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46|回复: 13

中国的基督山恩仇记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4-10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各位领导:
我叫胡艺 系湖南省津市市人,现在向你们举报一件涉及司法腐败的案件。
;我父亲[胡俭仁]2007年8月7日在辽宁锦州监狱死亡一事存在重大疑点   :              有诸多证据显示。他当时并没有死亡。其在锦州监狱死亡之说乃是他和锦州监狱内外的腐败分子精心设计的一个骗局。当时在殡仪馆火化的只是他的替身。                 我父亲胡俭仁系湖南津市市人,生于1936年,2001年因贷款诈骗被判无期徒刑。2007年8月7日在辽宁锦州监狱因病死亡 8月13日在锦州殡仪馆火化。
此案主要疑点如下:
1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辽刑初字第85号一审判决书,辽宁高级人民法院(2001)辽刑二终字第75号裁定至今我没有看到 2我爸[胡俭仁]没有留下任何遗产这与在津市一带屡屡流传的的我爸发了大财并包养情妇,生下一个私生子的情况相矛盾 3我在锦州监狱看到的我爸的遗体的生理上的异常情况 4监狱的两名警察当时妨碍司法公正的情况 5锦州监狱医院2007年8月7日出具的死者为“胡俭仁”的死亡医学证明书上亲属一栏为何是一个我以前从没听说过的人,此份“死亡医学证明书”难道具有法律效力?6狱警在没有告知和征求当事医生,死者家属以及我本人的意见的情况下擅自修改“死亡医学证明书”,构成重大违法。 7在破绽百出,无法自圆其说的情况下,为了阻止"死者"家属了解到进一步的情况,狱警还公开威胁"死者"家属当晚不能住在锦州监狱招待所. 8我爸爸[ 胡俭仁] 因贷款诈骗罪被判无期徒刑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无期徒刑犯一般是不能保外就医的. 为什么我爸爸在锦州监狱服刑期间[2001-2004]在没有减刑的情况下从辽宁省锦州监狱来到海南省, 并且长时间在海南逗留,会见了他67年代的多名学生.这一情况监狱方面为什么不告诉家属 ?从我爸在监狱中写的一些情况以及他死亡后没有留下一分钱来看 。我爸没有什么财产。但是 一个没有任何财产的被判无期徒刑的囚犯辽宁锦州监狱为什么违反规定为他办理保外就医? 他当时办理保外就医家里人为什么不知道?一个无期徒刑犯,还患有老年痴呆症(辽宁锦州监狱医院诊断证明),他是怎么从辽宁锦州监狱到达海南保外就医的呢?
本人希望中国司法当局早日对本案相关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进行质证
[url=][/url]

具体证据在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ff690745
此致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湖南省津市市市民:胡艺        2009年3月3日

发表于 2018-4-10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4-10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中纪委何时回复我的举报信,本人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本案案情非常简单,2009年7月,我在电话中向锦州市城郊地区人民检察院的金检察官举报。金检察官几句话就已经将主要案情问清楚了。
自从2009年3月3日我在博客上实名向中纪委举报此案,我给中纪委的举报网站发了几十封举报信。到目前为止中纪委还没有给我任何回复
中国的司法机关也没有给我任何回复.被我举报的辽宁省锦州监狱也没有对举报内容作出任何回应。
最近,本人因为举报此案频频受到被举报人的人身威胁,我在菜场和街道上摆地摊时都有人来威胁我。由于三年来我持续在博客和红网论坛上揭露此案,看来现在有些人心里开始慌了。被我揭发的鬼和人要狗急跳墙了,我认为如果我本人发生意外,最大的可能就是因为我举报此案。
本案的案情我没有详细和我妈妈谈,因为她精神上有问题,再一个原因就是她已经七十多岁的人,很难说她知道此事会怎么想,由于我持续在红网发贴举报本案,津市很多人都知道此事,但是他们出于好心都没有告诉我妈妈。我多次犹豫过应不应该将此事的详细经过告诉我妈妈。我最担心的是如果我遭遇不测,有谁为我出面要求公道。
本人今天(2012年7月18日)到中共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反映本人因为举报本案受到人身威胁和实名向中纪委举报本案三年没有回复一事,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接待了我,对于我受到人身威胁一事,该工作人员说我只能向公安机关报案。他们无能为力。对于我要求中纪委的回复,津市纪委的工作人员说他们也毫无办法。
自从2009年以来,那些被我举报的犯罪分子一直在试图获取能让他们脱罪的证据。
最近他们(被我举报的人)又试图用美人计来构陷我,被我识破。
 楼主| 发表于 2018-4-11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4-20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博客主要内容简介。中国的基督山恩仇记

