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32|回复: 9

长沙男子骑摩托环中国边境线,路过无人区差点被狼吃了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4-16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ranco 于 2018-4-16 11:04 编辑



一个中年男人的危机和焦虑应该如何解决?

喝酒、买醉,挺着膘于常人几圈的肚腩在饭局上吹牛逼?沉默、埋头,下班后在地下车库里抽完一包烟再回家面对老婆孩子?顺从、努力,为失去竞争力走入下坡的事业期垂死挣扎?


阿诺把以上的问题和答案都实践了一遍,在中年危机上徘徊一圈后,38岁这年,他辞掉哈雷戴维森长沙授权经销商总经理的工作,骑着他心爱的哈雷环中国边境线骑行。


阿诺是首位完成驾驶哈雷无后援环中国边境线单人骑行的第一人。




花5万骑着哈雷环游中国


再见到阿诺时候,离他完成环边境线骑行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他住在长沙浏阳河边,接受采访前刚刚跑完十公里。经过那几个月的风吹日晒,阿诺的皮肤还没有恢复过来,到现在还是黝黑的。


他的头发也花白了,看起来有些沧桑,旁人说是染的,他笑着回应:“你见过几个理发店染的这么均匀?”

阿诺的手臂上刚添了一个新纹身,纹的是中国地图,黑色线勾勒出金鸡的轮廓线,内里还有一条紧邻偶合的红色线,红色线就是阿诺这次环中国边境的骑行路线图,他张开手臂,横在胸前,像个战士一样展示给我们看。


这条线从云南的西双版纳起,经过中缅交界线、中印交界线,到西藏,从西藏到新疆的新藏线是长达几百公里的无人区,有“死亡公路”之称。在新疆,一路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中东国家交界,到了内蒙和东北,一路向南,一直到东部沿海,然后看见一望无际的海岸线。阿诺沿着海岸线一路骑回西双版纳,与出发点重合。

这一趟从2017年8月15号开始,到2017年12月19号结束,全程历时4个月零4天,除去一台哈雷本身的价值,阿诺计算,吃住行的花费大概在5万左右。


“我没有花很多钱,很多人以为旅行一定就是烧钱的,其实不是,除了汽油外,我烧的是勇气,一路都靠勇气在燃烧。”


开过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死亡公路

回忆起这一段,从8月到12月,阿诺从夏天走到了冬天,他算过,这一路上最热的时候在起点,从长沙到云南的西双版纳。热带的西双版纳在8月的三伏天里,气温一度飙到42度。阿诺的哈雷跑在柏油公路上,被太阳晒成一块发烫的铁疙瘩。最冷时候在漠河,中国的寒极,气温在零下19度。

“我的骑行到冬天时候,没有带羽绒服,还是夏天那身哈雷骑士服,冻得骨头都是脆的,我计算过,2017年的冬天比2016年的冬天提早了37天。”

极冷极热的天气可以测量,早到而来的冬天可以计算,孤独、意外和死亡却是这一路上永远未知而又随时存在的东西。

新藏线号称“死亡线”,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多个达坂更是5200米以上的海拔,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阿诺说,走新藏线的都有这样一句话:没在班公湖洗过澡,没在界山达坂撒过尿,没在死人沟里睡过觉,这都不算走一回新藏线。

“那里海拔高,空气稀薄,一天四季,我还是穿着哈雷骑士服,不变。”


新藏线上有着一段长达480公里的无人区,没有信号,从阿里多玛到新疆叶城,只有一个叫三十里营房的地方有补给和住宿,阿诺一天之内必须穿越过这一段,一旦路上哈雷出了问题,他有可能面临困死荒野的惨境。

“也不一定是饿死,有可能是被狼群撕咬,那里有野狼,他们比我还要饥饿。”

阿诺夸奖他的哈雷,是个好兄弟,前面路况不太好了,他拍拍它钢铁战士一样的身体,对它说:“哥儿们啊,前面路不太好了,你给我争口气啊。”


这一路阿诺的“兄弟”都没有闹脾气,只是阿诺觉得太寂寞了,他活了快四十年,从来没有这样的孤独过。

他不限定一天要骑行多少公里,只知道朝着既定的方向走下去,有时候开着开着困得眼睛都要合上,他于是停下来,把哈雷“兄弟”停在路边,拿出防潮垫,挨着哈雷“兄弟”在马路上睡觉。

