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沙漠驼铃

[原创中长篇] [世纪船山.中篇连载] 狗日的中年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07:3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纪船山.中篇连载] 狗日的中年
                             六

        “欢娱嫌夜短,寂寞恨更长”,每周周末,谈不上欢娱,最多算平静,但就是过得很快,抽几壶烟就过了。他有点留恋又有点欣喜。老婆早为他准备好了换洗衣服,只等洗了澡后弥补五天的牛郎织女生活。以前周前会都安排在星期天,得提早爬上那个小高原。他提过意见,还把它上升到依法治国的高度,但从来没被重视过。现在取消了星期天晚自习,因而不必为了开会专门爬上高原,这使得他可以和老婆多呆一个晚上,这比独居一室面对冷冰冰的墙还是要好些。

       连续开了三个星期的周前会,马哈估计不会有什么新意的,所以和往常一样,坐在那个角落里,仰躺在椅背上,似听非听地听着。因为太冷,所以会议记录也没带,一双手斜插在上衣口袋里。脚本来很麻木了,心也很漠然,可有一件事让他心潮澎湃。

        工会主席宣布:经过行政讨论,本期困难教师是x××和xxx。马哈马上打断主席:对不起,打断一下,我想说几句话。不二说:让主席先讲完,最后发表你的意见。马哈说:是的,我们会多,每次要给群众一二分钟时间。校长、大小主任讲完后,不二校长兑现了承诺:“马老师,你讲吧。”因为时间有点晚,又不是钦定要听的,有很多老师站起身来,有的还走到了门口。马哈见状,心里有点冲动,说话速度加快,不过思路还算清晰。他说:对不起,担搁大家两分钟。我不是为个人鸣不平,也不是对被评老师有意见。我是倡公平、讲正气,是为普通老师们!去年我出了车祸,花费五万。虽然我们年年交大病互助金,可这是意外事故不能叫大病,只能叫碰瓷,所以没任何地方可报销。去年评两个,一个死了,活人不与死人争;一个在学校食堂工作时滑倒受伤,好在是教师家属,没有靠拳头敲诈学校,照顾一下是情理之中的。今年一开学,我主动向工会主席申请困难补助,认为自己有权力、有资格、合实情,并不感觉不光荣,要是往日,我从不会主动申请的。更主要的是,很多事让我窝心、不畅快。有人只要逮着机会,就想着法子扣我的钱,一涉及到补我几块钱的机会,就一票否定,还美其名曰:行政决定。可要是像农村扶贫项目,你们这不可追责吗?我只要讲一个最简单的理,你们搁到哪都讲不通。我是本单位职工,是我自己受伤不是我老婆孩子受伤。扶贫当然应先考虑职工本人吧。二是我是单职工,每月靠我三千块吃饭。若按农村扶贫工作来要求,你们这叫扶真贫真扶贫吗?你们这不会被追究责任吗?

       马哈讲完时,会议室里只剩下几人。不二校长说:你莫气,明年考虑你。马哈哼了一声,傲慢地说:明年?你的老套路!明年你-【哔~】-给我都不要!

        马哈走到楼梯口,看见还有四五个老师没下楼,又玩笑又谑娱地说:你们是愚民啊,我倡公平讲正义,你们就迫不及待地要走,你们只习惯听领导讲话,却无视先驱的流血。

        老师说:你讲的卵用?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08:08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纪船山.中篇连载] 狗日的中年
                             六

        “欢娱嫌夜短,寂寞恨更长”,每周周末,谈不上欢娱,最多算平静,但就是过得很快,抽几壶烟就过了。他有点留恋又有点欣喜。老婆早为他准备好了换洗衣服,只等洗了澡后弥补五天的牛郎织女生活。以前周前会都安排在星期天,得提早爬上那个小高原。他提过意见,还把它上升到依法治国的高度,但从来没被重视过。现在取消了星期天晚自习,因而不必为了开会专门爬上高原,这使得他可以和老婆多呆一个晚上,这比独居一室面对冷冰冰的墙还是要好些。

