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987|回复: 27

[图说天下] 世事沧桑微故事系列【精彩故事】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7-9 14: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湘江诗人 于 2018-7-25 17:21 编辑

世事故事系列
4个 大宝
精彩故事

   话讲长株潭市下塔公社宝城大队有4个“ 大宝” ,所谓“ 宝” ,是当地人对呆头呆脑之人的称谓。
   当地农村部分人喜欢给人取绰号,见别人呆头呆脑,便给别人叫“ 宝 ”。特别是有个“羊白子”囗无遮拦,最喜欢为人起绰号,这几个“ 宝 ”的绰号,几乎都是“羊白子”送的。
   鸟衔野田草,误入枯桑里。客土植危根,逢春犹不死。草木虽无情,因依尚可生。如何同枝叶,各自有枯荣。
   下塔公社宝城大队这4个 “ 大宝”,他们年轻时却比那些聪明的人命运好多了。他们都有机会当上了工人,起码不似留在农村的人,“手叉污水脚叉泥,终年劳苦饿肚肠,三间破屋顶漏水,穷得叮当烂衣裳”。
   那年月大抓阶级斗争,上面来了几份“招工表”,“21种人”及其亲属没有份,“上中农”没有份,“社会关系”查得严,一个生产队严格审查下来,又有几个合条件?所以这4个 “大宝 ”稳坐钓鱼船,顺利地当了工人。
   这4个 “ 大宝 ”,更有一桩事让人羡慕,他们都娶了一个漂亮灵泛的老婆。
   那年代,一个男壮劳力在生产队劳苦1天,报酬仅2角、3角钱,稍许好点的生产队,不过5角、6角钱,最差的劳苦1天,报酬仅1天几分钱。
   而工人毎月旱涝保收,月月发得工资几十元。所以,那年代的农村姑娘都羡慕嫁个工人。
   话讲宝城大队这几个“ 大宝 ”,“羊白子”皆送了绰号,一个绰号“虎大宝”,一个绰号“春二宝”,一个绰号 “又满宝 ”,一个绰号“冬四宝”。
   先讲这“虎大宝 ”,小学读了8年,也还是一二一(一年级)。听媒人讲“虎大宝 ”是工人,几个县区农村姑娘争着嫁给他,自然找了个既漂亮又灵泛的老婆,年轻时多少男人唾涎呢。
   次讲这“春二宝”,找了个结婚后还当过多年大队干部的老婆呢。
   再讲这“又满宝 ”,他的老婆婚后多年成了戏班旦角也。
   最后讲这个“冬四宝”,讨个县农村姑娘做老婆,“勤劳又朴素,漂亮又贤慧”。
   故事叙真实,文字记历史。真实故事,文中主人翁一半还健在。湘江诗人在此不作评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地址、姓名、单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8年1月18日  


发表于 2018-7-9 14: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4: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爷被杀
精彩故事

