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727|回复: 75

[原创中长篇] 禁情河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7-12-20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稻村渔夫 于 2017-12-20 21:17 编辑




     又到了春天了,很快又是姹紫嫣红的季节,我坐在家里,偶尔的翻看那些老照片,看到那些人,想起了我的老家,想起了那些我不愿意回忆却深藏在记忆里的东西,曾经的伤害,曾经的记忆,一点点在我脑海里浮现,特别是那条河,那条记忆中受过诅咒的河,逐渐清晰起来,仿佛就在眼前。
      我出生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出生只是一个意外,父亲是一个小厂的工人,母亲就在小山村教书,我在我哥哥二十多岁后意外的来到这个世界,我的到来,固然给父母带来惊喜,随后而来的却是灾难。因为父母都不愿意舍弃我,首先,母亲丢弃了工作,而后父亲也因为计划生育被开除了,家里瞬间失去了经济来源。
      那时后计划生育还株连,刚参加工作的哥哥怨父母再生育,也不来往了,父亲被迫下海经商,不过很快做得风生水起,家里率先在山村里建起了小洋楼,父亲说是我给他带来的运气,自此对我很好。
      母亲死的时候是八五年,我读三年级,记得十岁还是十一岁,母亲因为生我,家里条件不好,身体每况愈下,几年下来,人老了很多,母亲本来比父亲大,由于生病,看上去比父亲老很多。
      母亲病后,父亲由于生意才上轨道,很少回家,就算回家,也是来去匆匆,对母亲很少关心,等病重了,更难见到父亲,他开的是餐馆,店里很忙,就算回家也是教我怎么做饭做菜,怎么洗衣服做饭,照顾母亲的重担便落在我的肩上。
      因为父亲的不归,母亲郁郁寡欢,身体每况愈下,记得她快去世的那一个月,总叫我在她床边,摸我头说:“遥遥,妈妈快不行了!可是妈妈放心不下你啊,你爸爸很少回来,你自己要照顾自己,你自己还是个小孩子啊!”
      我那时不懂得安慰母亲,只是喊着妈妈,默默垂泪,有时候不免恨父亲,恨他对母亲的冷漠,恨他很少回家,可是恨归恨,每天盼望的,还是他的归来。
      我每天总是做好早饭去上学,中午又赶回来做饭给母亲和自己吃,放学后便洗衣服打扫卫生,洗衣服还好,有洗衣机,母亲勉强起来帮我,我总是不让她起来,她便痴痴的看着我,眼睛都不眨。
      医生来打针,要母亲去医院,母亲不去,后来我才慢慢明白,那时父亲已经变心,母亲察觉到了,对人生了无生趣,只是舍不得我,整天以泪洗面。
      母亲走的那天,把我叫到床头,看住我说:“遥遥啊!妈妈要走了,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但没照顾好你,还要你照顾了妈妈几个月,可怜的孩子,妈妈走后,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以后如果爸爸找了新妈妈,你要保护好自己,妈妈不放心你啊!崽,妈妈真的舍不得你。”
      母亲说这些的时候,哭得很伤心,她奄奄一息,只是不舍。
      我哭喊着妈妈,哭得声嘶力竭,可是她还是走了,走的时候没有喊父亲的名字,我后来才明白,她对父亲已经绝望了,母亲是一个聪明的女子,她那样不放心我也预知我人生必定苦难重重,父亲是抵岳父职进的厂,他辜负了岳父,也辜负了母亲,但那时我是不明白的,不明白父亲的背叛,不明白母亲的痛苦,记得那时,我六神无主,还是村里一个叔叔骑单车找回我的父亲。
      母亲的死,对父亲来说是一种解脱,他给母亲风光大葬,那种排场,多少年后村里都拿出来说的,但对我没有一点意义,我那时只是哭,哭得嗓子失声了,哭得村里人个个垂泪,可是再哭,也哭不回我的母亲,我久久的跪在坟前,还是父亲把我硬抱回家的。
      父亲在家呆了三天就说要回市里,他在村里找个女人来照顾我起居,我执意不肯,母亲在世的时候我都能照顾得很好,更何况现在我一个人。
      父亲见我固执,也拿我没办法,只好说:“你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一有空就回来看你,店里太忙了,我也没办法。”
      我说:“爸爸你去吧,记得有空就回来看我,我没事的。”
      爸爸摸摸我的头,开车走了。
      我一放学,便会去山上母亲坟前坐一阵子,就像母亲生前,我会把学校发生的事情告诉她,然后回家做作业,自己做饭吃了,看阵子小说便睡觉,那时,我最大的娱乐就是看小说,童年的时候乡下娱乐少,孩子们晚上都要在户外玩一阵子,我一直有阅读的习惯,很少去玩,更愿意呆在家里。
      日子,就这样打发着。以后的命运,谁又知道呢?


