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湘江诗人

[往事网闻] 世事苍桑微故事系列【精彩故事】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藿萍出丑
精彩故事

   一天深夜,淑芹在公社大院大吵大闹,住在公社大院的几个干部及家属皆被吵闹声惊醒,均出外看个究竟,大家劝导的、拉开的、批评的,一片嘈杂声。
   原来淑芹半夜醒来,一摸不见丈夫“龙眼镜”,悄悄四处寻找,走到藿萍窗下,正听见男女床第欢娱之声,撞门而入,两人正在翻云覆雨被淑芹抓个正着。
   话讲霞桐公社干部藿萍,身材窍窕,风姿卓约,当面看,妩媚动人,背后观,吸引眼球。
   如此美人,又有一份好工作,要知道,70年代的女性公社干部,那可是让人羡慕的好职业哟!
   追藿萍的男子成群,但藿萍眼光太高,没有一个能打动她的芳心。时光荏苒,转眼藿萍到了31岁,仍待字闺中。
   谁料想藿萍会与公社主任“龙眼镜”偷情?
   奸情败露,藿萍被调去另一公社,“龙眼镜”受到“党内警告”、降为副主任的处分。
   真实故事,地址、姓名、单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7年12月1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富翁梦
精彩故事

   某区跑马村梁冬多年来四处告状,没有结果。请律师,上法院,官司没打赢,耽误时间又呕气,花了冤枉钱,赔了夫人又折兵。直气得七窍生烟,背后,两夫妇常切齿怒骂村支书。
   村支书也叫冤,是区拆迁所征收,又不是我征收
   跑马梁冬方见征收在即,平时的辛苦血汗积累全用在建房上、又在亲友处借钱,都投入到建造房屋上,自思征收一定有几百万,常做着富翁梦。
   2009年当地征收,谭某、汤某、李某、梁冬方4户,每户房屋达3千平方,汤某90余万,谭某500万,李某300万,而梁冬江90余万。
   人比人,气死人,梁冬方夫妇背后怒骂不休。
   真实故事,地址、姓名、单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7年11月21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2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疯子
精彩故事

   话讲长株潭市霞宝乡杨疯子,不满40岁便因疯病一命归阴了。
   今天,湘江诗人才发表一篇真实微故事--“冯正疯子”。
   无巧不成书,这个杨疯子,其实也叫“冯正疯子”,而且2个疯子都出在长株潭市霞宝乡。
   在此,湘江诗人为避免读者混淆,故只好权且将其改名为杨疯子。
   不过,杨疯子是“真疯”,而那个“冯正疯子”却真假莫辨也。
   杨疯子自小聪明,虽父早死,母子相依为命,苦熬长大成人,但读书下功夫,考上大学,分配在政府机关任职,可说人生颇有前途。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反右开始,杨疯子被遣送回老家务农。
   起初多年,杨疯子在生产队出工,也曾被派出支援大型水利建设,杨疯子年轻力壮,舍得干,又有文化,在外面支援大型水利建设也颇受人喜欢。
   据说,在大型水利建设工地,杨疯子还与小芬谈过恋爱。
   那年月,农民们劳动辛苦,工地上不存在星期天。但是几百青年人在一起也热闹。
   起码,在水利工地上,虽然没有工资发,但蔬菜便饭能饱。如果在生产队辛苦出工,连饭也不夠吃哟。
   杨疯子与小芬谈恋爱没有闲暇,便双方写情书、情诗,为恐他人知道内容,他们写情书、情诗皆用英语。
   双方写好情书、情诗,趁挑土时,2人在途中交换,却也很浪漫。
   20世纪60年代中期运动一来,杨疯子是“反右遣送回家,又是地主子女”,按照当时“公安6条”,自然是被专政的“21种人”之列,挨批斗、被关押,也成了家常便饭。
   杨疯子若想讨老婆,岂不是天方夜潭么?
   逐渐,杨疯子日渐糊,不知什么时候起,成了一个疯子。
   杨疯子俨然换了一个人,衣冠不整,蓬头垢面,也不能出工了,整天疯疯癫癫。
   不久,杨疯子的老母“地主婆”死了,杨疯子没人照料,自然也乎了。
   文记史实,湘江诗人在此不作评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真实故事,地址、姓名、单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8年1月16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6 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湘江诗人 于 2018-7-16 14:30 编辑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辣椒婆 ”被打死了
精彩故事

