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67|回复: 14

[活动专区] 时光陈列馆丨杂粮馍馍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6-7 09: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市场购物,左顾右盼的目光,突然被一辆小小的三轮车吸引。确切地说,是被车上一个玻璃橱窗里摆的杂粮馍馍吸引。金灿灿的玉米小馒头,上面嵌一颗红红的大枣;黑白相间的高粱面花卷,精致秀气;青灰色的荞面小窝头,玲珑小巧。还有黄葱葱的南瓜饼,各式花边的包子,品种之多,花样之美,颇能吸引行人眼球。

    卖家是位五十多岁的大叔,很朴素的衣着,从吆喝声里能听出,是附近本地的农民。

    “大叔,这玉米馒头咋卖?还有南瓜饼、豆沙包……”我像个贪吃的小孩,看看这个,指指那个,没吃早点的肚子,在浓浓的香味诱惑下,也开始咕咕叫屈。

QQ截图20180611173001.jpg


    “闺女,一元一个,随便挑。精工细作的,香着呢。”大叔很热情。

    “大叔,这馒头饼子都是你们自己做的吗?真好看!”我的好奇心又上来了。

    “嗯,都是自己做的。老伴和儿媳妇在家做,我和儿子拉出来卖,生意好着呢。”大叔乐呵呵地笑着,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庄稼人的质朴。

    “给我拿两个玉米面馒头。”

    “我要两个南瓜饼,两个豆沙包。”

    ……

    不断有人来买杂粮馍馍,但基本都是年龄偏大一些的顾客,年轻人很少。这些旧时代的食物,引不起年轻人的食欲。

    “哎,上年纪了,三高,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让碰,还是这粗粮吃着舒坦。”一个胖胖的大叔买了几个玉米馒头,荞面窝窝,喜滋滋地拎着走了。

    “大叔,你们怎么想起卖杂粮馍馍啊?”人的好奇心一旦上来,话就忍不住从嘴里蹦出来。

    “老有城里的亲戚问我们要玉米面,杂粮面,说是高血压糖尿病,大夫让吃粗粮,营养又保健。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人们顿顿白米细面,大鱼大肉的吃,却都得了富贵病。好东西吃腻歪了,也需要换换口味。听说现在大餐厅里都拿窝窝头野菜上席面了,点的人还尽是有钱有势的。我儿子以前是餐厅打工,回家跟我们说起,我和老伴就商量做点粗粮馍来试卖,想不到,生意还挺好。”

    大叔一招呼顾客,一边和我说话,很健谈。笑容挂在他脸上,像灿烂的阳光。

    我怕影响大叔做生意,拎了半袋子杂粮馍离开,思绪,却又跳跃到了那些泛黄的年代。

    记得小时候,吃的最多的就是杂粮了。打记事起,天天的早饭,都是小米土豆糊糊。那时候村里种的农作物杂,小麦、玉米、谷子、高粱啥的,都种,但产量低,年年分的麦子都不够吃,只能靠粗粮来贴补。农村里的俗语,瓜菜半年粮,今天上不了桌面的土豆、萝卜、白菜,在我们生活的那个年代,就是主要的吃粮。少得可怜的一点点白面,省了又省,逢年过节或者家里来亲戚,才能放开了吃几顿。现在想起那时候的日子,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七八十年代的农村,人们日子过得艰难,刚刚解决了温饱,吃粮还是很紧张。土地分给个人以后,虽说不至于挨饿了,但粗粮在我们的生活中,还是占主角。

    常常想起上小学的那段日子。冬天,农村里人家一般只做两顿饭。因为不忙农活,天气又冷,睡在热炕上的大人们也开始赖床,太阳老高了才起来,生火做小米土豆糊糊,吃饭也到小晌午了。中午那顿饭,基本都不做,随便吃两口馍垫巴。可学生要上学,得早起,那时候孩子多,每家四五个,不娇贵,妈妈们也懒得早早起来给学生做早饭。我们的早饭,也是对凑着吃点,开水泡馍馍,或者冲一碗炒面糊糊。炒面也是那个时代特别的食物,把各种豆子用大铁锅炒熟了,在磨面机上磨成粉,跟藏族人吃的青稞面差不多。现在市场上也有固定的摊点,顾客选好了豆子,现磨现卖,闻起来喷喷香,适合小孩和老年人吃,营养丰富。我们小时候吃,却不是为了营养,只是填饱肚子而已。

    中午家里不做饭,学生们也大多不回家,午饭都是自带的干粮,一个黑面馒头,或者玉米烧饼,也有人装一个烧得黑乎乎的大土豆,小半袋炒面,没有水,就那样一小嘬一小嘬干嚼,半天咽不下去,若和同学们打闹,一不小心呛住,咳嗽老半天。吃完去校门外的沟渠里敲一块冰疙瘩,咔擦咔擦地咬,就像现在的孩子吃雪糕冰棍一样美。

