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武宫英树

[爱心家园] 盖几间瓦房,把乡情安放(超长图文,每日一更)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楼主| 发表于 2018-2-21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郑义 发表于 2018-2-20 13:04
毛泽东在提高底层人民的文化水平、大力修建农村的水利基础设施和建设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方面的丰功伟绩 ...

有道理
 楼主| 发表于 2018-2-21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2-21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2-22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宫英树 发表于 2018-2-17 20:04
武宫初一年饭菜式说明(,全由武宫烹制 ,上左起):

清蒸土鸡

楼主,你年光饭,还上牛肉啊?

我应该离你二三十公里,年光饭这一顿,按风俗,是不能上牛肉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的古传统建筑,能够留存下来的,真是凤毛麟角,即便发现存在,也有劫余生的惊悚之感。究其原因,其一是天灾,中国的建筑大多是砖木结构,很容易失火,大火一起,诛连九族,祸失池鱼,相邻的建筑都会毁于一旦。过去的村落,一旦有人家失火,往往整个村落都会烧得卵打精光。然而,更多的是其二,人祸。战乱人祸就不用说了,城破之日,玉石俱焚:放火屠城,杀光烧光抢光;然而更大的人祸,是庙堂之上的肉食者:武宫亲眼所见,四十年前,武宫家族的祠堂,里边的木柱,得两人合抱,气派精美就不用说了。解放后成为人民公社庙堂所在。四十年前,一个姓蔡的食肉者,一声令下,将祠堂拆除,另选址盖了二栋红砖楼,做为公社的办公场所;二十年后,传统的祠堂没了,那个新盖的红楼公社所在地,也沦为了养猪场!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大地有过“破四旧立四新”的风潮。传统的建筑,理所当然被列为四旧之列。武宫老家那“浩授建威将军”的刘家院子里的太平石缸上石雕,柱墩上的精美龙凤图形,门廊上的木雕花饰,武宫是亲眼见一破四旧的积极份子,抡起大铁锤砸烂的。甚至青石大宅门上的石浮雕,他都很勇敢的架着木梯子,爬了上去,凌空抡着铁锤砸!

psb (10).jpg
刘家院子正屋前现存的青石板上的青石太平水缸,上边的浮雕也全部砸烂(当时武宫在场,亲见砸除,当时觉的挺好玩的)

照片 267.jpg
刘家院子现存的青石柱墩,上边精美的龙凤雕饰也毁坏

当时,武宫还记得,石墩被砸后,刘圣祥的后人,武宫称之为四奶奶的,抚墩大哭:“做孽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望云山的雾 发表于 2018-2-22 11:02
楼主,你年光饭,还上牛肉啊?

我应该离你二三十公里,年光饭这一顿,按风俗,是不能上牛肉的。

嗯,是的,一般是冬笋烩羊肉,武宫当时疏忽了。

云山的雾家在哪啊?
发表于 2018-2-22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心在曹营 于 2018-2-22 15:48 编辑

中国的古民居建筑,安徽、浙江一带保存得比较多也比较好,并且是成规模建制的,这里面是不是有特殊的历史原因?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心在曹营 发表于 2018-2-22 15:47
中国的古民居建筑,安徽、浙江一带保存得比较多也比较好,并且是成规模建制的,这里面是不是有特殊的历史原 ...

应该跟民风有关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武宫英树 于 2018-2-23 10:04 编辑



过去的六十年里,农村里有过两次住房建设的浪潮,第一次是上世纪八十年。随着总设计师的改革开放,农民收入较前大提高,基本的吃饭问题已得到解决,手中有了多余的钱了,富裕起来的农民便开始筹划建新房子了。最早是那些住在因解放土改分得大户人家房子里的村民,逼仄的传统民居已不能满足其家庭人口增长的需要了,开始拆掉大宅院里属于自己的那部分房子,建新的砖瓦房。没几年时间,一个个完整的宅院被拆得七零八落。
psb (54).jpg
----被拆了的古宅的石柱墩。武宫把它们买了来,用在做瓦屋的廊柱墩


另外一些规模比较大的宅院和公用的建筑,比如祠堂,要么成了基层政府的办公场所,学校,要么直接拆除建别的用途的东东:唯山脚下林屋曾奉光的宅子成了乡公所,水口曾悦川的沈观楼,成了一所学校,经过使用者几十年的涂改,面目早已全非。满仓唐金伯的壬七山庄,是1968年吧,干脆拆了,易地建成了公粮库。

QQ图片20150717202931.jpg
-----你能看出来这横竖躺着的石柱是做什么用的吗?它是过去大户人家宅子前拴马疆的石柱,从这石柱,你可想像出当年这民宅的辉煌。可惜,现在它已被瓦砾掩埋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2-24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武宫英树 于 2018-2-24 12:19 编辑