   话讲长株潭某市易山大队(58至80年代初,村称大队,乡称公社,村民组称生产队)“ 辣椒婆 ”,虽是农村妇女,却也长得标致,勤劳贤慧,但有一个特点“爱管闲事”。
   那年代,搞人民公社大食堂,“一大二公”,农村一切财产归集体所有(包括田土、房屋、农具、耕牛、劳动力,甚至家俱),人民公社都有权统一调配,社员们没有自由支配权,但人民公社都有权统一调配劳动力从这个公社到那个公社干活。社员们出工不计算报酬,吃饭不要钱,户户没有鸡鸭狗,家家没有种蔬菜,反正是吃人民公社大食堂,过着那年代宣传的“共产主义生活”。
   那年代,吃饭讲定量,社员们吃不饱,蔬菜里没有油,一年到头没荤腥,人们饿得哪有力气干活?
   少数大队干部、公社大食堂事务长等人不会挨饿,他们背后吃饱饭。“ 辣椒婆 ”闻听这些事,哪里管得住“爱管闲事”的嘴巴?
   这天夜里,“ 辣椒婆 ”正在哄几岁的小孩,有人敲门,“ 辣椒婆 ”刚一开门,便被几个人堵住嘴巴,拖到河堤边,一顿毒打而死。
   “ 辣椒婆 ”的丈夫,既没文化,又懦弱,更胆小怕事,老婆一去不返,他找了几天,流了几天泪,也只好作罢。
   日月如梭,事情过了年多,有天夜晚,一个社员饿得难受,到生产队菜地里偷蔬菜,被抓个正着。这个“小偷”出身是地主家庭,这还了得?“小偷”被批斗,又被送去关押。
   “小偷”被关了一向熬不过。大叫“ 冤枉”,“ 我偷点菜被斗、被关,别人将人活活打死没事”经审问,“小偷”讲出一件人命案子,原来,“小偷”偷菜已经多次,这晚去偷菜,恰见大队干部与两个民兵倒拖着“ 辣椒婆 ”往河堤边走,“小偷”悄然尾随,“ 辣椒婆 ”被打死经过看得一清二楚。
   公安随着“小偷”带路到了河
边埋尸处一挖,果有一具腐烂女尸。于是,大队干部林某当即被拘留,其他两个民兵已经饿死了,无从查究。
   在牢中,大队干部林某抵死不承认,除了“小偷”外,也没有其他“人证”。不几年,“小偷”也死了,更没有了凭据。
   林某自61年被关押到79年,因证据不足被释放,“ 辣椒婆 ”之案一直成了“悬案”。
   (虽是小时候听来的故事,至今记忆尤新。何况林某到早些年才死呢)
   地址、姓名、单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8年7月16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8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湘江诗人 于 2018-7-18 19:19 编辑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美女讨债
精彩故事

  
话讲长株潭某县牛山的老婆刘小兰,那可是当地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
   刘小兰不但人长得亮,更是有勇有谋。
   刘小兰智斗老赖朱老板、为丈夫牛山讨回血汗工钱的故事,让人无不竖起大拇指夸赞。
   马兵与牛山两位青年,聪明、勤劳、钻研。但出生县山冲农村,家庭经济拮据,颇为困难。为搞活经济,两人年仅16岁便出外做工。
   马兵与牛山两位青年,舍得干,爱钻研,不几年便成了装修行业的里手。经过七、八个年头艰苦努力,家中摩托车、彩电、冰箱等都备齐了。今天,这些东西是普及,有的农民早已有了小车代步。但在99年的县区农村,摩托车、彩电、冰箱等也算佼佼者。加上马兵与牛山两位青年人也长得中上,自然有农村姑娘青睐。马兵找了位漂亮老婆,牛山老婆更是光彩照人。
    2000年,两人均在朱老板公司承包了部分装修工程,工程完工,朱老板却拖欠两人工程款。两人讨要多次,要么找不到人,要么打电话不接,好不容易见到人,朱老板又推三阻四。
    眼看2001年大年将至,朱老板拖欠1年多的工程款仍然讨要不回。
    牛山为此又气又恼又无可奈何。老婆小兰见牛山为讨工资一筹莫展,便宽慰丈夫“待为妻为你担当”。

    大年30上午,牛山老婆刘小兰梳妆打扮,挎上一个包,一把菜刀磨得锋利藏在包中,一个人来到朱老板府上。
    朱老板见一位天仙般佳人上门,早已谄笑相迎。朱老板年过知天命,这几年发了点财,家中装饰豪华,早已小车代步,却是贪财好色,为富不仁,刻薄打工者。
    朱老板谄笑相迎,刘小兰笑而不语。朱老板一边客厅让坐,却目不转睛地瞅着佳人,看小兰头戴一朵红色小花,双眉如新月,两眼泛秋波,面若桃花,口如樱桃,皓齿如贝,身材匀称,丰满迷人,微微笑,勾魂失魄,缓缓行,想入非非,朱老板早恨不得搂在怀中。

    朱老板让罢坐,忙叫保姆奉上水果、茶点、饮料,刘小兰也不开言,端坐微笑,朱老板殷勤招待,自我介绍加带吹嘘,讲起公司盈利,添油加醋,牛皮吹上天。
    小兰只微笑,不开言,认真聆听,时而竖起拇指似为称赞。朱老板见佳人竖大姆指、微笑聆听,更加来劲。

