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yangshepherd

[情系潇湘] 远逝的苍梧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7-11-26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XI总与宁远有关这个说法成立,那么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彼此都有关系,首先大家都属地球人,其次大家同享一片天,再次大家同吸一口气。
连司马迁在最真实的精神世界、最隐私的情感空间都说自己受腐刑是因为“李陵事件”,后人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呢?难道司马迁是在被谁胁迫才会说这么“违心”的话吗?难道天底下还有谁比自己更懂自己,更了解自己的吗?

个人传记,无非是写当事人的生平履历、人生事迹等生前事,传中当然也会出现当事人以外的人和物,这当然也是与当事人有交集的人和物,如在《淮阴侯列传》中,写一个老大娘给韩信吃饭,是为了突出他贫困潦倒、逆境成长;写年轻屠户是为了突出胯下受辱、忍辱负重..........这些也确确实实与他是有交集的人。写当事人的身后事,这还叫个人列传吗?写当事人家族的兴衰荣辱,这分明就是在写世家嘛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7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宁远我的家 发表于 2017-11-26 22:38
如果XI总与宁远有关这个说法成立,那么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彼此都有关系,首先大家都属地球人,其次大家同享一 ...

说实在,我感觉你有故意捣乱的嫌疑。如果你真的是真诚地讨论问题的态度,我自然非常欢迎,毕竟,个人查找阅读到的资料是有限的,肯定会有疏漏的地方,而广泛的讨论正好可以弥补这些不足之处。
虽然你对人物传记和世家的解释比较精彩(还有本纪没有解释),但如果你真的听我之言去翻看一下《史记》,你的理解可能会更深刻。你跟司马迁说一声,让他将《李将军列传》改为《李将军世家》,因为《李将军列传》不但写了李广怎么英勇怎么自刎,还一直写到了李陵,一直写到因为李陵的投降而导致李家身败名裂为止(不要告诉我李将军也可以指李陵)。
再次强调一下,司马迁写各诸侯王列传时,都是写到该诸侯国“国除”为止,而不是该诸侯王死亡为止。

发表于 2017-11-27 09:54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yangshepherd 发表于 2017-11-27 00:05
说实在,我感觉你有故意捣乱的嫌疑。如果你真的是真诚地讨论问题的态度,我自然非常欢迎,毕竟,个人查找 ...

李陵除了是李广的孙子,也是与李广有交集的人,
传中是可以写的,这样可以侧面衬托,反面对比,剪裁之精当,结构之起伏以及语言之精炼流畅、生动传神等等,更好的突出传记人物。写吴芮必写苍梧事件的理由呢?苍梧事件是吴芮还是他的子孙发起的还是参与当中去了!
发表于 2017-11-27 10:27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几个诸侯王除了吴芮,也就是张耳下传了一代。除此哪个不是人死国除???这能说明什么?张耳还是与人合传的,哪个不是写到死?可以去百度的,由于这些传篇幅长,字迹多,占用空间大,贴一个《淮阴侯传》的链接 https://rc.mbd.baidu.com/f889ujh
发表于 2017-11-27 10:5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宁远我的家 于 2017-11-27 11:36 编辑

你有一句话说得很对,当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同一件事时,那么这件事就是真理。但是,当所有大胆假设的证据都指向同一件事时,然而,这未必是真理 ...
发表于 2017-11-27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yangshepherd 发表于 2017-11-26 21:45
司马迁遭受宫刑是因为苍梧事件这个观点是我第一个提出来的,我知道大家肯定难以接受,特别是有些人,喜欢一 ...

