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5413|回复: 55

[爱心家园] 【打工佬梦话】(她离我而去,留下了她的长发……)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7-5-19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云外云 于 2017-5-21 19:02 编辑


她离我而去,留下了她的长发……




打工佬咂了一口“三两三”:打工佬这一辈子算是没福气。为什么说没福气?你说,我们打工佬就是一个穷打工的、打死工的,哪来的福气?坐的士,司机看见是打工佬没有谁愿意停下来载你,生怕你弄脏了他的车子。去坐公交,别人见了,都像见了瘟神一样,唯恐避之不及。去坐火车,我们打工佬自己干脆坐到地板上……你看那扒子手,挨着美女、挨着老妇人、挨着小伙子转转转……但若是看见我们打工佬,没有谁不绕着走……



云纳闷、云疑惑,一如梦境:扒子手都看不上、都不愿惹、绕着走,福乎?非福乎?幸乎?非幸乎?做人若此,成功乎?失败乎?悲乎?喜乎?



打工佬全然不知云的纠结、全然不知云的心思,无所谓【悲】无所谓【喜】。



打工佬抿了一口“三两三”:可以说,我们打工佬,我们穷打工的,是【三教九流】里最下贱、最没福气的人。跟“福气”二字没有缘、不沾边。说我们“翻了身”,那可是人家说的,不是我们自己说的……七翻八翻,翻来翻去,我们打工佬还是穷打工的,我们打工佬下一代、下下一代,又还是穷打工的……真翻了身的,有……那就是【下九流】里唱戏的,那是真翻了身……


可是,说我打工佬没福气,我又有福气。您也许奇怪:怎么叫“没福气”,又怎么叫“有福气”? ……嘿嘿,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人做什么都是缘。我打工佬这一辈子除了与打工结了缘,还与一个长发妹子结了缘。那缘说浅不浅,说深不深,但却不是一般的缘……


打工佬的两眼忽显出青春般的光彩,虽然只有那么一瞬,却是那么强烈,不但照亮了打工佬自己,而且照亮了云。


打工佬全然不理会云的惊异,自顾自沉浸在他如梦如幻曾经的幸福之中了。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续上


那年,我们山冲里忽然来了一群唱着歌、喊着口号、胸前戴着像章的城里伢子、妹子,说是来农村“再教育”。在他们之前就来了一些不三不四灰头土脸被打倒的干部和知识分子。叫他们下田,在田里东倒西歪;叫他们挑担下山,脚杆子打颤。隔三差五不是叫他们戴高帽挂牌游乡,就是叫他们开批斗会。虽然这些年轻人是唱着歌、喊着口号来的,其实与那些干部、知识分子大体一样:都是被流放的。流放这东西,打工佬知道,古时候的皇帝就玩这一手,只是声势没有这么大……



那是一个没有月光,只有一点星光的晚上,打工佬从外地打铁回家。晚上十点下火车后,一个人摸着黑赶了几十里山路。极静的山区的夜晚,没有虫鸣,没有狗吠,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只有自己的解放鞋在山道上擦出的脚步声。当爬上一座小型水库的水坝,再翻过一个山坳,就要到家了。这时,忽听见远远的水库的水坝上传来女人嘤嘤的凄凄的哭声,并影影绰绰移动着一个长发女人。莫不是有人要投水?打工佬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连忙往水坝上赶。紧赶慢赶还是迟了一步。只听见传来“咚”的一响,人已经投进水库里了。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续上——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打工佬跳进水库,把那已经不省人事的女人救上来。半夜时分无处可去,打工佬无法可想,只好把她一肩扛到自己家里——山坳里那座孤独的小茅屋。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9-30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9-30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9-30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呐喊的呼声 发表于 2017-5-22 22:55
读友佳作,如饮甘露。朋友安好!诚表敬意!