    但见朱老板眉飞色舞,自夸财神为图引诱,囗吐莲花挑逗佳人。
    小兰只微不言,朱老板难探深浅,只是越坐越近,从相对而坐移至一条纱发
    待了将近1小时,小兰忽然在包中摸出一把菜刀,寒光闪闪,朱老板吓得连打哆嗦,赶忙离开小兰坐远几尺。小兰声音不大不小,“我是牛山老婆,特来拜会朱总”。
    朱老板自忖,“欲报110,毕竟自己拖欠别人血汗钱1、98万元有年多,理亏!”,“况且小兰手虽持快刀,却也没吵没闹,更没出一言威胁”,“而且,自己刚才亲口吹嘘公司这些年盈利,牛皮吹上天”。“再者,今天有没过门的儿媳妇来团年,吵起来也太失颜面”。
    朱老板自忖再三,到保险箱取出2万元,小兰一看,崭新的红票子还没有拆封哟。朱老板将2万元递给刘小兰,一句“多余的不用找了,算点利息”,小兰接过2沓红票子,数也不数,微笑中一声“谢谢”,转身便走。
    刘小兰出了朱老板门后,急行几步,走出小区上公路,喊上一辆的士,高高兴兴回家过大年。

    朱老板欠马兵2、12万元拖欠到2002年底也没归还,2003年3月,朱老板一命乌乎,马兵2、12万元也人死账亡了。
    真实故事,地址、人物姓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8年7月18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苍桑微故事系列 天上降老婆 【精彩故事】

本帖最后由 湘江诗人 于 2018-7-19 12:38 编辑

世事苍桑故事系列
天上老婆
精彩故事

   长株潭某县山坳村茅屋冲,这向出了大新闻,
古言天上掉馅饼,今天天上降老婆”,张小狗,卢小牛两个花甲聋哑老汉“嫁”给“城里人”,稀奇的是,媒婆义务找上门。
   两个花甲聋哑老汉“嫁”给“城里人”,更稀奇的是,男方不但不要花分文,女方倒给老公5万元,还送退休养老保险给老公,唯一条件仅一个,“三天之内办好结婚证,户口随之迁移到女方”。
   喜从天降,两个花甲聋哑老汉笑得合不拢嘴,岂有不应承之理?
   山坳村这两个花甲聋哑老汉,一个叫张小狗,一个叫卢小牛,为什么叫小狗、小牛?一因父母没读书,不识几个字,二因那年代农民信迷信,叫小狗、小牛易长大成人。
   两个花甲聋哑老汉都出生在1956年,又都居住在山坳村茅屋冲。1958年全国搞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61年下半年,农民搭帮刘主席英明下指示散了公共食堂,农民稍有好转,又接连运动不断,而且人民公社大集体不变,小狗、小牛自小起可是受足了农村的艰辛苦楚。
   1982年山坳村实行包产到户责任制,广大农民才从此告别了“屋破家贫穷如洗,缺吃少穿饿肚皮”的艰辛岁月,逐步走向丰衣足食,大部分人奔小康的好时代。
   但张小狗、卢小牛两家家境贫寒底子薄,82年前都是居住着父母盖造的几间土筑屋,两家人苦熬岁月。山坳村实行包产到户责任制后,两家勤劳俭朴,到1996年才盖了几间红砖房屋,加上小狗、小牛都是聋哑人,也就一直没有找到老婆。
   今天“天上降老婆”,两人笑在眉头喜在心,自然满囗应承。
   第二天,两辆红色小车开到山坳村茅屋冲,只见媒婆笑融融,高喊“快快拿好身份证,随我坐车去对河”,左邻右舍围拢看新闻,笑谑“吃喜糖”。真不愧是媒婆,忙叫随行发喜糖,原来,媒婆早已准备好几斤纸包糖粒子。
   女方是市开发区单牛街道某村两个50多岁的寡妇,死了老公多年没嫁人。眼看开发区搞征拆,开发区“土政策”时时变,早两年征收房屋讲面积,农民为“建房证”愁,有的农户,人多屋多证却少,急人,气人。今天,开发区征田占屋不论田土与房屋面积多与少,统统按人头计算补偿费,每人32万元,50岁以上的开发区为之买好退休养老保险,家家以户口本为准,两个50寡妇岂有不急之理?
   媒婆会赚钱之道,“撮合”1对2000元。
   媒婆带张小狗、卢小牛与两个寡妇见面,议定好协议“给老公1人5万元,买好退休养老保险,双方不同房”。张小狗、卢小牛空欢喜一场,愣了一会,但自忖“不花一分钱,轻易获得5万元,还有退休养老保险,何乐而不为?”。
   快马加鞭,双方办了结婚证,迁好了户囗。
   有了一本结婚证,各方皆大欢喜,媒婆获得劳动报酬4000元,两个寡妇各自多得征收补偿费27万元,张小狗、卢小牛从此每月有了社保退休金。天天不发愁,活到百出头,张小狗、卢小牛苦了几十年,做梦也没有想到有此老来福。
真实故事,地址、单位、人物姓名等,皆已变通,请勿对号入座。
   
   湘江诗人
   2018年7月19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359607 second(s), 66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