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193|回复: 51

[原创中长篇] 我的篾匠生涯|中山农人(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发表于 2018-9-14 10: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彭银华 于 2018-9-14 11:15 编辑

微信图片_20180914100800.jpg
【作者简介】于书成,生于1945年,自号中山农人,因改山中为中山也。初中毕业后辍学,为生计而艺耕不辍,农忙时务农,农暇时游艺于邵阳、怀化一带,因精通篾匠与石匠两门手艺,雨天而为篾匠,晴天为石匠,65岁封篾刀存撬杠,安心做老农。农夫多闲,因而自学,读古典名著数十部,自老妻辞世,而思作文。


我的篾匠生涯(连载1)
一床竹席篾匠师傅要费七万三千多个动作
文/中山老人


我同师傅三兰来到林业站,站里工人大部分是农村来的。林业站有的是楠竹,哪个不想给家里做些货,晒席、梱席、谷箩、皮箩、团箱、大团箱、米筛、糠筛、无奇不有。

近来他们正在山上干活,在野地搭了一个大棚子,晚上和他们睡在一起。可煮饭在对门一百多米远的老百姓屋里,我和师傅做工也在那里。

有天早上,师傅三兰起来做工去了,我却未醒。“快呷早饭了”,师傅在对门大声地喊,我却没听见,站里的工人也不叫醒我,直到呷饭时,有个叫向天台的才叫了我起来,我急忙来到师傅三兰身边。他说:“睡到呷中饭不是更好吗?”他火冒三丈。

原来这床梱席正是给向天台作的。要不然,他也许也不会叫醒我。这时师傅已截了竹子,开好了陀子,又破了头刀黄篾,二刀已打了掛,正准备过匀刀,我只好急急忙忙扯匀刀。哪知匀刀松了,重新再钉,钉好了,我扯了几皮,准备用尺量一下。师傅却说:“你看还冒天黑不成。”一看就是大半天,他连看也不看我一眼,只好把所有的全部过了匀刀;他撕青篾,我搞黄篾。这时他才正式静下心来,说:“坏了,这两个工的梱席,远远超过三个工的料,有八皮多篾一寸,当时实在有火,扯匀刀时也没量一下。如今可好,从今天开始,工夫做不完,可是够累的了。”

   且说一床八皮多篾一寸的梱席,少即要八十五个陀子,每个陀子八皮。就是六百八十皮篾,三尺五寸宽的梱席,需要五尺八寸的篾,除两个头子包边五寸,中间还有五尺三寸,每八皮一寸,五尺三长的篾可摆上四百二十多块篾,分上下两块一个花,也就是每打一皮篾,要捡二百一十多次,那么就是六百八十多个二百一十次,也就是说,除开包边打尺,每床梱席需要用手抓篾(六百八十除以二)等于三百四十多个二百一,每床即要抓七万一千多次。包边也是上下两层每包一皮要捡一个花再插进去,又有一千多次,还有先较内边一千多次。总共一床梱席除破篾就只管打,却要七万三千多个动作,请问,一天十小时,才三万六千秒,可怜的篾匠啊,也够累的了。

师傅三兰在外十几天,却又回来了,问他工夫如何?他说:“工夫可多,只是不好做,那地方新化师傅多,手艺高,只好回来了。”过了几天,就又和原来的几个人重来汉江边,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淘金,每天都在河里,有些却在山洞中,收入还不错,听他们说,淘金也有危险。

有一回,有个叫大勇的人,去山洞淘金,进去时,石洞好好的,是爬着进去的,他淘了金,也是爬着出来。当他爬到门口时,一块石头从上面掉了下来,正好压在他脖子中间,头还可以动,只是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岩洞内高低不平,低的地方有水,可是他一只脚在干地,又一只脚却在水里浸着,家里人见他一夜未归,就来找。

终于发现了,可又有什么办法,要石匠来打石头,石头打烂了,人还不压死了?这消息一传出,人越来越多,由于人多,主意也就越多,终于有人想出了办法,来到车站,借几个千斤顶,又找了几个有技术的司机,来到洞口。安好千斤顶,左右同时把石头顶上去,一分、一寸、两寸、三寸,他的肩膀终于可以出来了,腰和腿已不成问题,但是他的行动很慢,一双手便轻抓地面,一步步向前移动,外面的人也不敢去拉,顺其自然出来,只好守住千斤顶,心怕千斤顶出现差错。大勇终于出来了,听人说他一只脚彻底残废了,可能是由于那一只脚在岩洞中泡了一个晚上,冷死了。

