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57|回复: 20

[原创短篇] [时光陈列馆] 故地重游话祠堂 (散文)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6-1 08: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地重游话祠堂

文 / 许照煦


    春节的初五,我准备驾车外出办点事。正当我驶着车出了家门,一辆轿车在我车前戛然而止,从车上走下一群人。为首的老者对我笑眯眯左看右看了一阵后,然后走到我车前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激动地说:“许老师,认不出来了?”这时我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啊!我们老了,白发已经爬上了额角,面对面碰上都不认识了。原来是分别40年的张老师啊!”于是我俩更紧紧地握着双手,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我立即调转车头陪着他们往家走。

    当我回到家门口立即高声大叫:“夫人!快来看看,来稀客啦!”夫人立即迎了出来,热情的把张老师与他的夫人、孩子、孙子手拉着手、一起迎进门去。当我们在客厅坐下后;我看着张老师花白的头发,满脸的皱纹感奋的说:“张老师,我们一别该有三十多年来吧?一眨眼我们都老了!”张老师接着说:“是啊!一眨眼工夫,我们都成了两鬓花白的退休老人了。想当初,我门仿佛年纪、朝气蓬勃、工作活动、形影不离、兄弟相称、情同手足、引路之恩、难以忘怀……”

file0001.jpg


    “是啊!那时昼夜相伴、教学社交、校内校外、同甘共苦、其乐无穷…..”张老师接着说:“所以这次来带着我的全家:一是拜访分别三十多年的挚情老兄及全家孩子们;二是要孩子们来看看吾辈艰苦工作过的地方——许氏祠堂。我们追昔抚今、不胜感慨,奇趣无穷。此时夫人特地为张老师一家做了一桌地道家乡菜端了上来。我们两家人围着桌子津津有味的边吃边赞扬家乡菜好吃,有本地的独特风味。回忆对比当初在祠堂工作时,吃霉菜干、臭腐乳的艰苦情景……

    饭后张老师一家在我的陪同下,向向往已久,日夜思念的学——校祠堂走去。我边走边告诉他们:“改革开放以后,国民经济好转了,各级党委十分重视教育事业,盖起了一流的教学大厦。现在我们这里最好的房子算是学校了。上级党委为了提高学校的教育质量,乡村的大部分条件差的小学都撤并到中心小学。过去我们教过的学校也撤了,现在由村里管起来了,经过修葺,焕然一身,恢复了它本来的面目——许氏宗祠。如今成了村里的文化娱乐中心……我们边说边聊,不知不觉的到了日久岁深、相依为伴的学校——许氏宗祠。我们站在可容数万人的广场上,望着这所曾经昼夜相伴的学校,一幕幕往事像电视般的展示在眼前。

    许氏宗祠是座东朝西三进三间砖木结构建筑。建于十九世纪初期的清朝,座落在现在的村中央。全国解放以后,它成了“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消除宗族观念的对象。所以成了无人管束的处所。由于长期失修,加上白蚁侵害,成了危在旦夕的祠堂。随着教育事业的迅猛发展,国民经济一时难以吻合。特别“文革”期间的“学校办在家门口”的极左思潮影响下,掀起了该校入学人数猛增,班级数也随之增多。所以政府利用民办公助的形式,把乡村现有公房——祠堂、厅堂作为校舍;并有政府出钱,群众出力的措施将祠堂用泥墙隔开作为简陋的教室。于是我们就与祠堂产生了情感上的共鸣。缘由是我们与祠堂风风雨雨度过了几十年的岁月呢!品学兼优义乌县的张老师也在文革初期从金华师范毕业后分派来到我们学校。由于我们仿佛年纪,张老师又离家上百里每天回不了家,于是我们就一起住在破旧祠堂里,工作、学习、生活,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兄弟。当时学校既无寝室,更无食堂。年轻有为的张老师凭着对教学工作的满腔热情,学会了用风炉、木炭炖饭;用霉干菜、腌菜、臭腐乳下饭;还自己动手洗衣、缝补……生活虽然艰苦。但由于我们相处融洽,生活还是挺有滋味的。随着文革的不断深入,两派对立情绪越来越严重,双方斗争越演越烈,双方都在紧张的制造武器、磨刀霍霍;武斗大有一触即发之状。这给我们的教育工作无影中带来许多不便。特别是本村造反派的会议经常在我们学校教室里召开,这给对方造反派对学校的教师产生一些误解。六七年春节过后,学校照样按时开学了,但由于受“文革”读书无用论的影响,许多学生迟迟不来报到。为了尽快的进行正常教学工作,学校组织教师下村家访,了解学生的实际情况。我与张老师一起下村,边走边商量着家访中会出现的种种情况,但有转念一想,我们是教师是教育你们的孩子的,总不至于会出现意外的情况吧?于是我们鼓足勇气,来到离校较远的一个村子。

