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论坛

 忘记密码  通行证注册
 通行证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情系潇湘] 诉讼之路,八年辛苦不寻常

    [复制链接]  [分享推广]
 楼主| 发表于 2020-2-4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是去年还是哪年吧,水口山一个人捉了17只野生蛙,被零陵区法院罚了款还有判了刑,大概一年还是多久。零陵区法院的领导们,捉17只野生蛙严重还是捏造事实欺骗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严重?既然促蛙人被法院判刑,对照你们法院自己吧,辛亥革命后封建社会都成历史了,各位院长大人似乎还活在公元前,念兹在兹心中都是“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好像中国的刑法专门为我们这些庶民百姓量身定制的。
 楼主| 发表于 2020-2-4 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敢如此枉法放肆,凭的是什么?还不你们是当官的,还有凭你们共产党员的身份,普通人怎么奈何得了你们呢?我们一家老少气得跳河也不影响你们院长的宝座,你们违法又没有代价,我们这个案件说破天也最多只是改过来,就算太阳从西边出来来了,就算烧高香了,难道能少了你们院长屁股底下的那张宝座?能少得了你们每月数得手抽筋的那叠工资?
 楼主| 发表于 2020-2-4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在前面公布了2013年12月17日法院冻结被告神龙锰业公司股权的执行裁定书。债务人被冻结的股权资产200万,该股权大部分都是我们曾经一起共同投资的财产。当初如果法院拍卖股权的话,本可以一次性清偿完毕。法院不来处置,那被告是怎么处置法院冻结的股权的呢? 40.jpg 41.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擅自处置法院冻结的资产,法律允许吗?我们不知道,看看法律自己是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 42-1.png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时我们要求法院将被告买卖股权所得款项偿还我们的债务,但法官转述被告的话说,我们既然签了和解协议,就要按和解协议办,因此这笔股权交易最后我们只拿到30万。       当时我们真不知道擅自处置法院冻结的资产属犯罪行为,这70多万股权收入应当属于赃款,依法应当追缴,否则这一次全部可以清偿完毕。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把下面的证据看了一遍又一遍,听了一次又一次,确实事实如此,铁的实事证明并没半点污蔑法院,我们上图。
42.jpg
这是法院冻结的挖机,没错吧?嗯,确实没看花眼,真的有法院的红章,时间是2013年12月17日。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打听到本挖机是卖给了蒋业勤、吕跃龙后,2015年03月20日,我方刘根国、刘玉华二人找到挖机买主蒋业勤,请他确认是否买了法院冻结的这台挖机?
我们保留的录音里,蒋业勤原话:“(吕)跃龙要的,喊起(吕)跃龙去的”,我方再问蒋业勤买价,蒋业勤原话:“38万。反正先打了10万块钱给他们,他们到长沙去了才打给他们的”。我们再问,不是你买的是吕跃龙买的?蒋业勤原话:“(吕)跃龙,(吕)跃龙肯定关系不好,还不是通过我去的?我不喊(吕)跃龙拿钱的话(吕)跃龙拿钱罗?”。
我们看到,前面有挖机权属转移协议,这里又有挖机买主亲口承认买卖交易事实。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多方查找,2015年04月16日我们找到了被偷卖的挖机藏匿于永州市零陵区中达混泥土有限公司内。我原告方刘根国、刘玉华与挖机合影,并将此次照片与挖机藏匿地点报告给了零陵区法院执行局。
44.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我们找到了被偷卖的挖机,而且此挖机又是之前被法院冻结了的财产,因此最后走的是拍卖程序。
45.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我保证所讲的每件事都是发生过的实实在在的事实,而且还拿得出铁证,希望红网本着新闻媒体公平公正的原则允许我们反映社会真实现状。如果我反映的不是事实,我自己肯定会担心被公安“请”去喝茶、谈话。现在贴子被网管删得太多了,有些情节连接不起来,关心本贴的人们看不懂意思,拜托管网们了,请你们公平、公正,让百姓有个说话的地方,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说自己买来的挖机要被法院拍卖,2015年06月15日上午,挖机买主蒋业勤与吕跃龙二个到零陵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全宏伟的办公室大吵大闹,认为挖机已付款产权已过户,拒绝交出所买挖机。当时在场人员有原告方李共成及被告方刘顺国、刘青松、卿敬楷,案外人卿洪善,法院副院长刘德燕、执行局副局长全宏伟、执行法官刘小军共10人。
我们保留的2015年06月15日的录音里,吕跃龙的原话:“首先第一个,这个过户给我的了,我现在讲直的的,挖机首先拿不走,我告诉你啊。第一个,那个是我的名字。。。是我的东西哪个讲拍卖就拍卖了?你不信你喊法院,我现在甩着挖机在这里的了,你看哪个把挖机拿不拿得走啊?你有本事的你喊哪个拿下作,要要得啊。我话甩这里,男人家讲话口水子打了下去你的意思以为是看笑话的罗?首先到长沙去我和公司签了协议,在公司的见证下转(挖机权属)的”。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把这张被删掉的被告擅自处置法院冻结资产的证据再发一次。网管你只准我发法院冻结挖机的证据,却删掉我这张被告偷卖法院冻结资产的证据,后面的情节会全部衔接不下去。
