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稻村渔夫

[原创中长篇] 禁情河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    爱情的魔咒

       春天来临时,我的小说【河神咒】正式出版了,我和余老师都很开心,江老师要调回市里了,看来余老师的单恋也要结束了,看她还没走,我想送她一本小说留做纪念,我来到她寝室,却听到里面在吵架,我本想走开,但关系到余老师有没有机会,便偷听起来。
      只听里面有个男人在叫:“你到底调回市里不。”
      江老师冷冷的说:“我喜欢这里,暂时还没这个打算。”
      里面是那个警察,他说:“那你有没有打算和我结婚,难道结了婚也要我乡下市里天天跑不成,你有没有为我想过。”
      江老师说:“又不是一个天南,一个地北,才三十多里地,很难吗?”
      警察说:“我已经厌烦这种跑来跑去的日子,不想来乡下这种鬼地方,就只能我迁就你,你不能迁就我吗?再说了,又不是没有办法调回市里,你没有我有,天天跑,我也累。”
       江老师说:“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你现在就觉得累,以后还怎么过。”
        警察很生气说:“随你,你不调就分手算了,没见过你这么死板的女孩子,谈了六七年,碰都不让碰,不要以为我找不到,追我的女孩子很多,送上门的都有。”
      江老师气得声音发抖说:“你像个人民警察吗?有送上门的,你找去,分手就分手。”
      警察说:“你不要后悔,我可是真心爱过你,放弃我,你年纪也不小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店了!”
        江老师哭了:“你滚!我嫁不出也不会赖你。”
       这时,门打开了,警察气冲冲走出来,我尴尬的站在那,看着他走远,江老师擦下眼睛,要我进去,我说:“老师,你们这么久了分手多可惜,你干嘛不告诉他你要调回市里了!”
       江老师说:“你刚刚都看到了,他那个样子,让我心里没底,要不是家里催,我还得考虑呢!”
       我说:“是啊!一辈子的事情,是得考虑清楚,不要像余老师那么婆婆妈妈,喜欢你都不敢说,错过了,哪里找去。”
       我一心想撮合他俩,故意说出来试试。江老师说:“那个榆木疙瘩会喜欢我吗?不相信。”
        我说:“江老师,我不会撒谎的,至少在你面前不会撒谎,他真的很喜欢你,只是因为你有警察叔叔。”
        江老师沉默了!我知道江老师对余老师有好感,两人又是一样的职业,如果警察肯放手,余老师肯定有机会,余老师为了我,牺牲了很多,我能帮到他,也算一种报答吧!不过看警察离去的脸色,好像已经后悔和江老师吵了,一个男人,守了一个女孩子六七年,要变心,早就变了,不会等到要结婚才说分手,只怕心不在焉的是江老师,她不肯调走,难道是为了我那个傻哥哥,我得帮帮他。
       我放下书,决定出去看看警察走了没。我来到校门外,警察还在摩托车旁边徘徊,想进学校,又在犹豫,我走了过去,他看到我很兴奋,一定是以为江老师回心转意了,叫我喊他回去。
        我说:“叔叔,我和你借一步说话,是江老师让我过来的。”
         他很开心,我上了他摩托车,离学校很远了我叫他停住,我说:“叔叔,你以后不用再来了,江老师喜欢余老师,不会再和你来往了。”
       他 一听,急了说:“你放屁,我和莉莉七年了,她只爱我。”
        我说:“七年,你有什么成绩?不要忘了,江老师和余老师可是朝夕相处的。”
       警察耐不住了,想回学校,我拦住说:“别,我还没说完,我还告诉你一件事情,江老师下期就要调回市里,通知早下来了。”
       警察说:“你骗人,莉莉不可能不告诉我。”
      我说:“她不是要骗你,而是试探你,谁叫你这个傻瓜看不出。”
       警察头上开始冒汗说:“她真傻,我那么爱她,就算她真的不调回市里,我还是会妥协的,我得回去找她。”
         我说:“你真恶心,一告诉你她调动了就想反悔,我瞧不起你,你不是说有一大把女孩子追你吗?何必吊死一棵树上呢?”
       他说:“是有女孩追我,但我爱的是江莉,那只是我在说气话,我会求她原谅的。”
         我说:“原谅你?假如我告诉江老师你知道她调动通知才回心转意的,你猜江老师会不会原谅你。”
         警察说:“你凭什么这么做,我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
         我说:“不凭什么,凭我哥哥余老师喜欢她,我想他们在一起,只有牺牲你了。”
         他说:“你无耻,我们七年感情,你想拆散,你不怕天大雷劈吗?”
         我说:“为了我哥哥,我什么都不怕。”
         警察气急,挥拳来打我,我等的就是这一下,他或许也练过,可哪里是我的对手,三下两下,我便把他掼倒在地上。
         他打不过我,便想骑车回学校,我又一把抓住他,他突然向我跪倒说:“同学,求求你让我去见江莉,我真的是真心爱她,一想到真的要和她分手,我心里就很痛,先没这感觉是我不知道真会分手,我现在明白了,我爱的只是她一个人。”
        我心里开始松动,但想到余老师,我的哥哥,我硬下心肠说:“我也不拦阻你,你说你的,我说我的,看她信谁的。”
        警察说:“你也不小了,你将来也会谈恋爱,你不怕报应吗?”
        我说:“这个,远着呢,到时候再说。”
         他上了摩托车,说:“如果我被你破坏了,我会诅咒你的!”
       他骑车向学校走去,我没有拦他,心中也有不忍,因为我看出来,警察也是真心爱江老师的,这让我左右为难了,我真想问问江老师,你的心里,有没有我傻哥哥余老师。
       我赶到学校时,警察还没喊开江老师的门,他还在那苦苦哀求,我走了过去,对里面的江老师说:“老师,你别为难警察叔叔了,他知道你要调回市里,现在回心转意了,你原谅他吧!”
        警察用杀人的眼睛看着我说:“我跟你拼了,你这该死的小畜生。”
       他说完,一拳打过来,我没有避开,嘴角出血了,我想,我对他做得太过分了,就不还手,让他解解气。
      本来就有很多老师在注意这边,看见打起来,忙过来劝架,可哪里拦得住练过的他,我被他推倒,他用脚来踩我。
       余老师过来护我,被警察一掌推出老远,这时,江老师出来,挡住了警察。
       警察这才住手说:“莉莉,这个小杂种破坏我和你的感情,你不要相信他的话,我爱你,不管你调不调回市里,我都不会和你分手,我真心爱你,不能没有你。”
       我说:“江老师,我想帮你挽回警察叔叔,才去告诉他你调回市里的通知到了,我没撒谎。”
         警察急了,一脚踩来,我躲开要害,被他又踩了一脚,很重,钻心的疼。
      江老师急了说:“你走,我早就不爱你了,我爱的是余子光,我爱的是他,你走。”
        所有在场的都呆住了,包括余老师,我也一愣一愣的,希望是真的,我的功夫才没白费。
       别的老师见警察停了手,拉的拉,劝的劝,事件慢慢平息。警察走的时候指着我说:“你等着,我会从心里诅咒你,你毁了我,你也不得善终。”
       他们沉浸在惊愕中,惊愕何时余老师和江老师何时有了进展,只有我听清楚了警察的悲愤,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河神上身呢还是为月老牵线。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恩怨情仇