本文主要讲述的是一个受父母虐待的人用法律维护自己权益的故事。



在八十年代末期,年龄刚过50的湖南省津市市一中职工胡俭仁(本人父亲),做生意失败,由一个有钱人变得一文不名。为了发财,他离开津市,在外面做起了生意。
胡俭仁在外面奔波了数年也没有发财,1995年,几乎已经灰心丧气准备回家的胡俭仁在沈阳金辉宾馆结识了沈阳军区政治部退休干部李志海,李志海在北京认识不少高层权力人士,想做生意赚钱,但他一个军人,不会做生意,脾气又不好,身体也不好,他患有糖尿病,不能过度劳累,并且他为人特别小气,大家都不愿意和他做生意。  李志海就整天想找一个人帮他做生意赚钱,就这样,胡俭仁靠李志海发了财,他并且因此而结交了个别影响力能到达中国权力中枢的人物,后来,被他们诈骗的人太多了,到处告状的人太多了,,经过一番运作,胡俭仁被判处无期徒刑,躲进了监狱,由于他用金钱结识了某些中央的高层官员。他在监狱中的生活可不象一般犯人那样,我2005年在锦州监狱接见大厅会见胡俭仁时,一名锦州监狱的官员过来坐在我们旁边和我们说了几句话,当时他和胡俭仁非常亲热,他在胡俭仁面前一副谄媚的样子,在我看来他简直就象胡俭仁养的一只宠物。       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胡俭仁:一名被判处无期徒刑,还没有减刑的犯人竟然从辽宁锦州监狱到达海南,在哪儿长期逗留,会见了多名几十年未见面的老乡,不知道胡俭仁当时到底是不是在坐牢?

在监狱中的胡俭仁利用向最高法院申诉一事和他的有权有势的朋友成功地报复了为富不仁的有钱亲戚和不支持他包二奶的家人,最后,在监狱内外腐败分子的帮助下用一具死尸欺骗家人,谎称自己已经死亡。自己和情妇逃出监狱,当时胡俭仁的儿子(即本人)在锦州监狱处理胡俭仁的后事时从尸体上发现了大量破绽,胡俭仁露出了马脚。当时我受到狱警的威胁,没有能够彻底查清此案。在“胡俭仁”的尸体火化后,我向中纪委举报了此事,由于此案涉及政府高层关系网,案件始终没有进展。司法机关始终没有回应此案,甚至连胡俭仁一审被判无期徒刑的判决书也不给我看,我要求知道的情况也不答复我。
什么原因呢?,我想有两点,一,当时锦州监狱狱警严重违法的情节非常明显,甚至可以说是无可辩驳。犯罪分子不仅露出了狐狸尾巴,狐狸的头,身体,四条腿都露出来了。二,此案案情非常简单。有些人说,尸体火化了,证据就消失了。我认为尸体火化后,死因的确是比较难查,但是本案不是凶死案,本案的案情与死因无关。所谓无尸不起诉一般是指
   凶杀案件中由于没有找到被害人的尸体,因而不能确定被害人是否死亡以及死因

鉴于本案主要待证据事实为我父亲胡俭仁2007年8月7日在辽宁锦州监狱医院因病死亡一事是虚假的。当时“死亡”的胡俭仁的尸体其实是另外一个人的尸体。为了说清楚这个问题我首先必须介绍一个法律规定:  自1993年死亡医学证明书启用以来大陆中国居民因病死于医疗机构办理殡葬手续需要完成两个法律程序:    1家属签字同意火化      2死亡医学证明书。这两个法律程序都必须合法有效并且缺一不可。  那种以为只要家属签字就可以火化的观点是有违法律常识的。死亡医学证明书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说明死者死因,没有死亡医学证明书,死者死因就不明确,死者到底是因病死亡,还是自杀,他杀,这些都不知道。
本人认为火化尸体所必须的这两个法律程序在本案中一个也不具备。这两个民事行为都呈现出一个特点,即都不能够确认死者就是胡俭仁本人。而且,在这两个法律程序中锦州监狱狱警都有重大违法行为。
本人认为这两个民事行为都是本案的直接证据。这两个民事行为都直接证明了本案的主要事实。(即当时我在锦州监狱看到的尸体是否是胡俭仁本人的尸体)。并且,这两个直接证据都有客观证据印证。
第一个程序(家属签字同意火化),我的确是写了:同意火化,儿子胡艺。但是在中间我也写上了意见(死者容貌难辨,其牙齿的色泽和形状与前两次接见有差异),那么我的签字有没有法律效力呢?
根据民法通则第55条第二款(民事法律行为应当具备下列条件:2意思表示真实,其包含两个方面:1意思自由,2表示一致:即行为人的主观意愿和外在意思表示是一致的,不存在误解,表示错误等妨害意思表示一致的因素)
我同意火化尸体的签字因为意思表示不一致,所以它(签字)并不具有法律效力,当天(2007年8月12日)晚上刘大队长在电话中对远在湖南的李风(我的亲属)是对此(尸体的牙齿形状有差异)解释了一番。但是第二天他为什么没有在我爸爸(胡俭仁)的尸体前对我解释呢?这一疑点至关重要。锦州监狱狱警此举涉嫌不作为!因此,我的签字仍然不具有法律效力。




