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548|回复: 3

赤裸美人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1-3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GZVL3rcZQFF4h1r6.jpg

IcEZL574uM2cMI4m.jpg

图片来自花瓣网

1

闻小刀照例又在半夜里醒来,摁亮手机,看到了一个让他吃惊的时间,凌晨1点。

又是凌晨1点。为什么总在这个时候醒来?为什么今晚睡得这么早,还是避不开这个魔咒般的时间?

闻小刀恨自己意志不够坚定,但他很快就原谅了自己,这哪是意志能控制的事,要怪只能怪对面的风景太诱人了。

起床,撩开窗帘,镶在对面窗户里的那一方风景便一下子扑进他的眼里。

一个女人正在对面洗澡。

每天凌晨1点,女人都会在那边洗澡,很准时,误差不会超过十分钟。

女人应该是觉得这么晚了不会有人偷窥,所以没放窗帘。也可能是无知,不懂光学原理,以为自个屋里开着灯,自己看不到外面,外面也就看不到自己。也可能是生性放荡,压根儿不在乎。闻小刀觉得最后一种可能性最大。

两栋楼相距20多米的样子,却分属于两个小区,中间隔着一堵围墙。两人都住在七楼。这个高度刚好越过围墙,让闻小刀的视线能观察到对面卫生间的窗户。闻小刀这边,七楼是最高,下面的楼层因为被围墙遮挡的缘故,恐怕就没有这个眼福了。

闻小刀租住在这里还不到一个月。他住进来的第三天就发现了对面的风景,一连几个晚上,他一定要等到看完女人洗澡才肯睡觉。后来就发现,即使早睡,也一定会在凌晨1点自然醒,醒来之后,一定会情不自禁地走到窗前偷窥。

他管不住自己的生物钟,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甚至也管不住自己的手,经常一边偷窥一边打飞机,有时候甚至一晚上两次,一边看一边来一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再来一次。

女人的裸体实在太完美了。

为了更好地享受这出视觉盛宴,闻小刀网购了一台望眼镜。现在,望远镜就在他手里,镜头将女人拉到眼前。

她的体形实在太匀称了,绝对是传说中的黄金比例。她的皮肤光洁如玉,散发着碎银般的光。她的腰身紧致,没有丝毫多余的脂肪。她的双腿充满活力,张弛有度。

当然,最致命的诱惑,还是来自她那对饱满坚挺的乳房。她的手有意无意触碰一下,双乳就会小弧度地蹦跶一下,像一对可爱的月兔。她的乳蒂像两粒将熟未熟的桑葚,带着轻浅的粉红,让小刀第一眼看到就垂涎欲滴,想吃。

女人洗澡的程序,小刀早已烂熟于胸。她先把脚抬起来,蹬在墙上,由下至上地洗。她已经开始往身上抹沐浴露了,她已经在用手搓揉双乳了。

闻小刀感到全身已经膨胀到了极限,接着就在几近窒息的紧张中喷薄而出。

2

闻小刀刚大学毕业,是一家杂志社的见习记者。

虽然还是见习,但并不妨碍他花八十元钱,弄一张假记者证,到处招摇撞骗。买车票从不排队。乘个出租车也要把假证拿出来晃晃,警告司机别绕道。就连去洗脚城,也要亮亮假证,要求经理给他安排漂亮一点的洗脚妹。

但是这天早上,闻小刀却栽在了一个包子店老板娘的手里。

这家包子店有一个很奇怪的名字:余生包子店。

没有人知道店名是什么意思,但是人人都知道这里的包子好吃,每天早上店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就是最好的证据。

闻小刀昨晚欣赏完视觉盛宴后,史无前例地睡得很好,闹钟都没将他吵醒,出门已经比平时晚了半个多小时,一看包子店门口排这么长的队,就马上失去了耐心。他掏出假记者证,直接插到最前面:“对不起,我是记者,有个非常急的采访,插一下队。”

被他插队的是个小姑娘,并不介意。但老板娘制止了他的流氓行为:“排队!”

“我是记者,急。”闻小刀想把记者证给她看,却有些顾忌,怕她看出是假证,他灵机一动,从包里掏出一本杂志,翻到自己采写的一篇文章,指着上面的署名,殷勤地说:“看,闻小刀就是我,杂志送给你。”

老板娘拿过杂志,瞟了一眼,扔在桌上,平静地重复了那两个字:“排队!”

老板娘的正气激起了民愤,大家都让闻小刀到后面去排队:“是啊,记者怎么啦?记者难道不应该更有素质吗?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不能排队了?嫌耽搁时间,去别处吃呀,旁边就有不排队的店。”

闻小刀尴尬地转身离去,走两步,又回过头去瞪了老板娘两眼。

老板娘戴着口罩,也不知道是口罩太大,还是她的脸太小,口罩将她眼睛以下的整个脸都遮住了。

闻小刀从来没有见过老板娘的脸,她始终戴着口罩。就冲她这么讲卫生,闻小刀下定决心,以后照样在她店里买包子。

3

下午,闻小刀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一个女读者说自己迫不及待地想见他,向他报料,“这绝对是一个可以上你们杂志头条的题材。我马上去你们单位旁边的咖啡馆等你,不见不散。”

闻小刀并不相信她会有什么猛料,但还是抱着蹭一杯咖啡喝的想法,去赴约了。

在咖啡馆的雅间里,他看到了那个叫冷冰的女人,一见面,她就主动把身份证给他看,冷冰居然是她的真名,34岁。

冷冰戴着一个浅蓝色的口罩,说话很礼貌:“对不起,我先不想摘掉口罩,等我向你报完料,你如果觉得我有必要摘掉,我再摘,行吗?”

闻小刀很感慨,同样是戴口罩的女人,差距咋这么大呢?包子店的老板娘像个母夜叉,而眼前的冷冰却如此温柔。

冷冰开始报料了,是她自己的故事:

“毫不谦虚地说,我很漂亮,但我的命不好,嫁给了一个魔鬼。

“我是一个舞蹈演员,是团的台柱子,经常演出,走到哪儿都有一帮男人献殷勤,但我发誓,我没有和我老公之外的任何男人上过床。

“可我老公不这么认为,这个学识渊博的高校历史教师总认为我的美貌会给他换来一顶绿帽子。

“他抓住了我父母和他父母是世交,我父母绝不允许我们离婚这一点,肆意地摧残我,给我穿金属贞操内裤,钥匙捏在他手里。

“这种地狱般的日子一直煎熬到前年,我父母先后病逝,我再也忍受不了了,坚决和他离了婚。

“可是都离婚了,她还是不放过我。有一天,我随团下乡露天演出,在化妆棚里对着镜子化妆的时候,突然从镜子后面喷出一股硫酸,直接喷到我的脸上。警察破案后我才知道,害我的人,就是我的前夫……

小刀, 她的, 冷冰

发表于 2018-1-3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0 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1 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69396 second(s), 45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