  “苟少爷被杀了”,消息传来,好。
  “杀死苟少爷的人叫曾大,被判了10年刑”,司法部门调查时,人人讲“杀得好,“曾大厨是为民除害”。
   话讲这苟少爷,乃苟家独生子,其父母也是横蛮不讲理之人,苟少爷从小不务正业,偷扒盗窃,寻衅滋事、打架斗欧,是人见人恨的狼崽子。
   苟少爷小学沒读完便辍学,在外结交了一帮混混,在外无恶不作。
   苟少爷18岁时被判劳动改造8年,刑满释放后,不思悔过自新,加上父母纵容,不但过去恶习不改,反而变本加厉,纠集一帮社会混混,不务正业,偷扒盗窃,敲诈勒索,调戏妇女,打架斗欧,寻衅滋事,了难打砸,赊欠不还,常吃白食,坏事干尽,人们背后讲起苟少爷,无不切齿痛恨。
   这天,苟少爷带了几个混混来到曾大厨饭店,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剑南春,酒足饭饱,叫声“记帐”,竟扬长而去。
   店主曾大厨久闻苟少爷大名,只好忍气吞声,自认倒霉。   
   时光如飞,转眼冬去春来,苟少爷领着几个混混又来到曾大厨饭店,大叫点菜,几个混混吃得面红耳赤,又叫“记帐”,新来的女服务员上前,满面笑容,“请老总买单”,这下惹恼了苟少爷,“姓曾的,你饭店还开不开”“姓曾的,你莫狗眼看人低”,见无人敢答,苟少爷越骂越来劲,“哪天砸了你这个饭店”,边骂边掀桌子、砸碗、甩杯子。   
   店主曾大厨忍无可忍,只好出来理论,苟少爷更加气焰嚣张,扇了曾大厨一个大耳光。曾大厨赖以开个小饭店养家糊口,也不想事情闹大,只想息事宁人,便忍气吞声没还手,转身进了厨房。  
   苟少爷见曾大厨忍让,不但不收敛,反而更加起劲,污言秽语,骂个不休、、、、、、   
   曾大厨实在气不过,在厨房摸出一把菜刀,冷不防冲上前来一刀砍在苟少爷脖子上,但见狗血直喷,苟少爷当即倒地,后经医院抢救无效而死。   
   一代土霸王终于遭到报应,怎不让人拍手叫好。  
   真实故事,地址、姓名、单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8年3月16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湘江诗人 于 2018-7-14 08:36 编辑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王厂长的幸福感
精彩故事


   王厂长今年82岁了,早几年才领到每月仅千多元这份微薄的退休金。经过“几连涨”,加上王老有高级职称,至今也不过2千元略多。
   王老对比起那些“当官的”每月退休金7千、8千、上万的,实在“想不通”。
   要讲“当官”,自己也是干了几十年的乡镇企业的“官”,还曾无数次被评为乡镇企业先进个人哟。“过去不是讲干革命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么?”。
   “他(她)们在职工资高多了,尚不计较,难道都干到老,退休金也人为造成如此悬殊么?”。
   退休金悬殊尚且罢了,更让王厂长气愤的是“在企业当负责人几十年,工作兢兢业业、奋斗打拼,谁知90年代中企业散了,辛苦干了一辈子,原来一分钱退休金也没有哟”!
   幸亏早几年在一个亲戚撺掇下,王厂长自己筹资买了份社保,年过古稀好远才拿到一份微薄的退休金,想起来,王老如何不气?
   但忆及早已作古人的同学们,王厂长却有了许多安慰。
   蒋市长、李工程师两人都是王厂长的发小,又是小学至初中的同学。
   蒋市长退休后工资高,治病有报销,家中请保姆,出入坐小车。
   “世上公道唯白发,贵人头上不曾饶”,谁知蒋市长虽有晚年福,却无福消受,不到古稀便见老马去了,而且辞世之前这2年中几乎是在医院中渡过。
   李工程师是国企干部,退休后每月有一份稳定退休工资,虽比起蒋市长少得多,但比王厂长没有退休工资好。
   谁知李工程师年仅65岁却一命归西?
   对比起来,自己如今82岁了,仍然头脑清晰,生活自理,还能在家种花种草养金鱼,上网发微博,读读报纸,看看新闻。虽然过的是普通百姓生活,却也温饱不愁,今天好时代,国家太平,百姓安居。
   虽然社会上流行话“小百姓病不起,死不起”,但自己疾病少,小病熬一熬,大病不缠身。
   夫妇同偕到老,儿孙满堂,子女凭劳动谋生,一家安宁。
   想起来,王厂长不觉有几分惬意,有几分幸福感。
   真实故事,地址、单位、人物姓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8年1月7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老贫农搅屎
精彩故事


