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rnr3j

[情系潇湘] 十里秋风不如你 纪念45年前的宣传队(图片)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7-11-9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值得鼓励,我似乎也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
发表于 2017-11-9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1-9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rnr3j 发表于 2017-11-5 16:38
要说当时正处在文革阶段为畸形成长,社会上以工农兵为荣,学校里学生以学样板戏、打蓝球等文体活动出名, ...

请问,二中不就是河西的向阳中学吗(再柳子庙的南边)?哪还有一个朝阳中学呢?
发表于 2017-11-10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零陵 发表于 2017-11-9 21:28
请问,二中不就是河西的向阳中学吗(再柳子庙的南边)?哪还有一个朝阳中学呢?

零陵师专附中,朝阳中学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5 11:36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永版巡视员 发表于 2017-11-9 10:53
值得鼓励,我似乎也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

这里有完整的视频链接,请欣赏他们的演出及参演人员名单。http://m.youku.com/video/id_XMzE0NTkyMTkyOA==.html?x=&sharefrom=android&sharekey=2edbc16646887c205c9a754061d598149&from=singlemessage&source=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5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有完整的视频链接,请欣赏他们的演出及参演人员名单(最后的字幕)。
东方红中学45周年聚会演出
发表于 2017-11-15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零陵 发表于 2017-11-9 21:28
请问,二中不就是河西的向阳中学吗(再柳子庙的南边)?哪还有一个朝阳中学呢?


那个时候的二中在后来的零陵水泥厂,现在属朝阳公园境内;朝阳中学就在柳子庙里面,柳子庙属朝阳公社境内,被辟为学校,除菩萨外其余文物基本保存完整;向阳中学就是后来的零陵师专附中,此处曾是唐生智纪念馆。

永州市文联作家杨克祥先生年轻时就是朝阳大队(现诸葛庙村)文艺宣传队成员,经历加爱好使得他从那时开始走上文艺创作之路,十年磨一剑,终成永州文坛一颗耀眼的星。

那时讲究的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所以那时的体育运动非常兴旺,而医院的生意比较清淡,现在倒过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6 22:07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yangshepherd 发表于 2017-11-15 13:26
那个时候的二中在后来的零陵水泥厂,现在属朝阳公园境内;朝阳中学就在柳子庙里面,柳子庙属朝阳公社境 ...

谢谢你的详细介绍,十里秋风不如远逝的苍梧。
发表于 2017-11-17 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1-17 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7 22:55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讲一笑话 发表于 2017-11-17 08:01
这是不是蒋敏

请问:如果认识邓宝宁和蒋敏,那么3j哥你也可能认识。呵呵。
发表于 2017-11-18 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1-23 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年 我们去野营拉练
1969年3月,我边防部队在祖国边境的黑龙江珍宝岛上与入侵的苏联社会帝国主义边防部队干了一仗之后,伟大领袖毛主席“要准备打仗”的最高指示深入人心。我们刚进中学,就投入到紧张的“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挖防空洞的工作之中。是时,美帝、苏修和日本军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并对我进行了新月形包围圈。为了使侵略者在我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遭到灭顶之灾,全国上下同仇敌忾,“六亿人民六亿兵,万里江山万里营”。我们每个学期都要走五七道路:学工、学农、学军。毛主席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毛主席指示我照办,毛主席挥手我前进。根据他老人家“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的伟大指示精神,我们初高中均改为2年制。1970年底,毛泽东主席在对北京卫戍区《关于部队进行千里战备野营拉练的总结报告》一文,做出了批示:野营拉练活动也要在工人、学生中开展。12月上旬中共中央发出通知,将这一指示精神,在全国贯彻执行。从此,一场浩大的、旷日持久的野营拉练活动,在全国展开。几年后,反映野营拉练的军旅歌曲创作了很多,最著名的就是由马玉涛老师首唱并一直演唱到现在的《老房东查铺》“……战士们千里来野营,跨过了多少山啦越过了多少岭啊,白天练走又练打,梦里还在喊杀声……”很生动、很贴切。我们城里的4所中学,都接到了上级指示,将于12月下旬分批进行野营拉练,必须到达的目的地只有一个:本地区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典型---引阴河水灌溉农田增产增收的大庆坪公社(70年代中期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来此拍了纪录片---引出千年阴河水在全国放映)。临走前4天,班主任老师找到我们6个男生说:野营拉练到山村,肯定要和当地的老百姓开联欢会,和当地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一起表演节目。学校要求每个班要排个短小精悍的节目以备急用。你们几个就搞个表演唱吧。我懵了,因为我从未在人前唱过歌、跳过舞(现在还一样,怯场),我们班论谁也轮不到我头上啊。既然被老师点了卯,也只有硬着头皮上啊。连续3个晚上到学校排练(家离学校挺远的,走路要30分钟),唱的什么,演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有一个经典动作,就是现在影视剧中,每每提到“革命”二字,人们自然就会高昂头、前腿弓、后腿弸、右手拿毛主席语录自然弯曲在胸前、左手握拳在身后做昂胸挺立状。可惜,我们6个人前凸后凹难与排练老师的要求相乎,真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滥竽无论如何也充不了数,其它班也大致如此,各班的跳舞精英们都集中到校宣传队去了,剩下的再咋整也差一大截,学校的好心(多几个节目免得校宣队的队员们太累,她们个个都如花似玉的,娇着呐)得不到好报,叫各班排节目不了了之,我也松了一口大气(后来下放,我为知青们写过表演唱、独幕话剧,甚至编过舞蹈,近年为公司文艺演出写过小品、快板等,获过公司的创作奖)。