假如司马迁在苍梧事件中惹怒了武帝,那时没有下狱肯定也是受到了严重的警告了的,按照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逻辑,这时的“李陵事件”距苍梧事件如此之近,此时的司马迁肯定就像一只惊弓之鸟,当武帝问他对“李陵事件”的看法时,他应该是要唯唯诺诺的,但他对李陵的辩护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慷慨激昂显得那么的从容不迫,这个在班固的《汉书》中写到司马迁在给李陵辩护时,用到了“盛言”两字可以看出。如此看来,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再来,我们以身处地的想像一下,当你在公司不顾老板颜面、不听老板调遣,让老板产生了不好的印象,虽然暂时没有开除你,但是在后来却因为一件不足以把你开除的事情,把你开除了,你在向别人倾诉的时候,你提不提,说不说老板公报私仇我不知道,但是我肯定会提到的。如果我没提,这就表明这次的事肯定是足可以把我开除了。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言词是激愤的,在最真实的精神世界中,在最隐私的情感空间中并没有提到“苍梧事件”,说自己腐刑是因为武帝误解他含沙射影。这完全可以得出,司马迁遭腐刑并非什么苍梧事件。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7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宁远我的家 发表于 2017-11-27 10:27
几个诸侯王除了吴芮,也就是张耳下传了一代。除此哪个不是人死国除???这能说明什么?张耳还是与人合传的 ...

是的,你说的没错,几个诸侯王里就吴芮的长沙国传了五代,张耳的赵国传了两代,其他都很短命,自己身死就国除了。吴芮无传,张耳几乎是仅有的例子,但张耳的传也是写到“国除”的。《李将军传》你说李广与李陵有交集,该写,但张耳与其孙是绝无交集的,是张耳死后其子张敖才与鲁元公主成婚的,“张耳传”(是否与别人合传与这事无关,如果有“吴芮传”,很可能是与黥布合传的)也是写到他孙子换“侯”为止。所以,我又仔细研读了《史记》相关内容,发现司马迁名为写诸侯王,其实是写该诸侯王的诸侯国,所以每一个人的传都是写到“国除”,几乎没有例外。如“张耳传”“樊哙传”“灌婴传”“卫青传”等莫不是写到“国除或失侯”。这么多的例子均说明司马迁写侯者列传不是只写“侯者”这一个人,而是写这个“侯”的传记,只要这个“侯”还在,司马迁就不停笔,当然着墨的多少的确有天壤之别。所以,如果司马迁写“吴芮传”,一定会写到公元前157年长沙国因为无嗣而亡为止。
你举的老板员工的例子还是比较恰当的,特别是工资高的员工,当公司业绩跟不上时首先解雇的就是高工资员工,但真实的原因大多数老板都不会说,而是另找理由解雇。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是,当你知道或悟出老板解雇你的真实原因时,你可以说,但司马迁即使知道真实的原因也不能说,因为这牵涉到自己和整个家族的身家性命。如果不相信,可以弄个记者证去采访一下重庆薄。
司马迁在遭受宫刑之前根本就没被蛇咬过,那时他的感觉是作为史官,就该秉笔直书,即使是皇上也不能阻挡如实地记录历史。在司马迁之前从未有过史官因为治史而遭受过大的灾难,司马迁怎么可能有被蛇咬过的感觉呢?倒是司马迁之后,史官跟朝廷的政治需求之间的联系就紧密了。
不管司马迁的《史记》是不是真的有正副本,既然这件事传了两千多年了,明摆着就是质疑了两千多年了:“现存《史记》不真实或者有很多遗漏的历史事实”,人们渴望能够找到所谓的“正本”以了解真实的历史。这件事本身就说明了司马迁的“治史”会给他带来多么大的风险。

发表于 2017-11-29 12:1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yangshepherd 发表于 2017-11-26 21:45
司马迁遭受宫刑是因为苍梧事件这个观点是我第一个提出来的,我知道大家肯定难以接受,特别是有些人,喜欢一 ...

司马迁认为武帝会删减史书内容,你就这么认为是因为苍梧事件?留副本有备无患,我在论坛留言,稍多些字的贴子内容都会留副。能让帝王发火的史书内容,除了说他们私生活不检,昏庸无能,反正是说他们不好的!苍梧事件,对于一个负责任的史官来说,怎么写都写不出不好的事来;对于朝廷来说,特别是汉廷来说,这是正义的,苍梧在秦朝已属中央。对于增强民族自豪感而言不可多得的正面形象。如果苍梧事件很严重,司马迁在后来的李陵事件中不敢盛言;如果不严重,戓者根本就没有的事,更不会导致他被腐刑。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9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angshepherd 于 2017-11-30 08:42 编辑
宁远我的家 发表于 2017-11-29 12:11
司马迁认为武帝会删减史书内容,你就这么认为是因为苍梧事件?留副本有备无患,我在论坛留言,稍多些字的 ...

