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10|回复: 0

[爱心家园] 心与命不同,最为苦——悼杨康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3-13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一木

一部《射雕英雄传》,最苦莫过杨康。


杨康看似过了一个令人羡慕的青春岁月,父疼母爱,权贵家庭,王爷加身,加上自己又英俊不凡、聪颖过人、能力出众,用现在流行的话说那是典型的官二代男神级人物。


但就是这段看似幸福的时光,他的内心也是不安的。《铁枪破犁》一章里,完颜康埋怨他母亲:“我小时候就问过妈了,你不肯对我说那杨铁心是谁。”后又说:“我一直不明白,妈为甚么定要住在这破破烂烂的地方。儿子给你拿些家具来,你总是不要。”自己的父王位高权重,一世枭雄,自己的母亲却无端端住进了这个破木屋,没事就去擦那刻有“杨铁心”三字的铁枪。从小就聪颖到能让铁尸梅超风把什么功夫都教给他并直夸“真是聪明”的杨康能不怀疑么?加上养父心生愧疚只是一味疼爱、母亲内心悲楚基本放任少管、师父脾气火爆又是到处云游,他成长的岁月里缺失了一位真正教导的长者,实际上他小的时候就是有心事的一个人。他的心灵深处也是无所归依的。


但那时多少还是幸福的。


直到亲生父亲杨铁心的出现。包惜弱突然没头没脑地告诉完颜康的亲生父亲是杨铁心的时候,当时的完颜康是这么反应的,一是笑道:“妈,你越说越奇怪啦,爹爹怎能住在这里?”二是睁大了眼睛,颤声道:“妈,你说甚么?”三是更奇了,说道:“我爹爹是大金国赵王的便是,妈你问这个干吗?”四是身子颤抖,叫道:“妈,你神智胡涂啦,我请太医去。”五是惊疑万分,又感说不出的愤怒,转身道:“我请爹爹去。”六是大惊,回身撤步。七是当郭靖喝道“你见了亲生爹爹,还不磕头?”时踌躇难决。


这段描写很精彩,从这些细节不难得出,当时的完颜康心里已经隐约猜到了真相,但内心深处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真相,让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江湖草莽代替对自己慈爱有加且勇谋皆备的完颜洪烈王爷。但事实就是事实。这个是杨康自己无法把握的,人生可悲莫过如此。


杨康通过段天德得知全部真相后,他内心即使再不愿意接受这个真相也不行了。他倏地跃起将其打得头骨碎裂而死,并在亲生父亲结拜兄弟郭啸天的灵前磕了几个头,并说“我今日才知那……那完颜洪烈原来是你我的大仇人”,并想起母亲的苦楚忍不住痛哭起来。打得段天德头骨碎裂,可想他内心之恨多深;或许还有一层原因,段天德的述说让他无法不再接受这个他内心深处根本不愿承认的真相!磕头承认自己为杨康,实际上是认父归宗。为母亲痛哭,那是因为真正的伤心。只是在郭靖要求他一同去杀自己养父完颜洪烈时,他“一时踌躇不答”。将心比心,十八年父慈子孝、十八年养育之恩、十八年深情疼爱,谁能不踌躇?除非他已泯灭人性!


杨康是坏人么?或许只是命运错位而已。命运一旦错位,顺命者,悲;逆命者,苦!


心与命不同,最为苦!从这之后,杨康深处之苦真正开始了。


杨康是谁,金国实权派政治家赵王的儿子,虽为养子,实际一直当亲子对待,自己颇有大志、心有良谋。比武招亲时,化名穆易的杨铁心也忍不住赞叹:“这少年武功了得,自不是吃喝嫖赌的纨绔子弟。”铁尸梅超风评价他为“顽皮的小王爷”,说教了他三招,他一学就会,真是聪明。见到自己母亲板橱门缝中露出一片男子衣角,杨康也是不动声色,还坐下来斟了一杯茶,慢慢喝着,心中琢磨对策,显得极为冷静、从容。在归云庄遇险,杨康思路清晰,理智地否定了穆念慈不切实际的营救方案,并无所畏惧极有主张还有心撩妹笑着对穆念慈说“你亲亲我罢”。临时策划杀死武功远远高于自己但强加戏侮了自己未过门妻子穆念慈的欧阳克。深得西毒欧阳锋夸赞,差点成为其唯一弟子。未满二十岁就是金国钦使,身陷囹圄都不忘完成自身任务。十八岁的小王爷生涯,他的志向不在江湖,而在庙堂,建功立业。这才是他的心!


