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8940|回复: 60

[观点峰会] 偷玉米算不算偷?盗窃科研成果又该当何罪?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7-11 09: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媒体报道,7月7日,湖南农业大学浏阳基地的科研玉米被当地村民堂而皇之偷摘。学生说,他们全班科研竞赛实验因此受影响,有报道称损失达上千万,还有一位同学可能因此不能毕业。其实多年来,科研菜被偷的事发生过多起。


ninja153117871941499.jpeg

对于湖南农业大学科研玉米被当地村民偷摘一事,事发地浏阳市沿溪镇人民政府通报最新情况称,目前村民已归还玉米棒近百个,未发现被盗玉米流入市场。

全文如下:
村民偷摘实习基地玉米 当地政府积极介入调查处置
2018年7月7日下午16时许,浏阳市沿溪派出所接到湖南农业大学浏阳教学实习基地老师报案,称有村民正在该基地偷摘玉米,当地派出所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处置。据初步调查,被村民损毁的试验田约占全部玉米试验田的30%,涉事4人系基地附近60-80岁妇女,已被依法询问。
事发后,沿溪镇党委、政府迅速组织当地村、组召开村民小组会议,组织归还被盗物品。目前已归还玉米棒近百个,未发现被盗玉米流入市场
因此次事件造成的损失,我们深表歉意。下一步,镇村将积极与湖南农业大学浏阳教学实习基地协商,完善基地防护隔离网、提示牌,组织治安巡防队与基地师生一起加大巡逻力度,确保该基地教学科研工作有序进行。
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沿溪镇人民政府
2018年7月9日

ninja153117877635970.jpg
学生称,他们全班科研竞赛实验因此受影响,损失上千万,还有一位同学可能不能毕业。



受害者 他们盗窃的不是简单的玉米,而是复杂的科研成果,造成的损失巨大



农学学生松烟如墨
农学的科研成果和其他学科的可能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它需要大量的时间一点点的去攒最后的结果,比如说我改良这个树种,我脑子里有个构想了,开始做,观察一年,看她的种子,她的生长趋势,叶子变化,根系变化,对不同土壤的适应程度,改善一下继续一年,再筛种子,再做,再看它的改良情况,一年一年下来,这就是为什么农学大牛一般年纪都不小的原因,想想袁隆平老先生,那何止筛选了一年,几十年的基数啊

换句话说,当农学学生开始主持一个项目的时候,很可能是他为做更好的毕业论文准备来着,毕竟几年的时光,才能做出一点东西。(比如我(•́ω•̀  ),筛选的树种种在特定的土壤中间死了好几棵恨不得哭死在实验田)
然后中途断掉了。

农学的实验,断掉了就是断掉了,接不上的,意味着你前几年数据真的全打水漂,跟一些实验最后成果没了我可能短时间内接上思路再来一次是不一样的,农学科研真的时间线太长了,而且中间数据收集也太多了。



而且从搞科研的角度来讲,真的这几年把这些玉米当自己孩子看都不为过了,生怕出一点事,比如我的树,下了大雨刚栽进去我太担心又跑过去一趟……说是心血……我觉得真的是心血,还是心头血那种,如果这件事在我身上,我可能真的哭死在这位老奶奶眼前……学生不容易,搞科研的更不容易,农学搞科研的炒鸡不容易,风里来雨里去,下田爬山捉虫哪样不干,为的还不是一点成果,一点口腹之欲小便宜心理就能将事情做的这么绝?拿一根两根可以,拿了那么大比例,实验结果容错率怎么可能允许???
一句话,心疼,感同身受,希望小哥哥小姐姐们能继续爱着农学,不要失望,继续加油,我们农学一起加油Õ_Õ

有罪派 盗窃违法 严惩不贷
当地这么多田地,为什么其他人的农作物没有被偷?
难道是因为当地农民建了围墙,或者24小时看守?
肯定不是。
原因是他们知道田里的作物是农民的命根子,偷盗者绝对会被人用锄头开瓢。这是几千年用人命换来的血淋淋的教训。
又或者是当地人不知道这些实验作物的价值有多高?所以觉得偷了也没事?
这个理由同样不成立。简单地换位思考一下,就能明白,自家的作物被人偷了会心疼、会愤怒,难道人家的作物被偷就不会心疼、不会愤怒吗?
归根结底,这帮农民就是仗着法不责众,欺负外地人而已。
因此,高票答案中所说的“我们自己也有责任”、“不想闹大,以后还要相处下去”之类话,就是一个善良学生的梦呓罢了。
不给他们当头一棒,以后这种事情还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你信不信?

