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62|回复: 6

[原创专区] [《天下湖乡》投稿] 微信时代(小说)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贺东风是光明小学最受非议的人物,原因在于他为人处事不合常规,在互联互通的微信时代,他这一缺点被放大为怪物。其实,客观公正地评价,他有爱心有责任心有创造性有眼光有见地,是个不可多得的教育人才。可是,在人人可当教育判官的时代,独创性、个性、眼光等只相当于诸葛亮借箭的草船。
        早上六点,天并没有亮透,贺东风摸索着起床了,尽管很不心甘情愿,但今天是他的早自习,他得快镜头地洗脸、刷牙、刮胡子,然后爬上那个斜坡,打开教室门,迎接那些来得很早的家长、学生。贺东风站在教室的后门,佯装着笑脸和家长招呼:“早啊,早啊”大多数家长还是礼貌地回应“贺老师早!贺老师好!”可个别家长似乎在上酒店,接受着服务生的标准礼仪。贺东风不在乎这些,二十多年了,眼看老师行业的标准要求越来越高,他已经疲惫和麻木。眼下,他有一条清晰的工作思路:在他管理的时间内,不出一丝差错。

      高原的早晨,雾可掩盖或烘托人们脸上或心上的麻木,路边野菊花仍顽强地但不识时务地坚持着自己,对抗着严霜。家长们陆陆续续地将孩子送到了学校。这一天不会有啥事吧?贺东风常常问自己,脸上是职业性的僵硬,没有什么可激发他柔软和引起他感情波动的东西。

       可有时也有例外。
      学校一直没给他安排房子,别的年轻的年老的都相继搬进了教师宿舍,可他一直租住在一农户家里。那个家长和他租在一处,他们已经是十分相熟,那个三岁多的小娃娃经常爬到他身上。有点肥胖的家长送大儿子来上学时,后面拖着她那个三岁多的小布丁。僵硬了半个小时的贺老师见学生都已在教室坐好,他竟然来了童心,要逗小布丁玩,还把他抱在手里抛了两下。那小布丁很可爱,以前爱和他打闹的,分开还只两个月,却变得生份起来,咿哇地哭了。他马上把孩子丢还给她母亲。

       想想这样的事不会惹什么口舌吧,纷纷嚷嚷地上完五节课,他有些枯燥地回了卧室。可是连他自己都忘了的事却有人暗中拍了视频,并放到微信群里搞得口舌纷飞。

       “呵呵,好笑!”他听一个玩得好的家长说起这事时他十分鄙夷地说,“抱一下小孩怎么啦?老师不能表达自己的喜爱么?”

       “教育当然要爱!”旁听了很久的大脑壳校长一字一顿地说,“可要的是博爱,不是爱一个啊。”

       “博爱是一个个构成的。谁能说我抱了小布丁就不博爱了?”

       “也许问题就出在这。那小孩子还没上学的,你应该先爱你班上的再说。快看早自习去!”

       “噢!是这样!”贺老师有点鄙夷地答了一句。

        看见大脑壳校长完完全全走开了,玩得熟的那位家长才替他说一句话:“大惊小怪,要爱你孩子才抱呢!还拍着视频放群里指指点点!真的无聊!”

        “这样事也拍了视频?”贺老师缺乏能量的躯体有点激动起来。不过,他马上浇灭了自己的愤怒,他很清醒地意识到,应尽量避免讲理的机会,因为讲理只为扑灭群众意见,老师无疑是最容易摆弄的。“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这绝不可做明目张胆的口号,做心里的指导思想都不行,否则会麻烦不断。只能“走悄悄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是的,只要不是逼上门的诬蔑、侮辱,那就由他们去说吧。

       那个微信群是他自己申请的,取名叫“德能试验班”,意在传播他“德为做人之本,能为立世之基”的教育理念。刚开始的时候,他在群里隔三差五地发点教育类文章,有时发个“安全提醒”。他似乎赢得了一些家长的好感,又属于“有经验教师”,家长们纷份要求加他微信。他属于“经验教师”,看得清微信社会里的复杂性,便婉拒道:“对不起,我不是班主任!”可有几个还是拗不过,他被迫加了。事情的复杂性不久后就显现了出来。

       元旦了,他想增强微群凝聚力,在群里发了个元旦祝贺贴。不知是病毒还是受了设计者愚弄,那个贴不久后变成了一个“肾药”广告。等他知道后已无法避免,他慌乱地删了那个贴子,可还是在群里引起掀然大波。各种声讨声此起彼伏,有一个还出言威胁:“我存好了的,你给我小心!”他马上意识到,此事只能冷处理,马上在群里做了解释,并请求原谅。这是一个血的教训。可那人仍不依不饶,非追个水落石出。他害怕了,也恼怒了,便把群转让给了班主任,自己退了群。

