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49|回复: 3

[岁月如歌] 时光陈列馆丨村东头消逝了的那口老井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6-8 19:5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村东头消逝了的那口老井

文 / 刘长青


    我们村叫“毛狗湾”。很多年前,这里的漫山遍野都是大树,尤以柏树居多,有些树粗壮得要两三个人合围才能抱着。树多野兽也多,狼经常出没,老家人管狼不叫狼而叫“毛狗”,“毛狗湾”也就因此得名。

    “毛狗湾”村东头有口老井,全村一百多号人的生活用水都在那里挑。听老人们说,自从有了“毛狗湾”就有了这口老井,至于老井的年岁,似乎谁也说不清楚。

    这口老井不深,最多也就十来米,修建在村里的堰塘边。堰塘里的蓄水多,井里的水也就满,否则,井里的水就很难满足全村人的生活需求。因此,“毛狗湾”这口老井与其说是井,倒不如说是修建在堰塘边的一个过滤水的大沙缸。

QQ截图20180611171808.jpg


    全村人每天早晨都来老井挑水,一家一担,这似乎成了村里人多年来默守的一种规矩,因为井水经过一夜的过滤后比较干净,但只有一井水,如果谁家多挑一担,那么另一家就会挑不到当天的干净井水,因此,村民们自觉沿袭着清晨一家一担水的规矩从未改变。

    例外的每年只有正月初一。这一天村里人有大清早“抢金水”的习俗。据老人们说,大年初一的清晨,谁家能挑上井里的第一担水,那就是“金水”,抢得越多越好。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全村人只有在街上打铁的刘铁匠起得最早,有好些年他都是第一个抢到“金水”,并且抢挑了很多担。习俗有的只是传说。刘铁匠并没有因为抢挑的“金水”多而大富大贵,反而因长期在煤铁炉边打铁得了严重的肺病,没有抢到金水的村民们改革开放以来,全凭勤劳致富的那双手都建成了殷实之家。

    那些年,上小学的小姑娘们常常来到老井边,将头伸到井上面,用静静的井水当镜子梳理自己的头发,顺便也照照自己的脸。有一天,我左看右看没有旁人的时候,也来到井边,看看自己的模样,没想到刚将头伸到井上面,一只青蛙“嗖”的一下从井沿的石头缝里跳到了井里,井里立马泛起阵阵涟漪,第一次偷偷摸摸的想利用井水当镜子的想法就这样无情的让井底之蛙给搅和了。

    村里的那口老井,既是生活用水,也是全村人洗浆衣物的唯一场所,全村的大姑娘小媳妇经常聚集在一起,边洗衣物边拉家常,说到高兴时,银铃般的笑声会响彻全村,无论你在村里的哪个角落都会被感染。村里那些单身的男人们,也常常静静的坐在老井的上方,看着大姑娘小媳妇们洗衣物,顺便了解些从未有体验过的稀罕事。再后来,洗衣物的女人们,发现井上方那一双双男人的眼睛时有发光时,她们便端起手里的洗衣水泼向他们,在女人们的一阵阵轰笑声中,那些单身的男人只得落荒而逃。

    当洗完衣物的女人们离开以后,老井旁边的堰塘里飘浮着的洗衣粉水和肥皂水久久难以散去,经过一夜或多夜以后,有的便过滤渗进了那口老井。

    夏天涨洪水时,全村人家的粪池有的被洪水一灌,溢出的粪水也被洪水一并带进了堰塘。夏天那口老井时不时的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气味。

    提供生活用水多年来的那口老井,一次又一次的让村民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难堪与无奈,有的试图重新再打,但家乡的红石骨地质结构要想再找到水源却很难。村里曾有几户人家大胆一试,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上个世纪末,家乡所在的区政府在全区开展了红层找水工作,为解决村民的生活用水扶持村民打机井,并给予相应的经费补贴。

    去年,我的家乡又接上了从镇里过来的自来水,自来水来自上游的都江堰,源头是更加上游的雪域高原!

    村东头的那口老井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非凡与热闹,前些日子我回到故乡寻找那口老井时,老井已经与堰塘连为了一体,早已消逝得无影无踪......
        

发表于 2018-6-10 16: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村东头的那口老井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非凡与热闹,前些日子我回到故乡寻找那口老井时,老井已经与堰塘连为了一体,早已消逝得无影无踪......
发表于 2018-6-10 17: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435935 second(s), 40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