在史书中记录帝王的昏庸无能固然会使帝王恼羞成怒,但记录帝王的残忍血腥(这个词几乎与毫无人性是划等号的)一样能使帝王恼羞成怒。正如你所说,古苍梧之地早在秦朝就已经纳入中原政权的版图,所以作为政治家,在这片土地上的杀戮尽量不予记载为好,如果是血腥的杀戮更是应该遗忘为上策,因为这场战争在汉武帝征服南越之后就已经转化为“内战”性质了。对于这一点,你可以体会一下5464的差别。
司马迁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史官,在遭受宫刑之前只知道“秉笔直书”是史官必备的素质和该做的事情,不会考虑事情的政治需求,所以在苍梧事件上也一样坚持秉笔直书,直到遭受宫刑之后才意识到或者说屈服于汉武帝的压力,将苍梧事件隐去,所以《史记》中没有关于苍梧事件的确切记载,只能通过相关事件的分析才能得知曾经发生过苍梧事件。本人感觉司马迁在这件事上是使了小性子的,就是没必要将苍梧事件整个地隐去,只要按照朝廷的要求记载就可以了。
将苍梧事件与司马迁遭受宫刑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的原因上面已经说过了,就是司马迁在《史记》里有意回避苍梧事件,一是赵佗的辩解语省略“西北长沙蛮亦王”的表述,二是《史记》中不给吴芮写传,三是对照《史记 吕太后本纪》和《汉书 高后纪》,明显感觉司马迁对吕太后的怨恨。首先回目名称班固就显得尊敬,司马迁用“吕太后”而班固用“高后”(用吕太后约等于直呼其名),其次就是折磨戚夫人的事,司马迁记录了而班固则只字不提。吕太后死了将近40年司马迁才出生,司马迁与吕太后没有共过事,司马迁对吕太后略显不敬的怨恨就不可能来自一起共事产生的直接摩擦,而应该是在治史的过程中产生的。这些事情都是与苍梧事件紧密相关的事情。
《史记》中记录苍梧事件的原文:“高后遣将军隆虑侯灶往击之。会暑湿,士卒大疫,兵不能逾岭。岁馀,高后崩,即罢兵。” 司马迁隐去了这场战争,“士卒大疫”是因为这场惨烈的战争而不是“暑湿”。这几件历史事实连起来就可以看出司马迁在这里没有如实记载。1. “西北长沙蛮亦王”,说明古苍梧国在赵佗的帮助下复国成功;2. “兵不能逾岭”为真,周灶的军队的确没有越过五岭打到南越腹地,但古苍梧之地在岭北(楚之南大门厉门确定了苍梧的南部边界),就是说岭北的古苍梧之地是实实在在被周灶收回了;3. 赵佗所封苍梧王赵光受封苍梧王时的年龄只有10岁左右(赵光生年不详,公元前181年受封苍梧王,公元前110年才死),以及受封的时间正好是苍梧事件发生的时间。4. 桂阳郡的立郡时间高帝二年或五年均难以令人信服(原因前面已经提及)等。这几件事连起来都说明当时周灶收复长沙国失地时的确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战争,其惨烈程度司马迁用了四个字“士卒大疫”,更重要的是擒杀了苍梧王,否则赵佗就没有必要再封一个苍梧王了。考虑到擒杀苍梧王给苍梧族带来的心里创伤,作为政治家的汉武帝当然不希望原汁原样地记录这场战争,而作为史官的司马迁则认为秉笔直书是一个史官该坚持的原则,矛盾就此产生。

发表于 2017-11-30 12:0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yangshepherd 发表于 2017-11-29 22:01
在史书中记录帝王的昏庸无能固然会使帝王恼羞成怒,但记录帝王的残忍血腥(这个词几乎与毫无人性是划等号 ...

