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107|回复: 3

[茶余饭后] 我读刺客列传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1-14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彗星袭月、白虹贯日、仓鹰击于殿上,这是不辱使命的唐雎先生,言及士之怒也神天为休祲,昭明威有不覆、权有不及、生死有不测、祸福有不虞、七尺之躯怀义由衷有不可不敬。

三者对应的事件为,专诸刺杀吴王僚、聂政刺杀韩国国相韩傀、要离刺杀吴王僚的公子庆忌。并战国末期以燕国使节身份意图行刺秦王的荆轲,号称古代四大刺客。此称名天下的序列,不以限数若干而言,说法未必一致,但是怎么看本篇列传里的曹沫,都不该算进去,豫让也勉强。

因为有游侠列传这样的文字,刺客列传我读来已经不甚惊奇。不过不晓得史书文献中还有没有其他著述是专门关乎刺客的。或者,即使有铺陈此类事迹见诸文字,而作者并无司马迁这样崇高文学地位,也难于引起广泛关注吧。

按列传编排有时间性,游侠列传位置极靠后的,然而从文字体会情绪的脉络,很像太史公先写了游侠列传, 比如乐章的高潮部分在此,即刺客列传这里,是嗣后才有酣畅淋漓的一次倾述。

我以为荆轲是司马迁笔下很倾注感情的一个人物,比及另外两位深具悲剧情结的英雄,看文字,项羽之殇、李广之舛,而此处是荆卿之烈。然而,今天有说辞讲荆轲是一个超级大骗子,虽明显是唯结果论,但看其拣摘列传文字,详细推敲,貌似言之凿凿,不易反驳的样子。而据传某师讲坛上说秦舞阳是坏事的重点,以为两个人的任务不得不由荆卿一人承担,失败可惜,可惜之处是它变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这样解读等于是认定有计划在秦王宫殿行刺之时二人合作施行。我没有听那个讲坛,如果某师真是这样说法,浅薄的不值一哂,倒是这个骗子说值得一谈。



我以为今日举世浮躁的国度里,唯赚钱才堪有诚敬一点人性光辉之仅存,而于读书,叶公好龙者多。肆意曲直造为我用,内心并无准绳,往往流毒不浅。难怪孔夫子告诫门人做君子儒无为小人儒。

首先,如果荆轲是一个超级大骗子,那么司马迁知道不知道?而持这样见解的人主要是从这篇传记来搜索根据的,如果作者不知道,那歌颂的对象本由他歌颂文字而得出反面结论,这位作者能称得上成功吗,他是司马迁吗?如果知道,他还要洋洋洒洒偌大篇幅写一个骗子,所谓“藏之名山,副在京师”的史记,在开谁人的玩笑?

其次,察看骗子说,没能自圆其说,不过是哗众取宠的放荡文字罢了。类似聊斋一则中,某乡间无赖为博取过路妇人的注意,假扮上吊,果然使得那个女子遥掷一哂,而后同伴见他很久不下来,一查验,其人竟真的吊死在那里。我担心凭这样文字扼杀了知识其在助力人性修持存养的功用,唯以解垢之说充渐毒之意,徒增世间颉滑坚白的风气,此外则百无一利。

虽然,荆轲刺秦没有成功,不可否认确有诸多存疑之处。而太史公倾情演绎这段故事也极为耐人寻味,
没有杀死目标,在曹沫是达到了目的,在豫让踊跃三剑也可聊作慰藉,而荆卿有什么呢?尤其他看上去竟是那样一个拙劣的刺客。


然而我以为尽信书则不如无书,看本篇行文举称的几位刺客,依次是鲁国的曹沫、吴国的专诸、晋国的豫让、韩国的聂政,再及荆轲,本卫国人,后其国被魏国吞并,那么讲他是魏国人也可以,其中曹沫是不是曹刿存疑,而他原则上根本不能算作刺客,豫让非要算进去的话,也是最不会做刺客的人,二人杂处真正冷酷灭烈、武勇和技能兼备的专诸和聂政这样真刺客之间,愚以为只有一个作用就是为写荆轲事迹做铺垫。而刺客列传比之其他名篇也是为情所做,不徒叙事而已。要知道司马迁是一位深怀浪漫情怀的圣人。