   矮子生产队郭仁从,49年前做长工、打短工,地道的贫农。成立人民公社后,郭仁从曾担任过多年生产队长。郭仁从身体有个毛病,大便干燥难出。有医生曾讲过,可能是饮食原因。
   其本人讲,“解放前做长工、打短工,仅维持温饱。60年代初,吃草咽糠,天天蔬莱没油腥,终年不见鱼与肉,经常饿肚皮,损伤了肠胃”。
   那年代,农民们交生产队家肥有任务,没完成任务罚口粮,超额完成任务,每元奖5斤谷指标。那年代5斤谷指标可是“宝贝”哟!所以,社员们的大小便都必须集下来交生产队。
   一天,生产队到社员家厕所收粪,收了郭仁从家一担粪,生产队保管员用表一验,度数比别人低。那年代,发明了一种验粪表,插到粪桶,度数越高价钱越高。那年月,农民手叉水、脚叉泥,终年劳苦一年也只100元左右报酬,自然一分钱也宝贵哟!
   郭仁从见自家粪确实没掺水却度数低,实在不服气,当众挽起衣袖,将手伸进粪桶把屎搅碎,再请保管员用表一量,果然度数高了许多。
   
   真实故事,地址、单位、人物姓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8年1月5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冯正疯子
精彩故事

   话讲长株潭市霞宝乡冯正疯子,
经常看到他手持一本古书,四处游逛,一边走,一边口中念念有词。
   无论男女老少,背后都叫他“冯正疯子”,但当面叫的也只有个别无礼之人。
  “冯正疯子”,虽然人们背后都认为他是“疯子”,但他也不闹事、不烦扰别人、更不进他人的家门。
  “冯正疯子”只在路上四处游逛,口中念念有词而已。
   每当“冯正疯子”经过,常有几个少年、儿童们在背后跟着,听他念什么?但谁也听不清楚。
   也有人隐约听到“冯正疯子”唱什么“粥去饭来何日了?都缘皮袋难医。这般躯壳好无知,入喉才到腹,转眼又还饥。唯有衲僧浑不管,且须慢饮三杯。冬来犹挂夏天衣,虽然形丑陋,心孔未尝迷”。
   后来,“冯正疯子”更念唱得模糊不清了。
  “冯正疯子”年轻时并不疯,不但勤劳、俭朴、忠厚、而且高大英俊,读过多年私塾,颇有文化。
  “冯正疯子”家有田土、房屋、银洋,土改评定阶级成份为中农。
   农村建人民公社不久,当地大队干部带人到“冯正疯子”家搜查出银洋2千,充了公。
   20世纪60年代中大运动,又将“冯正疯子”批斗,讲他家是“漏划富农”,要他交出隐藏的银洋。
   不久,他年轻美丽的老婆也离他而去,他便成了“冯正疯子”。
   多数人都认为他是“冯正疯子”,更没有几个记得他的真名了。但也有个别人认为他是“装疯”。
   有人讲“要他交银洋,要斗他,他不装疯行么?”,“如他还有银洋,也是血汗劳动所得,自己勤俭而来,交出去舍得么?”,“如没有银洋了,又过不了关,保命要紧呀”、、、、、、
  “冯正疯子”早做古人已经几十年了,是“真疯”?是“装疯”?也无从考究,也没必要考究了。
   文记史实,湘江诗人在此不作评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真实故事,地址、姓名、单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8年1月16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忠贞不渝的玉玲
精彩故事