       余老师和江老师捅破了那张纸,我便怂恿他接近江老师,两人开始来往,感情慢慢升温,警察也曾来过几次,都被江老师拒绝了,慢慢也就死心,我有时候会想,到底爱情算什么?七年说分手就分手,这到底为什么?江莉一直爱的是余老师呢?还是河神在作祟?
      接下来便是中考,在市里考的,考完,我自我感觉良好,回到学校,已是黄昏,我想推宿舍门,里面有女人的声音,我便站住了。
      余老师说:“莉,我们快结婚了,可是你看上去很不开心,是不是你心里还有他,你自己要想清楚,我爱你,但我也希望你幸福,如果你爱的只是他,我还是愿意退出的。”
       江莉说:“你误会了,我是和他很久了,我现在明白,那不是爱情,我其实真正爱的是你,你才调过来时我就心仪,但你拒人于千里之外,我一直喜欢你,你却从未表示过什么?人总要结婚的,我就决定和警察结婚,要不是警察说分手,要不是左遥告诉我你很爱我,我或许和他结婚了。”
       余老师说:“原来你一直在意我啊!我才来时受过感情伤害,所以冷漠,后来喜欢你了,警察又在,感谢我的好弟弟,感谢你爱我。”
      我进去时两人已经抱在一起,在接吻,见我进来,脸都红了。我对余老师说:“我都进来了,怎么感谢我,你磕响头我也受得起,只是别以身相许。”
      余子光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说:“叫哥哥给你磕响头,你想得美,看我怎么收拾你。”余老师咯我吱,我最怕这个,大笑着说:“你再这样,江老师吃醋了!”
        江老师说:“两个都不小了,还小孩家家似的,不理你们了!”
      我一脚踢开余老师说:“还不快去,有人不理你。”
       这时,外面苏小曼在喊我,余老师趁机报复说:“原来你的她要来,就想我们走。”
      我老大一耳刮子过去,余老师躲不了,委屈得什么似的。
       苏小曼来告诉我说我父亲要离婚,我很久没有在意父亲的事情了,他要离婚,我都不知道心里是悲还是喜。我觉定回家看看。到家时,我听到一些事情,明白了我为什么会受这么多痛楚。
       我到了父亲卧室前,父亲在哀求夏裙:“群,你无论如何不能离开我,我太爱你了,为了你,我可以牺牲一切,包括儿子,我知道你喜欢看我折磨他,我都为你做了!再说了,你也爱我啊!”
      夏裙冷笑说:“我爱你,我什么时候爱过你,我对你只有恨,刻骨的恨!”
       父亲茫然了说:“为什么要恨我,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夏裙说:“姓左的,那年我和我男朋友在你店里打工,你为了得到我,不择手段,陷害我男友偷你钱,让他被抓,你用卑鄙手段占有我,我男友出狱后你又四处排挤他,把我控制,害他情绪失控自杀了,你害了我,我也要弄得你家破人亡,我从你嘴里知道你最爱你小儿子,我决定了该怎么报复,先逼你离婚,你害死了你妻子。我来你家,看见你儿子可爱,本不忍心,为了下定决心,我当晚就和你同居,每跟你做一次爱,我就当成千千万万个恨,我想不到的是,你禽兽般折磨你儿子,他却把账算到我头上,我不但没离间成功,受伤害的是我和左遥,我累了,不玩了,所以要和你离婚。”
       父亲大笑:“离婚,好,离婚你一个子也别想得到,而且,我儿子就像我养的一条狗,怎么打也不会离开我的,你如果不离婚,我们还可以继续,甚至生个小孩,以后这些财产什么的都留给你和孩子。”
        夏裙说:“我不可能和禽兽在一起生活。”
        父亲说:“我禽兽,打儿子是为了娱乐你,那是我们两个的娱乐节目,你都怪我身上不成。”
       夏裙说:“原来是你的娱乐节目吗,我拍照了,去洗照片时像馆都要我报案,说太残忍了!你自己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父亲笑了说:“还拍了照吗?我看什么,我生的,想怎样就怎样了!我知道有照片,自然会全部销毁的。”
       夏裙说:“我对不住左遥,我也不想再伤害他,照片自然会销毁,只是我们离婚后,我希望你善待他。”
       父亲说:“自然,这个不用你教,一条狗,我唤他回家,他会对我感激涕零,你想离婚,呵呵!我先把你肚子搞大,然后再慢慢折磨你,在这里,你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我要你生不如死。”
       夏裙在里面惊恐的喊:“你要干什么,你这畜生。”父亲扇了夏裙一个耳光,脱衣扑了上去。
       我推开门,父亲和夏裙看到我,惊呆了,我捡起地上的照片,一张一张的看,看父亲狞狰的面容,看我可怜的样子,原来,我一直是父亲的一条狗。
       父亲过来抢照片撕碎,裤子却掉到地上,他说:“左遥,你听我解释,我刚刚说的不是真的。”
       我看着他赤裸的身子,第一次发现他那么猥琐,我说:“你不用解释,我明白,一条狗嘛!”
        父亲说:“不是,不是,你是我精血所生,怎么可能是条狗,你是我儿子。”
        我说:“也是,我是你精血所生,我自然欠你的,我就用血来还。”
       我拿刀子破手指,鲜血滴了出来,我说:“你看着,如果觉得过你精血我就住手,以后我们就互不相欠,形同陌路。”
       血在往下滴,父亲脸色苍白,突然跪下说:“左遥,原谅爸爸,爸爸瞎了眼,为了这个女人才伤害你,爸爸赶她走,再也不找女人,和你一心一意过日子,好不好。”
       父亲还在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就算跪,我不会再感动,我说:“够了没。”
        鲜血溅在地上,触目惊心,夏裙过来说:“不要,你不要伤害自己。”
       我冷冷的对她说:“你还不走吗?”
        夏裙不再说话,她毕竟知道父亲的可怕,踉踉跄跄梨花带雨走了出去。
      父亲猛然抱住我说:“够了,够了,儿子,请你原谅爸爸好不好,爸爸都会改的。”
       我说:“够了就好,以后,我和你就谁也不认识谁了,我走了,你就当没生过我。”我抽出脚,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父亲还在后面喊我,我头也不回,消失在暮色中。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恩怨情仇


       余老师和江老师捅破了那张纸,我便怂恿他接近江老师,两人开始来往,感情慢慢升温,警察也曾来过几次,都被江老师拒绝了,慢慢也就死心,我有时候会想,到底爱情算什么?七年说分手就分手,这到底为什么?江莉一直爱的是余老师呢?还是河神在作祟?
      接下来便是中考,在市里考的,考完,我自我感觉良好,回到学校,已是黄昏,我想推宿舍门,里面有女人的声音,我便站住了。
      余老师说:“莉,我们快结婚了,可是你看上去很不开心,是不是你心里还有他,你自己要想清楚,我爱你,但我也希望你幸福,如果你爱的只是他,我还是愿意退出的。”
       江莉说:“你误会了,我是和他很久了,我现在明白,那不是爱情,我其实真正爱的是你,你才调过来时我就心仪,但你拒人于千里之外,我一直喜欢你,你却从未表示过什么?人总要结婚的,我就决定和警察结婚,要不是警察说分手,要不是左遥告诉我你很爱我,我或许和他结婚了。”
       余老师说:“原来你一直在意我啊!我才来时受过感情伤害,所以冷漠,后来喜欢你了,警察又在,感谢我的好弟弟,感谢你爱我。”
      我进去时两人已经抱在一起,在接吻,见我进来,脸都红了。我对余老师说:“我都进来了,怎么感谢我,你磕响头我也受得起,只是别以身相许。”
      余子光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说:“叫哥哥给你磕响头,你想得美,看我怎么收拾你。”余老师咯我吱,我最怕这个,大笑着说:“你再这样,江老师吃醋了!”
        江老师说:“两个都不小了,还小孩家家似的,不理你们了!”
      我一脚踢开余老师说:“还不快去,有人不理你。”
       这时,外面苏小曼在喊我,余老师趁机报复说:“原来你的她要来,就想我们走。”
      我老大一耳刮子过去,余老师躲不了,委屈得什么似的。
       苏小曼来告诉我说我父亲要离婚,我很久没有在意父亲的事情了,他要离婚,我都不知道心里是悲还是喜。我觉定回家看看。到家时,我听到一些事情,明白了我为什么会受这么多痛楚。
       我到了父亲卧室前,父亲在哀求夏裙:“群,你无论如何不能离开我,我太爱你了,为了你,我可以牺牲一切,包括儿子,我知道你喜欢看我折磨他,我都为你做了!再说了,你也爱我啊!”
      夏裙冷笑说:“我爱你,我什么时候爱过你,我对你只有恨,刻骨的恨!”
       父亲茫然了说:“为什么要恨我,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夏裙说:“姓左的,那年我和我男朋友在你店里打工,你为了得到我,不择手段,陷害我男友偷你钱,让他被抓,你用卑鄙手段占有我,我男友出狱后你又四处排挤他,把我控制,害他情绪失控自杀了,你害了我,我也要弄得你家破人亡,我从你嘴里知道你最爱你小儿子,我决定了该怎么报复,先逼你离婚,你害死了你妻子。我来你家,看见你儿子可爱,本不忍心,为了下定决心,我当晚就和你同居,每跟你做一次爱,我就当成千千万万个恨,我想不到的是,你禽兽般折磨你儿子,他却把账算到我头上,我不但没离间成功,受伤害的是我和左遥,我累了,不玩了,所以要和你离婚。”
       父亲大笑:“离婚,好,离婚你一个子也别想得到,而且,我儿子就像我养的一条狗,怎么打也不会离开我的,你如果不离婚,我们还可以继续,甚至生个小孩,以后这些财产什么的都留给你和孩子。”
        夏裙说:“我不可能和禽兽在一起生活。”
        父亲说:“我禽兽,打儿子是为了娱乐你,那是我们两个的娱乐节目,你都怪我身上不成。”
       夏裙说:“原来是你的娱乐节目吗,我拍照了,去洗照片时像馆都要我报案,说太残忍了!你自己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父亲笑了说:“还拍了照吗?我看什么,我生的,想怎样就怎样了!我知道有照片,自然会全部销毁的。”
       夏裙说:“我对不住左遥,我也不想再伤害他,照片自然会销毁,只是我们离婚后,我希望你善待他。”
       父亲说:“自然,这个不用你教,一条狗,我唤他回家,他会对我感激涕零,你想离婚,呵呵!我先把你肚子搞大,然后再慢慢折磨你,在这里,你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我要你生不如死。”
       夏裙在里面惊恐的喊:“你要干什么,你这畜生。”父亲扇了夏裙一个耳光,脱衣扑了上去。
       我推开门,父亲和夏裙看到我,惊呆了,我捡起地上的照片,一张一张的看,看父亲狞狰的面容,看我可怜的样子,原来,我一直是父亲的一条狗。
       父亲过来抢照片撕碎,裤子却掉到地上,他说:“左遥,你听我解释,我刚刚说的不是真的。”
       我看着他赤裸的身子,第一次发现他那么猥琐,我说:“你不用解释,我明白,一条狗嘛!”
        父亲说:“不是,不是,你是我精血所生,怎么可能是条狗,你是我儿子。”
        我说:“也是,我是你精血所生,我自然欠你的,我就用血来还。”
       我拿刀子破手指,鲜血滴了出来,我说:“你看着,如果觉得过你精血我就住手,以后我们就互不相欠,形同陌路。”
       血在往下滴,父亲脸色苍白,突然跪下说:“左遥,原谅爸爸,爸爸瞎了眼,为了这个女人才伤害你,爸爸赶她走,再也不找女人,和你一心一意过日子,好不好。”
       父亲还在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就算跪,我不会再感动,我说:“够了没。”
        鲜血溅在地上,触目惊心,夏裙过来说:“不要,你不要伤害自己。”
       我冷冷的对她说:“你还不走吗?”
        夏裙不再说话,她毕竟知道父亲的可怕,踉踉跄跄梨花带雨走了出去。
      父亲猛然抱住我说:“够了,够了,儿子,请你原谅爸爸好不好,爸爸都会改的。”
       我说:“够了就好,以后,我和你就谁也不认识谁了,我走了,你就当没生过我。”我抽出脚,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父亲还在后面喊我,我头也不回,消失在暮色中。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恩怨情仇