我们几个来到汉江边,还是由合作社介绍,工资低,只有一元一角五分一天。开工了,也有好多人来看,说这些老师傅原来来过,只有其中一个是新来的,而他们破篾机却换了两台,破出来的篾好像好多了。我们几个人分成三起,我还是和师傅三兰在汉江边坐了两个多月,大部分老板以为我是师傅,晚上都来问,说明天给我做了吗?也无论张三李四都应了,第二天又要其他人去做。

两个月后,其他人回了家,我和三兰去了配溪,配溪离汉江边五六里路,清早出发,不到一里路就要到了,才发现没带刨刀,我只好急忙去拿刨刀。这样几个来回,到老板家时,准备呷早饭了,放下担子,门前摆放着三根六寸多大的竹子,便把竹子搬进堂屋,问他的床有多宽,老板说,还是师傅量一下为准,我拿了三尺,量了一下,三尺六寸。出来截料,六六三尺六,把料截好了,老板娘端来了饭菜,又给我二人倒水洗脸。

饭后问老板,捆席打几个工,他说两个工够了。上午老板出工了,我与三兰破篾,今天是三兰扯匀刀,原计划七皮一寸也许是他搞错了,足足八皮,三根竹,正好开了八十三个陀子,每个八皮篾,是六百六十四皮篾。师傅撕青篾,我搞黄篾,然后师傅刨篾,我开始打。一直到呷中饭,师傅的篾还没有刨完,我打的还只有四尺来长,还差两尺长,还有四个角,还要包边,一下午又有几个钟头?从来胆大包天的我,手掌上也冒了汗,在做工方面也从未有人吓倒过我,今天可是领教了被吓的滋味。

我平时打捆席,一般打旁坐,一只手捡篾,一只手接,这回可不一样了,坐下来,两脚左右伸得笔直,略弯着腰。一双手左右开弓,由一只手接住,再拿三尺,放下所有的篾,抽出一块篾,往三尺中一塞,砰的一声,又放开了三尺,一双手又重来,这一个下午,不敢呷烟,秒秒必争,保持着同样的架势,机械般的运转,到底是有志者事竟成,老板收工了,我二人完工了。正在吸烟,一下午没吸烟,这一口越加觉得更香,回味无穷。老板看到如此漂亮的货,说:“人人都说新化师傅手艺好,二位莫不也是新化来的?”我告诉他是本地人。

这一天晚上,众邻舍的人都来看货,说货做的这么好,就是不要做,也要做两床收起来,这样的师傅难撞。从这以后,我便天天如此累,我的手法也就是这样逼出来的。一直到九月后才归家。




几十万字的文章,中山农人是用毛笔写在本子上的,在这里特别感谢《沅湘文学》主编于执立湖南大学的一位同学,辛苦将手稿变成电子版。下面贴一张中山农人的手稿:
微信图片_20180914101426.jpg

发表于 2018-9-14 11:12:33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先生写作语言描写与人物刻划感人,写作毅力孜孜以求精神更感人,欣赏佳作。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蚂蚁人生 + 30 + 3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30  魅力 +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9-14 12:02:04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华文化的追根溯源,大多来自于民间,科技的迅猛发达,导致了传统手工业的落后,乃至于淘汰或消亡,全面恢复传统文化之余,更多的是要挽救濒临消亡的传统手工业,要把它作为中华文化艺术的瑰宝存在和传承。     本文值得推介。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蚂蚁人生 + 30 + 3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30  魅力 +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9-14 14: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9-14 14: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9-14 14:56:11 | 显示全部楼层
用生活在写作,老先生这大半生不容易,辛苦了。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蚂蚁人生 + 30 + 3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30  魅力 + 3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9-14 18: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瑜琦 发表于 2018-9-14 11:12
老先生写作语言描写与人物刻划感人,写作毅力孜孜以求精神更感人,欣赏佳作。

作者的毅力和精神确实值得学习!谢谢唐老师的鼓励和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8-9-14 18: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强牛 发表于 2018-9-14 12:02
中华文化的追根溯源,大多来自于民间,科技的迅猛发达,导致了传统手工业的落后,乃至于淘汰或消亡,全面恢 ...