   王玉玲 17岁经亲戚介绍嫁给张将军,2年后张将军死于战场,王玉玲带着出生不20天的儿子,孤儿寡母,受尽人间辛酸苦楚,终生不再嫁,忠贞不渝。
   1995年,王玉龄支持儿子在上海投资,并安了家。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名义,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王玉玲母子应邀出席纪念大会。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为抗战老战士、老同志代表,抗战将领或其遗属代表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张将军去世时,王玉玲才19岁,24岁到美国发展。有人问王玉玲动过再婚的念头吗?王玉玲回答,
“人一生爱过一次,同时被爱过一次,够了”。如果还有来生,你还会选择张将军吗?这个问题,王玉玲想了良久,回答说,“应该会,因为我欣赏正直的人,欣赏能坚持理想的人”。
   王玉玲也曾说,张的死并没有改变国民党败亡命运;又无法保护妻子和从未谋面的儿子,任由他们在世上孤苦无依。想到这里,王玉玲忍不住抱怨,“他死的太不值了”。
   王玉玲幼时随家从安徽迁居湖南长沙,王家祖辈经商,父辈为官,立业起家,勤劳节俭。到王玉玲出生的时候,家中有良田千顷,一家三世同堂,人丁兴旺,富甲一方,为湖南名副其实的望族。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如此人家,竟然几十年如一日,严守优良的家风,始终保持和发扬了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唱妇随、老少和睦的家庭美德。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一团和气。左邻右舍、亲戚朋友,无不称道。

   作为张将军遗孀的王玉玲,她的一生可谓是跌宕起伏,充满了传奇色彩。花开自有时,面对生活带的苦难,她咬着牙挺过去了,苦尽终有甘来时。时光是一条长河,人这一生过去的纷繁复杂都会被沉淀,如今奔90岁的她,抛却了她一路走来的眼泪和辛酸,以一个温和而开朗的姿态过着眼下的岁月。
   王玉玲对爱情忠贞不渝,对生活的苦难百折不挠,对人世苍桑处变不惊,对社会的认识实事求是,难能可贵。

   
   湘江诗人
   2018年1月8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3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湘江诗人 于 2018-7-10 08:28 编辑

世事苍桑微故事系列
支书轶闻
精彩故事


   长株潭市马坡村颜支书,在村官任上已经40年,是区、乡名人,先进村支书,也是马坡村首富。
   对颜支书的评价也多,难以尽述。
   在此略选几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廉洁奉公,治村有方”,“颜支书爱帮忙”,“颜支书办事公道”,颜支书“村中威信高,讲话有份量,
支书拍的板,党员干部没人敢反对”。
   颜支书有几个“仇人”到上面常告状,甚至请律师多次告到法院。
   “仇人”们将颜支书数落得一无是处!“独断专用,横行霸道”,“公报私仇,打击报复”,“作风不良,专搞男女关系”,“贪污腐败,行贿受贿”,“每天吸名烟2包,和天下
1包100元左右,钱何处来?”,“征收拆迁有猫腻,欺压百姓”,“搞小山头,用人唯亲,入党也是凭关系,请客又奉烟”,“村中土地平整、基建工程、起屋建房、外地人寄存户口、建农民安置楼等,颜支书哪样不进财?”等等。
   在“仇人”们的“总结下,颜支书一无是处。
   众说纷纭,各执一词。
   有几个人常挑刺,经常告颜支书的状,但都以失败告终。
   上级到村中查账,村中非生产性开支少,公款吃喝几乎为零。
   反对颜支书的少数人,又奈其何?
   文记史实,湘江诗人不作评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真实故事,地址、姓名、单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8年1月6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湘江诗人 于 2018-7-10 08:36 编辑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尴尬
精彩故事
   
   满自由恋爱,即将举办婚礼。依照地农村风俗,父母必须见面议妥有关嫁聚事宜。
   但家见面之时,双方都极为尴尬。
   原来,两家同住一个生产队,在人民公社年月,身为社员的张某与大队干部的谭某如同仇敌。满少爷与小珠自由恋爱,双方父母也曾坚决反对,却哪能阻挡得住热恋中的情侣?
   真实故事,地址、姓名、单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7年11月21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系列
当轶闻
精彩故事