       余老师和江老师捅破了那张纸,我便怂恿他接近江老师,两人开始来往,感情慢慢升温,警察也曾来过几次,都被江老师拒绝了,慢慢也就死心,我有时候会想,到底爱情算什么?七年说分手就分手,这到底为什么?江莉一直爱的是余老师呢?还是河神在作祟?
      接下来便是中考,在市里考的,考完,我自我感觉良好,回到学校,已是黄昏,我想推宿舍门,里面有女人的声音,我便站住了。
      余老师说:“莉,我们快结婚了,可是你看上去很不开心,是不是你心里还有他,你自己要想清楚,我爱你,但我也希望你幸福,如果你爱的只是他,我还是愿意退出的。”
       江莉说:“你误会了,我是和他很久了,我现在明白,那不是爱情,我其实真正爱的是你,你才调过来时我就心仪,但你拒人于千里之外,我一直喜欢你,你却从未表示过什么?人总要结婚的,我就决定和警察结婚,要不是警察说分手,要不是左遥告诉我你很爱我,我或许和他结婚了。”
       余老师说:“原来你一直在意我啊!我才来时受过感情伤害,所以冷漠,后来喜欢你了,警察又在,感谢我的好弟弟,感谢你爱我。”
      我进去时两人已经抱在一起,在接吻,见我进来,脸都红了。我对余老师说:“我都进来了,怎么感谢我,你磕响头我也受得起,只是别以身相许。”
      余子光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说:“叫哥哥给你磕响头,你想得美,看我怎么收拾你。”余老师咯我吱,我最怕这个,大笑着说:“你再这样,江老师吃醋了!”
        江老师说:“两个都不小了,还小孩家家似的,不理你们了!”
      我一脚踢开余老师说:“还不快去,有人不理你。”
       这时,外面苏小曼在喊我,余老师趁机报复说:“原来你的她要来,就想我们走。”
      我老大一耳刮子过去,余老师躲不了,委屈得什么似的。
       苏小曼来告诉我说我父亲要离婚,我很久没有在意父亲的事情了,他要离婚,我都不知道心里是悲还是喜。我觉定回家看看。到家时,我听到一些事情,明白了我为什么会受这么多痛楚。
       我到了父亲卧室前,父亲在哀求夏裙:“群,你无论如何不能离开我,我太爱你了,为了你,我可以牺牲一切,包括儿子,我知道你喜欢看我折磨他,我都为你做了!再说了,你也爱我啊!”
      夏裙冷笑说:“我爱你,我什么时候爱过你,我对你只有恨,刻骨的恨!”
       父亲茫然了说:“为什么要恨我,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夏裙说:“姓左的,那年我和我男朋友在你店里打工,你为了得到我,不择手段,陷害我男友偷你钱,让他被抓,你用卑鄙手段占有我,我男友出狱后你又四处排挤他,把我控制,害他情绪失控自杀了,你害了我,我也要弄得你家破人亡,我从你嘴里知道你最爱你小儿子,我决定了该怎么报复,先逼你离婚,你害死了你妻子。我来你家,看见你儿子可爱,本不忍心,为了下定决心,我当晚就和你同居,每跟你做一次爱,我就当成千千万万个恨,我想不到的是,你禽兽般折磨你儿子,他却把账算到我头上,我不但没离间成功,受伤害的是我和左遥,我累了,不玩了,所以要和你离婚。”
       父亲大笑:“离婚,好,离婚你一个子也别想得到,而且,我儿子就像我养的一条狗,怎么打也不会离开我的,你如果不离婚,我们还可以继续,甚至生个小孩,以后这些财产什么的都留给你和孩子。”
        夏裙说:“我不可能和禽兽在一起生活。”
        父亲说:“我禽兽,打儿子是为了娱乐你,那是我们两个的娱乐节目,你都怪我身上不成。”
       夏裙说:“原来是你的娱乐节目吗,我拍照了,去洗照片时像馆都要我报案,说太残忍了!你自己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父亲笑了说:“还拍了照吗?我看什么,我生的,想怎样就怎样了!我知道有照片,自然会全部销毁的。”
       夏裙说:“我对不住左遥,我也不想再伤害他,照片自然会销毁,只是我们离婚后,我希望你善待他。”
       父亲说:“自然,这个不用你教,一条狗,我唤他回家,他会对我感激涕零,你想离婚,呵呵!我先把你肚子搞大,然后再慢慢折磨你,在这里,你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我要你生不如死。”
       夏裙在里面惊恐的喊:“你要干什么,你这畜生。”父亲扇了夏裙一个耳光,脱衣扑了上去。
       我推开门,父亲和夏裙看到我,惊呆了,我捡起地上的照片,一张一张的看,看父亲狞狰的面容,看我可怜的样子,原来,我一直是父亲的一条狗。
       父亲过来抢照片撕碎,裤子却掉到地上,他说:“左遥,你听我解释,我刚刚说的不是真的。”
       我看着他赤裸的身子,第一次发现他那么猥琐,我说:“你不用解释,我明白,一条狗嘛!”
        父亲说:“不是,不是,你是我精血所生,怎么可能是条狗,你是我儿子。”
        我说:“也是,我是你精血所生,我自然欠你的,我就用血来还。”
       我拿刀子破手指,鲜血滴了出来,我说:“你看着,如果觉得过你精血我就住手,以后我们就互不相欠,形同陌路。”
       血在往下滴,父亲脸色苍白,突然跪下说:“左遥,原谅爸爸,爸爸瞎了眼,为了这个女人才伤害你,爸爸赶她走,再也不找女人,和你一心一意过日子,好不好。”
       父亲还在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就算跪,我不会再感动,我说:“够了没。”
        鲜血溅在地上,触目惊心,夏裙过来说:“不要,你不要伤害自己。”
       我冷冷的对她说:“你还不走吗?”
        夏裙不再说话,她毕竟知道父亲的可怕,踉踉跄跄梨花带雨走了出去。
      父亲猛然抱住我说:“够了,够了,儿子,请你原谅爸爸好不好,爸爸都会改的。”
       我说:“够了就好,以后,我和你就谁也不认识谁了,我走了,你就当没生过我。”我抽出脚,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父亲还在后面喊我,我头也不回,消失在暮色中。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学校