你认为苍梧事件的残忍血腥从哪里体现出来的?
发表于 2017-11-30 12:2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宁远我的家 于 2017-11-30 13:17 编辑
yangshepherd 发表于 2017-11-29 22:01
在史书中记录帝王的昏庸无能固然会使帝王恼羞成怒,但记录帝王的残忍血腥(这个词几乎与毫无人性是划等号 ...

如果说用了“士卒大疫”你认为是战争异常惨烈,那看还真是服了你了!会暑湿,士卒大疫,很明显是遇到炎热潮湿的天气,士兵得了重病。
这跟汉未舂陵候刘仁以地湿为由请求迁候城相互印证,也更有力的证明了湘南那时确实是这种气候,所以你在前面说刘仁是受不了瑶族骚扰而迁城又是一个大胆的猜测。
发表于 2017-11-30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宁远我的家 于 2017-11-30 13:42 编辑
yangshepherd 发表于 2017-11-27 22:03
是的,你说的没错,几个诸侯王里就吴芮的长沙国传了五代,张耳的赵国传了两代,其他都很短命,自己身死就 ...

你把公开采访和私人日记混为一谈?司马迁《报任安书》很明显是隐私性质的,有什么话可以不受来自任何方向的压力。这才能彰显出真实性、可靠性;公开采访的反而还有压力。

你说司马迁腐刑后,屈服于武帝,所以隐去了苍梧事件,如果他害怕的话,他还敢在《报任安书》里如此的怨愤。你觉得司马迁在《报任安书》里对汉庭、对武帝的怨愤,如果让武帝知道了,还不足以灭他的家族吗?


《史记》中记录苍梧事件的原文:“高后遣将军隆虑侯灶往击之。会暑湿,士卒大疫,兵不能逾岭。岁馀,高后崩,即罢兵。” 既然是《史记》记载的,你又为何说司马迁在《史记》里没有提到这战争呢?

发表于 2017-11-30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把司马迁的《史记.南越列传》全文贴出来,看看司马迁有没有记载这场战争,看看司马迁在这里是不是称吕后为高后的。https://baike.baidu.com/item/南越列传/1640112?fr=aladdin

太史公说:“尉佗当上南越王,本是由于任嚣的提拔和劝说。正赶上汉朝初步安定,他被封为诸侯。隆虑侯领兵伐南越,碰上酷暑潮湿的气侯,士卒多染上疾病,无法进军,致使赵佗越发骄傲。由于同瓯骆互相攻击,南越国势动摇。汉朝的大军压境,南越太子婴齐只得前往长安当宿卫。后来南越亡国,征兆就在婴齐娶了樛氏女。吕嘉小小的忠诚,致使赵佗断绝了王位的继承人。楼船将军放纵欲望,变得怠惰傲慢,放荡惑乱。伏波将军大志不顺,智谋思虑越来越丰富,因祸得福。可见成败的转换,就同纠墨一样,难以预料。
发表于 2017-11-30 15:0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0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宁远我的家 发表于 2017-11-30 13:40
你把公开采访和私人日记混为一谈?司马迁《报任安书》很明显是隐私性质的,有什么话可以不受来自任何方向 ...


