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胜 发表于 2018-6-17 18:50:03

斗狼

(一)

晚霞渲染着黄昏,仿佛是在天边燃起的一道火。这道火渐渐地西下,最后彻底被夜幕笼罩。猎人索玛披着夜色从山上狩猎回来,他路过了一道山岗。山岗两边都是高高悬起像墙一样的山壁,仿佛是在山间凿开的一道门。这是通往大山的必由之路,当然也是通往山下的必由之路。猎人索玛小心翼翼地挪着脚步,似乎每一步都是那样的艰难。



突然,在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狼的吠啸声。猎人索玛的心陡然一紧,因为在与狼群的搏击中,他也已经受了伤。猎人索玛早已暗下决心,一定要清理掉这座山上的狼,否则这就是个祸患。因为狼时常袭扰山下的村民。曾经的索玛也不是猎人,但自从索玛的孩子被狼叼走后,猎人索玛的心就彻底变了,变得冷血而又无比痛恨于狼。



猎人索玛小心翼翼地朝着四周望去,出于对狼的熟悉,他很快就辨别出这是一只正在哺乳的母狼。突然,在不远的丛林里传来了一阵阵树叶“莎!莎!莎!”地抖动声。猎人索玛立即拿起猎枪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射去。“啪!”“啪!”两声枪响如雷贯耳,仿佛射出去的是长着眼睛的猎鹰,当场命中了这只母狼。



其实,母狼早已经受伤,当它听到枪响,也是吓得左逃右窜。母狼是慈意的,当它见到猎人的时候,它最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孩子。母狼想要来到自己孩子的身边,保护它们。可是,猎人射击的方向正是小狼的方向。因为那树叶“莎!莎!莎!”的声音,正是小狼在狼窝中不小心弄出来的。结果,猎人索玛却无意击中了拥向自己孩子的母狼。



母狼死了,是伴随着两声枪响而翁然倒下。猎人索玛觉得母狼死有余辜,当他想到自己的孩子被狼叼走的刹那,一丝丝冰冷的笑意在他嘴角处扩散开来。“啊!哈!我终于又杀死了一只狼!”猎人索玛擦了擦枪管,他觉得实在太过瘾了。杀狼也许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快事。



这时,从母狼的身后传来了一阵阵嘤嘤索索的声音,显然是那些小狼。小狼还在哺乳期,对于母亲的死,它们还不知道哀伤,只知道肚子饿了要奶吃。猎人索玛扫视了眼这群小狼,他想立即结束这些小东西的生命。可是,猎人索玛又平静地想了想,觉得这些小狼还没有长成,如果将它们养大,是不是就会像狗一样对主人无比忠诚。听说狗的祖先就是狼耶!于是,猎人索玛决定得留下一只,来对付狼。狼咬狼,比自己杀狼还要过瘾。狼自相残杀的场面一定很血腥,想到这,猎人索玛得意的笑了。



猎人索玛抱起其中的一只稍微壮硕的小狼,剩下的小狼都被他了结了生命。就这样,猎人索玛将这只小狼养成了一只大狼,也果不出所料,这只狼对猎人索玛也是格外的忠诚。日子一天天过去,由于这只狼对猎人索玛格外的忠诚,所以他对它也完全没有了他对狼的那股深入骨髓的恨意。



猎人索玛给这只狼随便起了一个名字“拉拉”。猎人索玛觉得给这只狼起什么名字都行。因为他对这只狼依然有着些许的仇恨。虽然这只狼对猎人索玛无比的忠诚,但猎人还是觉得这是一只狼,是一只叼走自己孩子的同类。


(二)



这一天,猎人索玛带着拉拉来到了山上,拉拉也像猎狗一样在前面探路。拉拉凭借着灵敏的嗅觉,嗅探着周围,就像侦察兵一样。拉拉一直朝着前方走去,猎人索玛也跟着朝着前方走去。走了一段距离后,拉拉却突然停下脚步,它将头掉了过来,望了望身后的猎人索玛,就像在望远方身处险境的亲人。然后,拉拉便开始拼命地叫唤着。“嗷呜!嗷呜!”拉拉昂着头,不停地在地上转着圈,凭借直觉猎人索玛意识到一定是遇到了危险,否则拉拉是不会主动停下脚步的。于是,猎人索玛立即拿起猎枪,严防着周围,生怕会有狼突袭。