    一直觉得我们小时候的冬天特别冷,经常下大雪,地上都冻开一道道口子。物质匮乏,经济条件差,孩子们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裤,还是觉得冷气袭人。学校的取暖设施也很简陋,若大的一个教室里,四五十个学生,只有一个用土胚砌的炉子,到了最冷的时候才开始生火。取暖的燃料,是老师带着同学们自己打的煤饼,还限量分到各个班级,不让浪费。那点微弱的火苗,在冷如冰窟的教室里,也散发不了多大的热量。大多数同学的手脚都冻肿了,尤其是那一双双可怜的小手,肿成高高的馒头,通红通红的,春暖时消肿了,留下一块块溃烂的伤疤,刺目惊心,又痛又痒,那才叫难熬的滋味呢。

    中午是最热闹的时候,没有老师,同学们把炉子捅旺了,大家围着炉子挤在一起,把冻得坚硬的馒头或者饼子放到火炉上烤,消一点咬一口,馒头饼子上留下一排齿痕。各人家生活条件都差不多,带的干粮也一样黑,一样糙,也不怕被人笑话。偶尔也有人带一个白面馒头,得意洋洋地举着,夹杂在一堆粗粮馍里,鹤立鸡群似的,有嘴馋的孩子还会忍不住悄悄吞口水。这样的故事,讲给出生在富裕时代的我们的孩子们来说,就是天方夜谭。他们想象不出父母经历过的岁月,经受过的苦难,他们也往往不懂得生活的珍贵,温室里长大的花朵,更经受不住风雨的考验。

    妈妈一个星期蒸一次馍,和的都是黑面或玉米面。黑面总是发不好,刚蒸出来的馍还软和,放两天就僵硬地咬不动。玉米面要用开水烫,掺点面粉,否则太散,揉不到一起。玉米面吃起来有股香甜味,可毕竟太糙,天天吃也难以下咽。爸爸有时会从城里拿点油渣回来,妈妈把油渣再放到锅里炼炼,榨出点猪油来,给我们烙玉米饼,抹了猪油的玉米饼香香的,软甜,我们都爱吃。

    除了玉米饼,妈妈还会做南瓜饼和胡萝卜饼。把南瓜或胡萝卜煮熟,捣成泥,掺上面粉,和成黄灿灿的面团,拍成一个个小饼,放平底锅里烙出来,又香又甜。其实,妈妈给我们想方设法换花样做饼吃,也是心疼孩子们平时吃不好,顿顿不能吃细粮,做点好吃的杂粮饼,也算给我们改善伙食了。嘴馋的我们总是吃不够,站在锅边的妈妈,烟熏火燎地烙,我们几个轮流进去拿,我们的小肚子吃得滚圆,妈妈却舍不得先尝一口。

    五六月份,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土地刚分那两年,庄稼收成也不太好,等不到麦收,家里的粮食就吃完了。麦子还未黄透,那段日子,对妈妈来说是最难熬的。连着吃几天清汤寡水的菜粥,孩子们都焉巴了,端着饭碗连话都不爱说,一点胃口都没有。哥哥是男孩,任性,有时还会恶语顶撞妈妈,说妈妈做的饭是猪食。妈妈一向宠哥哥,也不责备他,忍着。妈妈每次盛饭,都把稠的先舀给哥哥,还要照顾身体瘦弱的妹妹,给我们舀完,妈妈自己的碗里就只剩清汤。那时年幼,并不懂得体谅妈妈,看到邻居家饭菜比我们好,也像哥哥那样抱怨过。后来长大了,懂事了,再想想小时候的事,心里的愧疚和懊恼,真的是难以言表。

    麦子刚刚杏黄色,妈妈已经等不及了,先割下几分地的麦子,摊在院子里晒两天,用一个木棒槌一下一下敲打,再用簸箕把麦粒都簸出来,装满一麻袋,天黑拉到磨房里磨成面粉。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能吃到妈妈蒸的新麦馒头,又白又喧。孩子们大口大口吃着,脸上笑开花,妈妈却累得眼皮直打架。我们哪里知道,为了这一锅白馒头,妈妈几乎彻夜未眠。

    过了八月十五,土豆也收获了。其实我们老家不叫土豆,叫洋芋,或者山药蛋。洋芋是我们的主菜,也当主食吃,几乎每顿饭都少不了它。洋芋的种植量也大,产量还高,种一亩地的洋芋,足够五六口人的家庭吃一年。农村里家家都有地窖,就是专门用来贮存土豆萝卜的。洋芋的吃法很多,可以炒菜,做臊子汤,也可以蒸煮烧烤,而我最喜欢的,是妈妈做的洋芋煎饼。

