我家的糯米数量最少,所以就被做成了一个大糍粑,我望着别人家做成的一堆堆印上了各种花的小糍粑,好想上去摸摸,却又不敢,直到妈妈再三催促回家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

    到家后,妈妈小心翼翼将这块糍粑放进水里,脸上始终挂着微笑,而我们兄妹几个,也咽着口水静静看着妈妈做完这一切,最后妈妈说:“莫急,就要过年啦,等过年让你们吃改(方言:“吃够”的意思)!”

    过年前夜,姑妈因为差年货来向我家求助,爸爸和妈妈商量后,将家里唯一的那快糍粑切下一半送给了姑妈,年饭后,妈妈又切下一半作为待客用,余下的和着青菜煮了一锅,均匀的分给我们几兄妹,啧啧,那个香味啊,足可以回味一年了!

    长大工作后,就很少能品到儿时的糍粑味了,尤其是安家县城后,吃的糍粑大多是机器做的,一点也没有糯米应有的醇香与柔和,仿佛不是糯米做的,而家乡不知何时丢掉了打糍粑的传统,于是,那代表着年味的独特糍粑离我越来越远,以至于到了过年近乎麻木的程度。

    手工打的糍粑,黏味香味都是那么原始真切,令人回味无穷,如同品尝一瓶陈年美酒,远非机器糍粑所比。究其原因,除了祖传严谨、细腻的工序,应该还在于人工打糍粑时衍生出的那些欢乐气氛、那些真诚祝福、那些善良情意吧。

    年后,老师们仍然续购小邓老师的糍粑,以至于货源几度中断,却让年味愈来愈浓。感叹之余,我想肯定有更多的人像我一样,品尝的不仅仅是手工糍粑独特的韵味,更是品味的某种情绪,就像糯米糍粑的细腻粘稠,丝丝缠绕,依依不舍。那是对过往岁月深情的追忆,是对家乡故人无限的眷念,是对淳朴民风热烈的呼唤,是对未来前程美好的祝福!


    这就是年味!

    独一无二的中国春节味!

    烙在华夏儿女心灵深处的永久记忆!

   


红色拍客 发表于 2018-6-14 11:21:38

特殊的劳动感受!

红色拍客 发表于 2018-6-14 11:21:46

特殊的劳动感受!

骏马驰城 发表于 2018-6-14 11:58:04


唐寡白 发表于 2018-6-14 19:24:26

年味在作者笔端萦绕,我似乎又感觉到了年味,欣赏佳作,建议精华!

曾今1 发表于 2018-6-15 16:07:39

红色拍客 发表于 2018-6-14 11:21
特殊的劳动感受!

谢谢阅读。

曾今1 发表于 2018-6-15 16:09:16

骏马驰城 发表于 2018-6-14 11:58


谢谢,端午节安康!

曾今1 发表于 2018-6-15 16:11:25

唐寡白 发表于 2018-6-14 19:24
年味在作者笔端萦绕,我似乎又感觉到了年味,欣赏佳作,建议精华!

多谢抬爱,握手致敬!

柳暗花明a 发表于 2018-6-16 09:48:30

手工打糍粑的欢乐场景,是中国特色的年味,但这份可以回味一年的醇香已成了永久的记忆,以至于现在的过年是近乎麻木的感觉。作品对时代的忧虑,对家乡的眷念,对真情的呼唤,对未来的祝福,家国情怀,跃然纸上,是篇紧贴生活的好文章!

曾今1 发表于 2018-6-18 12:50:00

柳暗花明a 发表于 2018-6-16 09:48
手工打糍粑的欢乐场景,是中国特色的年味,但这份可以回味一年的醇香已成了永久的记忆,以至于现在的过年是 ...

谢谢您阅读支持,更欣赏您的精彩评论!遥握!

何首乌VS杜仲 发表于 2018-8-18 06:41:02

这样的文字,让阅读者心生温暖,回忆起很多温馨的画面,引起强烈的共鸣......
谢谢!

曾今1 发表于 2018-8-30 16:20:34

何首乌VS杜仲 发表于 2018-8-18 06:41
这样的文字,让阅读者心生温暖,回忆起很多温馨的画面,引起强烈的共鸣......
谢谢!

谢谢阅读,握手!

纳兰若容 发表于 2018-8-30 18:21:38

欣赏老师佳作!

曾今1 发表于 2018-9-13 11:38:29

纳兰若容 发表于 2018-8-30 18:21
欣赏老师佳作!

谢谢阅读,握手。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时光陈列馆丨年味:永久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