哈雷“兄弟”散发出的热量是他在4000米海拔上唯一的温暖,阿诺靠在它边上,可以安心的马上睡着。



“我以为我要死了,想给儿子打个电话”

新藏线的无人区是阿诺想过的这一路最危险的路段,他平安无事度过,经过内蒙到大兴安岭时候,已经是深冬,东北的雪盖了一层又一层,像一片白的荒漠。

那里的马路全面结冰,完全走不了车,我摔了好多次,最后不得不停下,但我和我‘兄弟’都没什么问题。”


真正的问题出在杭州,这大概是阿诺万万不曾想到过的事,他走过死亡线,战胜来自原始生态的所有挑战,却在杭州,繁华不已的人类世界出了一场车祸。这时候离他的骑行结束只剩下3000公里左右。3000公里,就在那里,一辆大货车突然变道,阿诺和他的哈雷“兄弟”被撞飞了。

“当时把我撞飞出去,人车分离,我的脸朝地,车飞到沟里去了。当时我的大脑空白,呼吸很困难,出事的那一瞬间,我觉得完了,我的骑行到了最关键的点,难道就要这样结束了?”

阿诺说,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死,那一瞬间,他只想起了儿子,挣扎着拿出手机,想给儿子打最后一个电话。“我要告诉我儿子,爸爸爱他,我怕我不说,我这辈子都没机会再说。”


可是你没死。”我说。


“对,我的呼吸很困难,我想把头盔打开,但是打不开,后来我就解开衣服,衣服解开,我的呼吸突然就顺畅了,原来是我身上的那个安全气囊爆炸后把我包住了。”

“第二天,我醒来马上去看我的车,它受了伤在那里,我的眼泪马上就出来了。”

在车祸发生那天,阿诺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他最遗憾的竟是不能把这一路走完,他对肇事的货车司机说:“只要我还能走,就不追究你的责任”。


这一趟车祸终是没能阻止阿诺前进,他一路向南到广东,最后一路向西,直到12月19号,到达当初出发的起点,也是这趟行程的终点——西双版纳,阿诺取下头盔,在路边狂叫。

他不知道叫些什么,总之是歇斯底里,别人也听不懂他叫些什么,只觉得这个男人像个神经病。

驾驶哈雷环中国边境线单人骑行无后援第一人

从2014年起,阿诺前后做过多次骑行,走遍西北多个地区,此前有过的骑哈雷环中国边境的挑战者,但他们都是组队和带着后援一起。阿诺从头到尾一个人,四个多月,差点死在路上。阿诺成了驾驶哈雷无后援环中国边境线单人骑行第一人。

这个决定从一开始就是伟大的,因为此前没有过,人类的历史长河里,开辟新道路的人必然会被铭记,从一个卖哈雷的人变成一名伟大的哈雷骑手,阿诺做了四十年人生里他觉得最伟大的事情。


阿诺后来常想起过去,那些年,他特别油腻,每天西装革履,戴着眼睛、系着领带,腰上别个钥匙圈,挺着啤酒肚油头满面的生活着。后来他因为工作和生活,压力大到抑郁,酗酒,他一度怀疑人生活着的意义。

38岁这年,他事业顺利,生活稳定,却不可避免的步入中年危机,选择放下一切时候去挑战的时候,别人质疑他,他也怀疑过自己。



但最终,他打消所有关于从前人生的怀疑,他意识到,什么样的人生不过都是活一场,而重点是活的意义。

“中年危机,总是前怕狼后怕虎,其实这是要断掉自己后路的时候,如果你想成就自己,断掉后路,往前走;如果你还在犹豫,那就老实回到前面40年的生活里,去按部就班做自己。想要重生,趁早。”阿诺说。


我点点头。
“你说的很棒,阿诺先生,请问你的真实名字?”
阿诺笑了笑,顺手摸了把他灰白的头发。
“你好,我叫彭齐。”


来源:大湘网
发表于 2018-4-16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4-16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4-17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4-18 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920490 second(s), 54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