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231|回复: 45

[岁月如歌] 钟健民丨越想尘封,越发耀眼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4-28 05: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mmexport1524739359095.jpg


    漫漫长路上,会疲惫的不仅仅只有腿,更有心与情……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回忆对于我来说,有些难过又非常悲伤。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越想遗忘,越想尘封,就越是如此耀眼鲜明。昨日苦涩的笔端早已写不出流畅的词藻,可依稀能听见内心深处燥裂的泥土低低的呻吟,但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一张旧照出现在木子侄发在我的网页上,呵:温顺的集颜哥、微笑的端姐、还有一位丑小鸭,疲倦的心一下子兴奋起来了,六十来年了,儿时的影子重现在我眼前,一个好端姐,竟还有这张珍贵的照片,我高兴,我开心,忙打通了宗哥、端姐的电话,电话两端说不清的话儿,激动之心无法表迏,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原来这是集颜哥的爱女转过来的,只有他能保存着,是的,亲情的红线永远也不会丟失的。成长本身就等于烦恼,而烦恼注定是成长中往日的烦事,往往到了深夜还是在想,我知道怀念过去的日子,那些美丽的、甜蜜的日子,到了今天也都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夺目光彩,妄图伸手去挽留,却只是抓不住的一场幻灭。也许,不是别人,也只是我自己。是自己没有好好的把握住,假如时光可以倒流,过去了的六十多年里,几万个日夜里总是在想的,想什么呃,归根到底,还是一个“情”字残留在脑袋中。

    学会珍惜,明白生命中总有一些擦肩而过的影子,在黑暗中突然显现,却又一闪而逝。恍惚中,岁月早已改变了它的谜底。抬眼望去,回忆仿佛往事的眼,轻轻的闭上眼睛,让盈盈的泪水流下来,把眼角擦干,然后我就告诉我自己,没事了,从这里开始。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将岁月抹新,人们看到城市、乡村的繁华变迁时,总会感叹“物事人非”,但是,有些人、有些事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当我每次漫步在乡村的小路上,尘封记忆里那一幕幕难忘的影像,就会浮现在眼前,几十年前的腰子塘,还是幼童的我,每日上学必会经过这一条狭窄的老路,每个冬夏的早晨,妈妈总会为上学的我准备一个铜把碗的饭,去父亲任教的安上乡中心学校发蒙,也成了我对小时候最温暖的回忆。

    美好的景象总是脆弱而易逝的,可那一天,那难忘的一幕在我的记忆中定格,无法忘记。如往日的早晨一样,母亲没有送我去上学了,她走了,走问了极乐世界,把我们兄妹二人丟下了,丟下了……

    习惯性地从那条小路走向另一条路,就在不远处,我却被一条小河遮挡住了视线,那是涟水上游的一条支流旁,有条古老的老街,就是那时远近闻名的谷水镇。短短的一瞬,我就成了父亲任教的‘谷水完小附设初中班’中的学生,一条青石板路直通四联组的新隆街刘宅,那一份在腰子塘儿时的温暖已不复存在了。不久后,我姑表姐端月也来到了谷水街上这所学校,成了我老祖母心中的依赖,其实端姐并不比我大多少,然而她的气质、她的能力,远远超出了她的年龄,我们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来来回回走在这条街上,开始了学生时代的生活,红领巾、课本,还有书籍,这时,一位高过一个头的帅气青年从北京来到了谷水镇,看望他的外祖母、他的舅父、他的妹妹,还有他的表弟我。丝毫看不出曾经他的影子。老练的他早己用拨尖的成绩考入了首都的最高学府,他成了我父亲往日教我学习的榜样,姑父的过早的离世,他成了家中唯一的顶梁柱。一天,我挥笔写上“中共中央机要局笫二处王集颜大哥收”的字样,投下了我一生中笫一封信,纯洁的兄弟情在我心中永驻,我忘不了儿时与他的嬉戏,口吃的过程延伸到了我的口腔里,他依旧牽着我的手,从不放下。他来了,来到了谷水,让破落而平静的平房喧闹起来,他给我带来了《卓娅与舒拉的故事 》、 《远离莫斯科的地方》、 《十万个为什么》三本宝书,我爱不释手,也就在这里,他让我爱上了书籍、爱上了文字,爱上了俄语,以至延伸到了今天,他算得上我的“文学师长”“引路人”的双重尊称。