    我们先走进支部书记家里、正好他的孩子在家,我立即叫孩子把他的爸爸请来,并转告他爸爸老师来家访了。我心想:有这个支书作支柱,总可以平安了吧!我们俩在支书家左等右等,等了半多小时,谁知这孩子一去再也不回来。在实在无奈之下只得离开支书家,我们刚走出他家门,谁知从弄堂里钻出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造反派,他一手提着双管枪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张老师的衣领:恶狠狠的说:“你这个保皇派,昔日在学校站错了队,如今到了我们学校又支持反动组织,今天我非要跟你算一算账不可……”我立即走向前去解劝,说明我们是教师来家访的,我们自己有组织领导,与地方上的组织不搭界。那造反派立即把双管枪对准我的胸口大吼道:“你别动,你再动一下连你也一起崩掉……”此时,张老师理直气壮的说:“我是教师,是一心干教育工作,培养下一代的,没有任何半点私心杂念,你要行凶就来吧!……”眼看着自己的兄弟、同志被造反派中坏人欺凌,恨不得把那家伙教训一顿。但又细想:如果动一下,一场流血事件……后果不堪设想,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说也奇怪,也不知道是否他们的有意安排,还是故意恐吓我们,当时周围竟没有一个人。此时我灵机一动:对!以正义之声唤醒家长。于是我大声地说:“你别动粗的,有话就好好说……”我们就这样纠缠了好一阵子,家长终于发现了纷纷赶来了,我把我们来村的目的与遭受造反派威胁一说,家长纷纷指责造反派的不是。慑于家长的正义呼声,我们才免遭一劫,那造反派才夹着尾巴溜走了。这件事一直埋在我的心里久久难以忘怀。一直到中共中央关于“回队任教”的文件下达以后,张老师根据文件精神,办理了手续离开了此地,回到了他的家乡去了。每当我想起兄弟加同志、亲如手足的张老师无能很好保护,遭受他人人身攻击之事实感迷惘、愧疚和无法排解的痛苦,总是山一样压在我的心头……

    青山不老、岁月无情,时光的剪刀在不知不觉中,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对我们生命的剪裁。一抬头,成了中年,成了白发与皱纹装饰成的老人,这才感觉到岁月的残酷无情。在这祠堂工作时发生的故事提醒着我门生命的流逝……

    是啊!社会在飞速发展,饱经岁月沧桑的祠堂静静地凝聚着时代的变迁,每一片瓦、每一块砖、都写满了乡村文化。

    【作者照片】

file0002.jpg

                     
    【作者简介】
    许照煦,笔名许照宇,大专学历,高级教师。从事教育工作,2000年开始创作,《我的散文》第一卷、中、短篇小说《毛囡》《逃亡地主的生还》《选对了夫家嫁错了郎》《府奶奶》《阿福让妻》等已出版   在县级  省级 国家级获奖作品上百篇,并在各种杂志、报刊上发表。现在是中国国际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大众文学学会会员、上海文艺网签约作家、山东散文学会会员、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浦江作家协会会员。

    【作者资料】
     地址 浙江省浦江县浦南街道潘宅东许村   
    手机15967921232
    邮箱dongxuxzx@163.com   
    微信xuzhaoyv  
   

   
发表于 2018-6-1 08: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08: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社会在飞速发展,饱经岁月沧桑的祠堂静静地凝聚着时代的变迁,每一片瓦、每一块砖、都写满了乡村文化。
发表于 2018-6-1 09: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1 09: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1 09:10:18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1 14: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11 21: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11 23:28:37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08: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08: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08: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08:3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08: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08: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08: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15 10: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26 17: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26 17: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8-7 20: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4.315049 second(s), 132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