       余老师和江老师在暑假完婚了,学校为了留住他俩,特意腾了一套完整的房子给他们,他们也乐意留在那里,余老师担心我,要我读书了就去他家里住,我虽然不想再麻烦他,但也没办法,没想到的是,一直没有联系的哥哥来找我了,接我去了他家。
       我在哥哥那里住下,父亲有时会过来,我就躲在房不出来,嫂嫂和侄女去了广州玩,还没回来,家中就我和哥哥两人。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来市里,初来乍到,很不习惯,拥挤的人群,嘶叫的车子,满街的汽油味,录像厅的打杀声,叫卖声不觉于耳,很不适应。
       还好我一心放在学习上,其余的懒得去管,那天去学校,街上人多自行车也多,我推着自行车走,不敢骑,刚刚才学会,学校在河中央,大河被小岛一分为二,岛上树木成林,花草很多,每到十月,芙蓉花绽放枝头,分外妖娆。
     进了学校大门,有条宽宽的水泥路,前面有个池塘,一塘清水一塘荷,拐弯绕过池塘便是教学楼。今天报到,同学们三三两两进来,我看见水泥路宽阔,便骑了上去,水泥路是个下坡,别人都是呼啸而过,我却卡着刹车慢慢走。
       突然,一骑似箭,车上的人口里大喊:“快闪,刹车坏了。”
       我顿时惊慌失措,刚想拐弯,那车已经撞到我,车被池塘围栏拦住,我人却飞过围栏,坠向池塘,慌乱中,我敏捷的把书包丢在岸上。
可恶的是那人的车被我一阻,顺利拐弯,一冲而过,这就叫运气。
       池水很深,我是禁情河里的好手,倒也不怕,我游到码头前,上了岸,小腿隐隐有点痛,裤子紧贴大腿,我挽起裤管,才发现小腿被割了个口子,鞋里冒出红水来。
       有人惊叫:“哎哟,伤了,快止血。”
      我一抬头,是一个长发飘飘,面容清秀,穿一条白色短裙的女孩子,我知道是撞我的人,没有理她,便去拿我车子。
很多人围观,我衣服湿了,紧贴在身上,很狼狈,只想快回家换衣服。
      女孩在身后说:“你的脚还在流血,要不要去医务室或医院?”
      我低头一块,口子大了点,必须得止血,我刚想蹲下去,她突然蹲下来,拿出一块手绢,折了几折,然后封住伤口,绑紧了,血染红了手绢,但血也止住了。
      我看着她认真的样子,心里一软,原谅了她。我只顾着看她,突然身旁多了一个男人,眉毛很粗,眼睛却不大,他问我:“你是左遥吧!”
       我奇怪他怎么认识我,我看着他点了点头,说:“是,我是左遥。”
       女孩包扎好,站了起来,那男人对她说:“刘云,怎么这么冒失,你以前可不这样。”
       以前是怎么样呢?不过她看上去确实是个斯斯文文好女孩。她脸红了说:“静老师,刹车突然坏了,真对不起,左遥同学。”
       我说:“算了!你也不想这样,没事最好。”
        静老师说:“这一期就是一个班级的同学了,握握手就算认识了。”
       我和刘云握了手,静老师说:“左遥和我去寝室换衣服,刘云你去教室。”
       我跟着静老师进了他寝室,他关了门,在衣柜里翻衣服问:“余老师还好吧,我和他是同学,本来都在这里教书,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执意要去乡下教书。”
       静老师把衣服丢在床上说:“这都是干净的,你快换上。”
       他背过脸去,我背向他迅速脱衣服,他说:“余老师在信上提到过你,说你好,要我照顾你。”
       他丢给我一块毛巾突然问:“你身上怎么这么多疤痕?”
        我擦干身子,迅速穿上衣服说:“弄伤的。”
       他见我不想说也不问了,只说:“你现在住哪里?”
        我说:“我哥哥家。”
         静老师问:“你交了住宿费,什么时候搬来宿舍,我好做安排。”
        我说:“明天周末了,下星期就搬过来。”
        静老师说:“好的,你把衣服放我这,我帮你洗一下,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余老师都千叮万嘱要我照顾你的,我是你的班主任,我姓静,以后就叫我静老师吧。”
       我感激的说了谢谢,和静老师进了教室,班上的同学齐刷刷看着我这个落汤鸡,发型是锅盖头,要是现在,会说很时髦,那个时候流行长发,我这样自然很土,加上衣服又是成年人的,给人感觉就是乡下孩子没衣服,捡了大人的衣穿,我又比静老师高,衣服穿着很滑稽。
        静老师说:“同学们,你们基本上是一个班升上来的,只有几个是考进来的,这个同学叫左遥,今天被刘云撞了,穿了我的衣服,你们不要笑他,以后大家一起好好相处。”
       一个学生起哄说:“老师,他也太土了吧,倒不像乡下来的,是上个世纪来的。”
        教室里哄堂大笑,有拍桌子拍凳的,乱成一片。
        静老师说:“熊军,你说什么呢?怎么能这样说同学,大家静一静,左遥,你去坐下,后面有个空位。”
        我没理他们,往后面走去,熊军伸腿想袢我,被我踢了一脚,他疼得直哆嗦,却也不好说什么,那些想看戏想捉弄我的才稍稍收敛。
        我本来就讨厌姓熊的,还来惹我,我会怕谁不成。我坐下来后,教室里才安静下来,听静老师说话。我没想到我熊军那一踢,却留下祸根,此是后话,听我慢慢说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                              哥哥一家

       其实我和哥哥比较陌生,这次他主动找到我我很奇怪,因为我一直没和他联系过,不过后来我知道了,是父亲叫他来接我的,父亲和他一直有来往。
      放了学,我从学校出来,推着车过了人群,进了巷子,把车放在楼下过道,锁好便上了三楼。哥哥家房子还算宽敞,三室一厅,哥哥把一间做了书房,我来了,便在书房安了一张床,暂时住下。
      我进房间时哥哥在写什么,哥哥和我长得很像,都遗传了父亲的基因,高大帅气。我和他打了招呼,他说:“今天去学校还好吗?”
      我说:“今天很惨,被人撞到水里,还穿着别人的衣服呢!”
       他没回头说:“没伤着就好,今天你嫂嫂和雪儿会到家,我还在赶稿,你先去做饭,等下我来炒菜。”
       我说:“你忙,我会做菜,你等着吃就行了。”
       哥哥笑笑说:“看不出,我家小少爷还会做菜,爸爸那紧张劲,我还以为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呢?”
       我没理哥哥,父亲紧张我吗?一点都不好笑的冷笑话。我在厨房里忙起来,做饭炒菜,突然有人进来,用手封住了我的眼睛说:“猜我是谁,快猜。”
       我说:“放开手,鱼要焦了!”
       后面听声音不对,忙放开我,哥哥听到声音,忙出来了,接过嫂嫂手里的东西,雪儿早就抱住他说:“爸爸,想死我了,我好想你,怎么我和妈妈不在家,你就请佣人了吗?”
      哥哥说:“小孩子家家,永远长不大,做菜的是我弟弟,你叔叔呢!”
      哥哥叫我出来,给我介绍说:“这是你嫂嫂,这个小顽皮是你侄女,雪儿快叫叔叔。”
      我喊了嫂嫂,嫂嫂便说:“左遥好,你哥哥说你在这住下了,很好,把这当自己家就行了,雪儿叫叔叔。”
      雪儿说:“我凭什么叫他叔叔,他才那么点大。”
        我尴尬的笑笑,哥哥说:“我和他都是你爷爷的儿子,你说该叫啥?”
        雪儿一嘟嘴说:“爷爷新娶的老婆我也没叫过奶奶的,不值得我叫。”
       哥哥回头问我:“左遥,饭菜做好了没?”
     我说好了,可以开饭了,嫂嫂就说哥哥不该让我做饭,说我是客人,哥哥笑笑说一家人不讲客气。
        我把菜上齐,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哥哥说:“弟弟,你可比哥哥幸福多了,哥哥那时候读书,读完初中爸爸就说不让我读了,幸亏妈妈坚持我才有今天,你出生后给家里带来运气,爸爸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爸爸总说好日子是你带来的,对你特别好,我和他们可是过的苦日子,哪像如今的你,这么大了爸爸还紧张得不得了,对我千叮万嘱要我照顾你,不要怪哥哥一直没去看过你,因为我嫉妒,我就买房子爸爸给了钱,以后爸爸的家业,都是留给你的。”
       嫂嫂说:“你吃饭吧!哪里饭就噻不住你嘴了,你看看你弟弟弄出来的饭菜,比你的不知道好多少,妈妈死了那么久,他日子再好过,能好到哪里去。”
       听了嫂嫂的话,我有想哭的冲动,我忙低下头,默默吃饭。
       哥哥问我是说:“对了,弟弟,老家有个叫路遥遥的作家,最近那本河神咒很火,我们电视台想采访他,你认识吗?”
      雪儿说:“爸爸,河神咒作家是你老家的啊!,那小说写得太好了,我昨天才买到,在车上就看,真的很好。”
       我说:“认识,我们学校的,他人很低调,不会接受采访的,左雪,我送一本他签名的小说给你好不好?”
      左雪说:“小叔叔,真的吗?太好了,谢谢叔叔。”
      我放下碗筷,进房间拿了本河神咒,然后签上名字,写上:送给左雪读者,开心每一天。
      左雪看了签名,很高兴说:“哇,小叔叔准备了这么好的礼物给我,谢谢小叔叔,妈妈,我好开心。”哥哥说:“傻丫头。”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三   宿舍事件