    老街已成为历史,谷水镇被水府庙水库的修建而水淹的时代已是过去了,走出谷水街,只知道大哥还在首都心脏为国忙碌、为家忙碌,日日夜夜。文化大革命后,他来到了保定,然而不久,一个才技纵横的集颜哥,丟下了他慈祥辛劳的母亲、六位兄弟姐妹与爱妻幼子的家,就这样走了,永远地走了,我再也没见到我的好哥哥了,我真的希望这条美好的街景重现,让我再一次见到我的大哥,当见到大哥留下了这张1957年9月三兄妹弟在湘乡市谷水街照象馆中拍下的珍贵照片,叫我此刻又有一个何等的心情……

    今天清晨,我泡一杯清茶,任香味飘散整个空气,静静听生命成长的声音,有妙不可言的思绪,下过雨的清晨充满了温润泥土蒸发后形成的闷热,我轻轻的走出门,生怕惊扰了身边的每一份安静,帆布鞋被湿气打湿幻化成另一种清新,路上行人很少,我走走停停,东方显现出一点点光辉,生命从最远处开始苏醒,我好像听见露珠滑落的声音,慢慢轻轻,我蹲下来专注于一棵小草,深深扎根的它是否也曾在泥土里鼓励自己学会坚韧不拔的生活,当它冲破泥土的一瞬间就是关于生活多一份的希望和坚持的理由,岁月己老,永远肆无忌惮的奔跑,它嘲笑我看不清,时间的沙漏一点一滴流过我的掌心,匆匆逃离却早过了季节,拾荒梦的秘密藏匿于深海,散乱的头发和着暖风奔跑在流年。

    有人说,喜欢一个地方,是因为这个地方曾经住着一个人,或是这个地方有过一段不能释怀的故事。当然,于我来说,这些都没有。那么,是那个古镇(谷水镇)的幽静?是那条小溪(谷水河)的清丽?是那地方的沧桑?是,不全是。常常有意或无意地把人和这个地方联系在一起。于人,于城,本身就有一种难以舍弃的动情。或许正是生命中的那份初衷,给了自己往前走的动力和勇气。

    可这些美好的记忆我却忘了,记忆的最深处只有集颜哥的笑容还留在脑海的画板上,笔锋浓转淡,用那细笔仔细勾勒,画出一双灵动的眼睛。我想着灵动的目光中能读懂什么,还有那丛林中的一深一浅的脚印?我很遗憾,感叹那时光的匆匆,我却无能为力。眼前的美好的那一刹间!

    我与自己的心,再有端姐在回想起那张照片,还有那些美好的回忆与感动的故事,靠着那些破碎的痕迹,去追忆,去留恋,这些,时时刻刻在打动着我逐渐衰老的心…..

    钟健民2018.4.27凊凌于腰子塘   

   
   

    【作者简介】
    钟健民,娄星区蛇形山镇人,曾在双峰县南塘公社担任文化辅导员、农技员,后在双峰县洪山区供销社工作至退休,喜文字读书,现是双峰县作协会员、双峰县诗联理事,双峰县政协文史特邀研究员、现有散文集《草堂梦痕》《多姿的黒土地》等。
已有 3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万哥哥也 + 30 + 5
若云 + 30 + 5 楼主有才,非常精彩的原创内容
足迹刘叔 + 30 + 5 楼主有才,非常精彩的原创内容

总评分: 红网币 + 90  魅力 + 1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28 08: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4-28 08:5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说,喜欢一个地方,是因为这个地方曾经住着一个人,或是这个地方有过一段不能释怀的故事。当然,于我来说,这些都没有。那么,是那个古镇(谷水镇)的幽静?是那条小溪(谷水河)的清丽?是那地方的沧桑?是,不全是。常常有意或无意地把人和这个地方联系在一起。于人,于城,本身就有一种难以舍弃的动情。或许正是生命中的那份初衷,给了自己往前走的动力和勇气。
发表于 2018-4-28 08:5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19:4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19:45:57 | 显示全部楼层
足迹刘叔 发表于 2018-4-28 08:55
有人说,喜欢一个地方,是因为这个地方曾经住着一个人,或是这个地方有过一段不能释怀的故事。当然,于我来 ...