发表于 2017-12-20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2-20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2-20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排 于 2017-12-20 20:36 编辑

他给母亲风光大藏,___葬?

还是村里一个叔叔骑单车找回我的父亲。---与后来父亲开车走了,好象有点不符。


精彩简略的叙述,交待出我的出生、父亲母亲紧张的关系来龙去脉,父亲下海的原因、母亲去世后我的命运将会如何呢?。详略得当,起伏有致。
发表于 2017-12-20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我最大的娱乐就是看小说,童年的时候乡下娱乐少,孩子们晚上都要在户外玩一阵子,我一直有阅读的习惯,很少去玩,更愿意呆在家里。
发表于 2017-12-20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2-20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排 发表于 2017-12-20 20:31
他给母亲风光大藏,___葬?

还是村里一个叔叔骑单车找回我的父亲。---与后来父亲开车走了,好象有点不符 ...

谢谢老师的点评和指点,已经改过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彭银华 发表于 2017-12-20 20:57
那时,我最大的娱乐就是看小说,童年的时候乡下娱乐少,孩子们晚上都要在户外玩一阵子,我一直有阅读的习惯 ...

谢谢老师的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记得那天星期六,下午没课,放学之后,我去母亲坟头坐了很久,和她说说话,没有再哭,慢慢也习惯了母亲的不在。
      黄昏的时候我才回家,到家后,我就在客厅做作业,突然听到外面汽车响,我知道是父亲回来了,我很兴奋,忙跑了出去,父亲车才停稳,我以来到车前,但我看向车里时,一下呆住了,车子里不止父亲一人,而是两个,跟他回来的是一个女人,大约二十多岁,很漂亮,父亲看上去也不老,但那年他已经四十七了。
      父亲十九岁和下乡的母亲相恋,虚报年龄结了婚,生了哥哥之后顶替外公进厂,如今哥哥也成家立业,有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女儿。
      父亲看上去很年轻,沉着,有风度,他有一双深邃的眸子,笑起来像一坛迷人的酒。
      要在平时,我必定扑入他的怀抱,但现在,我看到他和那女人下了车,十指紧扣,我只能怯怯的喊你一声爸爸。
      父亲对女人说:“夏裙,这是我儿子,怎么样,可爱吧!他不但可爱,还很聪明。”
      父亲语气中透着自豪。
      我见父亲一直握着那女人的手,心中酸酸的,母亲去世才多久啊!父亲不怕九泉之下的母亲心寒吗?
      父亲还在说:“说来我这个儿子,下厨的手艺比我还好,儿子,快叫阿姨。”
      我冷冷的喊了一声阿姨,那女人过来,摸摸我的头说:“好乖,这是阿姨送给你的礼物。”
      她递过来的是一支贵重的钢笔。
      父亲说:“快谢谢阿姨。”
      我接过来,冷冷的说了声谢谢。
      父亲对女人说:“夏裙,你进屋看看,熟悉下环境。”
      熟悉,她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熟悉我家,后妈,不可能吧,爸爸都可以做她的父亲了。
      女人进去了,父亲把我拉进楼上我房间,说有事情和我谈,我很紧张,父亲要谈什么,我看着他,他脸上充满笑容,那么迷人的笑,仿佛这个世界全是了爱。
      我迷惑了,糊涂了,难道母亲的死对父亲来说是一种解脱?我小声的问他:“爸爸,有什么事情呀!”
      父亲抱住我,用长满胡子的下巴磨我脸说:“爸爸要结婚了,”
      他声音很小,充满着对未来的渴望和憧憬。
      我惊呆了说:“爸爸,妈妈死了才多久,你怎么能这样。”
      父亲推开我说:“别说你妈妈,我和夏裙相爱已经一年多了,就是因为你妈妈不肯离婚,才拖到如今。”
      父亲眼中充满怨恨,他说:“你妈妈病成那样,还死拖着我不放,我容易吗?夏裙那么年轻漂亮,本来就有男朋友,我好不容易打败情敌,用我的魅力把她夺过来的。”。
      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啊!在自己妻子病重期间,还有心思和人家争风吃醋,抢人家女朋友。
      我只是看着他不说话,但心里对他很失望。
      他继续说:“我们准备年底结婚,你放心,她好相处的,温柔,善良,说这么多你也不懂,反正爸爸跟她结了婚,一切都会好的,比你妈妈在时还好。”
      比妈妈在还好,父亲怎么想的,他只以他的思想为出发点,比母亲在还好,他什么逻辑,有没有为我想过。
      我看到父亲那种态度,我再怎样也回天乏术,但毕竟妈妈尸骨未寒啊!我说:“年底,要不要这么快。”
      父亲哪会管我的情绪,他见我松口,兴奋得像个孩子说:“是农历年底,你答应爸爸了啊!看看,还要哭了,这么大了,羞不羞。”
      他刮了下我的鼻子,兴奋的下了楼,我猛扑倒在床上,咬住被子,因为我想大哭,也想大叫宣泄,我却不能喊,我不得不有所顾忌,我知道,就算哭喊也起不了什么作用,父亲是父亲,他永远有他自己的主见,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改变自己,所以我没有反抗,就算反抗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我等到那种想哭的冲动过去后,坐在窗前,呆呆的望着窗外,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完全一片黑暗,就像我现在的心情,我问自己,光明会来吗?窗外呼呼的北风像在回答我,声音是那么凄凉,那么哀伤。
      我在心里跟妈妈说,妈妈,爸爸要结婚了,原来你早就知道,我以后的日子不会一帆风顺,妈妈,你为什么要丢下我,为什么不陪我走下去,你带我来到这个世界,你却早早的走了,留下我,我该怎么办啊!妈妈。
      我很久以后才明白,母亲不是绝症,却为何早早离开我,原来是父亲外面有人了。母亲是知青,下放到农村后,便在学校教书,她比父亲大,要不是父亲执着的追求,她不可能嫁给父亲,她还把自己进城的机会让给父亲,让他顶了岳父退休后的公职,她哪里想得到父亲会见异思迁,还在她生病的时候逼她离婚,她从失望到绝望,没了生存的意志,所以就这样走了,但又放不下年幼的儿子,含恨离开了这个除了儿子,再无留恋的世界。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1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女人的目的