      住进学校,新鲜事情接二连三。
      首先是洗澡,很多人盯着身上的伤痕和脖子上的金锁项圈,看怪物似的,让我很不舒服,一次一个高三的看我不顺眼,过来欺负我,我不动声色让他吃了个暗亏,后来还有人过来,没讨到好处,不过他们也恨得牙痒痒,又没办法,我的情况才有所改善。
       跟我一个宿舍的有六人,一个斯斯文文的叫张净云,一个很帅气满脸青春痘的就是想欺负我的熊军,他是市长的小儿子,还有就是和我一样是农村来的叫欧阳文,胖子叫陈克夫,一个有点痞气的叫李煜,住在一起,摩擦是有,但也还算相安无事。
      晚自习后,老师刚刚出去,熊军就站到课桌前说:“昨晚我梦见闰土,带着个铜圈圈,圈圈上还有一把铜锁,土啊!好想吐。”
      同学们有的笑,有的愤愤不平,我没有理他,收拾完东西往外走,他把我拦住,问:“土不吐。”
        因为师父的原因,我本来就讨厌姓熊的,我说:“你吃了屎啊!还没吐完。”先他嘲弄我同学都还忍着笑,我话一出口,所有同学都哄堂大笑起来。他还在消化,我已经走很远了。
      洗完澡,我最后一个进去,他们正在谈我的河神咒,那时别说手机,电脑什么的都还没有,最大的兴趣就是看书,因为我是本土作家,虽不是很出名的书,他们兴趣还是蛮大的。
       熊军说:“净云,你说作者干嘛把结局编得那么惨,男主角来找她了,她等了几十年,就不能多等一天吗?”
        净云说:“死也是一种解脱,那男人结婚生子,女人痴痴等了这么多年,知道真相只怕会更痛苦。”
       我说:“之所以叫河神咒,自然不会大团圆结局,小说中男人还去找女人了,只怕生活里,男人已经忘记了承诺,或许,人都忘记了!”
       欧阳在我上铺,他说:“要是我就写破咒了,男人找到女人,幸福的生活。”
       我说:“那他妻子怎么办,孩子怎么办,世上事哪能件件如意。”
      这时,净云突然说:“左遥,你床上好臭。”
      我一闻,果然是的,我翻开枕头,提起一双臭袜子问:“谁的裹脚布,干嘛丢我床上,恶心。”
       欧阳下来说:“真的好臭,快扔了!”
       熊军笑了说:“我的,才穿一次,不要了,送给你们乡下人,也学着穿袜子。”
       我没理他,把袜子丢垃圾桶里,然后又把枕心拿出来,把枕套也丢了,再打水抹了床,毛巾也不要了,我有洁癖,也是故意做给熊军看。
       熊军恼了说:“不识抬举。”
       欧阳看不过去说:“你欺负人,人家不理你,你还说。”
      熊军本来想挑衅我,见我不理,一拳打在欧阳胸口说:“我就喜欢欺负乡下人,咋的。”
       净云忙说:“熊军别闹,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欧阳被打了一拳,不敢做声,盯着熊军,熊军见他瞪眼,又是一推,欧阳没站住,倒我身上,我扶住他,把他拉到我身后。
      我冷冷的说:“你父亲吃草的吗?会养不会教。”
       熊军见我骂他父亲,如何忍得住,挥拳打我脸,我一把抓住,另一手已经扇了他两个耳光。说真的,他们都没看清我怎么打了他,只看到他挥拳打我和俩声脆响。
       熊军被打,如何咽得下这口气,他又向我扑过来,我也不客气,不但推开了他,仍然两个清脆的耳光。
     净云忙抱住我,李煜抱住了熊军,胖子把静老师叫来了。
        静老师对我吼:“左遥,你怎么能打同学,还打这么重。”
      熊军这才发现自己鼻子在流血,说:“哇,流血了,你打我,还打这么重,我爸爸妈妈都没打过我,学校不把你开除,我这书还能读吗?”
       他说完,冲了出去,静老师想喊住他,已经走了很远。静老师进来说:“你还真会给我添乱,一来就没消停过。”
      我心里憋屈,也不理他,躺床上脸朝墙壁。静老师说:“呵呵,一个比一个倔强,你好自为之,我尽力而为。”
       说完,静老师生气的走了。净云过来说:“你呀,还生老师气了是吧,老师不是不明白,但你也不想想,熊军是市长的儿子,你给老师捅娄子了,你知不知道。”
       欧阳急了说:“那怎么办,这不是我害了左遥吗?左遥一直在忍,是我挑起事端的,左遥,对不起。”
      我安慰他说:“不关你事,我看见姓熊的就不顺眼,大不了开除,大家睡吧!”
     静老师果然为我尽力了,让我不至于开除,只是记了一大过,然后必须在校会上做检讨。检讨是净云帮我写的,写得很好,我才知道他是学       静云是学校的才子,笔名林中云,和才女流云【刘云】都在我们班上,之所以代我写是我说不知道怎么写,他为我担心,便替我写了。
      我打市长的儿子在学校引起轰动,学生都想一睹摸老虎屁股的人,我不觉得羞愧,读检讨书当作是英雄事迹报告,我读完,下面竟然有掌声,开始陆陆续续,然后响应的越来越多,自然最没面子的是熊军和陪他来的妈妈,自此熊军更加恨我,以后因此而吃了他很大的亏这是后话。
     会后,净云告诉我,学校有史以来第一次作检讨有人鼓掌,说明熊军在学校一直飞横跋扈,不可一世,这次检讨,他比我更没面子却也无可奈何。
发表于 2018-1-13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3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稻村先生很有年代感、人伦纠葛和情感拉锯战意味的长篇小说。虽然只是看了开头几章,就有了不忍释卷的感觉。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船还行 发表于 2018-1-13 21:12
欣赏稻村先生很有年代感、人伦纠葛和情感拉锯战意味的长篇小说。虽然只是看了开头几章,就有了不忍释卷的感 ...