       网上的事也如尘世一样汹涌,大脑壳校长在群里冷眼观看了事情的整个过程,没有言语。但他也感受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马上召开了一个班主任会。会上他把贺东风做一个典型例子,提醒大家群里不要乱发贴子。于是,这件事在校园又铺展开来。

        贺东风是三天后才知道这件事的。当时几个老师围着一张桌子批作业,一个小年轻玩笑口吻地说:“贺老师,你在群里发黄贴?”贺老师先一呆后一惊,马上意识到他已被人口舌。而当他在车站碰上两个年轻的女同事,他几乎就认定某人或某些人在背后说了他许多坏话。那可是他很热情地帮助过的新来女同事啊!对年轻人,他一直是怀着爱护态度的,为帮她们搬床铺,替他们说话,为此他还挨了校长的数落。为什么面对面时,一幅渺视和鄙夷的神情,好象他就是一条色狼或恶劣的豺狗。她们肯定认为,一个在家校群里发“强肾”广告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货。随你们怎么认为吧,我不过给你们搬了一下床铺而矣,他护犊的热情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回到宿舍的时侯,他才理清了事情的脉络。他是能理解并支持大脑壳校长召开班主任会的,理解并支持大脑壳校长以此为例提醒老师们注意。可是,这么件毁人形象的事为,为什么不叫他某某某而非要指名道姓呢?难怪那两个小老师看他怪怪的呢。这让他感觉他是图谋不轨的。

       哼!你也会有求于我的,想这句话时贺东风吐了一口恶气,平时坦坦荡荡的脸上笼罩几分阴险。可事情到来的时候他又改变了主意。和他搭档的那个小女老师回家吊丧了,是请了假的。快到放学了似乎也没安排人来打理,这可是看把戏的机会到了。门口的家长越积越多,有的开始埋怨,有的甚至骂骂咧咧。贺东风就在旁边不远处,准备只在关键时候才出面。吵闹声越来越大,他担心出事,还是打了一个电话给大脑壳校长:“xx班没人放学,家长在吵。”“你先去放学,明天再做安排!”“我只是告诉你,学我可以不放。”大脑壳校长倒亲自走下楼来,亲自放了学,校园才恢复安静。第二天得安排人代课,陈教导主任先征求贺东风意见:“贺总,王老师的课你代吧。”贺东风说:“不代!我校一直是经济思维管理,动不动扣钱来解决问题。可我不在乎这钱。若算钱帐也不合理的,十块钱一节课,可请个临时工剪花坛低工资也开了一百五十块,可剪了十五个小时吗?我不在乎钱可我在乎人找麻烦,你找别人代吧。”大脑壳校长听到了,一时来气,说了句地方俚语:死了张屠户不恰无毛猪。安排别人吧。

        人是安排了,可某些人的怨气仍发到贺老师身上。群里又掀起舆论风波。一家长委婉地说:“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贺东风应班主任之邀,本来返回了群的,见到这句话,他什么也不说,毫不犹豫地又退了群。“关我什么事吗?我只是一个科任老师!”昨天因为放学不及时,就有一位家长群里说:“放学时怎么不见贺老师!要负责啊!”贺老师回道:“不是我的课,为什么要看见我?我在办公室!”想起这事,贺老师心情就十分不爽。各种关于贺老师不负责的闲言又在群里飞来飞去,好在他已不在群中。

       那个小老师,平时对她可是很关照的,可因为这件事,他们之间也生起了一些间隙。小老师回来后,心情似乎很不悦,好象不是因为奶奶过世的缘故。贺东风找了一个机会,解释了几句:“我不代班主任,因为你请了假,已不是你个人的事,所以我不代。”小班主任不知是受了挑拔还是自己的认识,有点埋怨地说:“要以大局为重啊!”这句话让贺东风很不高兴,倒不是因为它出自于小如女儿的班主任之口,但她知道什么叫大局吗?她知道我识的是什么吗?你怎样认为就怎样认为吧,这世界到处有打着道德旗号标榜自己绑架他人的土匪呢

       这个冬天,贺东风生活在微信的暴风骤雨中……
发表于 2018-7-2 13:38:06 | 显示全部楼层
红网移动社区 - 发现·分享·改变
发表于 2018-7-2 16:2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7-4 08:3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7-12 22:3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376956 second(s), 53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