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815|回复: 2

过年啦,想想过去的美食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2-11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食之初,味本美
——温故知新的《知味集:餐桌边的故事》

1990年初版的《知味集》,是汪曾祺征稿、编选的。第一篇是长征路上老红军李一氓先生的《征途食事》,可见本书的漫漫修远。到了2017年施亮参与补编的《知味集:餐桌边的故事》,开头就编选了汪先生的六篇,可见补编的眷眷深情。汪先生是美食家,又是美文家。以他的文章作为全书开场锣鼓,合乎美好生活的时代旋律。汪先生,关于他有个说法,“最后的文人”;而本书的最后一篇,施亮的《吃的风度》,谈的也是文人美学,书中写到不少著名作家学者。因此,《知味集:餐桌边的故事》,可谓中国文人审美的嘉年华,文人文化的奥斯卡。
以小说《美食家》一鸣惊人的陆文夫,本书就收了他的散文《吃喝之外》。这个文章,不谈饮食的实力,转而谈其虚力——“环境、气氛、心情、处境”等。他讲了一个亲历故事。五十年代采访江南小镇,时过中午,逢一饭馆,饭菜都已经卖光。但还有一条鱼,在饭馆楼板下的河水里养着。鱼做好了,端上来。“楼上空无一人,窗外湖光山色,窗下水清见底,河底水草摇曳;风帆过处,群群野鸭惊飞,极目远眺,有青山隐现。‘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鱼还没吃呐,那情调和味道已经来了。”这是何等意境?他还讲了最近的一个故事。“也学人家的服务,由服务员分菜,换一道菜换一件个人使用的餐具,像吃西餐似的。西餐每席只有三四道菜,好办。中餐每席有十几二十道菜,每道菜都换盘子、换碟子,叮叮当当忙得不亦乐乎,吃的人好像是在看操作表演,分散了对菜肴的注意力。有一次我和几位同行去参加此种‘高级’宴会,吃完了以后我问几位朋友:‘今天到底吃了些什么?’一位朋友回答得很妙:‘吃了不少盘子、碟子和杯子。’”这又是什么感受?
苏叔阳先生是戏剧家,他的《吃的拉杂谈》写得有戏。“我现在顶戴着‘中国烹饪协会理事’的花翎,似乎精于烹饪或精于品尝。其实,在这两样上,我全不行。”不在行的苏先生,谈起吃来,跟苏东坡一样有模有样。因为他的这篇文章,我们现代汉语多一个“司徒鱼”,说的是司徒慧敏的烹艺。1977年,写《丹心谱》的苏叔阳,承蒙戴浩先生的推荐,认识了司徒慧敏。“这名字原在我耳中如不绝的雷声,及至见到他,才知道是位十分随和满脸堆笑时时准备给别人以温馨的长者。”来了以后,大家就叫道:“来来来,请你做司徒鱼!”司徒慧敏笑笑,说:“做就做,只是不许看,这手艺不外传的。”司徒慧敏大约那时很喜欢苏叔阳的剧本提纲,便格外施恩,做鱼时把所有人都撵出厨房,单把苏叔阳叫进去,边做边告知司徒鱼的烹饪方法。演出时的话剧《丹心谱》里写了一个“庄氏鱼”,其实就是写的司徒鱼。作者最后说:“我还以为,人人都该会几手,土洋朋友来家,小试身手,端上几个自家独有的菜,也是有文化有情趣的表现之一。”
白族作家晓雪的《雪与雕梅》是一篇云南一样的奇文。“世界上最好看的是雪,最好吃的也是雪。 ”这话一写出来,让人产生去云南旅游一样的好奇心。等你看完文章中的故事,你才明白,这话不是作者对读者哗众取宠,而实在是作者本人从生活受宠若惊。“假日远足、清明扫墓或中午放学时,用一两分钱买那么一坨雪边走边汲吃,不但解渴消乏,而且只觉得清爽甜蜜、舒服畅快、浑身是劲,仿佛把苍山灵气、洱海秀色和满目春光都汲到肚子里去了!”
还有北京作家韩少华,北京四中的语文教师,我曾经跟施亮兄一起去四中参加韩少华追思会。他的这篇《喝豆汁儿》,从北京豆汁儿,节外生枝写到一位酷爱喝豆汁儿的老北京说书艺人,让你读来觉得一枝红杏,出墙更美。当年的北京,每晚广播,有个压台节目——赵英颇先生说《聊斋志异》,有个听客觉得“听您说书就跟多活一辈子似的”,而赵先生说起豆汁儿的好处,“世间五味,酸、辣、甜、咸、苦,在这碗豆汁儿外带一碟儿辣咸菜丝儿里头,就占了四味——嗯,当天儿打来的鲜豆汁儿,入口回甜,不也占了一味么?其五味之中,独缺一个‘苦’!……为什么单好这口儿,这可就没您不圣明的了……”,听他这么一说,咱也觉得好像活到另一辈子去了,好像见到了初样初心的北京人。
而读完《知味集:餐桌边的故事》,我发现,全书的主旋律,就是让我们见到、尝到中华饮食的初样初味。食之初,色香味本美。


同类书的封底留言

同类书的封底留言

本人编辑的书

本人编辑的书
发表于 2018-2-11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2-11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351318 second(s), 39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