谢谢老师点评,问好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飞车事故


       星期六下午放学,宿舍的人收拾下准备回家,欧阳要回乡下,胖子和陈克夫走了,我和净云,熊军同路,三人骑上车冲出校园。
       熊军总和我搭讪,我见他不记仇了也不好不理他,净云看着我们和好了也替我高兴,三人有说有笑往家走,到了书店,净云说要去看阵子书,我也想进去看看,熊军拉住我说:“左遥,和他进去了,天没黑他不会出来,我们先走。”
     净云也说:“你骑车技术不好,先回家,免得你哥哥担心,明天我还会来,你也过来就是。”
     我只好不进去了,和熊军往家走,两人都不说话,熊军则慢慢和我拉开距离,我便不理他,直接向家骑去。
     进我们家巷子口有个菜市场,是个下坡,我看见人多,准备下车,还没下来,突然后面有人狠狠推了我一下,我一慌张,车子对准一买鱼摊位冲了过去,我一个倒翻身下了车,自行车却撞在买鱼汉子身上,把他撞翻。我虽然没事,却呆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买鱼汉子爬起来,指着我骂:“瞎了你的狗眼,你怎么骑车的,看你怎么赔我。”
      汉子被撞在地上,地上很脏,他浑身脏水,极其狼狈。我忙说对不起,他一把揪住我,就要打人,其余买菜的人也为过来帮他忙。我理亏,也不好还手,我说:“我赔钱好了!”
     他说:“至少赔一百块钱。”
       那时一百块也不算少了,我一个学生,他竟狮子大开口,还好我身上有,只想脱身,便掏出来数一百块给他,我拿车准备走人。没想到他再次揪住我说:“你单车还想要的话再给一百。”
      我涨红了脸说:“你欺人太甚,我只是一个学生,赔了一百你一天还赚不了这么多,做人不能太贪心。”
      市场里的人你一嘴我一嘴,有说要他放了我的,有说要我再赔他钱的,我知道他看见我身上还有钱,不肯罢休,他如果再这样,我准备给他点颜色看看。就在这时,我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巷口,我忙叫:“勤姐。”
       那女孩和身边的男孩看过来,女孩和哥哥一栋楼,都在三楼,门当户对。我看见他们看过来忙喊:“勤姐快过来,我是左遥。”
       张勤见是我,走了过来说:“张三,怎么欺负我弟弟呢。”
      张三看见那男孩,好像很怕说:“龙哥,勤姐,是你弟弟骑车撞了我,我就······”
       龙哥说:“不就撞一下吗?你又没怎样,还欺负他,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群人,还不都散开,在这鬼叫,是不是都不想做生意了!”
       人群看见龙哥开口,都散了,龙哥威风凛凛,让我佩服至极。勤姐说:“左遥,他敲诈你没,如果有,告诉我。”
       我确实撞了张三,那钱我也没打算要了,就说:“算了吧!”
        龙哥说:“什么算了,你只是个学生。”
        龙哥瞪着张三,张三忙把钱拿出来给我,龙哥说:“张三,你也越来越狠了,敲了一百块还不罢手。”
        说完,我们三个往家走去,龙哥把我们送到楼下,转身走了。
        我说:“谢谢龙哥,你今天帮了我,我记住了。”
        他头也不回向我挥了挥手,那样子很酷。我对勤姐说:“干嘛不叫龙哥哥上去坐坐,他人真好!”
        勤姐说:“人好有什么用,我爸爸妈妈不喜欢他。”
       这么高大英俊的男孩勤姐父母为什么不喜欢呢?我不明白但也不敢问她。我说了谢谢我们各自进了家门。
        吃饭时我说了下午的事,问哥哥才知道,龙哥没有工作,是混黑社收保护费的。哥哥说:“左遥,以后千万不要和他们来往,他会把你带坏的,你们小孩子单纯,容易上当受骗。”
     我说:“我只知道   谁对我好,谁帮助过我我就要对他们好,我不管什么黑社会白社会。”
      哥哥说:“怪不得了,你是温室里长大的,不知道人心险恶,过的又是少爷一样的生活,像我那时,家里穷,苦得跟苦瓜似的,吃没吃好,穿没穿好······”
        嫂嫂打断他说   :“吃饭吧,左遥也不是小孩子,我当老师都没你唠叨。”
        哥哥说:“他不是小孩子,你不知道爸爸怎么惯他,每月千多块钱要我给他零用,一个学生,哪用这么惯着,我读高中的时候,几十块爸爸都要和我斤斤计较,这样惯着他,只会把他惯坏。”
       嫂嫂说:“你这是教育孩子呢?还是吃醋,你买房子爸爸不是也给你钱了吗?你读高中,家里穷,哪能跟他现在比。”
       哥哥说:“我吃醋,你真是的,我教育弟弟的,你插什么嘴,还是老师,玉不琢不成器你知道吗?弟弟娇生惯养,以后怎么在社会上立足。”
       我再也忍不住了说:“哥哥,我娇生惯养是你娇惯的吗?你这么多年有没有关心过我,你知不知道我和爸爸脱离了父子关系,我绝望的时候你又在哪,你知道河神咒谁写的吗?是我,你想想看,一个娇惯的孩子会写这样凄凉的小说吗?哥哥,你只是活在你所想的世界里,我给你看看一些东西。”
        我进了自己的房子,把我的日记和夏裙拍的照片丢在沙发上,然后进了房间,想起过去,眼泪流了出来。过了很久,哥哥开门进来,坐在我床头,他眼睛红红的,一直说着:“弟弟,对不起,弟弟,对不起。”
      他陪我躺下,搂住我,眼泪滴在我脸上,我安慰他说我没事,他却一直自责,直到我睡着了。
发表于 2018-1-15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救人


      星期一到学校,我本想找熊军问清楚他为什么推我,我进教室,他正惟妙惟肖的描述我撞人的糗事,毫不避讳的说出是他推我的,我一进去,他挑衅的看着我,我没有理他,直接走去座位,他拦住我说:“拽呀,是我推的你,你继续打我呀!”
     我还想继续读书,不想再惹他,我绕过他走向座位,他指着我说:“你他妈就一孬种。”
      我说:“我只是不想和畜生一般见识,狗也好,熊也好,狗熊也好,没关在动物园笼子里,自然不敢去惹它。”
      同学们本就为我抱不平,但不敢惹熊军,只是同情的看着我,听我说完,都大笑起来。熊军气急说:“你骂我,有你好受,你等着。”
      我说:“让你,不是怕你”。
      他说:“你会后悔的,敢骂我畜生。”
      我冷笑了一声,又有什么,要来的总会来,很多同学为我担心,我却泰然处之,老师进来了,闹剧暂时收场。
        下午,上午课后,欧阳找到我说:“左遥,我找你有点事,我和你去教学楼顶说”。我说:“什么事,还要上楼顶。”
        他说:“我有点私事,下面人多,还是上楼顶好些,求你了,不耽误你好久。”
         我见他说的诚恳,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什么事情要上教学楼楼顶,但还是和他去了,楼高四层,楼上是平顶,我到了楼上才知道上当了,楼上有三四个高三的学生,其中有一个就是在浴室吃过我亏的,熊军也在上面,还有三个不认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瞪了一眼欧阳,他胆怯的看着我,我知道他也是被迫的,叹了口气,准备下楼,谁知道门被他们锁上了,我胸中燃起怒火,看来,退让只会更加麻烦。
      熊军说:“左遥,敢惹我,你现在求饶,给我磕几个响头,然后再从我胯下钻过去,我就放过你。”
       我说:“熊军,你给我磕十个响头,从我跨下钻过去,我也放过你。”
       熊军气急说:“还不动手,给我往死里打,出了事情我负责。”
        欧阳走过来说:“熊军,你说只是说清楚,不打人的。”
        熊军一脚踢开欧阳,那几个人围了过来,第一个动手的是那个吃过我亏的高三学生,他还没挨着我,被我一脚踢出很远,直到完事还没站起来。
        那几个一拥而上,学生我倒不怕,几个混的还能勉强接我几招,我退到楼边上,楼边有米高矮围墙,那个力气较大的一掌推向我,想把我推到楼下。他们真的能这样无法无天吗?从四楼跌下去,哪还有命在,就算杀红眼也不能置人于死地啊!我见他这么凶残,故意不让,让他以为会得手,用劲更足,他手掌还没推到我,我已经闪开,他却像离铉的箭射下楼,我反手一捞,抓住了他的小腿,我吼:“你们还想过来送死吗?”
       那人悬在空中,拼命求我救他,拉他上去,他的尿从裤子里出来,滴到楼下,楼下才下课,立即有人发现在那惊叫。那几个也被我神勇吓傻,我才把那人提上来,那人上来磕头如蒜,谢谢我救了他,其余的包括熊军欧阳,只是呆呆的看着我。
       楼梯间有人敲门,熊军打开门,上来几位老师,知道都是熊军弄出来的,也不好说什么,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不过,从此再没人敢惹我麻烦,我也在学校出了名,成了学校茶余饭后的谈资。
       熊军经过那次,关系反而和我好起来,不但不再针对我,也收敛很多,不去随意欺负别人,我也不再反感他。星期六,我们三个进了书店,看了阵书,接近黄昏才出来,三人边走边聊,我老觉得有人跟踪一样,告诉他俩,他们不信。
       熊军说:“你看录像看多了还是武侠小说看多了,我们是学生,没钱,也不是黑社会。”我说:“小心点好,我真有这感觉。”
       净云胆小,我和熊军把他送到家,然后和熊军在岔路处分了手,我才没有那种被跟踪的感觉,又觉得哪里不对,猛然想到熊军到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他要经过一个小巷,那里很偏僻,如果是跟踪他,那大事不妙,想到这,我忙赶了过去。
       我赶到巷口,果然看到三个男人在打熊军,熊军嘴被塞住,那三人对他拳打脚踢,我驱车过去,撞倒一个男人,一拳勾倒一个,那一个也被我一脚踹开,他们三个还要上来,我过去一顿爆打,他们往巷外跑去,我没去追,过去扶起熊军。
       我拔出他嘴里破布说:“我说了有人跟踪吧,你又不信,什么人打你呀!”
        他说:“我也不知道,好像和我爸爸有关系。”
        我背起熊军,送他回家,他家有个独家小院,小院有围墙,一栋两层小洋楼。我到了院门口,按了按门铃,开门的是熊军的妈妈,她看到熊军伤成这样,心痛至极说:“怎么又是你,你怎么老跟我们熊军过不去,我们家熊军碰到你就没好事。”
      我说:“阿姨先别说这么多,快打电话给医院吧!检查完没事就放心了。”
      熊军妈妈赶紧打电话,很快,车子就来了,我又从床上抱起熊军,把他放上车,熊军一直嚷嚷没事,不愿去医院,他妈妈死活不肯,告诉熊军,他哥哥已经挂了号在那等了。
      我正奇怪熊军妈妈怎么不跟了去,她却对着我似笑非笑,我迷惑了,她这是什么表情,这时,我感觉我的后面还有一个人,我一回头看时,惊呆了,怎么没可能是他,他不是江老师前男友,那个警察吗?他怎么会在这里,他狞狰的看着我,一棍向我打来,我只觉得天旋地转,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之所以让警察得手,是因为见到他让我太震惊,太意外了,我想,活到这么大,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他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六     熊来福