可是,猎人索玛还是失算了,在他身后的树上正有一个全身长着毛发像野人一样赤裸着的男童。男童一下子从树上跃了下来,扑到猎人索玛的身上,像狼一样张嘴就朝着猎人索玛的脖子咬去。猎人索玛的脖子被男童狠狠地咬着,拉拉见状立即猛扑了上来,也狠狠地朝着男童的脖子咬去。猎人想要阻止,可是已经晚了。因为男童的脖子处已被拉拉撕开了一道很大的口子,鲜血不停地流着。这时,男童咬着猎人索玛的嘴,也渐渐地松了下来。因为他已经死了。



猎人索玛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男童,他越看越是觉得很熟悉。这时,猎人索玛将男童的尸体翻了过来,他终于惊住了。因为男童的背上正有一个胎记,这个胎记也正是和自己被狼叼走的孩子一模一样。猎人索玛终于知道了原来这个男童正是自己失踪的孩子。猎人索玛高昂着头,他大声地哭喊道:“老天啊!老天!你为何要这样对我!为何要这样对我!”泪水也紧跟着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猎人索玛无比地悲痛,这时他又看了看远处的拉拉。拉拉还在原地闲散地踱着步子,它好像还觉得自己立了功。然而,猎人索玛的怒火已经盖过了一切,他端起枪立即朝着拉拉的方向瞄来。



拉拉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非常的危险,也还以为猎人索玛是在和它玩耍,它甩弄着尾巴,口中发出调皮似的声音。然而,猎人索玛已经将手放在了扳机上,突然拉拉使劲地狂吠了起来。猎人索玛还以为拉拉是要反抗,所以他更加想要杀死这只可恶的狼。就在猎人索玛快要扣动扳机的时候,一只母狼从他的背后袭击了过来。母狼一下子将猎人索玛扑倒在地,猎人索玛也使劲地抗争着。可是,人终究不是狼的对手,母狼迅速张开嚎啕大口朝着猎人索玛的脖子靠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拉拉也迅速扑了上来。拉拉和这只母狼扭打在一起,而猎人索玛却趁着两只狼打斗的刹那,从中滚了出来。



猎人索玛立即拿起跌落在一旁的猎枪,瞄准了这只母狼。“啪!”母狼应声而倒,猎人索玛也深深舒展了一口气,他再次看了眼伤痕累累的拉拉,终于再也无心要杀死它了。但猎人索玛也不会将拉拉留在身边,因为它毕竟是杀死自己孩子的仇人。为了赶走拉拉,猎人假装朝着拉拉射击。看到猎人索玛用枪射向自己,拉拉也是吓得左蹦右跳。迫不得已,拉拉只好离开了猎人索玛。但在它的眼睛里却流下了两行淡淡的清泪。拉拉一直朝着大山中跑,自此它便成了一只真正的狼。



猎人索玛为自己的孩子报仇,反而却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他伤透了心。从这以后,猎人索玛便再也不上山杀狼了,而是老老实实地做起了农民,做一个规矩的庄家汉。


(三)



拉拉来到了山上,由于它是一只外来狼,所以很受排挤。但如今的狼群在猎人索玛的多年捕杀下,已经没有了一个壮丁,也都是一些妇孺老幼蹲守狼窝的弱狼。这时,一只稍微壮硕的母狼扑向了拉拉,但拉拉毕竟是一只壮年的公狼。所以,这只母狼根本不是拉拉的对手。拉拉一口咬住了这只母狼的后腿,这只母狼也像被捕食的猎物般拼命地挣扎着。拉拉也不想伤害这只母狼,因为如今的它已是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狼,它也需要一个安身的窝草。其实,这只母狼就是狼群的首领,如今它被打败,所以拉拉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狼群的新首领。



拉拉毕竟是一只壮年的公狼,又时常跟着猎人索玛狩猎。所以,它对捕猎的技能很有一套。这一天,拉拉带着狼群在山中围捕着一只赤毛兔。赤毛兔很狡猾,它一路朝着山下奔去。狼群也只好跟着朝着山下奔去。山下是人类的栖息地,一旦涉入,狼群是很危险的。可是,赤毛兔越跑越快,所以狼群也只好穷追不舍,经过不断地围追堵截,狼群终于离赤毛兔越来越近了。就在快要追上赤毛兔的时候,一只老虎却突然挡在了狼群的前面。狼群先是统统一愣,不过随后便又追了上去。可是,赤毛兔却早已趁机跃进了山下的一道山沟里,消失不见了。