43.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关于挖机情况的一个说明。为什么会被拖到长沙去?得有个交待;还有被告预收的为什么是10块卖机款?如果把这个说明也删掉,后面的故事读者看起来会有缺什么的感觉。
        本挖机总价80万,是我们原、被告双方及刘爱明出资购买,首付28万元,融资期限2年,月供24000元,至双方分伙时,仅欠二个月的月供。分伙后被告长期不付最后2个月的月供款,结果被融资公司拖去长沙后,结算滞纳金拖车费等要价10万元。被告以38万元的价格将此挖机卖给案外人蒋业勤、吕跃龙,并收案外人10万元预付款。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做为新闻媒体,在此衷心希望红网能履行好自己第四权的职责,充分发挥媒体的监督作用,秉持媒体的公平、公正立场,而不是去充当法院的副院长角色,去为院长们托那条并不存在的后裙。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是法院的拍卖裁定书。被告与案外人2015年6月15日这么一闹,2015年6月16日剧情大反转,零陵区法院主管执行工作的副院长刘德燕要把本已执行到位的、被告方预收的10万元卖机款退给被告。这里注意,不是退给案外人,是退给被告人。 46.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当天即2015年06月16日上午,我们原告方刘根国、李共成、刘玉华三人找到时任执行局长蒋文林与副局长全宏伟要求说,如果要从我们案款中除去10万给被告,就必须拿出扣除的法律依据出来
我们保留的录音里,主办法官全宏伟回答的原话:“本来这个案子,从法律层面上,对的,扣是没得法律依据的。。。你们三个在这里,扣这10万块,准算是支持我的工作。我就明确的跟你们讲,扣这10万块你支持我的工作,在法律层面讲扣这10万块是没有任何依据的昨天买挖机的人来闹,和我闹得呜呼哀哉。我当时跟他讲,我讲那你另行起诉卿律师(卿敬楷),我讲。不管谁来担保,不能混在一起的”。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这里特别强调的是2015年09月18日这一天。当天下午,院长何小春主持调解会,与会人员有法院的何小春、蒋文林、全宏伟、刘小军四位法官及原告方刘根国、李共成、刘玉华三人。我们向何小春院长介绍说对方私自卖掉被法院冻结了的挖机,何院长问是什么时候卖的?
  我们所保留的当天调解会现场录音里,全宏伟向何院长及调解会介绍与汇报案情时的原话:“这个咧,我后来问过蒋业勤。。。我也去核实了这个事。蒋业勤他们确实开始是38万,但是他们给只给了10万块,他们没得钱拿不出,蒋业勤只打了10万块打到这个租赁公司。打到租赁公司因为他们(原告方)告诉我,他讲被执行人已经法院查封的东西来拿来处置,我就把三个被执行人喊到我办公室,我就跟他交待这利害关系:我讲你当律师的,法院查封的东西你擅自处置,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来!他当时马上在我办公室就反口,我没有,我没有卖、没有卖,这个是事实吧?这个是事实。可能他们三个被执行人开始是有意愿可能是想处置,后来听到这么一讲,后来刘院长也找到卿律师,他讲你当律师的啊,伙计啊,他讲你这个卖了东西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来!好,最后可能在内部他们…实际上在这里蒋业勤打了10万块,10万块钱是他们打的,但是38万他确实没打。因为这个打了10万块做为他们的意向,他们开始也是想买。。。最后赎回来以后,我把利害关系跟那个卿律师讲过以后,他们(蒋业勤)也不敢要了,他们不敢要卿律师也不敢处置,所以法院才走拍卖程序”。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你是法院还是什么其他单位,运用权力打压新闻媒体来删我的贴,当然可以显示你们权力的无所不能。但你们显示了权力的同时,也显示了法制屈服于权力的事实,显示了法治仍然看不到光明那一刻,显示了软弱的法律不能保证弱势百姓合法利益的现实。你们赢了,法治却输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我们前面的证据看到,被告偷卖挖机,已经是第二次擅自处置法院冻结的资产了。第一,有卖双方权属转移的《申请》书;第二,有买方蒋业勤购机交易并付款的亲口证词;第三,有我们找到被偷卖挖机藏匿地并拍照给法院的事实;第四,有买卖双方到法院执行大厅当一众法官面前吵闹承认挖机交易并试图阻止拍卖程序启动的事实,一众法官就是证人;第五,最重要的,就是调解会上,本案主执法官全宏伟副局长向何小春院长及调解会汇报案情时,亲口说经调查被告偷卖了法院冻结的挖机,并预收10万元卖机款这一事实。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但就在2015年9月8日调解会后,何小春院长就将被告偷卖挖机预收的赃款10万元拨付给了被告。调解会可是何院长你亲自主持的啊,全宏伟副院长是本案主执法官啊,她说是经调查,被告偷卖了挖机并预收10万元卖机款。重要的事情我们再说三遍:是经调查、经调查、经调查好不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特别报道上一条 /1 下一条

Processed in 0.260524 second(s), 12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