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932|回复: 30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新解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1-2 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新解

原文: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论语·泰伯篇》8·9)

解读:
孔子说:“老百姓如果懂得怎样去践行仁,就任由他们自由发挥;老百姓如果不懂怎样去践行仁,就告诉他们该怎样去践行仁。”

辨析: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通常有两种断句方式,一种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一种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持第一种断句方式的人很多,程子解读为:“圣人设教,非不欲人家喻而户晓也,然不能使之知,但能使之由之尔。若曰圣人不使民知,则是后世朝四暮三之术也,岂圣人之心乎?”朱熹解读为“民可使之由于是理之当然,而不能使之知其所以然也。”,何晏解读为“百姓能日用而不能知”,邢昺解读为“圣人之道深远,人不易知”。现代人通常解读为“可以使老百姓按执政者教导的方法去做,不能让他们明白为什么要那样做”。

然而这样解读岂不违背了孔子的初衷吗?孔子一生致力于寻道解惑,致力于将自己全部所获毫无隐瞒地教给他人,只因为道的高深莫测连孔子自己也不能全然把握,这才造成他传道而又不能让人明白的假象。以上几位将孔子解释的道当成了道本身,这种误解导致了对“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误读。将“圣人之道”当成毋庸置疑的绝对真理这是后人对孔子的最大曲解。孔子深知“道可道非常道(即恒道)”的真谛,这才说出“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这种话来,后人将孔子的言辞当成不可变易的绝对真理、当成了“恒道”,何其荒谬也!因为每个人表述出来的道不过是对“恒道”的模仿而已,即使天才的模仿之作也不能与原件划等号。

最先持第二种断句方式的是清代的宦懋庸,他解读为“对于民,其可者使其自由之,其所不可者亦使知之”(《论语稽》)。我认为此种解读更切合孔子本意。

践行仁义道德需要具体的手段,“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正是教育民众最好的基本手段,所以如果民众熟悉了这些手段,就应该让他们去自由发挥,如果民众不熟悉这些手段,就应该让他们知道这些手段。


发表于 2018-1-2 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2 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3 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3 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哥巴 发表于 2018-1-2 08:10
这种断句方式和对“可”字的理解颠覆了许多普通人、包括俺以前的认识……

以前的错误认识延续于朱熹,拨乱反正才能贴近孔子真正想要表达的思想。朱熹认为孔子的“道”常人很难理解,所以无需让他们去了解,只需要让他们按自己的理解去做就可以了,其实孔子的“道”(即仁)并不难理解,孔子曾用一个字来概括——恕。

发表于 2018-1-3 10:37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哥巴 发表于 2018-1-2 08:10
这种断句方式和对“可”字的理解颠覆了许多普通人、包括俺以前的认识……

此乃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而已-无需认真-所谓前人一个字造就后人一本书-古人已逝-谁也不知道当时说这话的真实环境和前因后果-所以从此这世上就多了门学问叫解读-
所谓解读不过是因解读人的学问修养思维且围绕自己的价值取向单向对别人观点的一个或许可能但很难接近准确的定义-作为百花齐放-了解就行了-无需当真-需要认真的是公平正义及推动社会文明进步的一些小事-夫子之后多少大家解读-又起到什么作用了?如果夫子理论正确-还至于到今天还在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引进敌对势力先进技术和设备?还至于派那么多领导家属去敌对势力回家卧底?
发表于 2018-1-3 15:4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3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证明,中央集权越强大的时期,民智越弱,中央集权越弱的时期,民智越开。即使是把“可”单独断句出来,还要看这个“可”的解释权在谁手中。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伞 发表于 2018-1-3 10:37
此乃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而已-无需认真-所谓前人一个字造就后人一本书-古人已逝-谁也不知道当时说这话的真 ...

你说“如果夫子理论正确-还至于到今天还在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引进敌对势力先进技术和设备?还至于派那么多领导家属去敌对势力回家卧底?”