       连续开了三个星期的周前会,马哈估计不会有什么新意的,所以和往常一样,坐在那个角落里,仰躺在椅背上,似听非听地听着。因为太冷,所以会议记录也没带,一双手斜插在上衣口袋里。脚本来很麻木了,心也很漠然,可有一件事让他心潮澎湃。

        工会主席宣布:经过行政讨论,本期困难教师是x××和xxx。马哈马上打断主席:对不起,打断一下,我想说几句话。不二说:让主席先讲完,最后发表你的意见。马哈说:是的,我们会多,每次要给群众一二分钟时间。校长、大小主任讲完后,不二校长兑现了承诺:“马老师,你讲吧。”因为时间有点晚,又不是钦定要听的,有很多老师站起身来,有的还走到了门口。马哈见状,心里有点冲动,说话速度加快,不过思路还算清晰。他说:对不起,担搁大家两分钟。我不是为个人鸣不平,也不是对被评老师有意见。我是倡公平、讲正气,是为普通老师们!去年我出了车祸,花费五万。虽然我们年年交大病互助金,可这是意外事故不能叫大病,只能叫碰瓷,所以没任何地方可报销。去年评两个,一个死了,活人不与死人争;一个在学校食堂工作时滑倒受伤,好在是教师家属,没有靠拳头敲诈学校,照顾一下是情理之中的。今年一开学,我主动向工会主席申请困难补助,认为自己有权力、有资格、合实情,并不感觉不光荣,要是往日,我从不会主动申请的。更主要的是,很多事让我窝心、不畅快。有人只要逮着机会,就想着法子扣我的钱,一涉及到补我几块钱的机会,就一票否定,还美其名曰:行政决定。可要是像农村扶贫项目,你们这不可追责吗?我只要讲一个最简单的理,你们搁到哪都讲不通。我是本单位职工,是我自己受伤不是我老婆孩子受伤。扶贫当然应先考虑职工本人吧。二是我是单职工,每月靠我三千块吃饭。若按农村扶贫工作来要求,你们这叫扶真贫真扶贫吗?你们这不会被追究责任吗?

       马哈讲完时,会议室里只剩下几人。不二校长说:你莫气,明年考虑你。马哈哼了一声,傲慢地说:明年?你的老套路!明年你-【哔~】-给我都不要!

        马哈走到楼梯口,看见还有四五个老师没下楼,又玩笑又谑娱地说:你们是愚民啊,我倡公平讲正义,你们就迫不及待地要走,你们只习惯听领导讲话,却无视先驱的流血。

        老师说:你讲的卵用?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收起 理由
唐寡白 + 5 楼主有才,非常精彩的原创内容

总评分: 红网币 +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6 11:5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16:2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yyuuoo 发表于 2018-1-6 11:59
沙漠老师,这不是写船山先生,为何叫世纪船山,哈哈

以他思想为引领,道为器用,为何不可叫世纪船山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16:23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纪船山.中篇连载] 狗日的中年
                                七

        中年,是大海里的一条船;而社会,就是那大海里的波浪。在风吹浪打的日子里,我怎样才能寻觅到灵魂安息的港湾?为什么有人隐居山野,为什么你在虚拟世界里遨游?一个不愿触及的伤痕累累的现实世界,许多灵魂如临大难似地纷纷出逃。

        人到中年的马哈,在老婆的管理下,已心甘情愿地放弃了精神的麻药,不打麻将了,不打跑胡了,更不会猎取现实里的风花雪月。只有当老婆唠叨不止、给他配若干幻想的情人而横加指责时,他才将自己隐遁到那个虚拟的世界。