      我就呆呆的坐在窗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听到楼下父亲喊我吃饭,我如同惊醒般站起来,擦干眼泪,慢慢的下楼。刚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夏裙和父亲搂在一起,嘴唇紧紧的贴住对方的嘴唇,我转过身不看,满脸通红。
     父亲看见我,忙和她分开,对我说:“儿子啊,快来吃饭,今天爸爸开心,多做了几个菜,看看爸爸对你多好。”
     父亲和夏裙坐了下来,我走下去,坐到桌旁,心想:对我好,恐怕不是。我心里这样想,再好的饭菜自然如同嚼蜡,哪里吃得味道出来,只是往肚里填而已。
    父亲还夹菜给我问我味道如何,我只是应付说好,我看了看夏裙,她确实很美,我弄不懂她怎么会嫁给父亲,父亲虽然成熟有魅力,但毕竟年龄比她大很多,要是现在,倒不算什么,但那个年代,他们在一起就很突兀,难道是因为父亲有钱,我不相信,不相信这么漂亮的女孩会为了钱嫁给一个可以做她父亲的男人,可不是为了钱又是为了什么,爱情?真不像。
     父亲和夏裙小声嘀咕,他突然问我:“遥遥,你在发什么呆啊!”
     我如同惊醒说:“没什么。”说完就低头吃饭。
     吃完饭,等我收拾了碗筷,然后叫我坐下,父亲对我说:“遥遥,爸爸还有事要去市里,今晚阿姨陪你。”
      我看着父亲,哀求的说:“爸爸,能不能不要去,我有很多话和你说,你陪我睡好不好?”
     父亲冷冷的说:“有阿姨陪你,一样的。”
     我想,那怎么会一样呢,我说:“可是,我有好多天没和你在一起了,妈妈去世这么久你才回家,我很想你。”
     父亲沉下脸,眼里如同一潭冷水说:“我不是说有事吗?你是不是不听我话啊!”
    他说完,转过头来,温柔的看着夏裙说:“跟我儿子好好聊聊,帮我照顾一下好吗?”
     夏裙看看我,笑笑说:“好的,我挺喜欢男孩子的,你儿子看上去又很乖,我们不要你担心的。”
     父亲说:“那你们聊聊,我走了。”
     夏裙却搂住父亲索吻,父亲还想说什么,夏裙一下堵住她嘴,我本想送父亲出去,看见那样,很生气,便忙上了楼,进了卧室,开始写今天的日记。我写下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没写完,有人敲门,我知道是夏裙,皱了皱眉,还是起身开了门。
     她走进来坐下,我走到桌旁,收好日记,便背对着她坐下,也不理她。她也不在意,对我说:“遥遥,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嫁给你爸爸吗?”
    我还是没有理她,想着她无非说怎么怎么喜欢我父亲,没想到她说出来的话让我震惊,她说:“你不要以为我喜欢你爸爸,我只不过看上你爸爸有钱,我喜欢的是钱。”
     她的声音很冷也让我震惊,原来她真的为了钱吗?但我不愿意相信是这样子,我宁愿相信她是喜欢我父亲。
    我转过身对她说:“我爸爸是个好人,见了他的人都喜欢他,他善良,有爱心,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所以你不是为了钱,你是喜欢我爸爸,对不对?”
     夏裙冷笑着说:“世上任何男人都比你爸爸好,你爸爸卑鄙无耻,是披着羊皮的狼,我怎么会喜欢他。”
    我听她这样说爸爸,很生气,大叫:“不准你这样说我爸爸。”
      夏裙狂笑说:“我骂他,哈哈……,他是好人,你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你很快就会看到,你爸爸为了我会怎么折磨你,怎么把你赶走,等他赶走了你,我再慢慢报复他,以后,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的”。
      我害怕了说:“夏阿姨,你说的不是真的,你别和我开玩笑好不好,你别这个样子,你这个样子我很害怕。”
      夏裙冷笑说:“开玩笑,你知道你妈妈怎么死的吗?还不是因为我逼你爸爸离婚,要不是你爸爸逼她离婚,她怎么会死得那么快”。
     我拼命摇头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妈妈是生病死的,不是这样的。”
     夏裙说:“还不信,呵呵,小孩子真是天真,放心,很快你就会知道你爸爸到底怎样了,我会在你爸爸面前对你好,我不会对付你,我要让你爸爸对付你。”
      我指着她说:“你,你这个女人真坏。”
      她冷笑说:“比起你爸爸,我不算什么,再说,我不坏,怎么可能把你家的钱弄到手。”
     我说:“你不要太得意,我会告诉爸爸你是个坏女人。”
      夏裙狂笑:“哈哈,你说去,看你爸爸相不相信你,你很爱你爸爸是吧,你放心,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对你爸爸恨之入骨。”
      我害怕了,这个女人恐怖到不是我能想像的,我大叫:“你放心,我永远不会恨爸爸,我只会恨你这个坏女人,你出去,出去,出去,我恨你,不想见到你。”
      夏裙走了出去,我瘫软在地上,想起这女人的恐怖,我半天都不能动,我想,我一定要告诉父亲这个女人有多坏,一定要告诉父亲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2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风云起