但不是他的命!他是杨铁心的儿子,他是宋人。命运戏弄他,偏偏让他当了父亲仇人、母亲后夫、敌国王爷的养子,偏偏这个养父对他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偏偏这个养父还对他好了这么十八年,偏偏在这十八年的成长环境里已经形成并定型了他的志趣和性格!十八年的时光啊,人生成长的第一个十八年时光谁又有能力将其活活抽走?


杨康的苦必然从此开始!


从即使明明知道了真相也不愿意接受,到再也无法不接受真相。那是一种想自己欺骗自己都不得的境地了。


但又能怎么办呢?手刃养大自己把自己当亲儿子一般的完颜洪烈?然后去做一个自己一直看不上的江湖草莽客?这两点他都不做到啊。十八年的成长岁月让他已经无法改变自己了,命运已经给他定型了!谁又能斗得过命?谁又能改变自己去适应别人的期待?


继续回到养父完颜洪烈的身边?可是自己都已经无法欺骗自己了啊!毕竟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是因这个养父而死的!杨康这期间的痛苦又有谁知?没有,他只能一个人独自吞噬。


我们一般都不要去评价他人,只是因为你没有走过他的岁月!


最终杨康还是斗不过命运给他定型后的安排。当杨康眼见郭靖杀散金兵,完颜洪烈只要被他瞧见就会没命。看到这个心目中一直以来的父亲遇险,他不暇多想就设法相救,这已是本能了。但他已不叫“爹”而改叫“父王”了,当完颜洪烈伸手握住杨康的手,也发现他“掌上冰凉,全是冷汗”,并且杨康也轻轻挣脱了,说话也是冷冷的。杨康此刻也是内心交战:眼前这个人到底是杀还是不杀?是杀对还是不杀对?完颜洪烈也是真心疼爱杨康的,这点从杨康死前作为一个王爷下跪请求欧阳锋帮忙给杨康解毒看得出来。他告诉杨康说:“康儿,你我父子一场,不管如何,你永远是我的爱儿。大金国不出十年,必可灭了南朝。那时我大权在手,富贵不可限量,这锦绣江山,花花世界,日后终究尽都是你的了。”杨康暗想:“大事若成,我岂不成了天下的共主?”想到此处,不禁热血沸腾对完颜洪烈说道:“爹,孩儿必当辅你以成大业。”为什么完颜洪烈这句话能给杨康这么大的力量和吸引?因为这句话才吻合杨康十八年成长历程中定型了的生命志向!


如果杨康是包惜弱和完颜洪烈的亲生儿子,对于宋人,他确实侵略者和坏人;但对于金国,他是英才和枭雄。他即使最终死于非命,也是死得轰烈。可惜,他不是。有时,命,就是让人这么苦!


心与命同,做乞丐也能笑个不停。心与命不同,出身豪门、钟鸣鼎食、平步宦海、文可传世的纳兰容若也苦得只活了三十岁;人称“八贤王”、能干非凡、出身皇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雍正八弟爱新觉罗·胤禩也只得郁郁而终。


杨康更苦,因为心与命不同,属于他的本应甜蜜的感情都是苦如黄连!他和穆念慈的爱情也是一桩完全错位的感情。


杨康不像欧阳克,虽然贵为小王爷,一表人才,但他不好色。不太好色的男人大都心有大志,所以不会过于倾心于女色这块。他与穆念慈比武,也是那种王家公子的好胜任性轻薄使然,他并不想真的霸占这个美貌女子。


但穆念慈确实对杨康一见钟情,爱上了这个翩翩公子,穆念慈爱上的也不是他小王爷的身份,而是爱上了他“脸如冠玉,唇若涂丹”的帅气、爱上了他年纪轻轻却武艺超群、爱上了他有些轻薄有些得意的表情(怪不得很多女人都认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但是,这种爱是肤浅的,她爱的只是皮囊而不是内心,她也从来不曾走进杨康的内心世界。打个比喻,这有点像有些小女生爱上了某个帅气演员,那只是一种粉丝对偶像的狂热之情。


杨康呢?开始根本就没有喜欢这个女子,只是一时手痒出出风头,不还鞋子只是他本性确有些轻薄。当时的穆易(杨铁心)将其亲随一掌打得晕了过去,杨康也不计较,只是要上马离去。但后来,杨康确实动了真情了。


金庸原话:“他初时与她比武,绝无缔姻之念,哪知她竟从京里一路跟随自己,每晚在窗外瞧着自己影子,如此款款深情,不由得大为所感,而她持身清白,更是令人生敬,不由得一时微笑,一时叹息,在灯下反复思念,颠倒不已。”