要知道历史上的败世是因为董仲舒和朱熹错误解读孔子思想的结果,我们今天的落后则是上世纪全面批孔造成的恶果,而历史上创建领先世界的文明盛世却是因为正确弘扬了孔孟思想。


孔孟的民本思想才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基础,社会公平正义失衡往往是因为民本思想式微的结果。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功夫运输 发表于 2018-1-3 15:41
好深奥的帖,俺下岗工人有些看不懂。呵呵

其实很简单,围绕对《论语》不同的解读,真假儒家的区别一目了然。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百炼成渣 发表于 2018-1-3 16:56
历史证明,中央集权越强大的时期,民智越弱,中央集权越弱的时期,民智越开。即使是把“可”单独断句出来, ...



“历史证明,中央集权越强大的时期,民智越弱,中央集权越弱的时期,民智越开”,这句话我只赞同一半。中央集权与民智并无必然的联系,因为如果中央集权推行的愚民政策,这话便是真理,如果中央集权并非推行愚民政策,这话就不是真理。


仔细分析历史上的败世与盛世我们会发现并非所有的帝王和宰相都在推行愚民政策,正因如此才有明君贤相与昏君愚相之分。对“可”的解释权也正是如此,我们不能对古代的皇帝大臣不加分别地视为同一种人,同样道理对今天的执政者也一样。




发表于 2018-1-4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方发达国家基本都不是中央集权制,这不是说中央集权不好,而是民间力量很难对中央集权进行长期有效的监督和制衡。而良性的民间力量的强弱和“民智”密不可分。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依然站在统治者立场,这个“使”就是凌驾于民众之上的权力,是否去“使”民如何去“使”民,完全取决于统治者的个人或小团体意志,其目的多是为了私家江山稳固。现代西方民主思想刚好相反,套用这句话及其断句就是:民可,需循之,(民)不可,需改之。“需”,是指不得不去做,无法抗拒。这只有在有效的监督和权力制衡之下才能实现,其前提是,良性的民间力量强大,良性民间力量强大的基础是,“民智大开”。
发表于 2018-1-4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深奥的帖,俺下岗工人有些看不懂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百炼成渣 发表于 2018-1-4 09:28
西方发达国家基本都不是中央集权制,这不是说中央集权不好,而是民间力量很难对中央集权进行长期有效的监督 ...



中央集权制是相对于诸侯林立、军阀混战而言的,无论西方东方、无论民主国家或者专制国家都是需要的,没有权力的相对集中,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存在。至于你说的对权力的监督,不能将民与官对立起来,监督是全面的,代表国家最高权力的议会、法院、总统府之间的相互监督与权力的相对集中并不冲突,换言之议会、法院、总统府不能代表国家的最高权力(即中央集权)的话,相互的监督也就成了一句空话。至于媒体对各种最高权力的监督,那是为了防止各种最高权力相互勾结而产生的,但不能以此取代各种最高权力的存在,否则国家机器便无法运转。


你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依然站在统治者立场”,这是我们分歧的根本所在。把一个社会和民族中的个人简单武断地划分为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是阶级斗争思维的核心理念。统治者与被统治者是两个相互对立不共戴天的群体,其划分的依据便是权力,如果掌握权力的人统统是应该被打倒的统治者,那么一个社会只能陷入无政府状态了,而无政府状态早就被历史证明是不可取的,因此应该抛弃的便是这种“一分为二矛盾对立”的极端的阶级斗争理念。现代西方民主思想最重要的就是抛弃了那种将人分成“敌我的“敌我意识”,民主真正的敌人并不是每个人身外那些活生生的“不共戴天的仇敌”,而是人们头脑中这种莫须有的敌我意识!


这个问题的展开很复杂,可参考我写的“民主真正的敌人”,可惜版主没能刊登这篇文章,但在凯迪文化散论能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民主真正的敌人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把阶级敌人打倒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对这类口号一定不会感到陌生,即使已经过去四十年,即使鼓噪一时的高音喇叭已经沉寂,不再将这些口号反复播放,但在人的潜意识中它们仍会兴风作浪,使那种莫名的仇恨随时爆发。今天的年青人做梦也想不到:四十年前对阶级斗争和阶级仇恨的大肆渲染使国人的心灵造成了怎样可怕的毒害!