        投身虚拟世界,如同心投入茫茫的太平洋,自由空旷,激情飞扬。那个现实里贯彻不了的真善美,在网络里却悠游如南极鲸鱼。他结交了很多网友,男的女的,大的小的,疏远的亲近的,还有爱暧的。他贯穿了老子的自然、孔子的有礼、人性的诗意。呵呵,那只蝴蝶好美啊,时常水彩画似地写意在他的眼帘。他忠诚于她,从不会违背自己的承诺,他会幻想她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尽心地为她分担,期待和祈祷她时刻平安、快乐。你若安好我便天晴,这是他在网上贯彻的交友路线。呵呵,那一个秋枫啊,那一条飞鱼啊!多么苗条清奇的身子骨啊!歌若天仙,词如易安。我时常与你们相伴,享受着你们的艺术的甘甜。我像一条明月下的清溪,真实地唱和着你我的似水流年。还有很多须眉男子、白面书生,我也和你们肝胆相照,我接受着你们的尊重、关爱,你体会着我的大道、关爱、疼怜。可是,在世俗红尘的搓磨下,我也不够坚强,我有软弱,我有困惑。那个孔后人,似乎有心灵的触角,竟然在千里之外感觉到了他的浮躁、不安。

       一见面,孔后人说:“说实话,你内心比较浮躁、焦虑、不安,希望你适度缓解这种感觉。”“呵呵,你也能隔空读心?”马哈本以为只有自己的感觉灵敏,他不像现实里一样要心披铠钾,他诚实地说:“你说得准确。有一种生之渺茫,身后未卜的虚无和焦虑。”“这点从你幻想通过网上发表文字参加职称评审就看得出来,可这是不符合孔老思想的。老早想就这个跟你谈谈。”“我自己感觉没多少值得焦虑的,可我那屋里的经常给我制造焦虑。若说影响人,我自己屋里那个都难有实质影响,我有何理由奢谈影响他人及世界!”“世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记得五陵豪杰墓,无酒无花锄作田。这是唐伯虎的《桃花庵》中的句子。以这首诗作指导吧。”“可是,老婆是我无法摆脱的最后红尘,你是怎样协调与老婆关系的?”“妻子是陪伴你的人,我是不会认同你老婆让你焦虑得如何如何的,夫妻间日常生活要趋同,思想不可能趋同的。”“有道理,感谢宽慰。”“男女之间,最重要的是情欲上相合,而不是思想上。”“这方面好像没问题,可思想上的差异也影响了身体上的亲密。”“狗日的中年!”“呵呵,何来如此感慨?”“我是替你感慨啊!”“你是不是潇洒于红尘?请传经授宝!”“我后院安宁,院外随性,不强求,高级职称能评都不愿评,除了我老婆,没人敢对我做颜色。人无欲则刚。”“对外,我曾受欺凌,现在感觉强大,只要不授人以柄,无人敢在我面前妄为。老婆是人民内部矛盾,我也会有错。她很爱我又很孝,就感觉太苛求太唠叨而矣。”“生活本就一地鸡毛!”“如何待之的?以鸡毛为乐、一笑而过?”“学唐伯虎吧。虽然我们玩文学,其实鸡巴满足了才是硬道理。那也是你调教不好,我和我老婆互不看对方手机。女人其实是很好哄的。”决窍?有效发红包。”“放下身段,死皮赖脸就行。莫拘泥于灵魂的崇高。没肉体,灵魂屁都不是。”“嗯,可能说到点了。她说我在她面前都高傲,其实我自己并没这想法。”“在女人面前不笑的男人是无能之辈。”“感谢没保留传授,待我实践验证有效后发红包。”“呵呵,不客气,开心就好。”“应该会好很多。改造不了别人就改造自己,这是阿Q的正能量。”

         画蛇添足:啊!狗日的中年!

               (完)2018年元月5日

发表于 2018-1-6 17:0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17:54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说,看了《狗日的中年》,这个冬天更冷了。有《少年维特之烦恼》的效果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76563 second(s), 65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