而这时又刚好处于杨康生命中非常特殊的期间——亲生父母因为养父而双双亡命,他的思想正处于一种极度矛盾、焦灼、纠结的状态。好生生的一个小王爷,一夜之间父亲成了仇人,亲生父母双亡,或许他突然有了一种孤儿的感觉吧?但他内心里又极度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实际上这晚初见穆念慈时,他开始依然并未起男女之念。杨康想起亲生父母的惨死,对穆念慈生的是怜惜之念,告诉她说“你爹爹已亡故了,你以后便住在我家罢,我会当你亲妹子一般看待。”穆念慈则回:“我是爹爹的义女,不是他亲生的……”聪明如杨康哪会不知她言外之意,于是伸手去握住她的右手。


杨康此时正处于人生最为痛苦的期间,他心里其实非常清楚这个穆念慈就是自己亲生父亲的养女,因此马上就起了一份亲近之情,想照顾好这个妹妹。随着穆念慈的爱意表露,他这时刚好需要情感的温暖,最后得知这个美丽女子原来对自己这么深情又持身清白,感动之后情感泛滥了。


但是,他们之间并不幸福。因为穆念慈只是个头脑简单的美丽女子而已,以她的智商始终走不进杨康的内心世界。


杨康归云庄遇险,委托穆念慈去见史丞相,穆念慈语气大变:“我一直当你是智勇双全的好男儿,当你假意在金国做小王爷,只不过等待机会,要给大宋干办大事。你,你真的竟然想认贼作父么?”穆念慈这里全是自己想当然,他不具备思考分析能力,只是想当然认为这个自己爱上的人是英雄,以后会为大宋办大事,自己也会为找到这样的夫婿而骄傲有光。他无法懂得杨康内心深处的纠结与痛苦。杨康告诉她:等脱难之后,不再做甚么劳什子的钦使,我跟你隐居归农,总好过成日心中难受。穆念慈只是长叹一口气,呆呆不语,极为伤心,万念俱灰。杨康为什么“成日心中难受”,穆念慈是无法理解的,因为她根本考虑不到这一层。杨康在这段期间是极其希望找个人交流倾诉的,其实两人第一次单独在房里见面,杨康说:“妹子别走,咱们再说一会话儿。”穆念慈则回头挥了挥手,就足不停步地走了。


穆念慈通过黄蓉帮忙找到被困于归云庄的杨康时,她唯一的表现就是“急”。首先是“甚是焦急”要去盗钥匙,被杨康否定此方案不通后又说背杨康出去,结果杨康被锁在柱子上,她又“急得流下泪来”,杨康笑着和她开玩笑,她跺脚道“人家急得要命”。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穆念慈是一个沉不住气拿不出对策只会手足无措的人,和黄蓉的智慧一比那可有天壤之别。


往后的相处,穆念慈和杨康说得最多的就是指责他“贪图富贵”、“认贼作父”。这些话本来就是杨康的痛点和梦魇,他无从驳斥、无从辩解。有句话说得真好:道德高地上,经常站着些蠢人,因为道德的“高尚”光环,人们经常忽视了本质的愚蠢。


穆念慈是一位刚烈的笨笨女,始终没有能够和杨康处于同一频道过。甚至在杨康冒险杀了欧阳克救她后计划拜师欧阳锋时,她颤声道:“原来昨天你冒险杀他,并非为了救我,却是另有图谋。”看到这,一木真是无语到了极点。


从不怀疑穆念慈对杨过的感情,但是,他们这样的感情确实悲哀。既无心有灵犀一点通,也无琴瑟和鸣意相融,有的只是鸡说鸡话、鸭讲鸭语。穆念慈爱上的仅仅是一个自己想当然中的帅气英雄,因此她才会因完全不懂对方而逼迫其一定要杀十八年的养父完颜洪烈;杨康爱上的是一份在自己接近绝望时遭遇的情感温暖及感动,所以当他兴高采烈告诉穆念慈以后就是皇后娘娘时,迎来的是爽朗的一个耳光。这样的感情只有两条道路可走——要么一方能够敢于抛弃自己一切坚定追随,要么把心一狠彻底相忘于江湖。


杨康终于死了,对他来说不知道是不幸还是幸运?死之前,他高高跃起对着完颜洪烈大叫:“你又不是我爹爹,你害死我妈,又想来害我!”并张开口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咬将过去!这个聪颖的少年其实心里清楚地知道,自己不幸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个对他恩爱有加的完颜洪烈。试想一下,如果他一直是杨铁心和包惜弱的孩子,那个江南大宋京师临安府牛家村的农家孩子,他的生命本应该多么幸福!



文章来自公众号“爱这座城”,一木欢迎你的关注,更多文章愿与你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183833 second(s), 2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