文革中以北京大兴县和湖南道县为代表,贫下中农一家家一村村自发地展开了消灭“地富反坏右”的革命行动,短短几个月便使数万人命丧黄泉。在阶级大清洗中杀人者连老弱妇孺都不放过,刀砍、火烧、活埋、上吊水淹、破腹挖心……其手段之残酷惨烈创下中华历史之最。

文革中曾发生过一件匪夷所思的荒唐事:全副武装的基干民兵正在台下观看话剧《白毛女》,演到黄世仁逼债强抢喜儿时,一青年民兵猛然站起身,端起抢就朝台上的“黄世仁”开起火来……

此外还有儿女批斗父母、学生鞭打老师、夫妻彼此出卖、朋友相互暗算之类的龌龊事,更是遍布华夏大地数不胜数。随着文化大革命的深入,各省陆续爆发了造反派与造反派之间的拼死厮杀,霎时间血雨腥风尸横遍野。

上述种种人间乱象都是莫须有的“阶级仇恨”炮制出来的,这不能不引起每个幸存者的深思。

有人不知是被残酷的杀戮吓破了胆,还是被“敌人”这个模糊概念迷惑了心智,他们竟然高调宣称自己从来没有敌人。为了使自己的理论更具有说服力,他们居然以儒家中庸者自居,大言不惭地声称自己已达到凡人难以企及的崇高境界。然而,没有敌人真的就崇高吗?

“敌人”这个概念在我国最早出现于商代,桀纣因其暴行成了人民和所有正直的王公大臣共同的敌人。到了秦代,秦始皇用思想做为衡量敌我的标尺,“焚书坑儒”开创文字狱的先河。在西方,中世纪的僧侣将异教徒视为敌人,揭开了宗教战争的序幕。希特勒则将犹太民族当成敌人,用焚尸炉消灭了六百万聪明的犹太人。而自从阶级斗争理论催生出“阶级敌人”以后,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在阶级清洗中死去的无辜之人更是不计其数。

《论语》中曾记载:“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孔子说得十分清楚,没有敌人就是没有善恶原则,表面看来似乎极具包容性,其实并非如此,因为对恶人的宽容正是对善人的残忍!——当恶人恃强凌弱时,恶人就是善人的敌人;当暴君施行暴政时,暴君就是全民公敌;当侵略者烧杀抢掠时,侵略者就是全民族的敌人!

由此可见,没有敌人的人绝非高尚之人,他们不过是在和稀泥、搞折中,这与中庸之道毫不相干!因为孔子的中庸之道是讲原则的,而有善恶标准就会有敌人,所以没有敌人的人就是没有原则的人,他们轻则善恶不分,重则可能沦为恶的帮凶。

                                                                        

“敌人”本是人类维护公平与正义的神器,怎么会蜕变成毁灭公平与正义的鬼斧的呢?这还得从“敌人”的划分标准说起。

“敌人”通常有两种划分标准:一种以人的行为来判定,一种以人的身份来判定。以人的行为来判定敌人简单明了,以人的身份来判定敌人则复杂得多。

人的身份有种族、国度、党派、宗教信仰、思想观点之区分,以身份划分出来的“敌人”就像一把尚方宝剑,它使“儿女批斗父母、学生鞭打老师、夫妻彼此出卖、朋友相互暗算”做起来理所当然得心应手;以身份划分出来的“敌人”更像一块巨大的遮羞布,使人在它的庇护下能够理直气壮地去屠杀异族、异教徒以及与自己思想观点不同的异议人士!

人的行为通常受人类情感的支配,人与人之间的憎恨也有两种形态:一种针对人的恶行,一种针对人类本身。针对恶行的憎恨无论是谁实施了恶行都会产生,哪怕施恶之人是自己的亲人或朋友也不例外,这种憎恨是一种正义的愤怒,美其名曰“嫉恶如仇”。正义的愤怒通常在恶行被制止后即刻消失,不会长久存于心中。针对人类本身的憎恨却不同,这种憎恨不管对方是否作恶,一旦萌生就会刻骨铭心永世难忘,即使憎恨对象已经死亡,憎恨依然会咬啮憎恨者的心灵,这种憎恨在阶级仇恨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以人的行为判定的敌人能激起正义的愤怒,而这种正义的愤怒是一种原始的自然情感,通常在人受到不公正待遇或者看到不平之事时自然爆发,能驱使人为捍卫个人权利或伸张正义与暴君或暴徒殊死搏斗。而针对人类本身的仇恨则是一种由利益和观念激发的后天情感,它能够人为制造,并相互感染。当这种仇恨蔓延到整个阶级或民族时尤为可怕,因为它驱使人崇尚暴力,而暴力搏杀最容易使人迷失善良的天性。

