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524|回复: 23

[岁月如歌] 陈晏生丨山窝子里的野果甜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3-25 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窝子里的野花是那样的香那样的美;山窝子里的野果比野花更实惠更逗人爱。山窝里的人爱野果,是因为野果能当粮,能给山窝里的人填肚子。每年秋收后,在那布满露水珠的早晨,山窝子里热闹极了,只听见人们在喊:

    “喂!去坡上打板栗子哦!”

    “行啊,行啊,去摘野梨子哦!”

    “快点啦,鸟几柿熟噶啦,再不摘又要烂啦。”

    藤上的卜藤子(猕猴桃)结得很啦,快去摘哦!”

    “就要赶场了,多摘点去卖啊!”

    随着这一阵阵的喊声,人们便背着竹篓,挎上柴刀,纷纷爬上了山。板栗树林是最热闹的地方,人们爬在树上用棍子刷,用柴刀敲,抓着树枝使劲地摇。树下的人忙脚手不赢,嘴巴也在念个不停:“唉哟!板栗籽打着我的脑壳顶咯。”

    “唉哟哟,板栗刺又钻了我的脚板心咯!”

    要是几个人“扯伙”打板栗,大家把打的板栗堆在一起,最后平均分配:一双一双地分;五个五个一抓,分得公平,分得合理。

2006121218541674957.jpg


    摘卜藤子、鸟几柿,人们选着熟软了的摘,都是用箩筐装。卜藤子结得多,遇上一根长藤就能够摘满一箩筐。鸟几柿树结得满,一棵树就能装满一担。还有那鸡蛋大一个个的野梨,树虽然不多,但一棵大梨树能让几个人的背篓装满,运气好,遇上一藤山葡萄能饱吃一顿,还能摘上一篓回。

    夜晚,人们把打回来的板栗摊在簸箕里,挂在屋梁上让它吹干,以后烧油茶、煮粥饭都用得上它。人们把大个的卜藤子、鸟几柿、野梨选在一边,赶场的时候挑到场上卖。女人们用卖野果的钱扯几尺鞋面布,买几斤盐。男人们打几斤酒喝,买几包纸烟抽,别看这些野果还能替山窝子里的人赚点活钱用。

    那时候我和山窝子里的人一样,打板栗、摘野果,我爬遍了每一座山峰,寻遍了每一道山弯。我晓得哪棵树的板栗颗粒大,哪棵树上的柿子甜,哪一道山岗上的卜藤子结得密。我只要背着竹篓上了山,总是满载而归。

    九队的知青翘妹子来到我们队上后,总听我讲山上的野果如何如何多,如何如何甜,加上我讲得口水直吞。她听谜了,直是各笑:“要得要得!等打完谷子我硬跟你上山摘回果子,要不是你讲的各样好,我就会喊你做牛皮客!”

    谷子打完后,板栗球开始炸了,野梨香了,柿子红了,山窝子里的早晨又热闹起来。翘妹子第一次跟着我上山了。我们走进田冲,跨过小溪,穿过竹林,爬上了我最熟悉的那座山。那里的板栗树多,颗粒又大。那里的柿子树密,那里的卜藤子是“糯卜藤”,特别软,特别甜。那里还有一棵大野梨树,梨子又香又甜又脆,每年摘野果我都是往那座山走。

    山路越来越陡,翘妹子越走越慢,她东张西望,只问还有好远。她说她们队上没有这么高的山,她从来没有爬过这么陡的坡。她走得满头大汗了,要我停下来歇一歇。我依她的让她就地坐了下来,我站在她身边朝四边望了一下,哎!就离我们几步远的小树上有一串紫红色的小颗粒,我认出来了,那是叫“禾藤子”,比葡萄小一点,味道特别甜。我跨上前去一下将那根藤扯了下来,摘下几串递给她,她站起来接过来左看右看:“这是什么,能吃么?”

    我笑了笑:“当然能吃,甜得很喔!”我说完拿着一串往嘴里一塞。

    她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吃了一串又一串,吃得那样香。“我第一次吃这么甜的野果,真的好吃。”她说着朝我笑了,笑得那么甜,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我催她边吃边走,就快到柿树林了。我们走着走着,她突然叫我:“喂!好看么?”

    我回头一望,只见她头上插满了一串串的禾藤子,紫红色的、浅红色的像一串串珍珠。再加上几片绿叶,配上她那张红扑扑的脸和那对笑嘻嘻的的眼睛,她今天真的漂亮,在山上的她比在屋里看起来,好看得多。

    我实实在在地望了她几眼:“好看,真的好看!你像个美丽的公主。”我说完两眼还盯着她。

    “你说我像个公主,那你呢,想要我说你像个王子,是吗?”她说完对着我做了个怪脸,我望着她那样子笑起来,她也哈哈地笑起来,这山岗上只听见我俩的笑声。

    对面坡有人打“喔伙”:“你们各好笑哦,打到板栗没有?”