    洋芋煎饼好吃,制作工序却麻烦。妈妈用一个钉满钉子眼的薄铁皮,把一个个滚圆的土豆磨成泥,加点水,撒一点面粉,把面浆打匀了,加上佐料,葱花,在平底锅里摊。摊煎饼是个耐心活,洋芋煎饼更不容易摊,翻的早了凝固度差,容易碎,翻的晚了,下面又糊了。有时妈妈忙,搅好了面浆让我看着摊。我天生性急,哪里干得了这活啊,半天功夫,盘子里弄一堆大大小小的碎片,急得头上直冒汗。好不容易摊出一块完整的,还糊得惨不忍睹。妹妹早跑去给妈妈告状了,妈妈进来,系上围裙,对我说一句:去做功课吧。我如获大赦般地逃离厨房,煎饼却吃得一样津津有味。

    一天一天,我们的日子慢慢好起来,地里的庄稼长得好,年年麦子大丰收,再也不愁吃不上白面馍了。妈妈蒸白生生的馒头,香喷喷的花卷,有时候吃着,却不如早些年的玉米饼子香。嘴馋了,就问妈妈:“妈,你怎么好久都不给我们做玉米饼了?今天中午摊煎饼吃好不好?”

    “现在吃粮又不紧缺,谁家还吃那杂粮馍馍啊,就你一天嘴馋。”妈妈佯装恼火,可那温柔的眼神里,溢满浓浓的爱。

    中午的饭桌上,豁然就是一厚摞香喷喷的煎饼,却是鸡蛋面做的,还有几碟拌好的凉菜,妈妈让我们卷着吃。以前吃煎饼,可没这样的待遇,再说,妈妈边摊,我们边吃,能填饱肚子最重要,哪里顾得上吃相。

    “妈妈,我想吃的是洋芋煎饼。”我懒洋洋地卷好一个煎饼,咬上一口,满嘴的香,却抑制不住心里的失望。

    “姐姐,鸡蛋煎饼比洋芋煎饼香,我爱吃。”妹妹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本正经。

    “就是,现在啥年月了,谁家还吃那些黑乎乎的东西,就你爱矫情!”哥哥吃着饭,拿眼睛白我。

    我乖乖地闭嘴不再说话,心底里依然怀念那些吃过的五谷杂粮。

    岁月悠悠,一晃,几十年的光阴悄然而过,妈妈早已作古,我也离开了那片养育我长大的黄土地,在他乡做了过客。不知是年龄大了总喜欢怀旧,还是遗忘不了曾经的岁月,每每在某一个时刻,记忆的闸门就骤然打开,那年,那月,那人,那事,那些杂乱无章的记忆,就纷纷涌出来,一幕幕上演着,鲜活而生动。

    “妈妈,你买的什么?”儿子好奇地看着我买回来的食物。

    “玉米馒头,尝尝,可好吃了。”我掰给儿子一小块。

    “妈妈,不好吃!”儿子咬一口,皱起了眉头。

    “好吧,你还是吃蛋糕吧,留着我吃。”

    我无奈地摇摇头,为自己想当然的思维叹息。妈妈总把最好吃的留给孩子,可孩子们的喜好,也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改变。就像当年妈妈用心给我们做杂粮馍馍,无非也是希望孩子们吃得好一点,把苦日子当作甜日子来过。妈妈用她的爱喂养我们长大,我忘不了的,时常怀念的,也许压根就不是那些食物,而是离我而去,远在天堂里的妈妈。

    转身,冰凉的泪水又在眼角悄然滑落……  
发表于 2018-6-7 10: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7 13: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忘不了的,时常怀念的,也许压根就不是那些食物,而是离我而去,远在天堂里的妈妈。

深挚而朴实的情感。欣赏。
发表于 2018-6-7 19:23:48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21: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21: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红色拍客 发表于 2018-6-7 13:04
我忘不了的,时常怀念的,也许压根就不是那些食物,而是离我而去,远在天堂里的妈妈。

深挚而朴实的情感 ...

谢谢老师欣赏点评,敬茶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21: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7 22:35:4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8 00:55:42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追忆旧时光,不是留恋过去贫乏的生活,而是歌颂在那个食不果腹的年代里困唯与共,艰苦相依的亲情。光阴远逝,精神永存。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8-6-8 00:56:4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追忆旧时光,不是留恋过去贫乏的生活,而是歌颂在那个食不果腹的年代里困唯与共,艰苦相依的亲情。光阴远逝,精神永存。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8-6-8 07: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8 08: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8 08:2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8-10 12: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年,那月,那人,那事,那些杂乱无章的记忆,就纷纷涌出来,一幕幕上演着,鲜活而生动。
妈妈用她的爱喂养我们长大,我忘不了的,时常怀念的,也许压根就不是那些食物,而是离我而去,远在天堂里的妈妈。
---------------------------------------
最后主题落在“母爱”之中,太给力了!
欣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486129 second(s), 95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