埃里克·霍弗在《狂热分子》一书中说:“邪恶者可以活到身后——这句话之所以是真的,部分是因为那些有理由恨邪恶者的人大都会模仿他,使他的邪恶长存下去。”由此可见,仅凭对邪恶者的憎恨根本不能使邪恶终结,反而会使邪恶长存,原因就在于他憎恨的是恶人而非恶行。因此,千万别相信那些怀着刻骨仇恨高喊革命的人,即使他要打倒的是邪恶之徒也别相信,因为仇恨会将对手的影子深深烙在他的心底,当他取而代之时会变得比其对手更为邪恶!

认定恶行之存在是因为恶人,那么消除恶行的唯一办法就是消灭所有恶人——于是,种族灭绝、宗教屠杀、阶级清洗、国与国之间的残酷杀戮便会层出不穷!认定恶人之存在是因为恶行,那么规范人类行为便成了消除恶人与恶行的最佳手段——于是,民主、法制、世界和平才能得以实现。

                                                            

随着人类文明的日益彰显,以帝王为核心的皇权体制纷纷土崩瓦解,自由平等渐渐成了时髦术语,然而世界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加和谐安宁。罗伯斯庇尔将“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演绎成“多数人的暴政”,希特勒乘着选举之风展开了对其他民族的残酷杀戮,斯大林则把“人民民主制度”打造成血腥的“无产阶级专政机器”,揭开了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一页。

这些血淋淋的现实使渴望民主的人们不得不陷入沉思:民主的敌人究竟是谁?如果民主的敌人是封建帝王,何以帝制崩塌后民主并未莅临?如果民主的敌人是一党独裁,何以许多国家在结束一党专制以后会陷入内战的漩涡?

原来民主真正的敌人并不是每个人身外那些活生生的“不共戴天的仇敌”,而是人们头脑中这种莫须有的敌我意识!因为只要这种以人的身份判定敌我的“敌我意识”存在,“敌人”就会层出不穷地涌现,即使是曾经并肩战斗的战友和同志,即使是曾经亲密无间的亲人和朋友,也可能随时沦为“敌人”被送上断头台。当“敌人”成了被一部分人判定另一部分人死刑的依据时,当“敌人”这个概念成了应该被消灭的人的总称时,民主真正的敌人不是别的,正是这种欲将异族、异教徒、异议人士置于死地而后快的强烈的“敌我意识”!

何谓民主?民主是人类追求自由与幸福的手段,自由与幸福才是人类的终极目标;民主是爱、谦让、包容,是和而不同、和谐共存;民主是既允许自己自由,也允许他人自由;民主是“我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然而要做到这些,我们就不能站在道德和真理的制高点俯视他人,不能因为观点不同而对他人做出道德和人格的否定判断,更不能将自己对民主的诠释当成唯一绝对正确的标准而对不同意见者恶评相向、恶语相对,并在精神上判定其死刑。因为这样一来,在没有权力的时候你可能只是使用语言暴力,一旦拥有了生杀大权则可能像过去的暴君一样,无情地割去对方说话的舌头、砍掉对方思考的头颅。

对今天我们这些曾经饱受文革洗脑的人来说,实现民主最大的障碍不是早已消亡的帝制和维护它的“封建思想”,也不是后来形成的“人民民主专政”和支撑其存在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而是顽固盘踞在我们头脑中的文革思维!文革思维随时随地都能将任何一件事上纲上线,提升到政治与道德的绝对高度,并由此将人分成彼此对立不共戴天的敌对双方。具有文革思维的人为了维护已经形成的“人民民主模式”,或者为了实现自己心目中的“三权分立模式”哪怕洪水滔天、哪怕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这种人都把民主当成了目的而非手段,他们其实早已背离了民主精神,民主对他们而言不过是掩盖其觊觎权力的遮羞布而已。

