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44|回复: 4

[五溪聚焦] 凡人之路(回忆录连载28、白菜根的“香味”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7-9 06: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菜根的“香味”
1960年春天的一天,我带着同学们到我家背玉米包,给学校做“淀粉”用。所谓做“淀粉”,就是把玉米包放在锅里煮透,再加上生石灰浸泡,然后像洗衣服一样用力搓玉米包,把玉米包上能挫下来的糊状物收集起来,这就是“淀粉”,然后把种糊状物加到玉米面里蒸馍吃,这是三年困难时期我们学校想出的填饱学生肚子的办法之一。
这种加了“淀粉”的玉米馍,是我吃过的东西中最难吃的一种,粗粗的颗粒,涩涩的,实在难以下咽,但是没有办法,学生们吃不饱,学校只好用此充数,让学生们能多吃一点东西,所以学校就动员学生回家背玉米包。玉米包在农村是连牲口都不吃的,只能当柴烧。
我带了六个同学,一进我的家门,就闻到一股菜香味,问过母亲才知道,原来是大妹跑到邻村去年种过白菜的地里,挖了一些冬天还残留在地下的白菜根,正在锅里煮着呢。闻到一股甜丝丝的气味,香极了。我看得出来,母亲非常想给我从锅里捞一点吃,我也几次咽下口水,多么诱人的白菜根呀。我终于没有开口要母样捞,母亲也硬下心没有让我吃,因为还有六个同学在旁边,要吃也不能光让我一个人吃呀,但是如果让七个小伙子一起吃,那一点点白菜根根本不够啊,况且那是我弟弟妹妹的一餐饭呀,我们吃了他们怎么办?最后我还是饿着肚子与六个同学背着玉米包回学校了。这件事象刀刻在我心里一样,我永远不会忘记。
我母亲本来是一个十分善良和大方的女人,过去家里再苦,每当我家吃饺子时,她总要端一碗送给村里最年长的老人或者邻家的孩子,我想这一次她心里也一定十分难过。巧妇难为无米之饮,在那样的日子里,母亲能有什么办法呢。
老羊皮也吃掉了
在最困难的时候,父亲把家里准备做褥子用的几张老羊皮拿出来,用开水将羊毛烫掉,然后把羊皮放在水里浸泡,泡软以后放在锅里煮,煮熟后放点盐,每次给我们一人分一小块,这些煮熟的羊皮成了我们最美味的食品和难得的蛋白质营养来源。过去听说过红军长征过草地时吃过皮鞋和皮带,没想到过苦日子我们家也把老羊皮煮着吃了。
后来,毛主席下令解散了人民公社的食堂,各家各户又自己做饭吃了。农民又分了点自留地,可以种菜种粮贴补家用,生活逐步改善。由于父亲把自留地种得特别好,收成越来越多,母亲又管家有方,粮菜搭配,加上外祖父留下的三十多棵柿子树的收成,我们家总算安全地渡过了困难时期,弟弟妹妹也都一天天长大。

发表于 2018-7-9 09: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红网移动社区 - 发现·分享·改变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6:3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415149 second(s), 41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