你是为攻击而攻击的,找的攻击点也不加思考。《报任安书》分明是写给任安的信件,汉武帝明确以李陵事件法办司马迁,你要司马迁在写给别人的信件里透露法办他的真实原因,你未免也太无顾忌了吧。
既然你一时半会想不出“为什么《史记》里没有最忠心的长沙王吴芮的传记”的答案,那你就暂时信我的吧,至少,我所给出的答案(你说猜测也好推理也罢)能够将那时的相关事件串起来。等你找到了这个问题的最佳答案我会非常乐意修正或放弃我这个答案。攻击是容易的,在对方思维的基础上找缺陷和漏洞就行了,但有自己独创性的思维却是比较难的。比如说,我没想跟你讨论问题,只想攻击你,你回答“你确定宁远真的是你的家?”不管你怎么回答,我都会找到攻击点,不信你可以开个帖子我们试试。开玩笑了。我说了,如果是真诚地讨论问题,我热烈欢迎,但如果不是,我只好置之不理了。
关于写“吴芮传”必写苍梧事件这件事,我已经说过多次了,我都嫌自己啰嗦了。举了那么多的例子,几乎汉初所有的侯、王都是写到“失侯或国除”,你一定要坚持吴芮传只会写到公元前201年吴芮死亡为止,我也拿你没办法,由你去吧,毕竟的确没有“吴芮传”,司马迁真的会写到哪个时候谁也不知道,说不定只写到衡山王为止也不一定。
《史记 南越列传》里提到了吕后遣隆滤侯这件事,但没有提到收复长沙国南部的这场战争,从《史记》的字面理解,根本就看不出发生了战争。因为,虽然提到了死了很多人,但那是“暑湿”导致的。按照《汉书》和《资治通鉴》对那一年所发生的事件的排列,隆虑侯周灶出击长沙国南部的时间是公元前181年的9、10月份(具体时间没说,但这件事排在9月份之后),这个时间段的湘南是不是非常“暑湿”呢?除了在这里记载了因为湘南的“暑湿”死了很多人之外,历史上再没有湘南因为“暑湿”而大量死人的记载。
司马迁回避“苍梧”至少有几处:1. 《史记》比《汉书》少写“西北长沙蛮亦王”,2. 不为吴芮写传,3. 不记载秦始皇第一次佂南越(出现在《淮南子 人间训》里),第二次佂南越也非常简略“三十三年,发诸尝逋亡人、赘婿、贾人略取陆梁地,为桂林、象郡、南海,以適遣戍。”,远没有汉武帝佂南越详细。我相信,在史书中还能找到司马迁故意回避“苍梧”的事实。仅就上面三条足以说明司马迁在有意回避古“苍梧”,直到汉武帝在广西立了苍梧郡之后,司马迁对苍梧的记载才没有有意回避。按理说,苍梧境域的改变正是那个时期,司马迁不予记载就是想让后世之人认为“苍梧之地本来就在广西”,这也是一个政治问题,突然想到了“衡山的搬迁”。古衡山是安徽天柱山,不是今衡山,对,“苍梧的搬迁”也是一个道理,都是为了扩大疆域的政治问题,所以汉武帝不允许司马迁指明古苍梧之地在哪里。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0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宁远我的家 发表于 2017-11-30 12:02
你认为苍梧事件的残忍血腥从哪里体现出来的?


虽然你提的问题刁钻古怪、蛮横无理,但的确促使我进一步深入地思考了,所以说讨论还是非常有益的。
如上面那个回帖所言,汉武帝不允许司马迁记录古苍梧最重要的原因应该是疆域的问题。比如说,即使是“吴芮传”真的如你所言只写到吴芮死亡为止,那么在吴芮传里也得交代长沙国的来历,毕竟他被刘邦封为长沙王。为了不指明古苍梧之地在哪里,只能省略吴芮的传记了。就象衡山一样的,衡山的搬迁其实始于汉武帝,到隋朝杨坚其实只是剪了一下彩而已。而衡山搬迁的目的就是因为南面突然多出来大片的土地,所以五岳中的南岳就往南挪挪。

发表于 2017-11-30 23:25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宁远我的家 于 2017-11-30 23:29 编辑

什么叫攻击?说出对方观点的矛盾叫攻击吗?让你看看什么是辩论![size=0.32]辩论 [biàn lùn]
辩论,指彼此用一定的理由来说明自己对事物或问题的见解,揭露对方的矛盾,以便最后得到共同的认识和意见。

如果这真是辩论,我只要揭露你的观点矛盾,无须对你的观点任何解释就算赢!