毋庸赘言,已经存在的民主思想和民主模式通通都是过去人们追求民主时留下的残骸,活生生的民主意识才是人类实现民主的终极目的——自由与幸福的保障,要想培养人的民主意识首先就要扫除敌我意识这个最大障碍,因此民主真正的敌人不是别的,而是“敌人”本身!真正的民主是每个民族在通往未来道路上共同创造出来的今天尚未知晓的新思想和新模式。

发表于 2018-1-5 13:57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湖湘思者 发表于 2018-1-4 07:00
你说“如果夫子理论正确-还至于到今天还在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引进敌对势力先进技术和设备?还至于派那么 ...

说个很粗俗的例子-网络上曾经流行过一段视频-是一个外国人说他对中文“方便”二字的真实意思的无法准确把握-我认真看了看-我也无法确认他说的方便是什么意思-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表明对他人语言或文字的解读只能是单向的-只能是或许但很难接近其真实意图的-广泛的讨论虽然不一定能够还原原意-但必定会对社会文明的进展起到积极的作用-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伞 发表于 2018-1-5 13:57
说个很粗俗的例子-网络上曾经流行过一段视频-是一个外国人说他对中文“方便”二字的真实意思的无法准确把 ...


“广泛的讨论虽然不一定能够还原原意,但必定会对社会文明的进展起到积极的作用”你说得很对,我非常赞同你的观点。你用外国人对“方便”一词的误解来打比方十分生动,也很能说明问题。从中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以下几个结论:


第一,外国人要想真正明白无误地理解汉语,必须了解中国人的历史、风俗习惯以及汉语自身的演变规律。第二,每一个国家的语言文字都有其独一无二的特点与魅力。第三,要想了解别国的语言文字、思想情感必须首先精通本国的语言文字,否则你决不能找到恰当的词汇去准确翻译。


如此一来,传统文化的重要性便凸显出来了,一个人如果对本国的历史与传统毫不了解,他就不能准确了解本国的文字,也就无从了解其他国家的语言文字和他们的思想情感,尤其是那些深奥的政治理念和哲学思想。


理由如下:因为我们是通过译文去了解那一切的,要想准确把握翻译者的翻译词汇,不了解历史和传统是万万不可能的。即使学习外文后直接去阅读外国原著,你同样也不能准确把握外文的原意,因为你对那个国家的历史风俗、生活习惯、语言文字的演变过程并不熟悉,所以唯有深刻了解本国传统文化的人才可能准确把握现代西方最先进的政治理念和哲学思想,那些蔑视批判本国传统文化甚至企图全盘抛弃传统的人,根本不可能深刻了解外国最深刻的政治理念和哲学思想的。“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说的正是这个道理,“全盘西化”之所以不可能实现的原因也在这里,因为不了解本国的历史和文化,搬来的舶来品再好也会走样,结果必然事与愿违。上个世纪我国走过的弯路以及得到的惨痛教训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发表于 2018-1-6 12:03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正确-正是在无限制的思维和讨论中才有可能促进文明的进步-而这种促进与参与者的观点正确与否无关-只要你参加了-便是起到了促进作用-即使特定参与者的观点明显地错误-只要是正常的思维和平等地讨论即可问题来了-我依然用前面那个粗俗的段子-因为我认为参与讨论者似乎都对中国传统及习俗有相当的了解-假如-我是说假如-刚才吧-就是刚才-不要搞得太复杂-某A大师在与某B大师在讨论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size=0.32]“”(因无法确认原意故不断句-仅仅是作为例子而已-与本回贴无关)时-某B大师突然话风一变-来了句“方便吧”(文字表述-无法知道当时语气-语调或可能被忽略的上下文)那么-我应该如何根据对中国传统文化-语言进化-风俗变迁来解读某B大师这三个字的准确意思呢?大师们在讨论严肃的学术问题-必定是不会有我等旁听机会的-就相当于夫子当年讲什么做什么没有拍下小视频一样-敢问楼主-这三个字应该如何解读才能再现某B大师的真实意思?
发表于 2018-1-6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352121 second(s), 12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