   牛叮当,1949年生人,地地道道老农民。
   
牛叮,今年逢七十岁,仍然种菜、喂猪、出外打另工。
   
牛叮这人,有他父亲的遗传因素,第一是勤俭。人们从没看见羊冬当穿过一件好衣服,也没听到他出外旅游,两个字,节俭,一句话,只晓得苦干攒钱不晓得花钱。
   也难怪
牛叮节俭,60年代初,牛叮少年时饭都吃不饱,哪里吃过另食?70年代至80年代,牛叮在生产队出工,“脸朝黄土背朝天,终年劳苦饿肚肠。身上穿的烂衣裳,三间茅屋土筑墙”。
   90年代
牛叮“一心只想做富翁,房屋盖了三千平。牲猪喂了上百只,鸡鸭羊狗样样全。哪知征收一场空,补偿九十万有零。比起他人几百万,气得骂娘又抽逼”。
   80年代中,
牛叮也曾入过党,由于“不量力”反对村领导,被开除了。
   
牛叮每当喝得2两酒,最爱聊天,说起征收补偿,常气得咬牙切齿,讲起村支书,便骂个不休。
   
牛叮这人,背后议论骂人,胆子却甚小,若当着干部在,一句话也不敢讲。
   依实记述,不论短长。   
   真实故事,地址、单位、人物姓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8年1月5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4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湘江诗人 于 2018-7-12 10:27 编辑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打工去
精彩故事

   1979年,公社基建队分配生产队几个指标,派几个劳动力到电工厂做临时工,社员们都争着去。
   那年代,社员们统一由公社、大队、生产队三级管着,个人没行动自由,更不允许社员私自出外打工。
   公社基建队统一安排劳力出去打工,公社抽百分之30管理费,其余的报酬,多数归生产队记工分
   一个男劳力打工一般每天1.76元,其中交生产队1.48元记10分工,自己得0.28元,一月不休息,可得另花8.40元左右。
   一个女劳力打工一般每天1.48元,个人每月得另花8.40元左右,其余交生产队记工7分左右。
   但社员们都争着要去。因为留在生产队出工的,见不到一分钱哟.
   
乡野农夫吞声哭,终年劳苦吃糠粥。
   明明吃了亏,为何社员们争着去呢?因为那年月农民没有行动自由权,劳动力统一由公社、大队、生产队三级严管着,何况,还有留在家中出工的社员们,他(她)们更可怜哟,他(她)们一分另花钱也没有哟!
   小文子、小李子等一起打工,每天早去一行七八人,“卯时起床戍时归,身穿破衣烂布鞋。中午带点蔬菜饭,双手乌黑一脸灰”。虽然干的是苦活、累活,好在农村中年轻人,在生产队出工累和苦受惯了,不怕苦和累。大家一路同行,聊聊家常,想起月底发得8.40元左右另花钱,也感到高兴.
   要知道,那年月,一个农民家中每月有8.40元左右收入,可是很宝贵哟!
   那年月,邻居家红白事送礼2元,一斤猪肉0.78元,一斤大米0.096元,一片香干0.03元,100斤煤炭1.59元,当然,买生活物资须票证.
   中国农民,淳朴、忠厚、善良,中国农民,吃苦、耐劳、勤俭.
   真实故事,地址、单位、人物姓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8年1月5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56: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唐剥皮”“蹲点”
精彩故事

   寿亭矮家生产队取名小台湾”。
   虾城公社主任唐寿亭人称“唐剥皮”,惯以搞极左闻名,“蹲点”所到之处,定要搞得鸡犬不宁。
   1968年唐寿亭到碰大队蹲点首抓矮家生产队阶级斗争”,清查阶级队伍经唐严查,1户为漏划地主、3户为漏划富农”,唐带领造反派到这4户抄家、挖地3尺,又这4门,召开斗争会。
   唐继续深查,矮家生产队有地主5户、小土地2户(其中1户要升“漏划地主”)、1户贫农但其入过国民党、2户贫农但其儿子劳改1年、1户贫农但其儿四清开除党藉、2户贫农但其姨是地主、1户贫农但其当过甲长、1户贫农但其叔父是解放前乡长、1户贫农但其丈夫是地主子女、1户贫农但其老婆是地主子女。加上唐查出的3户“漏划富农”,共计20户可列入“21种人”或“社会关系有问题的人”,那么,剩下的“真正的贫下中农”仅8户了,按唐主任分析“名符其实”的“小台湾”。
   “唐剥皮”又在其他生产队抓出6个青年“现行反革命”送去判刑。
   1984年严打,“唐剥皮”的儿子因流氓、抢劫等罪被判刑。人们议论“报应哟”。
   真实故事,地址、姓名、单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7年12月8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6: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湘江诗人 于 2018-7-10 08:31 编辑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主任
精彩故事


