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云外云

[爱心家园] 【打工佬梦话】(她离我而去,留下了她的长发……)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外云 于 2017-11-2 15:03 编辑

——接上

打工佬张大嘴巴,痛饮了一口“三两三”: ……灯有灭的时候,梦有醒的时候,缘有尽的时候……丹红每天与老母亲一同去生产队做工,然后一同回到小茅屋,与老母亲同出同归形影不离。无论那个狗屁书记,无论乡亲们、知青们,知道她是铁匠的老婆,是【四属户】,没有谁敢动什么歪心思、打什么歪主意……在小茅屋里丹红生活清淡却还舒心、自在……但,打工佬知道,牛郎斗不过王母……仙女就是仙女,打工佬就是打工佬,打工佬的小茅屋怎容得下仙女?小茅屋不过是仙女暂时歇一下脚,打工佬怎能长期拥有仙女?
在一个月圆的夜晚,我们相拥坐在小茅屋前的月光下,打工佬两手轻轻地抚着她已隆起的肚子,对她说:打工佬有一个预兆:你不是山冲里的人,你不是小茅屋里的人……你每天都要写东西,你睡着了做梦都在念叨什么李百(李白)、什么杜斧(杜甫)、什么白主义(白居易)……打工佬知道,你终有一天会要离开这个山冲、离开打工佬、离开打工佬的小茅屋,你有你的生活,你有打工佬所不知道的生活……
果然,在我们的儿子还只有三岁的时候,丹红爸爸平反了。丹红舅舅——一个复职的省委书记,派人来把她接了去。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外云 于 2017-11-2 16:14 编辑

——接上

那天,公社书记带了两个操外地口音的干部,找到了正在棉花地拔棉杆的丹红。她既没哭,也没笑,老母亲眼睁睁看着她从地里被直接带走了。

丹红没有再去小茅屋,连儿子也没见,从此永离了小茅屋。
她撇下了小茅屋里所有她的物品——包括她的儿子、包括她写的东西。
小家伙不哭也不闹,只是牵着奶奶满山满野找妈妈,包括那个水库……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外云 于 2017-11-4 15:05 编辑

编辑支持反对[url=]评分[/url]


——接上
       打工佬一个月后回家,老母亲递上一个布包:“这是公社书记叫人送来的……那个大队书记也被抓走了,还有其它什么罪,被判了七年徒刑……”
       打开布包,是丹红走时在棉花地里穿的那套衣裤,外衣上仍然别着那枚大号像章,外衣里包着一张离婚证、一束乌亮的她的长发、一根只有夜间她才卸下的军皮带。
       你叫打工佬怎么想得通?那像章、那长发、那军皮带,都是丹红最心爱的,她怎么舍得扔下它们?尤其是那头她视为珍宝的乌亮长发,她竟然割舍得下?


         在月下,她依偎在打工佬怀里言之凿凿地说:
  “我的人是你的,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今生今世,我还能到哪里去?伟大领袖说【扎根农村干革命】,别人【扎根】是假的,我可是真的【扎根】了……我的丈夫在这里!我的儿子在这里!我最亲最亲的亲人在这里!我的家在这里!我的【根】在这里!我还能到哪里去?就是做梦,我也不会做这个梦……”


        这【家】怎么一下子就不要了?这【根】怎么一下子就拔了?这【最亲最亲的亲人】,怎么一下子就不亲了?


       打工佬攥着“三两三”的双手微颤,双目含泪,无限悲催……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11-5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0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


果然,在我们的儿子还只有三岁的时候,丹红爸爸平反了。丹红舅舅——一个复职的省委书记,派人来把她接了去。

那天,公社书记带了两个操外地口音的干部,找到了正在棉花地拔棉杆的丹红。她既没哭,也没笑,老母亲眼睁睁看着她从地里被直接带走了。

丹红没有再去小茅屋,连儿子也没见,从此永离了小茅屋。
她撇下了小茅屋里所有她的物品——包括她的儿子、包括她写的东西。
小家伙不哭也不闹,只是牵着奶奶满山满野找妈妈,包括那个水库。

打工佬一个月后回家,老母亲递上一个布包:“这是公社书记叫人送来的……那个大队书记也被抓走了,还有其它什么罪,被判了七年徒刑……”
打开布包,是丹红走时在棉花地里穿的那套衣裤,外衣上仍然别着那枚大号像章,外衣里包着一张离婚证、一束乌亮的她的长发、一根只有夜间她才卸下的军皮带。
你叫打工佬怎么想得通?那像章、那长发、那军皮带,都是丹红最心爱的,她怎么舍得扔下它们?尤其是那头她视为珍宝的乌亮长发,她竟然割舍得下?

在月下,她依偎在打工佬怀里言之凿凿地说:
“我的人是你的,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今生今世,我还能到哪里去?伟大领袖说【扎根农村干革命】,别人【扎根】是假的,我可是真的【扎根】了……我的丈夫在这里!我的儿子在这里!我最亲最亲的亲人在这里!我的家在这里!我的【根】在这里!我还能到哪里去?就是做梦,我也不会做这个梦……”
【家】怎么一下子就不要了?这【根】怎么一下子就拔了?这【最亲最亲的亲人】,怎么一下子就不亲了?
打工佬攥着“三两三”的双手微颤,双目含泪,无限悲催。

云在心里叹息:唉!可怜的打工佬在说梦话。
自己的肉(儿子)都割舍得下,何况像章?何况头发?何况皮带?
她的意思很明白,她这是跟你打工佬,也是跟她自己宣告:
诀别过去!斩断过去!埋葬过去!走向新生!
什么【家】?什么【根】?什么【最亲最亲的亲人】?都是鬼话!
可怜的打工佬,竟不知道,仍在梦中!

