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37|回复: 11

[影视文学] 电视小说《野魂灵正传》第五十二集(2)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1-11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彭银华 于 2018-1-11 11:11 编辑

“我已经干了。”白矾只能这么搪塞着,
南星见说,即看向白矾二人面前酒杯说道:“罚、罚、罚,一个不成,现在得来两个。李局,您说对不对?”
李仁只是微作一笑。
不料,何首乌身边小姐却是说道:“同桌吃酒,哪有不行规矩一人例外的?必须罚。”看她的神色和口气,似有对白矾有所不满之意。
这一来,大家便把眼光都投向了白矾。
白矾在众目光的审视下,不得不抢辩道:“不就勾勾手嘛,那有什么意思?何况我酒也干了。再说,之前也没有订下规矩。”
“耶,”何首乌不禁诧异道:“你还瞧不起,嫌这不过瘾啊?那就这么着,院长,再来个刺激的。”
南星不由一下就兴奋道:“好,那就来个‘穿胸酒’,不知小姐们愿不愿意?”
马上,被白矾拒去何首乌身边的女孩即刻六答应道:“行,只是,不许摸奶啊。”其实,后一句她也是故意说的。
而南星又哪有不知这其中行情,便也故作答应道:“可以,不摸就不摸。那就筛酒。”
不一时,酒便备得停当,大家持杯在手,行前,何首乌则说道:“白医生,这回可不许耍赖啊。”
“来吧、来吧。”白矾说着向他摆摆手,自己却并不动弹。
而何首乌和南星虽注意到他,无奈却禁不住自己心中火燎,早就急不可耐地把手伸进了面前女孩胸衣里去了。
一轮相互手过禁地的酒毕之后,何首乌便面向白矾说道:“白医生,现在你又有什么话说?先前饶过你了,这盘可不能放过。”
接着,南星也就说道:“白矾,你也真是,这么过瘾的酒也不来‘她’一回,这一世人还不白活了。”说着,他即拉过白矾手,一边推着女孩儿道:“来吧,把酒拿着,过她一下奶头山,蛮有味的。”
岂知白矾发狠地抽回手说道:“算了吧,我摸自己老婆都还摸不过来呢,不能分散精力。你们只要能快活就行了。”
“妈的!”没想,白矾的情形,一直就被何首乌身边的女人盯在眼里。现见白矾这么一说,便火爆地抓起桌布用力一掀,可惜!满桌的盘碟酒碗,顿时便撒落一地。
且白矾不及提防,已被溅得一身汤渍。于是,他也就对她怒道:“你发什么疯!老子是来喝酒的,又不是专门来寻你作乐,我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与你何干?”
“当然相干,”小姐依然不饶地:“谁让你叫我们来的,什么样子?”
“算了,算了,”李仁赶紧地开解道:“南星,我们下去结帐。”
于是,几人便不欢而散。
一展空荡的马路村街,没见过往的行人,也没有汽车通行。通途,只有西斜的阳光暖照着路面。
这时节,桥南的饭店里,店主泻叶正忙着在门面的灶台前炒菜。在她身后地上,女儿红花则帮着在择菜。母女俩这样一边各自忙着手里活,一边不停地说话。
泻叶道:“如今的人已不像以前了,过去在集体里头还能为公家着想,现在谁不在往私自面前扒?”
红花道:“我想,干脆回来自己家里开个店算了。”
“这只有你说的,”泻叶并不赞同地说道:“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工作,稍不顺心就要离开,那又何必当初费那么大劲把你弄到单位上去呢?”
红花:“你没见单位现在那形势,药房里已全都空了。你拿什么看病,没能治病又哪来收入?这么下去,只怕一分钱工资都没有。”
泻叶:“料想不到南星还是那么个人,当个院长却不为集体着想。”
红花:“你说,他一个领导都那样,卫生院又还有什么奔头?他把药私自都拿出去可不要紧,屋里却赖着我赔。我才不管呢。”
泻叶也觉心里不服道:“你又没拿,为什么要替他赔?”
红花:“这不就说不清嘛,你说,我还到那做什么?不及回来开个店,胡乱看几个病都不止那点工资。”
泻叶不无担心道:“家里开店,上边又能不能准呢?要是把工作弄丢了,那可怎么办?”
红花道:“外边好多医生还不都回家开店了,有的还去了外地打工呢。人家还不照样是在编的医生。”
泻叶道:“要是真能算作单位上人单独搞,倒是愿意回来一个人混。”
“泻叶、泻叶,”突然的两声叫喊,让说得正专题的母女俩不由地感到惊诧。
泻叶立时抬头看去,对面供销社门口站着的人慌恐地朝她问道:“你红花在家里吗?”
“在,么事呢?”