   马桥村傅主任,年过古稀,仍在村中任职。傅主任自1998年村中民主选举担任村副村长以来,至今已在马桥村委任上干了20年。
   傅主任父子3人都是党员,分别在村、区、企业等任职。
   傅主任80年代初入党,那时,他是
马桥乡企业先进个人。
   1989年,傅主任与马桥村民几个人告村支书的状。当时,声势很大,他们将村支书告到省、市,又告上了法庭,还惊动了检察院。
   最后,“以证据不足”而告终。
   1991年,傅主任被开除党藉。
   时过境迁,花落花开,1999年,傅主任在副村长任上又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
   文记史实,不作评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真实故事,地址、单位、人物姓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8年1月5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6: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报应
精彩故事

       2006年,区里一行人下乡检查,七、八人一路谈笑,不料一辆货车飞驰而至,拐弯处撞到赵书记,当即身亡。
   早半月,赵书记也被汽车撞伤,医药费报销发票还揣在口袋呢。
   人们议论纷纷,“58年大跃进,赵书记带头毁庙,千年古寺,文物毁于一旦”。“颜二先冤死牢中,是赵书记公报私仇”。“今天,这是观音大士显灵,给他的报应”。
   真实故事,地址、姓名、单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7年11月24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6: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神打”
精彩故事

   邱洪武死了,邻居们纷纷传说邱洪武是被别人“神打”死的。其实,世界上谁见过什么“神打”?
   有的人更讲得活灵活现,说邱洪武死后背上有个手掌印。
   邱洪武这小子,自小娇生惯养,其父乃当地大队书记,40岁多岁得子,自然看得过重。
   但这小子不学好,十多岁便成了社会上“混混”,其父死后,其母为这小子气得服毒自尽。
   邱洪武与社会上一众“混混”结成帮派,天天在外或辵骗、或敲诈、或了难、或偷盗,吃喝嫖,又好逸恶劳。
   邱洪武更是满脑子歪邪,曾以“谈恋爱”为饵,辵骗了七、八个外地乡下来城做小生意、开店、打工的姑娘,使这些姑娘失财又失身,欲哭无泪。
   邱洪武被公安机关刑拘留过,也被判刑劳改过,却屡教不改。
   在狱中,邱洪武横行霸道,曾被犯人打过。
   最后,年仅而立之年的邱洪武终于被传说为“神打”死了。
   真实故事,地址、姓名、单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7年12月7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8: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仇家成亲家
精彩故事


   冬至过后,山桥村里,家家熏腊肉,户户晒盐鱼。如今党的政策好,农民生活大提升,比起早30年前广大农民缺吃少穿、屋破人穷的苦熬岁月,真是天地之别。
   2009年农历腊月初旬,天气晴好,郭家鞭炮阵阵,人来车往,宾客盈门,郭老师的小儿子今天新婚大喜。
   新娘是本村郑家满女儿小兰。小兰虽出生在农村,但没有做过农活,大学毕业在某小学任教,长得如花似玉。
   新郎郭华明今年28岁,大学毕业在区政府工作。
   郭郑两家相邻而居,但在80年以前,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一家是“地主”成份,一家是“贫农”成份,两家又因前代婚姻之事生有嫌隙,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自然是如同“仇家”。
   岂料时过境迁,后代喜结连理,两个“仇家”成了亲家。
   消息一出,人们感叹不已。
   真实故事,地址、姓名、单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7年12月1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1.162941 second(s), 141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