老虎一直朝着山下奔去,因为山下的田地里正有一个在农耕的人类。人类抖弄着手中的锄头,突然森林里的草丛发出了“莎莎莎!”的声音。人类先是抬头望了望,不过随后却彻底惊住了。因为这个声音正是一只老虎弄出来的。人类立即扔掉手中的锄头拔腿就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老虎一下子将人类扑倒在地,人类彻底绝望了。就在这紧要关头,丛林里的狼群却也飞速扑向了老虎。两三只狼聚在老虎的身上,疯狂的撕咬着。人类慌慌张张地从老虎的身子底下挣扎了出来。原来,他就是曾经的猎人索玛。可是,这些狼都是些弱狼,不是老虎的对手。经过两三个回合,它们便都逃之夭夭了,唯独拉拉在和老虎奋死相抗。


老虎在被群狼的围攻中已经受了伤,但这点伤对于它而言是不值一提的。拉拉扑向了老虎,就像蛾子扑向了火焰。但拉拉始终不愿放弃,因为它要解救猎人索玛,所以它一直都在苦苦强撑着。拉拉先是张开大嘴朝着老虎的后腿咬去,但老虎却轻易地避开了。拉拉又张开大嘴朝着老虎的前爪咬去,但这一次老虎还是轻易地避开了。老虎更加愤怒了,它迅速张开嚎啕大口,朝着拉拉的脖子咬去,拉拉避之不及,被老虎咬了个正着,血不停地流着,拉拉微闭着双眼,老虎也在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猎人索玛意识到不妙,想要迅速地逃离,他立即调转过身子,朝着山下的村庄跑去。但老虎怎会让他轻易逃走,它腾了腾后爪,麻利地朝着猎人索玛的方向扑过去。然而,就在这时,处于半晕状态的拉拉却一口咬住了老虎的后腿。拉拉使尽全身的力气,不论老虎怎样摇摆,怎样挣脱,它都不愿松开。猎人索玛意识到了机会,他迅速拿起旁边的锄头,立即朝着老虎的头砸去。锄头本就锋利,经过几次砍砸,老虎终于被砸死。老虎死了,然而拉拉却也倒在了血泊中。


猎人索玛的眼睛早已经湿润了,他望了望倒在血泊中的拉拉,终于觉得它也是自己最亲密的孩子。猎人索玛将拉拉捧在怀里,他大声地哭喊着拉拉的名字。可是,拉拉紧闭的双眼,就像凝固了般,再也没有睁开。因为拉拉已经死了,是为了拯救猎人索玛而死去的。猎人索玛将拉拉安葬在了拉拉父母兄弟死去的地方。因为他觉得这里才是拉拉的家。猎人索玛终于后悔了,因为是他杀死了拉拉的亲狼,杀死了那些无辜的狼。每年春天,猎人索玛也都会来到拉拉的坟前忏悔。

沙漠驼铃 发表于 2018-6-17 21:14:19

极好的寓言式小说。不管是人类还是动物,爱和母性是情感的归宿和温床,然而因为仇恨,我们会受到伤害,这种伤害很可能来自于自己最亲最需要的人。拉拉……一只狼被猎人留下,只为做一个报仇的工具;猎人的孩子,一定是狼因母爱而留下的,结果伤了拉拉。根本原因是都不是真正的爱和母性,只有真正的爱和母性,才是人类走出绝境的希望。语言文字还有待提炼,以增加其张力和韵味,建议加精!

柳暗花明a 发表于 2018-6-17 21:24:22

左右和摧毀猎人索玛一生命运的不是一群凶恶的狼,而是他骨子里的自私,狭隘,偏激,是复仇的烈火燃尽了他健硕的生命。这也是人类身上共有的不治之病,以至于人类历史中经常发生争强好胜,杀戮不断,见利忘义,骨肉相残的悲剧。欣赏好文章!

唐寡白 发表于 2018-6-17 21:29:39

欣赏佳作。

稻村渔夫 发表于 2018-6-17 22:34:55

仇恨源于爱,爱是仇恨的根源,爱恨情仇,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缘。

彭银华 发表于 2018-6-18 09:44:57

自私,陕溢,偏激是悲剧的根源。


许照宇 发表于 2018-6-18 19:46:46

欣赏佳作!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斗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