      我是被冷水泼醒的,醒来时,我被吊在院里一棵大樟树上,水是警察泼的。我对熊军母亲说:“伯母,熊军不是我打的,我只是救了他。”
      女人很冷漠对警察说:“家伦,这小子老跟你表弟过不去,你给我好好教训教训,只要不打死就行,我要去医院看军儿了,不知道被他弄得怎样了,想想就生气,对付这样的小流氓,你不需要客气。”
      警察说:“姑妈放心,交给我就好!”
      这正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为了余老师,拆散警察和江老师,如果没有我,或许警察和江老师已经结婚。警察看上去很憔悴,我知道他对江老师是真心的,撞到他手上,也算是天意了!
       他盯住我说:“真是老天有眼,让你这坏透了的小杂种落到我手里,我被你害得这么惨,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说:“你们警察可以这样公报私仇吗?而且我没有打你表弟,是别人打我救了他。”
       他说:“这个我倒是相信,我来这里不是以警察的身份执行公务,我只是一个被你残忍伤害过的人的身份,我只是来报仇的,我爱江莉有多深,就恨你有多深。”
        我说:“这个我承认我错了,不过,爱一个人不就是让她幸福吗?江老师现在很幸福不是吗?你想发泄你就来,我心甘情愿。”
        警察不再说话,解下我裤带,一鞭一鞭的抽打,狠狠的发泄,我不恨他,渐渐的我麻木了,也不知道疼了,他还是疯狂般的抽打,直到有人走了进来。
      进来的是熊军的哥哥,他大叫:“表弟住手,家伦啊!是他救了你表弟,你是警察,你该问清楚的,你看你把他打成什么样了,我们如何对得起他。”
       家伦住了手,两个人放我下来,家伦说:“姑妈叫我打的,我。。。 ”
      熊军哥哥说:“妈妈糊涂,难道你也糊涂吗?”
      我说:“你别说他,他打得好,是我欠他的我活该。”我穿上衣服裤子,背了书包想走,但由于伤得不轻,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警察和熊军哥哥扶住我。
       警察有点后悔说:“左遥,对不起。”
       我说:“我不会怪你,你不用说对不起,我欠你的,打我能让你解恨,我就当赎罪。”
      熊军哥哥说:“左遥不能走,伤的地方必须处理,要不去医院。”
       我实在走不动,也不想哥哥担心,我说:“不必去医院,你扶我进去休息下,还有我和熊军单车还在巷里,别丢了。”
       熊军哥哥熊子祥和家伦把我扶到床上,我打了电话给哥哥说在同学家不回家睡了,然后,熊子祥帮我上了药,又叫保姆做饭给我吃了,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醒来时,有人在玩我脖子上的金锁,见我睁开眼睛,激动的问:“你的金锁哪里来的,你是谁,金锁为什么在你身上,叶甜儿是你什么人,你快说。”
       他这么问我,我一下就明白了,原来, 市长熊建国就是熊来福,他没有死,也没有消失,只是改名字了,原来他早就遗忘往事,忘记了师父,可怜师父还在痴痴的等他回去。
       我眼中冒出火花,我指着他骂:“原来你就是熊来福,你没良心,你知不知道,叶甜儿一直在盼你回去,她盼了一辈子,可你都干什么了,结婚生子,你怎么这么狠心,让我师父孤苦伶仃等你归来,你的良心去哪了,你忘记你的誓言了吗?我师父真可怜,碰上你这个忘情负义的白眼狼。”
      我忍不住心中怒火,扇了熊建国一个耳光。
        熊建国只是痴痴的望着我,嘴里说着:“我是畜生,我不是人,我错了,我当时派我现在的妻子去找过甜儿,我上她当了,她喜欢我,可能根本没去找,只说甜儿死了,那时我刚刚调来这里,工作很忙,我该亲自去接她的,我混蛋,我该死,我该亲自去接甜儿,我怎么能随便相信别人啊!我为什么不亲自去啊!”
     熊建国越说越伤心,越说越悲痛,我怕我再呆在那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我走了出来,熊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想过来拉住我,我说:“熊军,你爸爸是河神咒里的男主角,真好笑,我走了,真好笑,这世界真巧。”
        其实我不该说的,平时我们讨论河神咒,我告诉过他们这是真实故事,我还告诉他们男主角现实生活中比小说更可恶,到现在还没出现,每每说到这,熊军总是义愤填膺,恨不能把那男人找出来枪毙,不知道他知道是他父亲,他心里会怎样,这个,是我不能揣测的,我哪里管得了这么多,为师父正痛心痛肺呢!
      我冲到外面,外面下着雨,我脸上流的,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苦命的师父,我回到家里,写信告诉师父,熊来福死了,死了很久很久。