——接上

老母亲点了煤油灯开门瞧见打工佬背着一个水淋淋的女人回来,吓得手里的煤油灯都差点掉了。仔细看时,那眉宇、那穿着、那脸蛋、那胸前的大像章、那腰间扎着的军皮带,分明是一个下放的女知青!说实话,打工佬是瞧不起下放知青的。在打工佬印象里,下放知青唱歌可以,跳“忠”字舞可以,喊口号可以,下田、砍柴、爬山,比12岁的小孩子都不如。可笑的是见了蚂蟥、见了水牛,就像见了鬼一样尖叫,却偏偏有一付目空一切,“革命”就是“我”,“我”就是“革命”的神气。尤其是,他们来了后,没三个月,鸡呀、狗呀、猫呀,就遭了殃。明知是他们搞的鬼,却又奈何他们不得。

“阿弥陀佛!一个妹子,还是娘边女……跑这山旮旯里来作孽……”
老母亲燃起一堆火,给她烤了。又煮了一碗生姜水,一面喂她,一面摇头,一面絮絮叨叨。

一个姑娘,什么缘故?什么来历?好端端为什么寻短见?完全清醒后,她对老母亲说了实话:她叫向丹红。昨天,大队书记找她谈话,告诉她一个新情况——她父亲作为反革命分子,被公检法抓起来,在审讯时跳楼自杀了!趁她震惊、彷徨、无助、绝望之际,那个大队书记竟然强奸了她!父亲是“反革命”跳楼自杀,自己是“反革命”女儿,又被人强奸,真正是祸不单行。知青们知道,哪还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世上道路千万条,自己却只有投水自尽路一条!

打工佬听过很多戏,却没有听过这样的戏!
老母亲能讲很多鬼故事,却从来不知道讲这样的故事!
她不是跟那些知青一样唱着歌、喊着口号来的么?胸前不也戴着大号像章么?那歌、那口号、那像章,能救她么?能给她活路么?

(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10-5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

打工佬又抿了一口“三两三”: 丹红非常聪明。就在打工佬母子束手无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她竟然出乎打工佬母子的意料:双脚跪在我们母子面前哭着说:“救人救到底……大哥既然救了我,就救到底……大哥是好人,你们是真正的贫下中农,大娘大哥不嫌弃,我就嫁给大哥为妻……我现在走投无路,举目无亲,大娘大哥就是我最亲最亲的亲人,只有大娘大哥才能保护我……”



打工佬母子思量又思量,的确,再没有比这更好、更妥、更周全的办法了。
“妈妈……您和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您和大哥能收留我,是我向丹红的福分……”见老母亲微微点了点头,丹红当即伏地对老母亲拜了三拜。


“妹子,只是委屈你了,你看我们家穷得当当响,两间半茅屋,连一张像样的床都没有……”老母亲羞愧难当,好像做了很大的错事一般,把丹红楼在怀里,爱怜地摩挲着她一头黑亮的长发。

(待续)

发表于 2017-10-5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8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外云 于 2017-10-18 10:16 编辑


——接上
打工佬啜了一口“三两三”: 丹红非常聪明。就在打工佬母子束手无策,既没地方报案,又没地方打官司,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她竟然出乎打工佬母子的意料:双脚跪在我们母子面前哭着说:“救人救到底……大哥既然救了我,就救到底……大娘大哥是好人,你们是真正的贫下中农,又是【四属户】,大娘大哥不嫌弃,我就嫁给大哥为妻……我现在走投无路,举目无亲,大娘大哥就是我最亲最亲的亲人,只有大娘大哥才能保护我……”
老母闻言,变了脸色,指着泥巴墙上的画像:“妹子,你糊涂了!话怎能乱说?【最亲最亲的亲人】是他呢!我们怎么敢当?”丹红低声说:“那是伟大‘领袖’,我们连‘裤脚’边边都算不上……再说,我现在还有资格唱‘太阳最红’么?还有资格喊他老人家‘最亲最亲’……”
唉,现在想来,也是可笑得很,荒唐得很,八万杆子也打不着的山沟沟里的野婆婆、粗汉子,突如其来就成了她“最亲最亲的亲人”,真是缘分来了躲也躲不掉!这向丹红不是穷途末路,不到这个绝地,抓根稻草就当神……昨天还雄赳赳气昂昂女将军一样的红卫兵,怎会跪倒在我们这山沟沟里的野婆婆、粗汉子面前?怎会是她什么“最亲最亲的亲人”?
打工佬一面摇头,一面叹息。
云心道:谁可笑?谁荒唐?
向丹红可笑么?荒唐么?打工佬母子可笑么?荒唐么?大队书记可笑么?荒唐么?向丹红投可投之人,打工佬母子救当救之人,大队书记侵可侵之人,他们谁不是顺应人性、遵循人性的使然呢?
云暗哂:打工佬,你自以为可笑、自以为荒唐罢。
打工佬母子思量又思量,的确,再没有比这更好、更妥、更周全的办法了。
“妈妈……您和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您和大哥能收留我,是我向丹红的福分……”见老母亲微微点了点头,丹红当即伏地对老母亲拜了三拜。
“妹子,只是委屈你了,你看我们家穷得当当响,两间半茅屋,连一张像样的床都没有……”老母亲羞愧难当,好像做了很大的错事一般,把丹红楼在怀里,爱怜地摩挲着她一头黑亮的长发。
向丹红就这样在【冬至】之夜走进了打工佬的家,成了打工佬的新娘……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9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