写历史又不是拍专题片,交待了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就可以了!你的意思不就是嫌司马迁没给苍梧事件来一个特写吗?汉廷发生了那么多战事,有哪个不是只交待时间,地点,人物,事件?
苍梧事件是南越王引起的,既然司马迁写了南越列传,那就绕不开苍梧事件啊。你觉得司马迁在南越列传里,到底有没有提到呢?这个很重要!

如果说我找不出为何没有吴芮列传的原因,那就只能说你的就是对的,这不是典型的非白就黑吗?

司马迁给一个死囚犯回信,难道他想不到有可能收不到戓者很容易就成为公开信,既如此,就单信中内容而言,你觉得他对汉武帝的怨愤,不足以灭他几代?

《汉书》在《史记》之后,还是参照写的,比《史记》更完善,你觉得很奇怪吗?

从司给迁写的南越列段传也好,西南蛮夷也罢,无不体现出了他的大一统思想,中华的大一统思想是根深蒂固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宁远我的家 发表于 2017-11-30 23:25
什么叫攻击?说出对方观点的矛盾叫攻击吗?让你看看什么是辩论!辩论
辩论,指彼此用一定的理由来说明自 ...


本人一直坚持的观点是一个人查到和阅读的资料是有限的,所以在文章中存在一些缺陷和不足是在所难免的。何况作为一个业余的历史爱好者,大多数时间还得用来谋生,只是在偶读史书的过程中有所发现而已,收集的资料不全或思考的不够深刻都是可能存在的。说你是为了攻击而攻击你还别不服,如果你真的是为了辩论求同,你就不会只有攻击而不陈述自己的观点了(大多数情况都是如此),年轻人想赢那就你赢了吧,理解。
本文最主要的观点是:湘南最主要是永州,是曾经的古苍梧之地,今广西的梧州是在湘南的古苍梧消失之后才成为苍梧之地的。为了证明这个观点寻找了大量的历史事实作为证据,以及运用这个观点来解释当时的一些相关的历史事件。本人认为基本上还是成功的,可能存在一些缺陷,我会进一步地思考以弥补这些缺陷。无论如何,真的非常谢谢你,陪我一起论证这些证据的真伪。

发表于 2017-12-1 11:2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yangshepherd 发表于 2017-12-1 08:51
本人一直坚持的观点是一个人查到和阅读的资料是有限的,所以在文章中存在一些缺陷和不足是在所难免的。 ...

我怎么就没有陈述观点了呢?古苍梧郡在今永州这个观点我是认同的!
你说由于司马迁没有按照汉武帝的意思写苍梧事件,最终导致他被腐刑,我是不认同的。我给出的理由是,如果苍梧事件真的很严重,司马迁与汉武帝对着干,司马迁不被扒层皮也会受到非常严重的警告,与君共舞,刀尖上游走,这样一来,司马迁在后来的“李陵事件”中,就不再敢为李陵盛言的辩护;如果苍梧事件不严重,也不可能最终使司马迁被腐刑。再说,从司马迁写的《史记.西南夷列传》、《史记.南越列传》等传记中完全可以看出,司马迁也没有把少数民族区别的看待,司马迁的民族大一统思想跃然纸上,所以司马迁就不存在不懂民族融合,从而与汉武帝对着干的说法。

你说没有吴芮传也是因为苍梧事件,写吴芮传必写苍梧事件,也是在有意回避,我也不认同,我的理由,苍梧事件不是吴芮及其子孙发起和参与的,没有交集,随后我再列出司马迁写了与苍梧事件有关的《南越列传》,传中司马迁交待了事件的起因,时间,地点,人物,以及罢兵原因,这些无不告诉我们,司马迁根本就没有回避苍梧事件,《南越列传》从侧面反映出了没有吴芮传是因为苍梧事件的不正确性。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angshepherd 于 2017-12-1 20:47 编辑
宁远我的家 发表于 2017-12-1 11:21
我怎么就没有陈述观点了呢?古苍梧郡在今永州这个观点我是认同的!
你说由于司马迁没有按照汉武帝的意思 ...