永远记住了您
发表于 2018-4-29 09: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情真挚,文笔细腻,上乘之作。钟老师可以在文末配一个作者简介不?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20: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管理员贺姜华 发表于 2018-4-29 09:24
感情真挚,文笔细腻,上乘之作。钟老师可以在文末配一个作者简介不?

谢贺管指点。钟健民:娄星区蛇形山镇人,曾在双峰县南塘公社担任文化辅导员、农技员,后在双峰县洪山区供销社工作至退休,喜文字读书,现是双峰县作协会员双峰县诗联理事,双峰县政协文史特邀研究员现有散文集草堂梦痕》、《多姿的黒土地》等


发表于 2018-4-30 20: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年的点点滴滴,美好却又伤感的回忆,人生路上有伤感,有美好,有感动!好文!赞!
发表于 2018-4-30 20:2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4-30 21: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域潮人 于 2018-4-30 21:10 编辑

如唔。
情真意切,拜读。


建议再敲:
今天清晨,我泡一杯清茶,任香味飘散整个空气,静静听生命成长的声音,,,
她走了,走了极乐世界,,,
谷水镇 水府庙水库的修建而水淹的时代已是过去了,
帆布鞋被湿气打湿幻化成另一种清新


斗胆见谅
 楼主| 发表于 2018-5-1 21: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吴柜贞 发表于 2018-4-30 20:25
童年的点点滴滴,美好却又伤感的回忆,人生路上有伤感,有美好,有感动!好文!赞!

好小吴谢谢你关注
 楼主| 发表于 2018-5-1 21: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5-1 22: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钟健民 发表于 2018-5-1 21:09
西域潮人大师,好久不见,念念。有您点评,感谢不尽,多谢了!

如此谦虚佩服之至。

窃以为:建议再敲:
今天清晨,我泡一杯清茶,任香味飘散整个空气,静静听生命成长的声音,,,——这个年纪之时,‘成长’用“渐去”是不是好一些。
她走了,走了极乐世界,,,——错别字‘走向’笔误。
谷水镇 水府庙水库的修建而水淹的时代已是过去了,——‘被’改为‘因’是否好一些。
帆布鞋被湿气打湿幻化成另一种清新,——鞋化成‘清新’,语句不通。
再说一句sorry,斗胆见谅!


 楼主| 发表于 2018-5-2 08: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域潮人 发表于 2018-5-1 22:30
如此谦虚佩服之至。

窃以为:建议再敲:

再谢凤凰三友三位老师,如此指正,只有您潮人教授了,我心中只有两个字:谢谢!
发表于 2018-5-3 08:4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昨日苦涩的笔端早已写不出流畅的词藻,可依稀能听见内心深处燥裂的泥土低低的呻吟,
发表于 2018-5-3 08: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昨日苦涩的笔端早已写不出流畅的词藻,可依稀能听见内心深处燥裂的泥土低低的呻吟,
发表于 2018-5-3 08:4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昨日苦涩的笔端早已写不出流畅的词藻,可依稀能听见内心深处燥裂的泥土低低的呻吟,
发表于 2018-5-3 08: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昨日苦涩的笔端早已写不出流畅的词藻,可依稀能听见内心深处燥裂的泥土低低的呻吟,
发表于 2018-5-3 08: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人、有些事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当我每次漫步在乡村的小路上,尘封记忆里那一幕幕难忘的影像,就会浮现在眼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3.038838 second(s), 149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