谢谢李老师对中华传统手工业的支持和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8-9-14 18: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9-14 18: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9-14 18: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08:5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篾匠生涯(连载2)
那个年代,四毛钱一天就可以养活一家人
文/中山老人

记得有一年的11月,师傅三兰在外面破揽子篾,那时孩子小,我怕她妈一人忙不过来,就没有出去,到底坐吃山空,囊无一钱守,腹作千雷鸣。
准备去寻师傅,可那时的交通不便,过河要坐船,一般要一角钱到一角五分钱,身上连一分钱也没有,只好去问老母亲,那时老母亲身体还好,60多岁了,说我只有一角钱,于是接了母亲的一角钱,如获至宝,有一个侄儿说“我这里有四分钱”照样收下,出去了。
辞别了妻子和女儿,去找师傅。那一天也碰巧,过船不收钱,身上的一角四分又派上用场了,丰收烟正好一角四分一包,在百货公司买了烟,走累了就吸上一支,走了六七十里,天快黑了。到了目的地,师傅在伙食堂给我打饭菜。二人吃了饭,他说“来的不是时候,工夫正好完了,我准备明天回家,你既然来了,就不回去了,听说横溪公社干部要打捆席,都要打好一点的,四个工一床的,还说要打丁字花,或丁字套梅花,几十床,要是他们满意可以做到年底。”
第二天早饭后,二人挑着担子来到了横溪公社,干部几十个,其中有个妇女主任,她陈姓,名菊花,与我是同窗,初中三年里,与我同桌有三期。菊花一见到我便说:“老同学,你怎么又做起手艺来了,不去国家单位找一份工作。”我告诉她,说来话长,因为我一个哥哥被误认为贪污犯入了牢房,一个哥哥划了右派,就是有什么机会,也临不到我。她叹息地说:“在校读书的时候,都想你会飞黄腾达,哪想却是手艺人。”
微信图片_20180915085443.jpg
在做工时她也曾带了小女孩同我谈天,说一些校园生活,有一天她发现我的脚有些瘸,便说“老同学,你的脚怎么了。”我告诉她,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队里的人都想改善生活,散工后,天黑了,就去水库里阵(粘网)鱼,我也去了。那天晚上,我穿了解放鞋。黑夜中,踩上一根油加刺,刺长一寸长,穿通了鞋底,刺伤了脚。当时痛得很,我脱掉解放鞋时,刺已断了。回来后,他妈用针挑了几回,由于太深,她下不了手,至今刺还没有出来,一旦刺受了力,脚就有些瘸。
谈话时,公社畜医在旁听到了,说“这个容易,来,我马上给你割了。”畜医姓易,四十来岁,要我脱了鞋,看了一下刺在哪个位置,擦上一点药,脚皮子马上变成白色,他也没带什么工具。有两个木匠正在给公社做工,畜医就在木匠箱子里找了一把口子比较薄的凿。把我拉到乒乓球桌前,说身子往后转,把这只脚抬到球桌上面,不要看着我。尹畜医用凿在脚上挖了一个洞,在洞里放上了什么药,又用药棉填平,再背上纱布,一点也不痛,也真是感谢好心的尹医师和老同学。

  我与师傅三兰已打了四天,才作了两床,足足四个工,作工的第一天,煮饭的炊事员问我二人,每餐呷多少米的饭。我问他,你们呷多少。他说“公社干部是四两一钵”,畜医尹师傅说,“师傅喝酒吗”,我说,“别人喝三餐,我只喝四餐少一点,别人喝斤半,我两斤少半斤。”但这里没有酒喝,又有什么办法。过了两天,畜医尹师傅给我提来一壶酒精,2.5公斤装的瓶子,未满,大概四斤左右,师傅三兰不爱喝酒,唯有我,天若不爱喝酒,天上无酒星,地若不爱酒,地上无酒泉,人若不爱酒,脸上无酒窝,我若不爱酒,破篾翻石壳。
公社干部的生活确实不错,只是每天一元二角钱,除投资一块,再加荒工,无钱可剩,再也忍不下去了。我对师傅三兰说,要做你在这里做,我可要走了,另找地方,一天至少也要省四角钱才能养活一家人。
微信图片_20180915085600.jpg
师傅三兰说:“你在家做农活,又打石头,一出来做篾工,已经能这么快,这算不错了,如果换做要我来打,三天也搞不起,再等两天吧,下一床,如果一天半能做好,就节省一天,又多了四毛钱。”

