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56|回复: 7

[原创短篇] 《时光陈列馆》:官相(小说)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6-11 21: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官  相(小说)

文 / 杨永忠


    号称雀儿寨“标哥”(湘西辰溪方言:帅哥)的李冬生,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过于注重仪表,把自己打扮成干部模样。李冬生注重仪表扮官相,寨子里的人都说他是为了引人注目故作斯文。这一点,李冬生自己也不否认。提及前尘往事,李冬生也有些脸红,苦笑道:“那时候年轻浮躁,晓得个卵!”

    李冬生注重仪表扮官相,目的是想给人一个斯文印象,好娶一个称心如意的妹崽做老婆。

    李冬生生于一九五七年,是一个早熟的男孩。十五岁那年的一天夜里,李冬生从一个销魂夺魄的春梦中醒来,从此便对女人感兴趣了。那时候是集体化,由于家里条件极差,长成大小伙子的李冬生没有象样的穿着,得不到妹崽的青睐。他很羡慕那些穿四个兜兜衣服的同龄男孩,在上面两个兜兜里各插几支钢笔,显得很有知识,像一个国家干部,风光极了,娶一个老婆也很容易。那个时候,李冬生就发誓以后如果条件好转了他一定要把自己打扮得比那些穿四个兜兜衣服的同龄青年还要斯文,还要像一个干部样相,看看有没有妹崽注目他,并且发誓一定要娶一个漂亮的妹崽做老婆。

QQ截图20180117230753.png


    不几年,形势好转了,农村已分田到户实行责任制,山里人不再锁紧肚子过日子了。这时候,曾发誓要在仪表上胜人一筹的李冬生在穿着上已在雀儿寨很有名气了。寨子里的人便给他取了一个响当当的外号“标哥”。李冬生性情开朗,不管这外号的含义是褒是贬,他都乐意接受,随喊随应。早在李冬生二十出头时,能够自食其力的他就开始实行他曾立下的誓言,刻意注重仪表了。李冬生中等身架,国字脸型,腮帮上生长着越刮越粗的连络胡须。好在李冬生五官端正,肤色白净,论长相,属中偏上,加上平常刻意注重仪表,倒也显得斯斯文文,像一个做官之人。因为李冬生爱扮官相,还闹出几多笑话。一次,李冬生跟着寨子里的几个劳力去南边界上找临工做,没到天黑之前,大伙儿又返回家来了。那几个劳力的女人问自家的男人:“南边界上没有临工做?”那几个劳力都这样回答自家的女人说:“莫讲啦,今儿大家都被李冬生这标哥害倒了!”原来,李冬生那次出门,把自己打扮的洋气十足,他头上戴的是丝织凉帽,身上穿的白衬衫配西装短裤,脚上着猪皮凉鞋套丝质袜子,鼻梁上还架着一副茶色眼镜,那身面,哪象是去做苦力,俨然一个国家干部下乡来视察农业生产的。南边界上的人见了,哪个还敢请去家里做工夫呢。

    这个笑话,曾在雀儿寨说了好长一段日子。

    李冬生在穿着上别出心裁,遗憾的是,他仍旧得不到哪个妹崽的青睐。寨子里跟他差不多大小的后生一个一个成家立业了,他都快到而立之年了还是光棍一条。

    越是得不到妹崽的青睐,争强好胜的李冬生就越是不肯低头。在这雀儿寨,他可以说是寨子里最标致的男子了,寨子里较他差得远的后生都娶老婆成家了,他就不相信自己会没有妹崽看上。李冬生想,凭他的标样子,凭他的一副官相,一般的妹崽他都还瞧不起呢,没遇到称心如意的妹崽,他都宁可不娶哩。

    怀着这种好强和虚荣的想法,李冬生也不顾及岁月不饶人了,愈加把穿着打扮放在生活的第一位置,只要镇上流行什么衣服,他必率先买来穿在身上炫耀。

    转眼间,过了而立之年的李冬生还是得不到哪个妹崽的刮目相看。这时候,李冬生有些疑惑不解了,他在穿着上如此的突出,难道还不够斯文,不够官相?抑或是自己今生与女人无缘?三十岁之前,李冬生不愁娶不到老婆,有媒婆来给他说亲,他总是要问:“那妹崽长得漂亮么?”媒婆见他吊儿郎当的,也就不正儿八经给他说亲了。过了三十岁,李冬生见自己仍旧是孤家寡人一个李冬生,莫说漂亮的妹崽,就连普普通通的女子都没能粘上,这使得李冬生开始为自己的终身大事真的着起急来了。此后,李冬生对仪表仍旧很注重,不过,他开始主动请媒婆为他说亲了。

    李冬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向官模官样,斯斯文文,号称“标哥”的他还会在婚姻上遭到沉痛的打击。那是李冬生三十四岁那年,一个媒婆给李冬生介绍了一个妹崽。那妹崽小李冬生七八岁,长相一般,这时已经不再好高骛远的李冬生倒也觉得称心如意,就和那妹崽订婚了。订婚后,李冬生三天两头往未婚妻家里跑。去得多了,岳父岳母免不了要问他:“小李呀,你家里都没得事做?”