FIL498.JPG ----刘家院子现存的东厢房大门

话说新化县城边,天龙山脚下,有个村子,叫石冲口刘家,石冲口刘家的人大多姓刘,族谱上记载,这刘家的村民,祖先是明朝时从江西迁徙过来的。

一百五十年前,刘家有一个人,叫刘圣祥,三十多岁了,才娶上婆娘。刘圣祥家穷,无田无土,人却长的武高武大,一身的力气,靠给人打短工过日子。但刘圣祥人虽高大有气力,可食量也大,吃的也多,所以啊,那年头请他扛活的人家,也不是很多。一年正月间,刘去岳母娘家拜年,吃饭时,岳母娘见他吃的太多,便奚落了他几句。刘圣祥说,您也别这样笑我,钯齿也有三寸黑,三寸光的,说不定哪天我也发达出身了呢。丈母娘哂笑说:你都发达出身了,我给你立一拴马柱给你拴马,扶你上马下马。

当时正闹长毛,曾国藩招兵买马建湘军。刘圣祥受了岳母娘的奚落,回刘家柴门一带,便投曾国藩杀长毛吃粮去了。不久便驼回不少的细软,建了一座大院子。建成的刘家院子,五进五出,青石板铺地,堂屋的门槛都半个人高。刘家院子到底有多大?这样说吧,解放后分房分地,刘家院子里住了两个生产队几十户的人家,也就是现在的两个村民小组。据老古辈说,刘家院子里,光木家具,都几十个木匠打了三年。

十年后,刘圣祥战死在江西九江,拉回刘家院子的,是一副棺材。同时拉回的,还有一个“诰授建威将军”的谥号。




FIL497.JPG


----刘家院子现存的东厢房



发表于 2018-2-24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2-24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常去乡村户外徒步活动,见到许多昔日大户人家的深宅大院,如今都是破败不堪,有少数经过重修,但又是修旧如新,且没有住户,成了展览、参观的场所。每每见到如此情景,不免叹惜一番!
发表于 2018-2-24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2-24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2-25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心在曹营 发表于 2018-2-24 17:24
经常去乡村户外徒步活动,见到许多昔日大户人家的深宅大院,如今都是破败不堪,有少数经过重修,但又是修旧 ...

同感。握手曹兄
 楼主| 发表于 2018-2-25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陈量子 发表于 2018-2-24 22:02
真的不错 哦,可以开发民宿

呵呵~~陈兄建议不错。但武宫从没想过盖个瓦房去赚钱。只想完成武宫骨子里的传统民居梦。
有一个愿景倒有:希望我们国家政府的房屋设计部门,为中国农村乡居设计一些富中国传统风格的民居设计图,供乡村建房使用。这样,中国的乡村看起来更有中国特色,更美。
发表于 2018-2-25 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宫英树 发表于 2018-2-25 08:48
呵呵~~陈兄建议不错。但武宫从没想过盖个瓦房去赚钱。只想完成武宫骨子里的传统民居梦。
有一个愿景倒有 ...

中国的未来在乡村,乡村振兴。
 楼主| 发表于 2018-2-25 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FIL500.JPG

刘家院子尽管已经历了近二百年的风雨。但从现存的窗棂雕花和青砖黑瓦风雨墙上的飞檐,可看出当年木工匠人和泥瓦匠人的技艺。当时的木工雕花,全手工制作。不似现在,机器电脑雕花那么快速轻松。尽管现时的机器电脑木雕,比如红木家具,比传统的手工木雕花式繁杂,整齐划一。但与传统手工木雕比,毕竟少了点灵性和个性,显得呆板的多。

现时的木工,锯刨锉钉是电动工具,隼铆则是一瓶胶水;泥瓦匠吧,只会砌毛墙,依线把水泥砂浆依次往上堆糊就成。武宫建瓦房时,瓦房外立面不想贴瓷砖什么的,因武宫认为。就乡间民居,一两层的房子,外立面贴瓷砖,纯属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且劳民伤财。可是,若想找一砌清水墙(砌出后灰路和砖路都很规整的墙)的泥瓦匠,还挺难的。只有50岁以上的泥瓦匠,才会砌清水墙。


FIL50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FIL3407.JPG

关于刘家院子的刘圣祥,院子里至今还有一些传说在流传。

传说刘圣祥战死后,院子里仅只留下刘圣祥一袭禽兽官服和顶戴,一纸“浩授建威将军”敕。

中国的官场,是非常势利的:你在位时,门前华盖林立,车马粼粼;下了,人一走,茶就凉,门前冷落车马稀。说是某年,朝庭从保庆府里放下一新化新县衙。这厮上任后,在新化地面上人五人六的,也没把刘家院子的人放眼里。刘家院子的人呢,也不做声。某年腊月,小北风吹着,刘家院子的人得知,这厮将乘一暧轿从刘家院子院门前过。这刘家院子的人不动声色,好事者只叫院丁将一把太师椅,放院门前的一丘结着薄冰的冷浸田里(冷浸田:冬天都一直有水的田),然后将刘圣祥的禽兽官服披太师椅上,上边压着刘圣祥的顶戴花翎。

县衙轿子路过此处,那厮一见这顶戴花瓴的太师椅,立马停轿,滚了下来,卑躬屈膝,一步一趋,走进冷浸田。。。。。。

刘家院子院门前有一块空地,传说是是用来砍脑壳用的。小时候大人常吓唬小孩,晚上不要到那地方去玩,有冒脑壳鬼得。村里人吵架,对骂时,男人一般是用国骂:我X你妈的X;女的则是:我剁你抓脑壳!而且是一边骂,两手一平一竖的比划,做砍柴剁猪草样。


psb (51).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320437 second(s), 126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