我不得已留了下来,才三床,还是师傅破篾创篾,只是我单独打。为了多挣几角钱,我拼命的干,无时无刻不节省时间,利用时间,与时间赛跑,哪怕起床,洗脸,呷饭,大小便都十分节约时间,把节省下来的1分1秒,充分利用在功夫上去。果然第三床只用了三个工,第四床开始了,我与师傅三兰说:“看今天是否可以做好一床,如果能行,我就留下来,万一不行我还是要走。”

说起师傅三兰,要从做的好看,可算的一个,要说快,可难说,如果我去了,这一场工夫也许就成了泡影,他只好赶早赶夜,公社有的是电灯,于是早上起来,我帮师傅破篾,把坯子办好了,留下一部分,师傅开始创篾,我打,当他创不赢时,我再去搞篾,这样又得到休息,效果也好。

说起九皮篾一寸的捆席,少即九十多个陀子,九八七百二,五八四十,每床要七百五十块篾上下。每块篾六尺,除两个头子五寸,中间要编篾的地方还有五尺四五,也就是要摆四百九十五块篾,其中分上下,各占二百七十四,再两块合一成一个花,即再打一块篾,要捡一百二十三个两皮,每床九皮篾一寸的,所需篾是七百五六十块。相当于每打一床捆席,除开包边,与绞内边,三千多次手脚,就只打就要九万三千四百多个动作。

我做工岂能只是十个钟头,至少也有十五六个钟头,就算16个钟头,也只有57000秒,只有我永远在时间的前面,难怪才30出头,60岁的人与我是同年。从第四床开始,2人一天一床。公社干部也有开玩笑的说,你们一天干两天的货,不正是资本主义吗?
微信图片_20180915085656.jpg
发表于 2018-9-15 12: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9-15 13:47: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十多岁老农,没有太高的文化程度,闲暇时萌生写作意念,而且一开始就创作出长篇小说。已经够叫人叹为观止的了。更叫绝的是,起草的手稿,一字一句,一个标点符号,全都是用毛笔工工整整书写,当今之世,真是太罕见了,太足珍贵了!大赞!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蚂蚁人生 + 30 + 2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30  魅力 + 2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6: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6: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船还行 发表于 2018-9-15 13:47
七十多岁老农,没有太高的文化程度,闲暇时萌生写作意念,而且一开始就创作出长篇小说。已经够叫人叹为观止 ...

谢谢鼓励和赏读!您的鼓励是作者前行的动力!
发表于 2018-9-16 07: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朴实,真情!好乡土文章。赞!
已有 1 人评分红网币 魅力 收起 理由
蚂蚁人生 + 30 + 3 红网论坛有你更精彩!

总评分: 红网币 + 30  魅力 + 3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9-16 08:5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篾匠生涯(3)|中山老人:一场滑稽可笑的批斗会
一天傍晚,公社干部乔丁顺说:“师傅去捉鱼吗?”我说:“捉鱼不去了吧?”他说:“既然不去,就在家里做工,若是有人问起,只说不知,这够了。”我人一直做到12点,放下工夫,倒头便睡,睡得那么死,外面什么也不知道。
第二天清早,便去厨房打水洗脸,从戏台下走过,戏台老祠堂的伞台位置宽敞,戏台下面是空地,空地中摆上好多脚盆,有木的,铁皮子的,还有水桶,到处都是满满的鱼,小则几钱,大则几两,其中也有斤把重的。
后来才知道那是一个水库,由公社放的,大鱼早用网打完了,其中的小鱼用网捞不了,只好把水放干,他们都穿了下水裤,在稀泥里用手捡鱼,黑夜中,他们的把电筒,有些系在腰间,有些在帽子上,像煤工人挖煤的电灯,在捉鱼,而当地老百姓又有几个人知道?就算有知道的,又有几个胆大包天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岂敢在干部队伍中混水摸鱼。