对面男子求救地说道:“快叫她过来下,甘松猛然地晕倒了,请她给看一下。”
泻叶便急叫红花跑过去看视。
红花进屋,见布匹柜台内已有两位男子守在里面,她便直奔了进去。
待到跟前一看,两位男子原是护在一张凳椅两边。甘松则靠在其上,此时他已两眼直瞪,嘴眼歪斜,早就不能言语。
红花见了,便问他一声道:“你现在觉得哪里不好?”
甘松“哦、哦”着,却吐不出语来。
红花于是对守在他身边的人说道:“他这是脑血管意外,得赶紧送县医院治疗。”
三个男子听了,便慌忙说道:“那就赶紧叫急救车。”
“还得通知他老婆。”
“我去打电话吧。”
于是几人分头行动。而红花则由于束手无策,便也就此离去。
“现在是没得救了,”闲得已歇业的巴吉卫生院诊室里,叶下珠和乌梅二人,一边一个地空坐在两张并拢的办公桌前这样地扯谈着:“明天我也得回去,和家里商量另谋生路。”
乌梅道:“你也走了,这不就剩牛子和红花两人了?那还像个什么医院。”
叶下珠心情沉重地说道:“其实,卫生院本就如同一个没娘的孩子,上无亲老子,下无公婆。无非就几个人凑合成的一个单位。看起来好像是国家的,但实际上还不如私人的小锅火。”
乌梅却不解道:“那上边又还有卫生局管着,领导也由他分派,烂摊子就不管了?”
叶下珠道:“他只管你成家,可不管你吃饭。但你屋里谁当家作主,那可得由他插杠。”
乌梅毕竟不明就里,便一时缄默。
正这时,白矾则从外边回来了。叶下珠在里一眼看见,且等他走近了问道:“你回来了?”
白矾一边走进诊室,一边说道:“窝囊,真是窝囊。”接着,他便转向乌梅道:“快给我五块钱。”
乌梅却不解地问道:“都回家了还这么急要钱做什么?”
白矾:“快些,我给车费。车子还在外边等着呢。”
叶下珠忍俊不住笑道:“哟,你出门还钱都没带?”
白矾得乌梅给了钱,急忙就跑了出去送给车主。  
   待他重新回到屋里,叶下珠则又问他道:“你不是坐李副局长车一起去的吗,怎么你单独回来?”
白矾:“别问,他们哪是吃饭喝酒,都是为了泡妞去的。”
乌梅不禁问道:“那你坐车都没钱,就不会问南星借?”
白矾:“他要肯借,又哪还有这回事。但要和他一起去泡妞,所有开支他倒是全部负责。好在我回来了,他们才得如愿。”说到这,他便又问乌梅道:“还有饭么,我还没得饭吃呢。”
乌梅道:“去外头坐馆子,还到家里来要饭吃?这也就稀罕。饭还有,那你就快去吃。”
白矾听说有饭,转身就出了诊室。但,当他刚走出门,红花则从外边走进大门朝他叫道:“白医生,”
白矾于是又住了脚朝她听着。
红花边朝他走近边说道:“我明天不来上班了,药房钥匙给你或是交给叶医生?”
白矾不假思索道:“就给叶医生吧。”
“白矾,钥匙你拿着。”红花在外边说话,叶下珠在里边已经听到,即这么对白矾说道:“明天我也得回去了,这院里只怕就剩你一个人了。”
白矾听了这话,即转身问道:“你回去就不来了?”
叶下珠:“我还来做什么呢?也该去另谋生路了。大不了你单独一个人在这搞,还是养得活的。”
白矾:“这么说来,倒真成了‘树倒狐狲散’了。嗳,也罢;那就各奔各吧!”
红花在他跟前便又说道:“那钥匙就给你。”
白矾道:“别急,等把药清点了再给吧。”
红花道:“药房里哪还有什么药呢?也就一些不常用的,就给我也不要。”
白矾:“哪怕是一分钱物品,也得见个数。不然日后提起,说是院里还有若干的资本都被我白矾接受了。”
叶下珠忙接过腔说道:“这话说得是。虽剩有一些货,到底还能不能用,清一清也有个底。能用的,既使大家都不要留给白医生,也不至于让他背冤名。”
这时,白矾便对红花说道:“那就这么地,我得吃饭去了。”说罢,他即往走廊一头走去。  
过市的菜篮子,招遥且又显眼地在行人中晃悠着。白胶香和瞿麦走在大街上,她两各人手里提着一个。看样子,才打从菜市场出来。现在,她两正走过苏叶家屋子地面,且一路向北。两人也是闲来无事,才沿街地一边走看,一边说笑。
前边就快要到车站了,白胶香在向前看去一眼后,即不由心有所触地说道:“牛子已好长日子也没来了,不晓得现在日子又过得如何?”