野营拉练前,校方给参加拉练的全体师生约法了好几章(病残的不去),其中一条就是严禁吃零食。我无所谓,只是苦了那些身高力壮,平时吃饭起码是半斤以上的老师和同学,4两米下肚,总有点空落落的。制度是死的,违反制度的大有人在。我就看见教体育的老黄老师偷吃零食,快70岁的人了还未退休。当时各科老师奇缺,一批小学老师进入了中学教书。特别是体育老师,水平还停留在小学生的游戏上,实在没劲。老黄老师不同,他身材高大、魁梧,毕业于解放前名牌体育学院,篮球、足球和排球都十分了得。其他运动项目他都懂一些,也做的来。一天,他给我们表演运动中扔手榴弹,那动作、那姿势,真叫一个美啊。可惜,我们没有那个学会这个动作。老黄老师人好命不好,可能是家庭成份问题使得他在学校有点抬不起头来。有次不知说错了什么,竟被坚决革命的学生将大字报贴在了家门口,引得许多正上学的同学驻足观看,吓得黄老师找校工宣队解释了半天。

在大庆坪,我们参观了引出千年阴河水的山洞。看洞里岩壁上的钢钎印和垒起的石坝,再看洞外的引水渠道,就其工程难度而言,毫不逊色河南林县的红旗渠。在公社礼堂,校宣队和公社宣传队进行了交流演出,只有我们班和另一个班的男生背着背包整整齐齐的坐在台下看节目,直到演出结束,曲尽人散之后我们2个班的男生才涌上舞台安营扎寨,当晚的舞台就是我们的宿营地。

离开大庆坪的早上,要告辞了,天空中飘着细雨,寒风掠过我们的脸颊,全校师生整装待发在公社操场听公社领导讲话,正在他哈着白气,云里雾里介绍大庆坪人战天斗地的英雄事迹时,扩音器不响了,学校教物理的常老师义不容辞地前去调试。常老师对无线电颇有研究,经常在业余时间指导学生组装矿石收音机和无线电收音机,应该说调试一扩音器应无问题。也许是老天要惩罚这个平时不拘言笑的老师吧。无论他怎样调,喇叭就是不响,1000多师生在凛冽地寒风中看着他满头大汗的在调试机器。学校工宣队长改任校长的煤矿工人在他身边冷冷地看着他,嘴角露出嘲弄的笑来。几十年过去了,常老师的尴尬和校长的冷笑常在我脑海里浮现。

在爬黄花岭的前夜,我和另一位同学站岗,我们各自披一件不知谁带的军大衣,各自背一杆没有子弹的自动步枪,2小时一班。黄花岭,上下各15华里。爬山还真累,而那些文艺队员不仅要走,还要在关键路口给大家唱歌打快板鼓励士气。上山觉得膝盖沉重像灌了铅。下山的时候又觉得膝盖有点悬,总想下跪。

既然叫野营拉练,不但要拉得出来,还要练练。一路上,一会儿说敌军飞机来袭,要我们利用地形地物隐蔽自己;一会儿说敌人在西面上空放了一颗原子弹,叫我们反转方向匍下;一会儿说敌人利用风向施放了毒气,要求我们打湿毛巾迎风而上而不是顺风而下。我们的数学陈老师,原是北京部队空军某基地营教导员,60年代末因家庭成分不好而转业到我们学校当了一名普通数学老师,工资从100多降到40余,是学校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负责人。他背着插着一双鞋的背包走到2个学生之前问:

“我的鞋(湘南方言,鞋与孩同音,读HAI)子在不在”?

同学答:“在”。

“几个”?

“2个”。

“掉了1个吧”?

“没有,2个都在”。

陈老师笑笑走开了。

俩个同学默过神来感觉上了当。很快,整个队伍里是一片孩(鞋)子掉了没有的声音,即活跃了气氛,又加快了行进的步伐。第一个说女人是花的人是天才,第二个说女人是花的人是庸才,第三个说女人是花的人是蠢才。人人都知道结果的悬念那不叫悬念,一个时辰不到,这个笑话就无人提起了,但也成了一个永久的话题。

我亦年近花甲,快60年了我都未遇到当兵的机会。读中学时,部队到学校招兵,我年龄不到;高中毕业在社会上2年,部队不招社会青年;下放了,政策又要求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2年以上方可报名。总算熬过了2年,我又超龄了。1979年初我们和越南鬼子打了一仗,听说当兵年龄可放宽到25岁,我又蠢蠢而动,时刻准备着祖国的召唤。可惜,对鬼子的教训只用了10多天就主动撤退了,这条政策还未来得及执行就撤销了。不过4年的中学生涯(14到18岁),军训就搞了无数八次,合计着算一下,差不多也到新兵连3个月的训练时间了。训练科目无非前后左右各种步姿走法、3招式托枪上肩法等基本科目,加之这次野营拉练(来回约百公里,每天平均40华里),军人的素质在我们身上还是有点点的。现在,一旦战争来了……还真不行了,毕竟岁月不饶人啊。(蒋一啸)

                                                                                                          2012-4-5于张家铺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4 17:06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讲一笑话”的回忆,又将我带入当年,也是人生仅有的一次“拉练”活动。生在城市长在城市,从来没有翻山越岭、野外生存的经历。这次“拉练”给以后的成长,奠定了磨练意志的基础。文章值得仔细品味阅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红网论坛客户端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Processed in 1.761204 second(s), 95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