即如庄子所言,夫物,量无穷,时无止,分无常,终始无故。事物本身不确定性太多,讲刺秦过程有疑点,失败之处几同儿戏,我们倒是可以承认同为文人才子的金庸想象力更有迷惑的力度,实质,他们都不懂得武技,也未曾经历搏杀,形诸文字想当然耳,是以不必深究。

所强调的铺垫作用,曹沫成功,实至名归,最合乎理想。而这个理想支撑了燕太子丹和荆轲大胆近于疯狂的现实举措。在举国之力不足以当强秦一击,覆亡无日之际,铤而走险,且前有曹沫成功的范例,此有势在必行的邀险侥幸之心,自然而然。豫让的事迹最能凸显士为知己者死,而死有重于泰山的人生价值观。不止于此,彰显为臣的一个准则,彼以众人遇我,我即以众人报之;彼以国士遇我,我则以国士报之,是其人其事
光耀千古的根本原因。而荆卿有所过之,在于秦国之强,秦王之暴,三代以下无以逾越,六国之人,人人自危,心惊胆破自惟俱是砧上鱼肉而无力擅改命运,那么当此之时,太子丹敢想,荆卿敢做,勿论成败,就讲这样的气概,真正诠释了生命的最高含意。

如果一定要探讨荆卿刺秦失败,必究其所以,我倒以为问题或者就出在太史公这里。

战国策是很好的文字,纵横捭阖的谋略时有赏心悦目的玄妙,但其中也颇多假托、杜撰之作。唐雎不辱使命这一则看上去就有不那么真实的感觉。而刺秦失败的荆卿,或者事有事在,而具体过程其间的细节,尤其在入秦之后,何能一一毕现于读者眼前?论咸阳宫的最后一击,设使秦国的法律持械郎中也即侍卫俱陈列大殿之下,怎么唯独可以让敌国使节上殿,甚至在左近没有侍卫之时让他接近秦王?退一步说,燕国劣弱山东余孽而已,因势征服,所差时间早晚,督亢地图意义还有那么大吗?函首叛将樊於期,无非昭示威行海内,逆我者虽远必诛,明设九宾之礼,无乃太过,此见秦王属意之间何其琐碎?再退一步说,作为敌国使节,不该限于秦舞阳荆卿两人,一个团队历历然千里而至,知悉者何能蒙嘉一二人而已?
事由、居处、会见则必详细备案于有司,岂凭某人引荐类如商会洽谈?

猜想秦舞阳荆卿二人就算得到朝觐机会,宫殿之内,远近之间绝对不会只有类似一张龙书案间阻荆卿和始皇帝,更不会甚至连任何几案都没有,即席跪坐那样子,是以给荆卿把袖揕胸的机会。可以确定,中间一定有人转呈樊於期首和督亢地图,不会由荆卿捧着地图一点点展开给始皇帝观看,或者手递手那样交给嬴政,嬴政随即打开,然后的情形是他看地图而让荆卿就跟旁边看他,此类绝无可能!


愚以为荆卿即使有机会见到始皇帝,他行刺的条件也不可能太好,也就是说,荆卿试图劫持或者刺杀嬴政相差好远,阻碍很多,而秦庭的武士合力制服他则所差堪比毫厘。至于文后列出御医夏无且在当场,他对一起交游的董生和公孙季功陈述,二人转而为太史公作如是说,则更见事情必然有所出入。到底是谁演绎了相关的情节,今天自然已不易得知。

然而司马迁为什么要这样写出来?

愚以为太史公有所属意,正为丹青难写是精神,我以精神谱春秋,荆卿提一匕首西入不测之强秦,对抗暴虐的命运,祖道蹬车,终已不顾,何其壮哉!想给鞭挞驱赶木然走向屠场的猪狗牛羊,求生执念何时或无?而红尘滚滚
莽莽人众,有方寸之地且复辗转偷生,而后万般无奈,种种的挣扎百般无济于事,遂哀哀就死,垂死间的麻木不异向之牛羊,何其悲哉!


所以后人应当感谢司马迁以如椽巨笔,写出敢于对抗命运的这种英雄气概和大无畏精神。


发表于 2018-1-14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多多指教。不过这个帖子别是犯病吧?无心快语口无遮拦,道听途说肆意指摘,自己看一遍,感觉要加小心的节奏。
发表于 2018-1-18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愚以为只有一个作用就是为写荆轲事迹做铺垫。而刺客列传比之其他名篇也是为情所做,不徒叙事而已。要知道司马迁是一位深怀浪漫情怀的圣人。



有新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664905 second(s), 46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