    “......”岳父岳母问得李冬生无话可答。

    如是说,不是岳父岳母嫌李冬生懒,怕他及早叼走女儿才是真。久而久之,倒是那妹崽对李冬生有了看法,觉得李冬生太虚伪,穿的那样子,哪象一个斯文人,跟镇上那些流氓阿飞没有区别。后来,那妹崽对李冬生过于注重仪表扮官相这种生活作风越来越看不顺眼,硬是与他分道扬镳了。与那妹崽订婚,花去了李冬生的全部积蓄,却又没得一次肌肤之亲。失去那妹崽,丢掉些钱财,李冬生并不感到痛惜,只是,连这样一个长相平平的女子都弃他而走了,这对被寨子里的人誉为“标哥”的李冬生无疑是一种不留半点情面的羞辱,让他伤痛了心。

    那次婚恋的失败,使得李冬生明白了,一个人的美观与丑陋,富贵与贫贱,不是凭样相就可以衡量的。人生在世,生成的眉毛长成的痣,是什么虫子就钻什么木头,一切顺其自然方显真与美,对自己过于苛刻,到头来丢盔弃甲,苦果难尝。

    从那以后,李冬生不再注重仪表了,穿着开始随便起来。以前,李冬生长期留长发,经常用摩丝或发胶等美发物品定型。从这个时候起,他开始改留短平发了。还有,李冬生的连络胡须以前是三五天用剃刀刮一次,后来也改成十天半月刮一回了。李冬生由一个官模官样的斯文人转变成一个不修边幅的寻常之人,雀儿寨的人瞪目咋舌了一阵子,渐渐也就习以为常了。返朴归真的李冬生,放下了以前那张虚伪的面孔,他觉得心里坦荡多了,日子也过的很实在。

    以后的日子,仍旧有媒婆经常来给李冬生说亲,只是对方都不是黄花妹崽,大多是离了婚或死了汉子的单身妇人。原因是李冬生的年纪大了,哪里还有那么大的黄花妹崽与他相匹配,像他这些三十大几的光棍汉能娶到一房半路亲就算很不错了。

    李冬生三十大几了还没娶到老婆,雀儿寨的人都认为他要打一辈子单身了,这期间对成家立业感到无望的李冬生也已作了这种打算。有时候,李冬生想到自己前些年那副清高的样相,觉得真是好笑极了。

    一直到了三十八岁,李冬生总算成个家了。这一年,在一个媒婆的撮合下,李冬生招给了寨子里的寡妇朱氏。朱氏和前夫留有三个孩子,一个儿子,两个女儿。

    李冬生招给朱氏不到二年,和朱氏生下了一女儿。从此,李冬生肩负起一家六口的生活重担,虽然很累,但日子过的还是其乐无穷。

    不知不觉又过去了十年,李冬生和朱氏所生的女儿已有十岁了,在镇上中心小学读书,长相上既像李冬生,有像朱氏,是一个美人胚子。

    十年来,李冬生对家庭的责任感很强,他和朱氏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劳作,使得这个六口之家的日子过得很红火。前两年,李冬生和朱氏在寨前的龙门溪里搞网箱养鱼发了财,盖起了一幢小洋楼,甚是招惹人眼。在盘儿养女方面,李冬生在雀儿寨更是留下口碑,他视朱氏和前夫所生的三个孩子如同己出,无不给他们父爱以及教育他们,使得这三个孩子也把他当作亲生父亲一样尊敬。

    如今,年近不惑的李冬生的头发开始泛白了,腮帮上的连络胡须也呈现出黑白黄三种毛色,因为不常修理,使得他看起来有些苍老了。自从那次婚恋的失败,一直以来,李冬生的穿着都很朴素。比起以前,李冬生觉得还是穿着随便一些好。李冬生想,如果他还象以前那样讲究斯文扮官相,那他这辈子可真要完蛋了。至于终身大事,李冬生觉得俏模俏样的朱氏也够让他称心如意了。

    李冬生知足了。
发表于 2018-6-11 22:3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冬生模样上像极了城里人,骨子里却一如乡下人一般淳朴。虽然历经波折,最终也算修成正果,欣赏杨老师优秀的写实主义文章!
   一个字,赞!
发表于 2018-6-11 22: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尽人生百态,淳朴的字语娓娓道来,让人欲罢不能,原来,婚姻不是靠光鲜的外表,只有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生活,才是人生的真谛,一生的善良,为自己得来的福报越来越多。欣赏学习了。
发表于 2018-6-11 23:19:4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13 08:54:3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昨天 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551835 second(s), 56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