    我回答:“还冇哦!还冇到板栗树脚。”

    我说着催她快点走。我们路过柿树林,只见柿树上结满了通红的柿子,她好兴奋,硬要我上树去摘。我告诉她先打板栗再来摘柿子,柿子和卜藤子容易摘。她不听我的 硬要先摘柿子,她怕等一下来人了把柿子摘完,我跟她讲不清,只得依她的做。

    我走到一棵靠斜坡的柿树边,不用上树,扳下几根树枝要她用竹篓接住,一气工夫就摘满了一篓。她还要我摘,我说要打板栗,摘梨子,总共只带三个篓子会不够装,她这才答应了。

    我们来到梨树下,梨子被人摘过了,但树枝上还有很多,刷梨子的竹杆还靠在树边。我拿起竹杆一阵子刷,她在地下捡,很快捡满了一篓。我肩上挎一篓催她快点走,翻过一座山就到了我早“看中”的那几棵板栗树了。她看见路边好多卜藤子还要我摘,我跟她讲好话了:“打到板栗子再说,这卜藤子有的是,板栗子是最值钱的野果。”

    她四边望了一下,贪婪地说:“早晓得咯样多,每人挑担箩来就好了。”

    我望着她出“马齿汗”,“这笔陡的坡上你路都走不稳,还挑一担箩,真的是口一阿,气一喷!”我说着又催她快走,快走。

    她不晓得我们已经走了十几里路了,这里虽然野果多,但山高路陡离家远。我们来到了板栗树脚,树上的板栗球都炸开了,地上的的板栗子并不多。她捡着板栗嘴里念着:“各板栗子好大一颗颗的啊,多捡点寄回长沙让我爸爸妈妈尝一尝。”她边捡边唱起了歌,她今天是有蛮高兴。

    我四周望了望觉得奇怪,应该没有人来这里打过板栗,为什么地上的板栗不多呢?我正在琢磨着,突然听她一声尖叫:“啊呀!一只好大的老鼠子从各里冲出来了。”

    我连忙走过去一看,那树脚下有一个小洞。我估计是山老鼠的洞,这下就运气来了,我听社员说过,在板栗树脚的鼠洞里挖出好多的板栗子。我二话没说,拿起柴刀砍了一根杂木棍,将尖子削成扁形,对着洞口挖起来。她问我这是做什么,我笑了笑说:“等一下你就看家伙了。”

    我挖了三尺远左右,就挖出几颗板栗出来了。我将手伸进去一抓,抓出一把板栗来,再一抓又是一把。我连抓地抓,她用篓子接着,接得笑哈哒,笑得嘴都合不拢。我劲头来了,又用木棍将洞口挖大一些,一直挖到看见一堆板栗。我一边往篓子里抓一边笑,她笑得更开心,这老鼠窝的板栗硬将我们的竹篓装满了,我提了一下竹篓,肯定有十几斤。我高兴得大声喊了起来:“谢谢山老鼠!谢谢山老鼠!”

    翘妹子笑得脸红扑扑的,更灿烂了!

    我们的三个竹篓都装满了,见藤上大个大个卜藤子没有东西装了,翘妹子收住了笑脸:

    “唉!我后悔咧,出门时到底冇跟社员多借一只篓子。”

    我胸有成竹,忽地从腰上扯出了一个米口袋。“啊!你把米口袋带来了,你怎么不早讲咯。”她说着又笑起来,嘴里还骂:“你这陈大宝啊,陈大宝,还真的有股子宝气咧!”

    她来到我们队上以后就给我取了“陈大宝”这个外号。她总说我有股子宝气,也许就是这股子宝气吸引了她。知青都走了,她还愿意留下来给我做伴,他父母来了好多封信,要她转点到岳麓山下的亲戚家,她就是不愿意,她要同我在这山窝里摘野果当粮。她明明晓得队上今年减大产,连过年饭都成问题。社员都在说,野果能顶一碗米就是一碗米,能当一口粮就是一口粮,到时候还要准备上山“挖忙”,才能度过饥荒。这一切她都明白,还是愿意同我一道度过难关。看来,我这股子宝气还真逗她爱!

    她一边笑一边唱着自己编的歌:“陈大宝,呷稻草,呷得满肚子都是草……”她扯开口袋,让我把竹篓里的板栗倒进口袋里,还催我快点摘满卜藤子好回家。

    我将卜藤子摘满了一篓,背在背上,左肩挎一篓野梨,右肩挎一篓野柿。我用根木棍将那口袋板栗锁紧,让她挂在肩上,一手抓住木棍,我们开始下山了。

    下山比上山快,但天却不等人了,看着就阴了下来。当我们下到半山腰时,“夜夜啷”虫开始叫了,来山窝子里四年时间有了经验,只要听见“夜夜啷”一叫,天很快就会黑了。

    我催她快点走,但再快还是没有天黑得快,离田冲还有两座山,天完全黑了下来。估计离家还有八里路,我牵着她摸到一棵大枞树脚下,取下身上的竹篓,接下她肩上的口袋。要她坐下歇歇,我用柴刀在枞树根上砍了一块枞膏,干脆把火烧了起来。看着这黑漆漆的天,根本看不清路了。我主意已定:不走了,等到天亮。

    火越烧越旺,我把烧熟了的板栗递给她,她吃着板栗,啃着野梨,嘴里念道:“这板栗好粉啊,梨子好甜啊!”