      早晨起来,外面已经有很厚的积雪,大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树枝都光溜溜的,几只麻将,卷缩在电线上没有一点生气,四野一片苍白,一片萧瑟。
    看见外面的车子,我知道父亲昨晚回来了,我起得很早,想找机会和父亲谈谈。
     我下了楼,走到父亲房前,见门锁上了,我拿出锁匙,打开门,往床上看,惊得心跳加速,满脸通红。
     父亲没穿衣服,被子丢在一边,他身下躺着夏裙,我从房里走出来,打开大门,向茫茫雪海跑了出去。
      还在下雪,天很暗,仿佛在向下压,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靠在村前的大樟树上,茫然的忘着前方,寒风凛冽,树上掉下来的雪落在脖子里,全然都不觉得冷。
     不知道过了多久,父亲出来找到我说“遥遥,快回家,下这么大雪,快别冻着。”
      我抱住父亲,眼泪汪汪说:“爸爸,我很难过,也很伤心。”
     父亲摸摸我头说:“傻孩子,我要和夏阿姨结婚了,这很正常,以后再也不要冒冒失失的闯进来,要敲门,知道吗?”
     我看着父亲说:“爸爸,你和她结了婚,会不会不喜欢我,会不会不要我了。”
     父亲皱了皱眉头说:“结婚归结婚,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不要你,夏阿姨怕你多心,连孩子都不要,以后你多了个妈妈,只会更加幸福快乐,不要听村里人胡说。”
      阴谋,一切都是夏裙的阴谋,我一定要把真像告诉父亲,不能让他吃亏上当。
      我说:“爸爸今天要上班吗,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
      父亲说:“不用上班,我们先回家,回家吃完饭再说。”
      我和父亲回到家,夏裙坐在客厅沙发里对我笑,那笑容我看了很恐怖,她对我说:“遥遥快进来,你爸爸刚刚做了饭就去找你,快,我们吃饭。”
        想去昨晚和她的交谈,我对她厌恶至极,对她的表演感到恶心,不要说跟她说话,我看都不想看见她,我不理她,也不坐下吃饭。
      已经坐下来的父亲发火了说:“遥遥,你对阿姨怎么这种态度。”
      她在,我怎么吃得下,我软软的对父亲说:“我不想吃饭,你吃完饭到我房里来好吗,我有事情跟你说。”
      夏裙帮我添了饭说:“阿姨帮你添了饭,天气冷,不吃东西不好。”
       我看见她假惺惺的样子就想吐说:“不吃,不吃,我就不吃!”
        说完我便往楼上走,听到夏裙说:“你儿子,少爷脾气好大。”
       父亲说:“吃饭吧,他平时不这样,可能是心情不好的缘故。”
       夏裙说:“是我的到来让他心情不好了,我扰乱了你们父子的平静生活,不过清泉,你放心,我孩子都不要,就是要一心一意对左遥好,我一定能做到的。”
        父亲说:“我们父子能和你一起是一种幸福,我很放心把儿子交给你。”
        我在心里狂叫:爸爸,你不能相信她,不能把我交给她,我一定要戳穿她的阴谋。
       我呆呆的坐在床上,心中有一团燃烧的怒火,我一直没动,直到楼梯响起父亲的脚步声,我抬起头,父亲走了进来。
       父亲坐到我床上,严肃的说:“遥遥,怎么不吃饭,怎么对阿姨那种态度,你这样做很没礼貌。”
      我下了床,去关了房门,又爬到床上,拉住父亲的手才说:“爸爸,你不能和她结婚。”