客观地看,司马迁与汉武帝的冲突是为了治史,李陵事件只是幌子。一是两千多年来不断有人质疑李陵事件,二是历史记载的《史记》这本书本身的遭遇说明其内容有可能含有朝廷不允许的成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史记》是司马迁修改之后的版本,由于无法看到修改前的版本,所以我们不能确切地知道司马迁究竟修改了哪些内容。
司马迁最重要的特质是秉笔直书,这也是他作为史学家一直被人们所尊敬的原因。要论政治眼光,真的与汉武帝不可同日而语,还被你拔高到跃然纸上。这也不能怪司马迁,因为这两种性格特征本来就是矛盾对立的,过多地考虑政治因素就不可能做到秉笔直书,要做到秉笔直书只能是少考虑甚至不考虑其它的任何因素,只认准已经发生的历史事实。
司马迁与汉武帝之间的冲突起于治史,而苍梧事件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苍梧事件既与长沙国有关也与吴芮有关,在这件事上我的确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然会认为苍梧事件与吴芮及其后代的长沙国没有关系。吴芮的子孙虽然不是发起人,但他们是参与人呀,你怎么会认为他们没有参与呢?赵佗打的是长沙国,是从长沙国手里抢走了数县,长沙国肯定与赵佗之间发生了战争,你不会认为赵佗一来长沙国自动让出了数县吧,即使是自动让出数县也算是参与者。比如,李家被别人打了,占去了半边屋子,结果法院判这半边屋子充公,你就说这件事与李家一点关系也没有,不知道是什么逻辑。
《史记 南越列传》基本没有涉及苍梧事件,或者说没有明确记载发生了苍梧事件。从上面的引文字面上看,吕太后令隆虑侯出击,结果碰上暑湿,死了很多人,岁余就撤兵了。此段描述有战争的影子吗?字面上还真看不出。上面已经举了很多事实,司马迁的确在回避苍梧事件。
由于司马迁有意回避苍梧事件,所以用了“会暑湿”来代替这场战争,我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以及相关事件进行分析推理得出发生了这场战争,你根据司马迁的记载说死了那么多人就是因为暑湿。这样争论下去永远不会有结果,也只好由你去了,我也没想一定要说服你。不过,为了让其他人看到我的推理过程,在此再次列举事实如下:
1. 史书明确记载赵佗于公元前183年败长沙数县。当时长沙国南部之地是古苍梧之地。
2. 公元前181年吕太后遣隆虑侯灶往击。《史记》原文是:“高后遣将军隆虑侯灶往击之。会暑湿,士卒大疫,兵不能逾岭。岁馀,高后崩,即罢兵。”
3. 虽然周灶没有越过岭南,但岭北之地已经收复,而岭北正好是古苍梧之地。
4. 赵佗的辩解语“西北长沙蛮亦王”(《汉书》),推理为苍梧王。
5. 今梧州苍梧王城筑于公元前180年左右。
6. 今梧州附近在马王堆汉墓地图中标注的是“封中”两字(苍梧是非常古老的地名,如果那时梧州就是苍梧,地图中理应标注为“苍梧”两字)。
以上所列均为已经发生的历史事实(称王的长沙蛮为苍梧王是推理出来的),根据以上事实本人的推理结果为:赵佗自称南越武帝后,发兵攻打长沙国,然后帮助早已灭亡的古苍梧国复国并扶持了一个苍梧王。两年后,隆虑侯周灶领兵打败了复国的苍梧国,由于战争惨烈,死伤甚重,周灶再无力量继续南进,所以“兵不能逾岭”。在这场战争中苍梧王被擒杀,所以赵佗收留了逃到岭南的苍梧族,并赐姓、封苍梧幼主为新的苍梧王即赵光,在今梧州重新建造新的苍梧王城。同时,大汉朝廷将从赵佗手里抢回的原长沙国东南部之地设为桂阳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红网论坛客户端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Processed in 0.484153 second(s), 125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