第二个程序:辽宁锦州监狱医院出具死者为“胡俭仁”的“死亡医学证明书”这一民事行为。
锦州监狱医院出具死者为”胡俭仁”的死亡医学证明书这一民事行为因具有违法性(违背公序良俗,所谓公序良俗即指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系无效民事行为。
辽宁锦州监狱医院2007年8月7日出具的死者为胡俭仁的“死亡医学证明书”不具有法律效力。
首先:在2007年8月7日辽宁锦州监狱医院出具的死者为“胡俭仁”的死亡医学证明书的亲属一栏填写的“程玉芹”,我作为死者胡俭仁的儿子从来没有听说过此人,他也不是可以联系的亲友呀。这就说明此份死亡医学证明书在法律效力上可疑。
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
民事法律行为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3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
在法律意义上,胡俭仁没有死亡。
辽宁锦州监狱医院2007年8月7日出具的死者为“胡俭仁”的死亡医学证明书上存在两种字迹。一种是修改前的锦州监狱医院医生的字迹。8月13日添加上去的“胡艺”两个字明显系另外一个人的字迹。希望我的上述观点能被司法鉴定确认,
辽宁锦州监狱狱警重大违法犯罪的事实:监狱狱警执行公务,行使的是公权力,而医疗机构出具“死亡医学证明书”是一种民事行为,是私权,其民事主体是医疗机构(锦州监狱医院)而不是别的什么人。锦州监狱狱警擅自修改“死亡医学证明书”构成重大违法,其目的是湮灭证据(毁灭尸体)。






锦州监狱狱警重大违法事实:












1锦州监狱狱警擅自修改“死亡医学证明书”违反了法律禁止性规定。






     








      








卫生部、公安部、民政部关于使用《出生医学证明书》、《死亡医学证明书》和加强死因统计工作的通知
1992年6月16日
  

  (二)、填写要求:
  1、《出生医学证明书》和《死亡医学证明书》的填写必须使用钢笔或圆珠笔填写,务必项目齐全、内容准确、字迹清楚,不得勾划涂改,并有填写者所在单位加盖公章后方可生效。


  2  锦州监狱狱警擅自修改“死亡医学证明书”违反了民法通则的多条原则






第五十五条 民事法律行为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在医疗机构出具“死亡医学证明书”这一民事行为中,民事主体是而且只是医疗机构,而不是其他什么人)


   第五十七条 民事法律行为从成立时起具有法律约束力。行为人非依法律规定或者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
  