作者:杨文理

有罪派的核心观点认为在刑法理论上,同一构成要件范围内的认识错误,无论是对象错误还是方法错误,都不影响故意存在;只有不同构成要件之间的错误,才影响故意的存在。而数额认识错误,属于同一构成要件内的认识错误,无法阻却故意的构成。再者,盗窃的故意是一种概括故意,只要在这一故意的支配下实施了盗窃行为,财物都是在盗窃故意的支配下取得的,都不影响盗窃罪的成立。

举个简单的栗子,一窃贼欲在公交车上偷手机,这名窃贼是恰好是法律科班出身的,他深知如果偷了一部超过2000块钱是有可能要蹲号子的,于是他专门找价值1000元的小米手机下手。不巧的是,一次眼拙,他把一部iPhone当成了小米手机进行窃取。按照有罪派的以上观点,窃贼一开始就是要偷手机,无论他的初衷是不是只偷1000块以内的手机,即便最终偷了8000块的手机,这个客观结果并没有超出他偷手机的主观预期,仅仅是在同一个罪名下量的区别而已,无法排除这名窃贼在主观上具有盗窃的故意。




无罪派 老百姓并不知道这些科研品的价值,没有犯罪的故意。

只有认识到所盗窃的财产数额较大时,才可能成立盗窃罪,因为数额较大时盗窃罪的重要客观要素,也是区别罪与非罪的关键因素,行为人对此必须有认识,否则就是客观归罪,不符合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这话翻译一下就是,民工在偷窃的时候要认识到物品的价值,只有主观上对价值的认识与客观鉴定的结果相统一,才能判定民工是有罪的


清华大学著名刑法学者,司法考试刑法科目的命题人张明楷教授就持这种观点。为此,在《论盗窃故意的认识内容》文中,张明楷教授提到:
人们常常讨论近期“天价葡萄案”与“太空豆角案”中的数额鉴定问题。其实,行为人是否成立盗窃罪与数额鉴定没有任何关系。换言之,不管是鉴定葡萄价值40万元,还是鉴定葡萄价值1万元或1000元卖行为人都不成立盗窃罪,并不因为鉴定结论为价值1万元或1000元,行为人就具有盗窃的故意,而鉴定结论为价值40万元,行为人就不具有盗窃的故意。

顺着张明楷教授观点的逻辑,这条脚注想表达的意思不难理解。如果民工从一开始就不具有认识到这是天价葡萄的可能性,那么无论葡萄价格是1000万也好是1亿也好,都不影响对民工无罪的认定。在缺乏盗窃故意的认识要素的情况下,无法符合基本的犯罪构成,民工就应当是无罪的



农大发生的此类事件已不是首例。当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逐渐瓦解,解决问题就只能依靠白纸黑字的法律。希望此次事件引发的重视,能让窃贼下次在动手之前好好掂量掂量,做好科普工作,哪怕只是动手前,掂量下轻重,考虑下后果,盗窃物品可是要坐牢的。



大家怎么看这个事情?








正方观点 (40)

盗窃有罪

反方观点 (8)

不知者不罪

回帖推荐

向西行 查看楼层

真正的解决办法是:出钱雇当地人看院子
发表于 2018-7-11 09: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红网移动社区 - 发现·分享·改变
发表于 2018-7-11 09: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7-11 09:4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7-11 09: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7-11 09: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严肃处理,挨家挨户搜,搜出来就罚。该罚多少就多少,别因为是老农民就算了。罚几个,其他的就乖了,欺善怕恶是典型的特征。你足够“恶”,他们说不准还能给你献玉米。
发表于 2018-7-11 09: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记不记得那个跟她说了有毒,还爬进别人院子割了人种的洋水仙包饺子给孙子吃的老太。她当别人存心骗她有毒是为了不让她割来吃。你在这里竖任何牌子,淳朴的人都会自动理解成:此处物品可随意取用
发表于 2018-7-11 09:4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7-11 09:5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7-11 09:5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7-11 09: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纯朴的农民伯伯阿姨偷你几个玉米怎么就那么多事呢,没有农民谁给你们种粮食吃啊,真是的
发表于 2018-7-11 09:5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7-11 09:5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7-11 10: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7-11 10:0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7-11 10: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7-11 10: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损失千万,并不等于这个作物就价值千万。上次那个损失40万的天价葡萄案,最后按普通葡萄的市值赔了30块钱了事。并没有惩戒和警示作用。因为科研价值和货物市价等同不起来。这种事情屡见不鲜,警察不敢抓,法院不敢判,最后损害的还是国家利益
发表于 2018-7-11 10: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科研一定是好东西,还种在我们的地方,大家一起上,总不会把我们全部抓了吧,如果全抓了,我们全村去闹……,这逻辑没毛病啊,除非你请当地的地头蛇当保安
发表于 2018-7-11 10: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70岁的老人,民警根本拿他没办法,有时候警局遇到这种老爷子,绝对无奈。  
发表于 2018-7-11 10: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331794 second(s), 133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