云心里暗暗思忖:一切都是那么突然,一切又是那么自然,一切又是那么顺理成章:她被强奸,是那么突然;打工佬遇到她投水,自然去救她;半夜里,无处可去,自然把她背回家;她本来与打工佬、与打工佬的小茅屋隔着十万八千里,一只无形巨手却把她强行推到了打工佬的小茅屋、推到打工佬怀里……


这一切不合逻辑,似乎又合逻辑;
这一切不合理,却又似乎合理;
这一切不正常,却又似乎正常。哪里错了?


打工佬错了么?打工佬没错!
打工佬老母亲错了么?老母亲没错!
水库错了么?水库没错!
小茅屋错了么?小茅屋没错!
向丹红错了么?向丹红没错!
大队书记错了么?不远千里送上门,
拒之门外那就是书记性功能不正常了!


到底什么地方错了?到底什么地方不正常?
云已梦里幻里。忽自醒:呵呵,不正常就是正常啊!!
(待续)

发表于 2017-10-19 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9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0-19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9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0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外云 于 2017-10-20 11:11 编辑

——接上

打工佬丝毫不知云的纠结、丝毫不知云的心思,摩挲着他的“三两三”:
对不住她了。没有红喜字,没有喜糖,没有喜酒,没有鞭炮,没有打工佬的亲朋好友,更没有她的亲朋好友。第二日到公社开了结婚证,给她买了一件灯芯绒上衣、一双灯芯绒鞋子、一条的确良裤子,她就成了打工佬的新娘……


云在心里叹息:吁!“旧娘”一个,什么“新娘”?也是你打工佬合该有缘,也是她命不该绝。没有你打工佬碰巧相救,早一小时、或迟一小时,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她!她就是身在异乡为异鬼,冷冰冰葬身水库的一具女尸了!


您说,我大字不识几个捡狗屎的、土包子、乡巴佬、打工佬,扒子手都绕着走的一个穷打铁的,却天远地远送来一个那么水灵、那么鲜嫩、读了那么多书,出身官家的城里妹子做老婆,这是多大的福气?这是多大的福分? 比那唱戏里的,满腹诗书,能治国安邦却卖柴为生的朱买臣有福何止万倍?



打工佬咂了一口“三两三”:打工佬可不是说醉话,也不是说梦话,您信也好,不信也好……打工佬是牛郎,她不就是仙女?睡着破茅屋,闻着仙女的气息、捋着仙女的长发、把仙女抱在怀里……


云在心里暗哂:嘿,好一个“睡着破茅屋”,“把仙女抱在怀里” ……自然,任你打工佬来风、来云、来雨、来雷、来电……任你“黑云压城城欲摧” ……你打工佬艳福不浅!可是……
(待续)


发表于 2017-10-21 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2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0-28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红网论坛客户端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Processed in 0.872703 second(s), 126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