本案的关键线索:
一,胡俭仁一审被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的判决书。
二,胡俭仁的财产情况,之前我写信给最高法院和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调查胡俭仁的财产情况,但是,至今没有回音。胡俭仁的财产情况与本案主要待证事实之间存在关联性,而且我要求调查胡俭仁的财产的要求有法律依据
附相关法律规定:  《婚姻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离婚时,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离婚后,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三, 胡俭仁在锦州监狱服刑期间从锦州监狱外出的情况,胡俭仁在锦州监狱服刑期间在锦州监狱接见的人员。
四,辽宁锦州监狱医院2007年8月7日出具的死者为胡俭仁的“死亡医学证明书”亲属一栏中的“程玉芹”到底是什么人?
本案的大致经过:我父亲胡俭仁于2007年8月7日在辽宁锦州监狱死亡,我大约于2007年8月11日从湖南抵达锦州监狱,在辽宁省锦州监狱看到我父亲的遗体时,一开始我只是怀疑我在锦州监狱见到的尸体不是我父亲,,因为我只是发现尸体的牙齿的形状和我以前在锦州监狱接见大厅见到的我父亲的牙齿形状有差异。  我签署了同意火化的意见后(但有保留意见即:死者容貌难辨,其牙齿的色泽和形状与前两次接见有差异。在法律上就是意思表示不一致。我的意见:依据民法通则,签字不具有法律效力),狱警从提包里掏出两份“死亡医学证明书”交给我,我看了一下,发现“死亡医学证明书”上亲属一栏填写的“程玉芹”此人我从没有听说过,此时,那具尸体身份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与此同时,狱警在不告知,不征求当事医生,死者家属“程玉芹”以及我本人的意见的情况下擅自修改“死亡医学证明书”即构成重大违法(当时锦州监狱医院医生和死者家属“程玉芹”均不在现场,程玉芹此人我虽然不认识,但他是锦州监狱医院医生出具"死亡医学证明书"这一民事法律行为的相对人,当时,在锦州监狱医院出具“死亡医学证明书”这一民事行为中,程玉芹是胡俭仁的亲属,而我本人虽然是胡俭仁的儿子,但是在锦州监狱医院出具“死亡医学证明书”这一民事行为中,我只是间接的关联方)。
附:民法通则有关民事行为法律效力的条款
 第五十八条 下列民事行为无效:

  (一)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的;

  (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依法不能独立实施的;

  (三)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为的;

  (四)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

  (五)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的;

  (六)经济合同违反国家指令性计划的;

  (七)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

  无效的民事行为,从行为开始起就没有法律约束力。

  第五十九条 下列民事行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关予以变更或者撤销:

  (一)行为人对行为内容有重大误解的;

  (二)显失公平的。

  被撤销的民事行为从行为开始起无效。
本案案情的关键就是2007年8月7日在锦州监狱死亡的那具名为胡俭仁的尸体是不是真的是胡俭仁的尸体,这就必然涉及到一个问题:一个人的身份究竟能由什么东西来确认。dna 鉴定可以确认一个人的身份,但是本案没有
进行dna 鉴定,在本案中是依靠什么来确认死者身份的呢?有两个民事行为,1死者家属签字,2死亡医学证明书,这两个民事行为都可以确认死者身份。
关于证据以及证据的证明力的问题:证据分为两种:1直接证据2间接证据.
本案中,
死者家属签字是直接证据,属言辞证据,主观性较强,但有狱警重大违法行为加以补强。
锦州监狱医院出具的死者为胡俭仁的死亡医学证明书是一种法律凭证,也是属于直接证据。锦州监狱狱警擅自修改死亡医学证明书这一重大违法行为说明犯罪嫌疑人是锦州监狱狱警。
有的网友的观点;要搞清楚这个案件,必须先找到胡俭仁,做dna鉴定,我认为,上述观点是不清楚本案案情的表现,难道只有dna鉴定才能确定死者身份吗,本案中只有dna鉴定才是直接证据吗,我认为不是。dna鉴定和医疗机构出具死亡医学证明书都是一种民事证明行为,其法律效力与医疗机构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书等同,能找到胡俭仁更好。即使不能找到胡俭仁,本案的案情已经清楚。我举报的内容也是成立的。本案中,死者家属签字和锦州监狱医院出具死亡医学证明书这两个民事行为都属于直接证据,两者互相印证。我的意见,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当然,胡俭仁从监狱脱逃,那是必须追捕到案的。
下面是胡俭仁“死亡”之前在监狱中写给最高人民法院的申诉书



党和政府:
我叫胡俭仁。系辽宁省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辽刑初字第85号的一审判决和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01)辽刑二终字第75号裁定的罪犯。本人对一审的“判决”和二审的“裁定”表示不服,再次申诉。
一,申诉请求:(一)“判决”,“裁定“认定本人犯有贷款诈骗罪的罪名不能成立。实属冤判。请求重新审理认真调查此案,重新认定此案真正的罪犯,给我一个公道按无罪释放本人。
(二)强烈要求追究本案中两名真正罪犯的刑事责任,将林贻先,赵兴华逮捕归案,绳之以法.
二,申诉理由:
分享:
喜欢
阅读┊ 评论 ┊        收藏 ┊已有10人转载▼        ┊ 喜欢▼ ┊打印
已投稿到:        排行榜 排行榜
前一篇:2010年02月27日
后一篇:请问中纪委.您何时才能给我回复?本人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评论 [发评论]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2010年02月27日
后一篇 >
请问中纪委.您何时才能给我回复?本人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楼主| 发表于 2018-4-20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4-20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659778 second(s), 59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