发表于 2018-1-16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七选择


      熊建国一直找我,我恨熊建国,一直躲着不见他。
      熊军变了很多,再三为他母亲所做的事情道歉,我说没有恨过他母亲,我恨的是他父亲,恨之入骨,熊军看过小说,自然也明白,他变得消沉了。
       父亲为了讨好我,让师父住进乡下老家,他一直住在市里,却不敢提出和我见面,哥哥想撮合,被我拒绝了。
       转眼冬天又来了,大雪覆盖了整个小城,我有一中篇发表,大伙要我请客,星期天便都未回家,我叫上宿舍的同学,然后还有刘云,我说:“城里我不熟,只求别特意为我省钱,找家好点的酒店。”
      胖子说:“大雪天的,最好吃火锅,”刘云说:“吃火锅去南正街,那里很有名且经济。”
      我们进了酒店,店里生意很好,几乎客满,还好有个位置没人,我们坐好,准备点餐。
      这时过来一位服务员说:“请你们去包间坐。”
      我说:“这里不是很好吗?我们都是学生,去包间价钱贵些,我们消费不起。”
      服务员说:“没事,同学聚餐就该安静点,外面吵,我们老板说了,很少有学生来聚餐,他打五折,只收半价。”
      大伙疑惑了,这是什么道理,服务员又说:“你们有口福呢,老板还说亲自下厨给你们做菜,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
       熊军说:“进去,进去,还能把我们吃了,有吃吃就吃。”
       我们进了里间,火锅上来了,配菜很丰富,啤酒搬来一箱,熊军拿酒就倒说:“大伙尽管吃,左遥钱不够还有我。”
      大伙放开吃了起来,我心里一直疑惑,直到上炒菜,我吃到嘴里,便明白了,我对他们说:“你们慢慢吃,我突然想起哥哥有急事找我,我先走,你们放胆吃,我会先结了账。”
      净云说:“是特意为你庆祝,你走了,这算什么了!”我说:“我一定要走的。”
      这时,门开了,进来的不是服务员,是我父亲,走到我面前,死死的抱住我说:“左遥,爸爸好想你,原谅爸爸好不好。”
      父亲头发白了很多,脸上也开始有皱纹了,他抱着我,老泪纵横,我心中一阵发酸,我硬下心肠说:“你松开,我不认识你!”
     父亲抱住我突然跪下来说:“左遥,你就是要爸爸现在去死爸爸也答应,但爸爸祈求你原谅爸爸,爸爸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啊!”
      我觉得父亲是在演戏,什么都没有了吗?他有钱,有哥哥,只是他演得很逼真,让我也渐渐入戏。
      他死死抱住我,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我的心渐渐软化了!
       净云和刘云过来,想扶起父亲,父亲跪在那抱我腿不放。
       刘云生气了说:“左遥,你不怕天打雷劈啊!你爸爸都跪你了,他就算千错万错,你也该原谅他了呀!”
        别的同学也开始指责我,他们不知道父亲对我做过什么,如果他们知道了,还会不会要我原谅父亲,看着父亲伤痛欲绝,我的心软下来,虽然我还是怀疑他演戏的成分占多数,我还是原谅了他。
      我说:“爸爸起来,我没恨过你,也不怪你,哪来的原谅。”
     父亲起来,紧紧的抱住我,眼睛里充满真诚,让我再一次疑惑了,要不是受过太多的伤害,我会怀疑以前的事情只是一个梦而已!
      熊军开酒庆祝我们父子团员,后来,他们私底下问我和父亲是怎么闹僵的,我避开话题,他们也就不再追根了。
      师父来信说:“左遥,爱情还是可信的,要不是来福死了,他一定会找我的,虽然他去了,他的心一直在我身边,我能感受到,哪天,我们的心就可以在一起了。”
       看着师父的来信,我的心很疼,原来,生活在谎言里比现实幸福得多,可师父要的,不一定是谎言啊!或许和熊来福见上一面,更能让她安心呢,
         熊军被他父亲缠得烦了,逼我和他父亲见面,我也觉得该有个了结,答应了。
         熊建国比我第一次见他时老了,憔悴了,他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指着他鼻子说:“你知不知道叶甜儿盼了你多少年,等你多少年,你知不知道她天天在河边喝酒天天骂河神,天天无时不刻在思念你吗?你承诺她你如果负心你就死在禁情河里,你的承诺哪里去了,你为什么不去找我师父,这是为什么呀!你让她为你憔悴,为你发疯,为你苍老,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啊!”
      我指着他说着,想着可怜的师父,泪水如雨。
        熊建国声泪俱下,突然跪倒在我面前说:“我要见甜儿,我要见她,你告诉我,她在哪儿,我不见到他,我死也不会瞑目的。求求你,左遥,我要见她,我不见她我会疯的。”
      幸亏是在父亲餐厅的包厢里,要是被人看到市长如此失态,会引起全市轰动的。
       熊军拼命去扶他父亲起来,他父亲看着我苦苦哀求。
      我说:“你算了吧,我已经写信告诉师父你已经死了,既知如此,何必当初,我想,你的死比你的背叛师父或许更容易接受些。”
      熊建国死死抓住我祈求,突然,熊军也跪下来代他父亲求我,我为难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发表于 2018-1-17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 叶甜儿之死


     冬去春来,太久的等待让师父灯枯油尽,我一封熊来福已经不在人世的信给了她致命的打击,她完全崩溃了,在她弥留之际,我带上她的熊来福,由他大儿子开车,去乡下见她最后一面。
        师父躺在我的房间里,瘦得已经不成人样,一脸憔悴,一脸哀伤,让我心里很痛,我抱住师父,放声痛哭。
       师父摸着我的头发说:“傻小子,哭什么,你要为我开心,我很快就能见到我们家来福了,你不知道师父有多幸福吗?”
       我说:“师父,我不要你死,我要你活着,我要你好好的活着,师父,对不起呀,熊来福没死,我骗你了!我带他过来了!”
       师父说:“左遥,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别安慰我了,听说你跟你父亲和好了,很好,师父就放心了,师父也没留什么给你,就一把金锁,你一定要保存好,不要变卖,那是来福送你师父唯一的东西,你一定要留着,那是我一生的爱啊!”
       我泣不成声答应师父说:“师父,来福真的来了呀!”
       熊来福一直在痛哭,他一下跪在床头,抱住师父,撕心裂肺的喊:“甜儿,我回来了啊!甜儿,我是来福啊!甜儿,我对不住你啊!你千万不能死,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啊!你要死了,我就真的只能跳禁情河了啊!”
      师父见到来福,苍白的上红润起来,双眼由于惊喜而灵动了,她坐了起来,人也精神了,她抱住来福说:“来福,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做梦吧!左遥也在,我还没死,真的是你啊!来福,你真的回来了,没有辜负我,我好幸福啊!”
       熊来福说:“甜儿,我回来了,我回来的太迟了,我不是人,我对不起甜儿,以后,甜儿生,我生,甜儿死,我绝不苟活。”
       师父说:“来福,过去的事情不要再说了,那些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终于见到来福了,能见到你,是我等了一辈子的事啊!我好开心,抱紧我,来福,我好幸福。”
       突然,师父脸色再度苍白,身子软了下去,来福说:“不要啊!甜儿,你千万不要死啊!我想好好来陪你的,我们好不容易才见面啊!我送你去医院。”
        师父看着他说:“来福,没用了,你好好听我说话,我有件事想求你,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
        熊来福说:“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做到。”
       师父说:“左遥这个孩子从小就很可怜,我看着他长大的,我把他当我自己的孩子,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是不是,这孩子命苦,我把他交给你。”
        我知道师父疼我,也知道师父怕熊来福自杀,在她心里,我和熊来福是她最亲的亲人。
        熊来福说:“甜儿,我答应你,其实,我派我现在的妻子找过你,那时,我刚刚来这里,很忙,我知道这只是借口,我错了啊!甜儿,我就是死一千次也不能回头了啊!”
       师父说:“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这是河神,可怕的河神咒。来福,抱紧我,我好冷,我看见河神了!”
      师父闭上了眼睛,熊来福苦叫着,悲痛欲绝,昏死过去了,他儿子一直在门外,见父亲昏倒,赶忙进来。
        我强忍悲痛,为师父处理身后事情,熊来福全程陪着,要他儿子披麻戴孝,他儿子死活不肯,还好师父有我,治丧期间,只要我哭,熊来福便过来抱住我痛哭流涕,两人哭做一团,还好有他儿子在,很多事情由他处理了。
        到师父入土了,他儿子催他回去,他说要去河边走走,我们来到河边师父小屋里,熊来福进去后,看到里面和他走的时候差不多,一桩桩,一件件涌上心头,他泪水从没干过,从屋里出来,他便拼命往河边跑,我还沉浸在悲痛之中,他儿子知道事情不妙,追了过去。
        我到那是,他儿子死死的揪住他,跪在他面前,说着:“爸爸,不要啊!爸爸,不要啊!”
        熊来福一心求死,我走了过去,狠狠的给了他一个耳光,说:“你怎么这样,你辜负了师父,她原谅你了,你忘记了她临死时要你答应照顾我吗?你难道她死的愿望你都不帮她实现吗?你是市长,你也该注意影响,你这样去了,你让你儿子他们怎么做人。”
        熊来福说:“左遥,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我对他母亲也失望至极,我不想再看见那女人。”
       熊子祥说:“爸爸,你怎么能这样说妈妈,你这是推卸责任。”
        熊来福说:“所以我不推卸责任,选择死亡。”
        我说:“你要死也好,要活也好,先处理完市政府的工作,然后安排好我再说,我想我师父也不想你现在这个样子。”
       熊来福冷静下来说:“左遥,你答应了一件事情,还有子祥你也听着,等我死后,我是要和甜儿在一起的,碑上就刻熊来福三个字。”
       我和子祥答应下来,熊来福回市里后,很快退了下来,办妥一切事情,死活不愿呆在家里,搬来了我和父亲的住处,说是要照顾我,我和父亲哭笑不得,只要我和父亲有空,他就缠着我们说师父的故事,行为做事,完全像个小孩子,我们只好由着他,家里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三个男人,暂时就这样住下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2.186457 second(s), 125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