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872|回复: 3

[岁月如歌] 大屋周印象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元宵节早晨,在李望南先生陪伴下,围着大屋周转了一圈。如今的大屋周完全与长乐街融合为一个整体,公路两侧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和商铺。为了寻访儿时的足迹,望南领着我穿过街道,从巷子里走进大屋周腹地。

        虽然已经过了早上8:00,屋场里依然安安静静,路上行人稀少,偶尔碰到一两个人,也完全是陌生的面孔,他会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两位“不速之客”。此时,让我想起了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不过,只要遇上和我年龄差不多的人,并且告诉他,“我是佑圣観张老师的崽”,他立即恍然大悟:“哦,你就是毛弟啊!真正一点都不认得了”。于是,会非常热情的邀请我去家里坐坐。言谈中,自然回忆起儿童时的事情,自然会谈论起我的母亲张老师。母亲于1958年初来长乐佑圣小学教书,刚来时肚子里还怀着我,我们一家在佑圣観一呆就是八年,我也从零岁长到八岁。那时,母亲白天给小孩子上课,晚上教“扫盲班”的大人们识字,所以大屋周的老老少少没有不认识我母亲的。听母亲说,连我的乳名都是大屋周的乡亲们取的。母亲在世时和大屋周的乡亲们都有来往。

       现在的大屋周,家家户户都住着豪华气派的“小洋楼”,通往各家各户的道路已经不再是青石板路,而是可以把汽车开到家门口的水泥路。我力图在“小洋楼”和水泥路之间寻找着儿时的记忆。最先让我回忆起很多事情的是那两口水塘,水塘的名字已记不起了,我只记得北边的水塘是以前的“吃水塘”,水域面积不大,但水很深,且水质干净,大家都遵守村规民约,从不到塘里洗东西,更不会往塘里扔垃圾。南边的水塘面积较大,地势较低,是大屋周人的“用水塘”,村民们可以在塘里洗衣服洗菜,夏天也可以到塘里游泳。这两口水塘有水沟相通,并且上游连接着村北人工渠道,下游连接着地势低洼的大片农田。由于一年四季流着活水,所以水质清澈,可以饮用。

        南边水塘的东南角上,以前有一颗古樟树,树干要三个大人才能合抱得拢,听老人们说这颗樟树是周家祖先栽种的,以前本来是两颗树,后来长着长着就到一起了,长成了一颗树。据传大约五百多年前,大屋周还是一片荒野,后来来了周姓两兄弟,在这里开荒屯田,辛勤耕耘,繁衍生息。兄弟俩为了纪念他们的到来,便在家门口种下了两颗樟树苗,随着树木的生长,周家也越来越兴旺。没过多久,便发展成为了两个大家族:老兄所在的大家族叫“大屋周”,老弟所在的大家族叫“宽屋周”,因为老弟名字中有一个宽字;周家咀就是当是周氏家族与青狮桥黄氏家族的分界。周家兄弟栽种的这两颗樟树一直受到后人的悉心呵护,历经数百年沧桑,依然枝繁叶茂。小时候,我最喜欢和小伙伴们在大樟树底下玩耍,尤其是夏天的夜晚,很多人坐在大樟树下的池塘边歇凉,听大人们讲故事、说笑话,大樟树已然成为了大屋周人聚会的地方。

       大屋周人还有另外一个聚会的地方,那就是佑圣観。佑圣観位于大屋周西端,解放前是一所道観,里面住着数十名道长,香火旺盛,法事繁忙。过去长乐老人去世,后人要为逝者做七天七夜的“道场”,以安息灵魂,保佑后人,请去做“道场”的就是佑圣観“的道士。解放后,共产党破除封建迷信,把佑圣観改造成了一所学校,称为“佑圣小学”。这里曾经是大屋周村民的活动中心,孩子们上学来这里,村子里的大型活动也在这里。我母亲和乡亲们的关系非常融洽,村里的大小活动她都会带头参加,村民家里有什么事也喜欢和我母亲商量,在他们眼里老师是有知识、见过世面的人。我小时候,受到大屋周父老乡亲的特别关爱,母亲工作忙,顾不上我,就把我寄养在村民的家里,短则三天五天,长则一个暑假。在他们的关爱下,我在大屋周度过了快乐幸福的童年!

        一别四十多年,重新回到故地,很多曾关心和照顾过我的老人已经过世,我的同龄人也已是花甲之年。现在的一切看起来都是新的,过去的一切在我脑海里成为了美好回忆!祝愿大屋周的父老乡亲永远幸福美满!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02:0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3-9 21:13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867960 second(s), 36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