听白胶香这一说,瞿麦顿时心情却紧缩道:“恐怕也是艰难,原本就亏着帐,如今乌梅和两个孩子又都跟着他,就吃他一个人那点工资,日子肯定是不好过的。”
白胶香一时间好像自己存有内疚地说道:“也真是,你说,现在谁不都在开始做好了,他为什么八字就那么差呢?也怪我,当初我要是把他还处在名义上的婚姻给割断了就好了。”
瞿麦:“这也许都是命。”
“我想明天去巴吉看看。”白胶香这破天荒的一句,顿时让瞿麦感到特别地意外。
于是,她便朝她看一眼说道:“真的?那我明天也同您去。”
说话间,二人便到了车站门前。这时,苏叶和她的父亲刚好带着行李走出车站。而瞿麦和白胶香此时又正低头说话,却不曾留意。倒是苏叶张望着向外走突然看见,便当即就叫道:“瞿麦,胶香姑。”
听得人叫,二人同时抬头,瞿麦则颇为感到诧异道:“苏叶,老师,你们这是?”
当即,几人于跟前站定。苏叶则笑道:“啊,我陪我爸到北京旅游。”
同时,苏梗见瞿麦手里提着菜篮,却是不解地问道:“瞿麦,你买菜怎么走这街上来了?”
瞿麦道:“这段街我们好久都没来过了,如今都全变样了,才绕着道顺便看一看。苏叶你这死蹄子,去北京玩,事前都没听说一声?”
苏叶忙赔不是道:“真对不起,我也是太忙,一时就忘了。到了外边,我才想起,回来你肯定要骂我的。不过,我还是给你带了礼物回来哦。”
瞿麦道:“拿东西堵我嘴是吧?我哪敢骂你嘛,能去外边旅游,那是你的本事。不过,你能让老师在老来得到享受,我还是满心欢喜的。”
接着,苏叶却又出乎意外地问道:“最近,你牛子哥情况怎么样,还好吧?”
瞿麦道:“我和姑刚在提起他呢,打算明天去巴吉看看。”
“好啊,”苏叶顿时也兴致道:“我也去。”
瞿麦一听,却有所顾虑道:“你就别去吧。”
“我为什么不去?”苏叶却情急地说道:“看一看老同学,陪你外出玩也是。别忘了,我可比你自由得多。”
苏梗听着,却开口说道:“你就别多事了,人家走亲戚,你有什么好去的?”
瞿麦:“就是嘛,你们坐车也累了,先回家吧。我们也该走了。”说罢,她转脸看一眼白胶香,意思邀她回去。
而在她俩刚要抬脚,苏叶举目之间却无意地看到街道对面的一家店前,佩兰恰好自北边走来到那停下,正要在摊前买些什么。于是,她便急忙对瞿麦说道:“唉,瞿麦,那对面不是佩兰吗?”
瞿麦和白胶香一听,同时都转过脸向对面看去。
“是佩兰,”瞿麦一下就认出了道:“姑,我们去看看。”接着,她即转对苏梗道别:“老师,再见。”说罢,她便与白胶香横过街道向佩兰走去。
二人到了佩兰身边,她刚拿了条毛巾到手,且又正把手伸向那手纸要买。
“佩兰姐,上街买东西呢?”瞿麦在挨到她身边即这么叫着问道。
佩兰急转过脸来并有点意外地:“耶,是瞿麦,胶香姑。”接着,她便付了买东西的钱正面站向瞿麦和白胶香二人。
随即,白胶香便客气地问道:“佩兰,家里还好吧?”
“好什么好,我那个一下得了个急病,来陪他住医院的。”佩兰这么说着,不禁眼泪却涌了出来。
瞿麦见她那样,便也为之担心地问道:“得什么急病,要紧么?”
佩兰便一下子哽咽道:“医生说是脑血拴,现半身都瘫痪了。人又还有什么用处。”
白胶香不由脱口而出:“要是那样,恐怕就难得好了。”
瞿麦一听,心情不由一下也沉重起来:“那可不得了,眼下孩子又都还小。”说到这,她便又咽住了不知该说什么好。想想即又意识地掏出身上钱来,且也不及数,一并都塞到佩兰手里道:“出来没有多带,这只有百来块,作帮衬点医药费吧。”
佩兰却并不愿接,而是推拒道:“别,我怎么要你帮钱呢。”
“拿着吧,都是乡里乡亲的。”白胶香一边劝着,一边自己也在从身上掏钱出来:“谁又愿有灾难呢?碰到了也是没法。我这也有几十块拿去,回头我们再去医院探望。”

发表于 2018-1-11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1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1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1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1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4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272783 second(s), 87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