打工佬簸弄着他的“三两三”: ……她来到小茅屋是冬至,她离开小茅屋也是冬至……打工佬说没福,又有福;说有福,又没福……一切都跟梦一样,一切都在梦中……不只是丹红,她之后不到两年,所有的知青全都逃也似的走了个精光。【扎根】,扎什么根?……丹红走后,打工佬没有再娶女人……不是别人看不上打工佬,而是打工佬看不上别人……丹红走了这么多年,说媒的那么多,打工佬看过来看过去,有谁能代替她?没有谁能代替她……

打工佬摇着头,神情悲催迷蒙:打工佬怎么放得下她?她又怎么放得下打工佬?……打工佬的心灵里、身体里都被她打下了烙印;她的心灵里、身体里也被打工佬打下了烙印啊!……可能她想不到:几乎每晚每晚,打工佬都是攥着她的长发,闻着她的发香入睡、入梦……
(待续)

发表于 2017-11-11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外云 发表于 2017-11-10 14:59
——接上

果然,在我们的儿子还只有三岁的时候,丹红爸爸平反了。丹红舅舅——一个复职的省委书记,派人 ...

坐等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1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6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外云 于 2017-11-16 16:13 编辑

——接上
打工佬如梦如幻的神情,让云明白什么才是“除却巫山不是云”
看来,打工佬这一辈子都活在他的梦里了。
可怜的打工佬自以为是,自欺欺人;可怜的向丹红又何尝不自以为是,不自欺欺人?那位可怜的像章大人又何尝不自以为是,不自欺欺人?
向丹红自以为割断了长发、扔下了小茅屋,扔下了丈夫、孩子、像章,投进另一个男人怀抱,就什么都割断了?扔掉了?就好像日本人自欺欺人,要费尽心机否认、抹掉南京大屠杀,否认、抹掉慰安妇,南京大屠杀就没有了?慰安妇就没有了?单是那孩子的血管不就有她向丹红的血么?那孩子的基因不就是她向丹红的基因么?就是有世上最最锋利的无影刀、伽马刀,又怎能割得断?
那位像章大人自以为那数千万唱着歌、喊着口号、戴着他的像章的知青们都是他忠实的门徒、忠实的红卫兵、都是他忠实的铁杆粉丝,必坚定不移、毫不动摇地在“广阔天地”【扎根】到底、【战天斗地】到底。想当然地以为他们必坚定不移、毫不动摇地子子孙孙以“广阔天地”为【家】,直至天荒地老。
他看到了知青们到“广阔天地”去【扎根】的集体大奔赴,能看到、能预想到他们的集体大逃离吗?能看到、能预想到他的大像章会被向丹红扔在破茅屋吗?能看到、能预想到他那亿万计的像章的下落吗?
每到年末归家,打工佬都必定会到水库坝上去走走、去看看……有一年【冬至】,打工佬还跳进水库,妄想再从水库里救出一个向丹红来……
打工佬自欺欺人,现在依然活在梦中,世人谁又没活在梦中?
打工佬的梦是香艳的、甜美的,世人有几个能作打工佬这样的梦?
打工佬,继续作你的梦罢,但愿没有人不知趣地打扰你的梦……
遗憾,云至今没福作这样的梦,却也想作这样的梦……
打工佬忽然唱起了奇怪的歌:
世人看我痴,我看世人痴……
世人笑我在梦中,可笑世人个个在梦中……
             (全文完)                云外云   2017年9月15日     修订于耒水河畔

发表于 2017-11-18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9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1-24 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位像章大人自以为那数千万唱着歌、喊着口号、戴着他的像章的知青们都是他忠实的门徒、忠实的红卫兵、都是他忠实的铁杆粉丝,必坚定不移、毫不动摇地在“广阔天地”【扎根】到底、【战天斗地】到底。想当然地以为他们必坚定不移、毫不动摇地子子孙孙以“广阔天地”为【家】,直至天荒地老

他看到了知青们到“广阔天地”去【扎根】的集体大奔赴,能看到、能预想到他们的集体大逃离吗?能看到、能预想到他的大像章会被向丹红扔在破茅屋吗?能看到、能预想到他那亿万计的像章的下落吗

发表于 2017-12-2 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2-2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下,她依偎在打工佬怀里言之凿凿地说:
“我的人是你的,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今生今世,我还能到哪里去?伟大领袖说【扎根农村干革命】,别人【扎根】是假的,我可是真的【扎根】了……我的丈夫在这里!我的儿子在这里!我最亲最亲的亲人在这里!我的家在这里!我的【根】在这里!我还能到哪里去?就是做梦,我也不会做这个梦……”

发表于 2018-2-3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外云 发表于 2018-2-2 20:59
月下,她依偎在打工佬怀里言之凿凿地说:“我的人是你的,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今生今世,我还能到哪里去 ...

等待续集
 楼主| 发表于 2018-2-8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2-16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2-16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红网论坛客户端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Processed in 4.826789 second(s), 12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