  第二天一大早,我二人正在破篾,公社广播员在广播室说:“全公社的社员同志,今天公社召开万人大会,由各大队的书记、副书记、大队长、共产党员带队,生产队由队长,生产队长、科学队长、贫农组长、会计,整队入场,时间是上午九点,还有年满18岁的,不分男女,务必都来参加,地点是公社会场。”然后又重新广播一次,八点多会场已来了不少人,各就各位,九点大部分都到了。
公社的广播响个不停,高声唱着《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社会主义好》等革命歌曲。现在正式开会,广播停放了歌曲,播放着主持人的声音:“大会开始,全体起立,向伟大领袖毛主席致敬!脱帽,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并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并且祝愿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唱完了国歌,主持人说,由公社书记向大家做报告,全体鼓掌,首先读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阶级斗争一抓就是。
这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我哪能记得许多。广播的声音是公社书记,目前主要是抓革命促生产,打到资本主义,几个方面,抓革命促生产,就冬季而言,要搞好水利建设,有收无收在于水,多收少收在于肥,要把所有的劳动力利用起来修水库,搞水渠,修山圹。把所有能利用的充分发挥作用。肥料方面,基本做到一人一猪,一亩一猪,冬天特别注意保护耕牛,牛是农家宝,早喂喂在腿上,迟喂喂在嘴上。秋冬天气干燥,保护森林人人有责,安全防火……还是外出流动人员,都要备耕为主要,其中也有不少资本主义思想和资本资本倾向的小生产者,利用技术利用权力进行剥削,这些人是社会主义的绊脚石,是社会不能容忍的,必须斗垮斗臭。
现在将某某押上台来亮相。只见两个民兵,押了一个人四十四五的样子的人来到台上,那人胸前挂着一个大木牌,上面写着打到资本主义,下面是某某名字。他来到台山一声不吭低着头,又有人给他送来了一顶高帽子,大概是硬纸片做的,上面前后都写着打到资本主义某某,他戴上了高帽子,由于帽子太高,差不多六七十公分,总有些向前倒,差点掉在地上,又有人按住他的头,把高帽子向额头后面一按,帽子略向后,露出那愁碎额头,公社书记在台上大声喊打倒资本主义,也真是一呼百诺,下面雷鸣般的附和着,批斗开始。
有大队干部开始发言,听发言词,原来他是个泥水匠,在外面包了不少工程,当地有好多叔侄弟兄,平时相好的酒肉朋友,都想跟他去做工,奉承他的人也不少,现在倒好,树倒猢狲散,工也没得做。生产队大队都要动员他们批斗,所以必须创造条件,收集材料,还有莫须有的来到台上批斗。

当然批斗不止他一个,其余还有几个人,不过没有他那么大的名气,有些只是带了几个徒弟,外出做工时,徒弟年轻,大部分不要师傅挑担,这不是剥削劳动力。这几个人,有木匠,砖匠,蔑匠,批判的人,倒也少见,他们只是在台上站着,胸前没有资本主义的牌子,头上更没有高帽子,而他们的衣服却不像出门做工那样整洁华丽,所穿的也许是特别找来的烂衣服,棉衣是那么破旧,那还是资本主义的派头,他们只是陪同而已。不是主要批判对象。
主要对象是那个泥水匠,于是发动群众向他开炮,有人说,他当师傅功夫轻,工资却比别人高,有些说同样是做工,有些只有七八九分的低分,而他确是十分。有些甚至说,一个包头东跑西跑,根本就不在工地,到结账时工资还高于其他人。
其中有一个女人也来批判泥水匠,说某年某月某日我男人和他做工,结账时,男人没回来,泥水匠给我送钱,来到家中,我给他倒了杯茶,他喝了茶,顺便又把我拉进房里,他也不止一次来到家中,多次强奸了我,原来这女人40多岁,也不是那么描头,当初由于泥水匠有钱,也不说什么,如今成了资本主义,肯定包不了工,才把所有的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

时间不早了,把几个“资本主义”押在公社的一间楼上,接受改造,大部分群散了会,只有大队干部生产队干部在公社呷饭。生产队的妇女主任,大队的妇女主任都到戏台下面去搞鱼,大的用刀破,把肚肠扔了,小的在鱼肚子上,拦腰一刀,用手把内脏挤出来,丢进桶内,小鱼也许生命很强,丢在桶里还在不停的跳着,后来只有尾巴在摆动,直到死亡。
女人们做饭菜,男人继续讨论,那个说泥水匠强奸他的女人也参加了,只听书记说,他来到你家送钱时,他第一次强奸了你,你为何不吱声?以后几次为何还到他家去要他强奸你,真是岂有此理,先前半推半就,见他有钱,如今见他没钱,又说他强奸,看样子也算得一个美女蛇,应该批斗。那个美女蛇再也不敢多说,找机会溜走了。



作者夫妻
再贴下中山农人的手写稿(这不是誊写稿,这是初稿,一次写成):





 楼主| 发表于 2018-9-16 08: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9-16 08: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rocessed in 0.738103 second(s), 155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