      父亲说:“你又想干嘛,你昨天答应得好好的,一夜之间又改口,为什么?”
      我说:“我之所以改口是因为我知道她是个坏人,她不是喜欢爸爸,她只是喜欢爸爸的钱。”
      父亲生气了说:“这些是谁教你的,你昨晚还出去了吗?”
      我急得眼泪都出来了说:“我没出去,没谁教我,是她亲口跟我说的,真的,我不骗爸爸。”
     父亲沉痛的说:“左遥,小孩子不要撒谎,阿姨如果是要骗我的钱,怎么会告诉你,你不想和她相处这我明白,也能理解,你这样撒谎,爸爸很失望,我觉得了你变了,变坏了,一定是村里人教坏你了。”
       我急急的说:“不是的,真是她说的,我没骗你,骗你的是她,她是个大骗子,真是她自己说的。”
     我抱住父亲,只想让他明白,父亲想推开我说:“不准你再说阿姨坏话。”
       父亲不相信我,我陷入绝望之中,我一千个一万个不甘心,我语无伦次的说:“爸爸你想想,你年纪这么大了,她比你小那么多,她不是为了钱是为了什么,真是她自己告诉我的”。
       父亲见我说他老,恼羞成怒,推开我说:“你说我老,你说她骗钱是不是,到底是她骗钱还是你怕她骗钱,你小小年纪,心变得这么坏,一定是你妈妈教坏的。”
       父亲说完想走,我抱住他跪下来,泪如泉涌,说:“爸爸,不是因为她,妈妈不会死的是不是,求求你不要说妈妈坏话,妈妈没教我,是那女人自己说的。”
       父亲恼怒的说:“别提你妈妈,别提那个黄脸婆,是我不要她,我讨厌她,我一直讨厌,不是因为阿姨。”
        我不能容忍父亲说母亲坏话,我还想极力挽回,我说:“那女人是妖精,因为她你才讨厌妈妈。”
       我死死抱住想走的爸爸,这是,夏裙进来了,我松口父亲,跑去推她,边推边叫“你这个坏女人,你这个白骨精,你滚。你滚。”
       夏裙被我推,眼泪汪汪忘着父亲说:“清泉,看了我们有缘无分,我还是走,我不想伤害你,更不想伤害孩子。”
     父亲一把抱住夏裙说:“群,你不能走,我不能没有你。”
     夏裙说:“你说,现在这种情况,我能留下来吗?我们还能继续下去吗?”
      我看着父亲搂着夏裙,看着她还在装,我再次去推她,父亲急了,一脚踢向我,不偏不倚,踢在我嘴上,一脚踢了很重,我满嘴流血,吐出了两颗牙齿,倒在地上。
      父亲和夏裙同时蹲下,父亲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遥遥你忍忍,爸爸送你去医院。”
      父亲抱我上了车,交给坐副驾驶上的夏裙,他载着我往医院跑,我在夏裙怀里,还想挣扎,却慢慢失去了意识。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2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2-23 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2-24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4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4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4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传说