    “肚子饿了,随你吃甚么东西都好吃。”我说着剥开一个又软又大的卜藤子伸到她嘴边。

    她咬了一口,抓住我的手,往我嘴边一伸:“你也吃,好甜好凉的。”

    我也咬了一口,她又再咬一口。就这样,我把剥开的板栗塞进她嘴里,她又剥一颗塞进我嘴里。我们共咬一个卜藤子,共唆一个柿子,只有梨子就各吃各的,她说梨子是不能分吃的。

    火,是我们的伴;野果,是我们的粮;大树,是我们的靠背。我们同命相连,相依为命。我们不会讲电影里面那些“你爱我,你爱我”的肉麻话;不会发那些“海枯石烂不变心的”誓言;我们肩并肩地靠在枞树上吃着野果,等着天亮。

    突然,火苗上发出“喳、喳、喳”的响声,我伸出手掌:“该死的天下起雨来了。”

    我连忙起身加了几根柴,又砍倒旁边的一棵小树,把火结实添旺,决不能让火熄灭。

    我抬头望望那黑漆漆的天,嘴里念着:“天啊,你为什么总是带我们不过?你为什么总要同我们这些无辜的人作对。夜啊,你还有好长?你总该天亮吧!”

    火渐渐地熄灭了,天渐渐地亮了,我们湿淋淋地回到了家。从那时候起,我们的心连得更紧,我们有难同担,有盐共咸,无盐共淡。我们战胜了一个接一个的困难,熬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经常回忆着那一夜,经常回味那一夜吃的野果,格外的香,格外的甜!




已有 3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足迹刘叔 + 30 + 5 感谢爆料,让更多人知道发生在身边的事情
名人堂 + 30 + 5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若云 + 30 + 3 楼主有才,非常精彩的原创内容

总评分: 红网币 + 90  魅力 + 1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3-25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3-25 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3-26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3-28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3-28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3-28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3-28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3-28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晚,人们把打回来的板栗摊在簸箕里,挂在屋梁上让它吹干,以后烧油茶、煮粥饭都用得上它。人们把大个的卜藤子、鸟几柿、野梨选在一边,赶场的时候挑到场上卖。女人们用卖野果的钱扯几尺鞋面布,买几斤盐。男人们打几斤酒喝,买几包纸烟抽,别看这些野果还能替山窝子里的人赚点活钱用。
    那时候我和山窝子里的人一样,打板栗、摘野果,我爬遍了每一座山峰,寻遍了每一道山弯。我晓得哪棵树的板栗颗粒大,哪棵树上的柿子甜,哪一道山岗上的卜藤子结得密。我只要背着竹篓上了山,总是满载而归。
文笔精彩。
发表于 2018-3-28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3-28 21:05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崀山白云版主的赞美!谢谢你几次顶帖鼓励给力!
发表于 2018-3-29 21:50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文字来源于生活,很接土气,所以好!《山窝子的野果甜》为什么能打动读者,因为那是一段难忘的时光,是千千万万下放知青刻骨的记忆。我未经过那个年代,但从楼主的文字里能感受那个岁月的人、事。先生应不吝笔墨,多发表类似来源于生活的文字,我们很喜欢!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顽石00 发表于 2018-3-29 21:50
楼主的文字来源于生活,很接土气,所以好!《山窝子的野果甜》为什么能打动读者,因为那是一段难忘的时光, ...

         谢谢顽石00朋友对我文章高度点评!我两口子都是15岁下乡,在那偏僻的山窝子生活了13年,养了3个孩子,回城后那里的生活点滴一直记忆犹新,到晚年我学会了上网打字,于是,把那些年在山窝子的生活故事用文字表达出来,写的是自己的亲身经历,讲的是真实故事,我会把“山窝子系列”陆续发上来,希望大家喜欢!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定 :已点赞,请查收


          谢谢刘定朋友的点赞!谢谢你支持和给力!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崀山白云 发表于 2018-3-28 16:45
好有山野气息的文章。

夜读湖南 :
2018-03-28 17:24 [url=]回复[/url]   [url=]点赞(0)[/url]
夜读湖南 :good   谢谢夜读湖南朋友的点赞!谢谢你的鼓励和给力!
 楼主| 发表于 2018-4-4 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顽石00 发表于 2018-3-29 21:50
楼主的文字来源于生活,很接土气,所以好!《山窝子的野果甜》为什么能打动读者,因为那是一段难忘的时光, ...

谢谢 小软萌淑啊 :good朋友的点赞!谢谢你给力和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8-4-8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晏生 发表于 2018-4-1 21:43
夜读湖南 :2018-03-28 17:24 回复   点赞(0) 夜读湖南 :good   谢谢夜读湖南朋友的点赞!谢谢你的鼓励和 ...

   谢谢 心声乐韵 :的点赞!谢谢你的热心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2.558189 second(s), 15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