       我的反抗并没有效果,我伤好后,因为我经常捉弄夏裙,父亲对我越来越冷淡,也越来越冷漠了。他们的婚礼如期举行,我终于想明白了,我不再抵触夏裙,抵触只能让父亲更讨厌我,但就算这样,我的日子过得很不如意。
       放了寒假,我去看了叶奶奶,叶奶奶说:“孩子,不要埋怨你父亲这样对待你母亲,你父亲的绝情冷漠不是他的原因,是因为这条河,这条受过诅咒的河。”
     于是我想起了叶奶奶和我说的故事,禁情河的故事和她的故事。
       天帝对河神说,你虽和天地同寿,却只有一次姻缘的机会,在某一年里,将有一名仙女贬入凡间,你等她出生长大,就可以娶她,但你千万不能错过,错过了,你会永世单身。
       河神等女孩长大,去女孩家提亲,说明利害关系,父母自然满口答应,但女孩偏偏爱上了一个村里的后生,无论如何不和河神成亲。
      河神说:“我相貌堂堂,远胜后生,与我成亲可以和天地同寿,你为何执意要和他在一起。”
      女孩说:“我和他从小青梅竹马,真心相爱,我们曾对天发誓,我非他不嫁,他非我不娶。”
       河神急了,他不能错过这次机会,因为这是他一生唯一的姻缘,想想以后千千万万年要自己一人度过,那是一件恐怖的事情。既然女孩不肯是因为后生,他便使神通弄走了后生。
      女孩失去了后生,悲痛欲绝,无论河神怎么威逼利诱,她都绝不反悔,知道无力反抗河神,干脆投河自杀。
       于是,河神恼羞成怒,对沿岸百姓下咒说:“我失去的,要让你们世世代代还回来,什么爱情,亲情,都他妈去见鬼去。”
        自从河神诅咒后,传说这里确实有很多痴男怨女投河自尽。
        故事转到了四十年代末,解放军进山来剿匪,叶天在女儿叶嫦娥的劝说下投诚,嫦娥爱上了剿匪连连长熊来福,新婚第二天,部队就要开走,嫦娥和来福说了禁情河的故事,来福发誓说不负嫦娥,如果负心,便死在这条禁情河里。
      来福走后,嫦娥父亲回信说他和来福在一起,再后来说来福转业,再后来,嫦娥的父亲在抗美援朝中牺牲了,再后来,嫦娥失去了来福的消息。
        嫦娥在慢慢的等待中渐渐消磨了所有的意志,父亲死了,来福杳无音讯,三十年的苦苦等待,嫦娥疯了,她最大的快乐就是在河边喝酒,吃一半倒一半,嘴里咒骂着河神,有时流泪有时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嫦娥,我如果负心,便死在这河里。”
        她就这样痴痴的等了三十多年,一直住在临河的那两间破屋里,不肯搬走,她怕来福来了,找不到她。
       村里人很少和她来往,因为她以前是个女土匪,后来又疯了,连小孩都害怕她,不敢来这边玩。
       我之所以来,是父亲要我送酒过来给叶奶奶,和她相处久了,我知道她不是疯子,只是对爱情的执着伤害了她自己。她和我说得最多的就是河神的故事,还有她的来福,在她心里,这二三十年恍如昨日今天,所以,她守着来福的誓言,过着期待的日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997253 second(s), 130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